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08 玄龟魔戾祖脉影
    转瞬之间,虚空转换,萧洪已经是进入了天书世界。 ←,

    尽管此刻的素还真是形象大变风莲的形象也在具体上与原著有着很多的不同。但就在那个瞬间,萧洪便已经认准了以风莲化身的素还真本人。

    “素还真呐……”并没有注意素还真的若有所思,萧洪开口打着招呼。

    但风莲抬手便阻止了萧某某的继续靠近。“陛下请”一句轻声,照心印现形,绽放无法衡量之十五色毫光。光影牵扯因果未来,其中华光流转,跑马灯似的拼凑出来若干影像……

    照心印,是萧洪的离火化身·大日如来以因果转业诀,配合佛门三明六通的大神通,所祭炼出来的真身舍利。因此,照心印能够追果溯因透视过去未来事。

    见此情此景,萧某某忍不住跳了跳眉头。

    貌似素还真把照心印使唤的,比他这个本来的主人还要圆润。

    至少,萧洪是无法将照心印中显现的景象在照心印外展现给旁人观赏的。

    在素还真信手拈来的影像中,反映的正是四大神柱其中之一崩坏的影像。

    可惜其中好多人影,都因为尚未与萧洪或者素还真发生任何直接的因果交涉,于是被层层黑幕笼罩,懵懵懂懂间根本就其真相……

    也只有最后突然冒出的那颗大光头,让萧某某若有所思。

    画面播放到神柱崩塌众人离开过后,萧洪抬起头来,有话要说。

    偏偏素还真又说了句稍安勿躁。

    萧洪闻言转过头去,继续观察照心印中的景象,这才发现,画面中又有变故发生:伴随着阵阵轰隆声响,裂缝在虚空之中不断生成,似乎是有什么野蛮的存在在另一边的无间之中大力敲打着一般!

    那敲打的声音一阵一阵,势大力沉。

    便是观直播的萧洪众人,也似乎感受到天地因此而震撼。

    终于,画面内传来了一声充斥着暴戾气息的嚎叫!

    众人就见到虚空迸碎,展露出天崩地裂的浑泫景象。

    在裂开的浑洞之中,探出一个巨大的凶兽头颅,密布狰狞的鳞甲。

    这凶兽的头颅究竟有多巨大?

    只见那凶兽的巨嘴一张一吸之间,已经发现了无人过问的肥遗尸体,将之整个的吞下。

    肥遗是神柱的守卫者,是象征死亡的神兽,它被斩断为两截的尸体,哪一截都有着堪比山脉的巨大体型。那凶兽,却在简单的几下咀嚼过后,把它整个的咽了下去!

    凶兽又是一阵耸动,虚空破裂形成的浑洞因此战栗呻吟着扩大。

    其卡在时空屏障上的脖子处,顺着逐渐扩大的裂缝,顺势伸进来两只巨爪。

    巨爪不过胡乱的扒拉了几下,浑洞便扩张到了足够的程度。一步一步,凶兽终于是整个的挣扎着进入了本来用来封存神柱的异空间,将整个异空间挤得爆满也占满了照心印显示的整个镜头!

    其完整的形态,赫然是一只巨大的鳄龟一只足以撑天的乌龟!

    巨龟的龟甲其头部其鳞片,都沾染这猩红浓烈的凶煞魔气……

    巨龟的影像,萧某某终于是面露异色。

    他已经知道了这巨龟的来历。

    因为巨龟的四只巨爪,似乎是虚幻一般,并没有实体,是以魔气裹胁鸿蒙气流,形成的义肢。

    果不其然,紧跟着萧洪就头里面,那巨龟抬起头上碎裂的神柱,表露出更愤怒的神态发泄出更凶戾的怒吼!

