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65 东西厂卫懒大师
    北隅皇朝中,因为某些浅而易见的原因,神刀营和名剑营发生矛盾。△頂點小說,

    从最初的中伤,到上层人员的火并,最后终于演变为全面战争,大动乱。

    对局面明察秋毫却又有意放纵的三皇爷北辰胤,在局面就要失控的那一刻出手停止了一切。

    “大家同殿为臣,为何就不能和和气气的呢?一言不合就这样动刀动枪的,岂不是让外人看了笑话?”对谢小玉和梅饮雪这样说着说着,名剑营和神刀营就多出来了两个副统领。

    点松涛、弄潮生,是跟随北辰胤近百年、忠心耿耿的得力手下,能力也属一流。现今北隅皇朝招兵买马,三皇爷手下多出了不少高手,也是到了外放出去、独当一面的时候。

    显然,三皇爷北辰胤野心勃勃,从一开始便不乐意投入麾下的势力有太大自主性。

    不过这是个态度问题,不能别人千里迢迢来投奔你,屁股还没有坐热,就给人家套上个笼头。那样的作为不免让人齿冷、会断了对成大事来说最重要的贤才投奔之路。

    如今两大新建军团的统领们自作主张游手好闲终于是弄出了问题,北辰胤正好打蛇随棍上,瞅准机会就往两大军团中安插了自己的人手、耳目、钉子、或者是其他一些什么东西……

    嗯嗯嗯,堂堂副统领上任,自然不可能是形单影只的孤身一人……

    像副统领的亲卫队啊家将啊什么的,总是得来上一些的……

    三皇爷出招,藏剑山庄那边,似乎是早有所料。

    不过藏剑山庄众人明显志不在此,似乎是追求的东西与大家有所不同。

    谢晓峰听说整个事情的始末后,挥挥手就禁了谢小玉的足。对于北辰胤插手军团的小动作,却视而不见,反而是半推半就的放纵。就连点松涛带来的的生面孔,也装作不明就里的量才委任了高位。

    名剑军团中,反倒是跟随名战加入藏剑山庄势力的那些本土豪强人士,为了本家的利益,和三皇爷麾下的密探们争权夺利的更加激烈一些……

    三皇爷北辰胤毕竟是皇权在握,执掌大义名份。要想与之对抗,豪强们也只能够更加用力的紧抱藏剑山庄这根粗大腿。北辰胤的些许小动作,或许是真的分润了藏剑山庄对名剑军团的控制力,却也让藏剑山庄这个存在的根基更加稳固了!

    与藏剑山庄的借力打力,一翻推手就成就了双赢的局面不同。同样是因为三皇爷派遣了副统领,梅饮雪的日子就不怎么好过了。至少,心情直接就不好了……

    梅饮雪加入北隅皇朝、投入三皇爷麾下的目的,和藏剑山庄不同。

    梅饮雪要打造的,是自己的铁桶江山,容不得他人插足。

    而且,在北隅皇朝,梅饮雪并没有如同藏剑山庄一般的退路,急切间也建不起来那样的退路。

    抵达北武林后,梅饮雪一打听藏剑山庄崛起的始末,就知道藏剑山庄定是有绝顶的智者坐镇,否则断不可能如此快就将可以利用的因素几乎一扫而空,剩下的小鱼小虾已经是不足以让他人再成气候了。

    梅饮雪发现,自己似乎还真是陷入了无人可用的境地。

    事情的起因,还是因为曹袖珍的不知隐忍。

    顺势而为将计就计不好么?

    但是这事情,也不能全怪曹袖珍。

    曹袖珍毕竟是只长于政务,有关智略发针两眼一抹黑。更何况老曹的血榜预备队长当久了,江湖匪气深染,碰到一点小事就习惯性的带上刑堂执法队喊打喊杀,还当自己所在的是血榜杀手组织呢!

    让曹袖珍为自己出谋划策,这件事似乎是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为了替曹袖珍开脱罪责,梅饮雪难得的开始自醒:从一开始的一方豪客,到后来的杀手头目,向来迷信武力的他,似乎是是从一开始,手下就没有一个合格的谋主啊!

    ……只是,为什么要替曹袖珍开脱?

    ……梅饮雪似乎是没有发现这个小问题,却在大事上歪打正着……

    嘛嘛嘛,果然是不居下位,不掌兵事,不吃点大小亏,就不会切身体会到谋主的重要性。

    而以史为鉴,不用谋主的存在,不论是多大的实力势力,都不过空中楼阁,难逃被人所获的结局。

    也难怪古往今来,多少次的皇朝更替,愣是就没有身居高位者顺势成就大事的好事……

    ……处身那个位置,将近成就大业,却因为有谋主而不能用,而身死族灭的家伙,究竟有多少?

    ……这个问题可以理直气壮直截了当的回答说“是全部!”的吧……

    梅饮雪的难堪,通过因果转业诀,确确实实被某人接收到了。

    “不需要再绝望了,你的愿望我已经收到了!”远在天边的丘比,咳咳咳,是萧某某如是说。

    天书世界,东厂,萧某某找到了现今傲来国的东厂大档头。

    嗯嗯嗯,东厂什么的,西厂什么的,真心不要太和谐啊!

