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12 千江月下双龙背
    电磁炮这种东东,因为其定义上的先决优势,还是挺有搞头的。请大家看最全!

    只是适合电磁炮使用的炮弹,与常规火炮使用的炮弹,无法通用。

    发展了近千年、早已经成就完美的体系的火药大炮的炮弹,若是用在电磁炮之上,必然会出现无法精确制导、以及相对杀伤力对比同级数武器并无决定性优势、等等若干致命缺陷……

    要弥补这些缺陷,电磁炮的炮弹,必须使用能隔绝超电磁炮带来的ep立场、同时还不被超强高频电磁波融化的特种金属作为材料。这种可谓奢侈的取材范围,就是限制超电磁炮普及的最大难题。

    若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带来的成本膨胀,性价比势必永远阻断这一新锐武器的发展。

    以电磁动力作为发射辅助的轨道炮,也确实是在问题得不到解决之时的一个权宜之计。

    当然了,在某一些领域,这些问题似乎又不是问题……

    甚至……

    “说到底,你还是想说,超电磁炮这玩意压根就不该考虑其量产,而是只有本身能力十足的王牌部队的精锐才适合装备吧!”被萧某某扛在背上的七濑突然说:“天书世界,拥有低成本制造合格炮弹的能力。就连那些开启了量子化能力的gn高达部队,也能够在下载分子式后进行3打印……”

    啪,萧洪却重重的在他肩膀上的七濑身上的某个突起部位重重的拍了一下,打断了她的发言。

    “还不死心啊,我们就只有一个千濑酱,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让她给你那个什么超电磁炮提供炮弹还不叫做高成本!?”萧洪说道:“超电磁炮这种东西,量子化部队自给自足已经足够了!至于你们这些搞研究的,老老实实提供结构图才是正道!”

    脚步声远去。

    天书世界的时空门,也随之关闭。

    ……

    苦境人间,东北大雪原,临海之处有一处断崖。这断崖北连小东海,斜靠葬尸江,终年雾氛笼罩、却从无降雨,因此入夜时分总能看见一轮明月从江面升起的奇景,名为千江月。

    在这剧情逐步发生的时候,一个黑袍红发的黑道杀马特在山脚下一路狂奔。“圆儿,圆儿,我是双龙背,你在不在?”红发小哥在路口就开始大声叫嚷起来:“不好了,有大事发生哇!”

    圆儿,也就是盼梦圆,是龙末九与心弦之女,是尘界九龙与人鱼族唯一的后嗣。

    盼梦圆自幼双亲身亡,由三名义父抚养长大。

    她天资聪颖、学习力强,却因命格所克,周遭亲人接连身亡。

    身世凄惨且举目无亲的她,终于在很久很久之前的剧情中,被欧阳上智所拐带。

    在欧阳上智的教唆下,盼梦圆逐渐迷失本性,为向逼死其父母的合修会复仇,化身为女杀手零,为欧阳世家排除异己、杀戮正道中人……

    不过在淌出一条血路、也经历各种恩怨情仇后,盼梦圆还是幡然悔悟,退隐小东海。

    而前来报信的这个时髦年轻人,则是双龙背。

    双龙背本无名无姓,这称呼只是个代号。

    他本是易水楼杀手。其个性臭屁搞笑,喜欢装酷耍帅,连讲话都批哩啪啦。

    除此之外,还做事莽撞、缺乏思虑,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合格的杀手。好在他还有一个最后的可取之处,那便是待朋友超义气,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也算是个重情重义的血性男儿。

    因此混到最后,他杀手没做成,反到是成为了江湖大哥、是武林正道不可缺少的一位奇侠。

    在当时的故事中,双龙背对零一见钟情,死缠烂打,更是为了从欧阳上智的魔掌中挽救零,加入了射日必杀组,对东瀛黑榜上的名单人物展开追杀,六聪天乞和欧阳上智皆是被他所刺杀……

    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零早已心有所属,心中容不下他人。

    在欧阳世家落幕后,零满怀心殇,为方便祭奠亡故于葬尸江的父母,而归隐千江月。

    零归隐后,双龙背也黯然隐退,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继续做他的混混头、醉生梦死的混日子。

    嗯嗯嗯,没错,双龙背刺杀掉的,正是萧某某如今化身而成的那个欧阳上智!

    所以事到如今,欧阳上智与傲笑红尘的一场巅峰剑决,震动整个江湖,迅速的传扬开来。

    双龙背自然也会收到消息。

    得到消息后的双龙背,自然是第一时间便安顿好他那一批混混小弟,要重出江湖。

    毕竟当初,双龙背与欧阳世家结下的,是浓到化不开的死仇。何况还有更多与零有关的因素在里面,容不得双龙背不倾心尽力与之周旋!

    而双龙背重出江湖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联系当初合力刺杀欧阳上智的那些同道。

    奈何他当年的大哥大素还真刚死没多久正在泡温泉等冷却,神秘剑客风随行在素还真死后销声匿迹,忍者大师神鹤佐木早就返回东瀛只留下了联系方式,名为师傅实是亲爹的常默衣尸骨已寒……

    就连平常到处乱窜的秦假仙几人,此刻也找不到人影。

    找不到人急切下山的双龙背,在翠环山顶,并没有发现屈仕途似乎有什么话想说没说完……

    这一刻,双龙背才发现,当年威名赫赫的射日必杀组,赫然早已是昨日黄花,分崩离析!