    神柱崩裂后,便陷入了法则崩坏的大旋涡,牵扯诸天万界莫大因果。

    当时在场的众轮回者,即便其中有着道果天成的金仙之流,也不愿意为了断裂后功用大失的神柱,就沾染那样的大麻烦,所以才被众轮回者弃之原地,只等法则的漩涡平复后再慢慢图谋。

    如今这巨龟,却浑然不顾诸多牵扯,抬头嘶吼,把神柱的碎片尽数吞食,一扫而空。

    随后带来的,是其四只巨爪虚影其中的一只,由虚化实,迎来新生。

    这只巨龟的真实身份,赫然是久远前被仙灵地界的女神玅筑玄华用来断足补天的玄龟!

    此情此景,萧洪不禁摇了摇头:他以外,这剧情还有着另外一个不讲道理的剧情破坏者!

    霹雳布袋戏原本的剧情中,貌似本来就有着这么一只充斥无上戾气的老乌龟,伴随与仙灵地界相关的剧情出现。不过那只老乌龟却是成为了素还真等中原群侠的好朋友。在被感化后,神龟倾其所有,帮助素还真和一页书等人脱灾解厄,最后戾气尽去,安定祥和的坐化于云水之间……

    总而言之,作为一个要在一段时间内引导剧情走向的比较重要的配角,玄龟,无论如何都绝对不应该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再此处!

    不过玄龟既然出现,还入了魔,那仙灵地界岂不是……

    萧某某突然之间不敢再继续想象下去……

    据说某些太过著名的角色,不仅轮回空间中有,轮回空间以外的洪荒大宇宙中也有。

    为那样的角色,轮回空间特意添加了不能成为随从的设定,以避免将来可能会出现的某些麻烦。

    同样的,轮回空间之外的那些角色,偶尔也会把意识降临在轮回空间中相同意义的角色身上,随心随性的做一些破坏剧情的事情,当作是偶尔的放松或者调剂或者是某些隐秘的布局……

    当轮回者们碰到这些降临的大人物的时候……

    嗯,这些小插曲,在轮回空间的轮回者之间,是以“仙缘”之类的描述进行描绘的。

    毕竟对于轮回者们来说,在这样的接触之中,若是能够讨得大人物的欢心,无疑是得到了一步登天的保证,可谓是前途无量……

    碰到有着这样属性的剧情人物,轮回者们也无疑会哄着供着绝对不会主动去得罪%……

    就比如说眼前的霹雳布袋戏剧情中,仙灵地界的女神玅筑玄华。

    洪荒之中有女娲炼石补天的故事,而在布袋戏中演绎这个传说的却是玅筑玄华。

    如果这些不能说明什么,那么……

    玅筑玄华在苦境流传的神号,直接就是女娲娘娘!

    当然了,苦境的世界等级是不能和洪荒大宇宙相提并论进行比较的。

    所以剧情里面的玅筑玄华,相比传说中的女娲娘娘,实力也是缩水了好多倍的。

    所以洪荒大宇宙中女娲娘娘补天后被漫天仙神尊为圣人,布袋戏里面的玅筑玄华却在补天之后伤了元气,修为逐渐消退寿元逐渐枯竭在不久后的剧情中呃呃呃呃呃……

    想到这里,某人脸色大变……

    ……不要啊!

    ……那个剧情千万不要发生啊啊!!

    ……为了自己的小命必须要做点什么呃啊啊啊啊啊!!!

    在想到某些可能的瞬间,萧某某心里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偏偏末世魔眼在瞬间就给出了”你死心吧””事情已经没得挽救了”之类的致命一劫……

    心印镜头之中的玄龟肆虐,萧洪不由得为自己的前途深深的担忧起来。

    或者是说,在心底大声哀号着:

    ……玄龟既然出现,还入了魔,那仙灵地界岂不是……

    ……没得挽救了又是个什么情况……

    ……虽然在各种传说中那一位以仁慈闻名,但脾气不太好还记仇也是出名的吧啊喂……

    ……话说能够引起外界关注并降临意识的一般都是眼前这样足够规模的大剧情吧……

    ……究竟是谁做这么大个大死,非要跑仙灵地界搞这么大事啊混蛋……

    ……不要随随便便就帮所有人竖起这么危险的fg啊……

    就在素还真的不解神色中,某人面如土色,筛糠般颤抖起来。毕竟在素还真的记忆中,向来死皮赖脸的某人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表情。