    厂卫什么的,某人一开始就想要啊!

    如今的东厂西厂锦衣卫,框架似乎是差不多了。

    御前侍卫、皇家骑士团和暗黑三巨头带领的夜枭空骑士团,就是锦衣卫的重要组成部分。

    西厂,也已经有了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等等四大档头,还有独眼龙与冷剑白狐两大缇骑校尉偶尔搭把手,如今欠缺的,也就是个合格的厂公、括弧、首先要合符某人的品味……

    至于东厂,在吞并了血榜杀手后,也勉强成型。

    恶死黄泉表明了自己的分身身份,和大日如来分身一起,分别担任东西二厂的太上长老。

    所以东厂的厂督大任,就落到了天不孤的头上。

    无缺公子明珠求瑕,在某人亲自出手暴锤一顿后,也鼻青脸肿的勉强出任了东厂掌刑千户一职。

    不二做,吾唯一,则是隶属掌刑千户麾下的理刑百户……

    至于相关这两个职位的解释嘛……

    “掌刑千户,秩比千户侯;理刑百户,秩比百户侯。毕竟古往今来有刑不上大夫的说法,所以若有身居高位者人心不足作奸犯科,小吏又管不了的时候,就该你们登场了……”某人如此胡说八道。

    最后的人生如寄舒愁眉,于是便成了大档头。

    厂卫体系的所谓档头,就是外放出去统领一方的厂卫头目,能自领一军自成一系,权利也不小。

    萧某某找到舒愁眉的时候,她正浸泡于一元重水之中,炼化元气。

    舒愁眉沉溺复仇怒火之中,于修炼一途向来勤勉。

    之前在血榜的日子里,只是梅饮雪不乐意舒愁眉修为大进后威胁到自己,而总是以权倾天的身份给其安排些复杂繁琐却难度偏低没什么危险的任务,让其俗务缠身得不到充分的闲暇。

    现在血榜被某人收编,天书世界又是难得的灵气充沛之地,舒愁眉总算是忙里得闲,有了自己的时间。就连东厂的公务,她都推脱给了明珠求瑕,自己却闭关修炼以巩固数百年来精进寥寥的修为。

    萧某某的突然出现,让梅饮雪心中一惊,慌忙在水中便裹起一件锦袍,湿漉漉的跃出水面。

    纵然是护住了要害关键,也难免春光大泄。

    好在作为一个杀手,舒愁眉即便是洁身自好,给她发布任务的却是梅饮雪这种变态,为了任务也经常有装作形骸放浪的时候,也算是久经类似的难堪考验。但即便是如此,舒愁眉也难免有些气恼,开口指责某人的不请自入、甚至都不知道敲门:“陛下实在是太唐突了,可知道非礼勿视的道理?”

    萧洪闻言翻了个白眼。

    他很想告诉舒愁眉,在这一元重水的水眼中、可是还有个养伤的家伙、那个大和尚这几天估计是已经看你的光屁股看到厌烦了等等……而且,某人要是真想偷窥的话,有必要亲自到这么近的地方?不是整个天书世界其实都清清楚楚的在某人的灵觉感知之下的么?

    但是话到嘴边,萧某某还是没有说出来。

    他很担心眼前这个爱憎分明的美艳人妻女杀手,在知道真相后,会二话不说的抽出她那把有名的西瓜刀追砍某人三千里。

    “嗯,舒愁眉啊,有个小任务。”头上滴下几滴冷汗后,萧洪说道。

    舒愁眉问:“什么?”

    萧洪回答:“你去北武林北隅皇朝,找神刀营的统领横刀,为我传递一个消息。”

    舒愁眉皱眉问道:“就这样?”

    萧洪点点头:“嗯,就这样。你见到横刀后,就告诉他,若是真想成就大业,可去无念石的牢狱之中,寻找一名自封石中的不世狂人,三教罪人。”

    三教罪人,也算是这个世界智者中的奇葩吧,说是天下第一辩才也不为过。

    那是一名狂傲聪明、不可一世的顶尖霸者。同时也是个喜怒无常、总让人出其不意的先天高人。

    他不服世间任何教义,曾参与多次法藏论道,统合三教学术精义后自成一派,独创至真妙道。

    又自诩“三教精义尽成废物,皆因为至真妙道出现的原因”,而自称为,三教罪人。

    三教高手,自然要不服这一说法。偏偏每每与其辩论,都尽数在至真妙道下认负……

    不少三教精英子弟,都因为在辩战中输给至真妙道的关系,而开始对本门传承产生怀疑、乃至于失去信仰,变得失魂落魄痴痴颠颠,宛若游魂一般。

    久而久之,三教罪人认为自己罪孽深重,就以无形锁链束缚自身,自封于无念石。

    可惜这样一个祢衡似的顶尖人物,就因为遭遇了熊孩子北辰元凰,而横死于终极**oss圣踪之手。

    现在萧某某借舒愁眉之口,将之推荐给化身横刀的梅饮雪,也是想看看,其命运是否会有什么变化。毕竟,作为一个主公,梅饮雪可是要比做事全凭个人好恶的北辰元凰要称职多了……

    萧洪说完,梅饮雪等待。

    等了一会,看萧洪没什么动作,就反问:“就这些?”