    找不到同道的双龙背,也只好照着遗留的联系方式给忍者大师神鹤佐木去信一封说明缘由。

    但神鹤佐木远在东瀛,一去一来也要好久的时间。

    急不可耐的莽撞汉子双龙背,于是憋足了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气势,下定决心,单枪匹马便上路开始了征途、要一个人刺杀欧阳上智的可怕征途……

    从中原到南疆,五日之间,双龙背踏遍了所有欧阳上智可能出没之处。

    但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

    个中原因嘛,自然是因为那个欧阳上智,是我们的傲来国太上元皇始帝洪武大帝所所假扮的呗。

    既然是假扮的,假扮的人还不敬业的到处乱跑,自然没得找。

    茫茫人海中,找不到欧阳上智的双龙背,心忧零的处境,也只好来到千江月确认一下才能放心。同时,也能够与向来聪慧的零,商讨下未来的路、以及顺便等待神鹤佐木的回信。

    所以,才有了千江月下的狂奔,与大叫。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此路口之处,距离千江月崖顶,无疑很远很远。

    双龙背作为杀手,素质不好说,实力却无疑顶尖,束音成线之类藏踪匿迹的小窍门自然娴熟。他的大呼小叫,自然是清晰明了的传递到了山顶之上。

    所以崖顶之人收到传讯,发出了一声叹息。

    熟悉的叹息声,让双龙背的脚步开始犹豫,一股惆怅之意一发不可收拾。

    定睛再看,双龙背就看见崖上迷雾散去,山林让开路径,一条本不可见的荒蛮小径现出形迹。

    定了定神,罕见的叹了口气,双龙背一步步踏足小径,现身崖顶。

    “双龙大哥,如此焦急,可是为了欧阳上智重出江湖之事?”一缕洁白的身影,静立断崖边上,感应到双龙背风风火火的踏上山巅,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问道。

    双龙背再见到零,本来是有点魂不守舍,但闻听这言语,心里又陡然一紧,担心的问道:“啊?对啊对啊,原来欧阳上智还没有死,不但没有死,反而功力大进,前几天竟然和傲笑红尘打了个不相上下……咦?圆儿你怎么知道的?难道说,欧阳上智已经找上你了?”

    零只是摇了摇头。

    然后,淡淡的回答:“他们还没有找上我。而是在那一日,我去葬尸江边拜祭爹亲,本来,时间在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我却在昏昏沉沉间被巨大的响动惊醒,只看到天地元气激荡、葬尸江江水浑浊,似乎是有人在上游激斗。好奇之下,我偷偷的窥视,发现是一群杀手在葬尸江畔围攻一名高手……”

    被零发现的,正是萧某某化身的灭霸、咳咳咳,是恶死黄泉,与梅映雪的一战。家门口就发生了江湖恩怨,作为地主的难免担心殃及池鱼,自然是要到江湖上探听风声,了解发生了些什么大事。

    所以,零自然是收听到了有关欧阳上智重出江湖的传言。

    但有关葬尸江畔的激斗,却没有打听到任何的消息,仿佛那一夜发生的事情只是错觉。

    偏偏葬尸江畔,恶死黄泉与梅映雪一番言谈,也有提到欧阳上智。

    有关欧阳上智,这两种说法之间,赫然存在着某些冲突。

    零在这些冲突中,也只能隐隐约约察觉到,两者之间必有关联。

    偏偏具体是什么关联,她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直到今天……

    听完零的解释,双龙背长舒一口气,总算是把心放到了地上,终于是想起了来意。于是他开口说道“他们没有来找你就好!听说欧阳上智重出后,大哥我本来是准备独自去刺杀欧阳上智的,但是跑欧阳世家的地盘上逛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人,也只好从长计议。偏偏又担心圆儿你出事,所以又赶紧过来通传消息。圆儿啊,大哥已经给神鹤佐木送过信了,我看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避避风头,等神鹤佐木……”

    双龙背话一说完,零不由得大吃一惊,瞠目结舌的看向双龙背。

    双龙背便问零:“圆儿,你怎么了?”

    零吃惊的反问:“啊?双龙大哥你要单独刺杀欧阳上智……”

    双龙背听了,心里不禁一虚,下一刻又很是得意的炫耀:“那是自然,男子汉说一不二,当初承诺的事情没有办到,现在需要补救自然是二话不说,可惜原来的兄弟都联络不上,便只好独自去了!”

    零又问:“你还去欧阳世家的地盘上逛了一圈、结果一个人都没有碰到?”