    所以素还真抬起手来,就要询问:“唔,萧信你这神色是哪般……”

    但画面在此时定格为黑白。

    然后又恢复了色彩。

    但时间依旧定格。

    天书世界中的所有人,包括素还真在内,都定立不动。

    只有照心印的光影镜像中,玄龟依旧在肆虐,巨大声响从画面中传出,与身侧的巨响重叠了起来。

    萧洪的面色登时从土色变为惨白。作为天书世界的主人,他无疑能够知道发生了怎样的剧变。

    一个洞天世界从天外飞来,规模比天书世界略大,已经是以萧洪从来没有想象过的方式,融入了天书世界中。似乎天书世界本来是一块密集阵般有着无数洞洞的木板,而突然出现的那个世界则是无数的圆柱,于是圆柱与漏洞一一对应嵌套进去尽数的完美吻合填满某人得到了一块完美的木板!

    偏偏,两个世界,在这个动作发生的时候,又各自都是完整的一个整体!

    天书世界因此扩张。

    而那个新世界中携带的完美地脉体系,也完美融入了天书世界的地脉中。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新加入的世界,为天书世界带来的那地脉,赫然是一道奇异属性的祖脉!

    萧洪不敢相信,所谓九州祖脉的誓言,竟然在这瞬间,就已经完成了一份。同时在那一个瞬间,萧某某还感到了其武道元神最深处,虺元剑因这一道祖脉的元气牵引,而传来的悸动……

    这竟然是最适合虺元剑不不不是最适合某存在成长的祖脉!

    同时,萧洪正要为天书世界张罗的反地脉体系,也因为那一个世界的融入,而完美的出现!

    两大元素的同时加入,让天书世界的完美未来,几乎成为了定数!

    如此好事,偏偏萧某某却高兴不起来。

    天上不会掉馅饼!

    何况眼前已经不是区区馅饼可以形容的横财!

    畏畏缩缩的抬起头来,萧洪眼前那飘忽不定的身影。

    当新的世界出现向天书世界融合而来的时候,萧洪眼中最最显眼的,就是矗立于那世界最中心的那个注定要吸引所有目光的身影……

    而两个直接对等融合的时候,萧洪所在之处不是天书世界的中心,那个世界的中心却在萧洪的面前。并没有任何的偏移和转折,那身影依旧在世界的中心,却破坏规则似的出现在萧洪的眼前。

    “你,你是……”某人畏缩了好久,终于是勉强哼出来几个音节。

    那身影不见动静,不见表情,平淡如常,萧洪一眼已经吓了个半死。

    无疑,这身影,正是玅筑玄华的模样,却无疑不是玅筑玄华。

    那么,也只能是……

    在萧洪艰难无比的吐出这么几个字后,那身影并未见有何动作,也没有开口回答。但是,其意志却确确实实的传达给了某人:“此身已烟消云散,而吾只是一缕思念,不应流连于此,即失去依托便要返还本源,今后此世界与吾将不再有任何交集……”

    萧洪听完,问:“不是吧!些许蟊贼,您老随随便便伸伸指头不就戳死了么?”

    但他眼前的身影却又将意志传达给萧洪:“补天之后,玅筑玄华元气大伤,修为渐失,折损于小人之手,这是定数,吾非是逆命之人。再说,吾也不想弄脏了手指……”

    萧洪听罢,一句话没忍住便直接蹦了出来:“那也不该就这样送人头让人杀吧?”

    身影闻言,奇怪的萧洪:“谁说玅筑玄华被杀了?”