    双龙背闻言,点头应是。

    零不由无话可说,身体无力的晃荡了几下,才拿手扶住额头叹息道:“哎,我的好大哥唉,没人照顾你是真的不行,你能给天捅个窟窿,难怪你师傅一去素还真就撂挑子不干把你们给解散了……”

    双龙背听完,哈哈笑了几下,只当零是在夸奖他,耸着肩膀嘻嘻哈哈的回话:“哈哈,圆儿啊,大哥我没那么厉害,现在时间紧迫,别说那些废话,赶快收拾东西和大哥一起找个地方避避风头……”

    零却不动,摇摇头,伸手一招就从内室已然离身好久的兵器抓在手中,拔剑出鞘。

    这之后,她才相当冷静的说:“大哥,只怕我们走不了啦!”

    可惜,神兵·无道,却没有表现其锋利的机会。

    当零话音刚落,一片大笑声在千江月下,狂啸而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没想到昔年走失的那条漏网之鱼,竟然就放养在眼皮底下的小水坑中!”

    熟悉的语气和声音,令零的脸色一白,似乎是回想起了往日不堪回首的漫长过往。

    “是谁!”双龙闻言,也是怒喝一声。他已经明白了自己被人跟踪、将最爱的小妹陷入险地的事实,不由得在为此懊恼和后悔,更多的却是愤恨。勃然大怒的双龙背把零往身后一推,大叫一声:“圆儿你先走,我顶着!”说完,已经是手持双枪冲了出去。

    但那声音,却已经是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哈哈哈哈,问我是谁?”一面诡异的魔镜在双龙背的身后,已经出现在零的面前:“我是藏镜人,万恶的魁首是也:双龙背,你的记性太差,该涨涨记性啦!”

    魔镜落地,地上出现了三道玄冰指印,正是昔年显赫一时、欧阳世家的象征。

    零的眉头紧皱。

    说实话,同为欧阳世家门下,零与藏镜人的交集并不多。

    当零成为杀手,作为欧阳世家的核心武力之一为欧阳世家效力的时候,藏镜人已经为了实现其独霸南疆的野心,而拉帮结派脱离于欧阳世家的势力之外了。但是零尚未出山之前,训练她的,有欧阳上智,有宇文天,自然也有欧阳上智麾下大总管藏镜人……

    虽然藏镜人的实力,在昔年的零心里盖着一层天。

    但是如今,零已经有了不惧藏镜人的自信。

    可惜,就在她要挥刀攻击之时,冲出去的双龙背,已经以更快的速度跌落进来!

    这并不是发现敌人跑到自己身后的回身一击,而是!!!!!

    零的脸色开始显得苍白。

    那是一道转瞬而逝的剑光,拖动着青色的身影、拖着尖锐的音爆,似慢实快、咫尺天涯,从天边已到了近前。更有甚者,剑光未谢之时,已经有嘡啷入鞘声传来,无疑来人早已收剑。

    但那诡异的剑光笔直前进,却能在猝不及防下,瞬间切割双龙背周身七十二处最痛的大穴。

    也幸亏来人并无伤人之意,这一剑七十二道剑痕,皆是浅尝辄止的皮肉伤,不会留下什么后患。

    但是,也直接让双龙背在一瞬之间就因为突发的连环剧痛惨叫一声,当场昏厥过去。

    紧接着,双龙背便被来人一脚踢飞,正落在藏镜人身下。

    一式旋空斩,果然不是普通的剑法,不愧特技的剑法、剑法的轻功!

    来人身影落定,显露出一更加熟悉的青衫老者,正是昔年天下最快之剑,单锋剑尊宇文天。

    只见宇文天得意一笑,在地上的双龙背身上蹭了蹭脚上的灰尘,这才开口说话,“哈,我得乖乖好徒儿,还是放下兵器,束手就擒吧!”

    一瞬之间,已经被两大高手堵住家门,零强自镇定,喝问:“你们,究竟要干什么?”

    宇文天冷笑一声:“干什么?哼哼,乖徒儿,自然是正事咯:就此重归欧阳世家旗下如何!”

    藏镜人却摆摆手,止住了宇文天:“哼,不再是欧阳世家,现在是傲来国了……”

    零冷哼一声,回答道:“只一人,未必能胜我;便是两人其上,也未必可以留下我”

    藏镜人再度冷笑:“哈哈,我们不需要留下你,只需要留下他就足够!”

    说道这里,藏镜人却是盯住了零手中兵刃。

    零手中的兵器,名为无道。是零成为欧阳世家女杀手后,欧阳上智让当时作为其义子的、有“天下第一巧匠”之称的一线生也就是屈仕途以水纹钢千锤百炼后铸成。

    其剑身修长坚固,刚柔天成。又单边开刃,锋利无匹,能吹毛断发。其形,似剑非剑,似刀非刀,一定要说的话,可以看作是一柄弯曲的单锋剑:在灌注元功后,还能够做到曲直如意。

    因此,无论刀招还是剑招,都可以施展如意。

    正因为其剑走偏锋、无固定轨道可寻、令人防不胜防,这柄剑叫做无道。

    同时,无道,亦有映射“持此剑者终不行正道”之意。

    神兵无道,正好配合零以本身鱼族特殊水波感知异术、加上欧阳上智诸般剑法、以及单锋剑尊宇文天的单锋剑法、还有明圣剑法如来刀戒等名家武学、等等等等归纳汇总融会贯通而成的三式无道剑法。

    本书来自:bkhl1818261inex.h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