    萧洪奇怪的咦了一声。

    那身影才继续以意识说道:“那小贼为拐带玄龟,而攻击了整个仙灵地界:恰好吾也到了要离开的时候,所以玅筑玄华便以此为契机,烟消云散了。”

    “原来是自杀。因为降临在必死的人物上,为了不影响剧情又不想被莫名其妙的家伙追杀更不想莫名其妙的被杀死,所以为了面子而果断在一切开始之前就自杀了么!”闻言,萧洪的心里,不禁产生了这样的联想。可是这想法一产生,他心底就一阵的毛骨悚然。

    连忙往身前萧洪却虚影盯着他,面上依旧不见声色,却冷冷的传达过来如下意志:“吾像是会自杀的人么?”

    原来其心中所想,根本不需要说出来,就能被对面接收,

    “不不不……”萧某某急忙辩驳,同时在心里暗自庆幸,幸好刚才没有想什么失礼的事情。

    身影继续表达着自己的意志:“吾非是自杀,只是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于是斩断了尘缘……”

    萧洪奇怪的问道:“离开?”

    对面着表述着这样的意志:“嗯,离开,又到了该封闭的时候了……”

    萧洪再要问详细的信息,那存在却继续以意念说道:“吾虽然离开,仙灵地界却不应该落入宵小之手,所以托付给你……”

    闻言,萧洪急忙问道:“等等,等等,为什么是我?”

    那身影淡淡的抬手一指,萧洪武道元神最深处温养着的虺元剑便又是一阵跳动。

    瞬间明了了所有前因后果的萧洪,也只能无奈的报以一阵苦笑。

    虺元剑已经成为了他最最根本之物,已经断然没有了放弃的可能!

    所以萧洪也只好提出疑问:“那我该如何安排仙灵地界众人?”

    那身影也只是以神识淡淡的传音:“你随意就好。”

    萧洪借势回答:“也罢,便让他们在天书世界安居乐业吧。”

    嗯嗯嗯,仙灵地界为天书世界提供战力,和收容仙灵地界众生在天书世界安居乐业,在因果的层面可是完全颠倒的两码事。所以萧洪眼前那身影,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在这么久的交流后,她终于是开了口,而不是以神识传意:“你,本不需要如此谨慎……”

    萧洪也只能回报以苦笑。

    萧洪不愿意欠下眼前的身影太多东西,特别是在知道了虺元剑中某原料的本来来历之后。

    哪怕如今的仙灵地界战力完整,有神女·封绯玄华和四大神官等boss级别的存在支持。

    但某人若是随随便便就使用仙灵地界的助力以至于搞到纠缠不休最后被动确定了阵营的话,那某人还不如从最初一开始就死抱着天幻镜不放的一条路走到黑呢!

    传说中的火云宫,虽然不如娲皇宫势大,好歹从上往下基本属于人族的势力。

    而女娲娘娘虽然是人族圣母,同时确也是妖族圣皇。所以娲皇宫中的势力分布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九九九九九都是妖族啊!

    作为人族的某人,若是混来混去最后阵营混到娲皇宫去了,那肯定是前途一片黑暗了……

    好吧,现在考虑那些似乎是太过遥远。

    眼前的萧洪,却只能彻底的苦下个脸去……

    因为他眼前的那个神秘身影,竟然是冷冷的一笑。

    冷笑之中,隐隐展露着一丝算计,她在虚空中从遥远的地方抓出一个人来。

    那是月神,又名封钰玄华,是久远前就离开了仙灵地界前往苦境的另一位神女。时间的定格,让月神一动不动的站立在那里,保留着一个跑动的姿势。

    估计在时间定格之前,她正在某一处往某个目的地赶路吧。

    将月神也带到天书世界后,神秘的身影从月神身上摸出一张弓来,是仙灵地界的宝物,混沌之弓。

    让那张弓悬浮在自己眼前,那身影说话了:“既然接手了仙灵地界,那你与侵入仙灵地界之人,注定要有一战。但你的实力,却不足以维护仙灵地界,所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