    萧洪点头肯定:“对,就这些。”

    舒愁眉皱皱眉头:“我与横刀并不熟悉,若无信物,无凭无据恐怕难以取信于人。”

    嗯,看起来这确实是萧某某的疏忽。无凭无据的,横刀为何要相信一个从来没见过面的陌生人?

    只是,真的不熟悉么?

    信物?

    梅饮雪化身的横刀,只要看到舒愁眉出现,就该知道给他送去的口信究竟是源自谁了吧!

    萧洪凝视舒愁眉半晌,突然间脸上露出了坏笑。

    “怎么,我的身上有什么问题?”舒愁眉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感觉,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几步。

    “唔,这倒是我的疏忽。不过信物什么的倒是不需要了,你就跟他说,你是我欧阳上智新纳的小妾就行了,这个是暗号,暗号啦,哈哈哈哈……”萧洪的声音消失,人也消失。

    梅饮雪收到这个所谓的暗号,表情应该会,很精彩吧……

    某人的心里这样哈哈大笑着。

    而舒愁眉,则是冷哼一声,终于还是收拾了下行头,就去鬼神阵那里,通过鬼神阵前往了某人早早在北隅王朝附近的西佛国,以鬼神阵的镜中通道设立好的传送阵。

    当然了,将要对北隅皇朝有所行动的,绝对不会是只有萧某某。

    天都北隅附近,山野之间,一座小道观中,口诵佛经之声不绝于耳。

    道观之中,为何会有人念佛经呢?

    这个问题不只非,道观中的道士也问了。

    “别问了,我又不是真和尚。”

    地上的尘土,洋洋洒洒,自然而然的摆出了这么几个大字。

    字的前方,入罗汉佛像一般,慵懒躺卧着一个大光头,显然地上的字就是他所写。

    也不是写,而是心念一动,佛门三明六通影印因果,地上便出现了这样的字。

    大光头身后,是一名本来俊俏儒雅的少年公子。

    只见他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鼻如悬胆,睛若秋波……

    再看身上,却是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

    除了头顶脖颈四肢上突兀多出来的六个金箍,以及背上那寒气凛人且凶神恶煞的一对刀剑,这少年公子活脱脱就是一副红楼梦中衔玉而诞少年郎贾宝玉的皮囊。

    “这货,真的是周公瑾?”看看了眼前的少年郎,光头附近的道士又问。

    原来这光头,竟然是之前和某人一起出现在风云世界的那个少林寺方丈懒人。

    “小僧很懒……”

    “小僧很懒,即没有寻古刹拜师剃度,也没有找高僧摸顶受戒,连经文也没有念过一两本、就会一句阿弥那个陀佛,所以,这个……”

    “法号什么的,懒得去想,懒之一字,足矣!”

    “法号至少要两个字?那就两个字吧:小僧法号懒懒,其它随意……”

    头顶光头,自称小僧,却不是和尚。

    嗯嗯嗯,就是那个当初被萧某某一番逼问结果多出一个法号的懒懒和尚。

    所以他身边的贾宝玉,自然也不是贾宝玉。而是懒懒和尚在风云世界从另一个轮回者手中抢夺到的从者,出自风姿物语剧情的周公瑾。

    周公瑾背后的刀剑,剑自然是风云世界的绝世好剑和败亡剑熔炼而成。而刀,则是雪饮刀和火鳞剑熔炼而成。也就是说,这是完整版的女娲神石,黑寒白露。同时,也是最适合摩诃无量的一对兵器……

    不过,抢夺什么的,懒懒大师才不会承认呢。

    懒懒大师才懒得去抢夺什么身外之物呢。

    那叫渡化,渡化懂么!

    只是,被渡化的俊公子少年郎,此刻却是一副苦大仇深牙痒痒的看着懒懒大师。

    他的身前是一副木鱼,周公瑾正拿木鱼敲着名曲将军令,口中咬牙切齿的念着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以及哦米你个托福之类一听就高深莫测的东东……

    但说出口中入得耳中,奇怪的噪音却变成了佛经……

    嗯,是佛经,内容不明名字不明意义也不明的不明佛经……

    “唉,有人说,小僧这身行头,不念经总是缺乏代入感,”地上又开始出现文字:“但是小僧很懒,也只好找个人代替小僧念经了……”

    道士终于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在道观念经确实很有代入感。”

    “连施主也说好,那大概是没有问题了。”地上的大字这样写道:“正好小僧也懒得找地方。”

    道士一脸的无可奈何,终于看了看身边的妹子。

    但妹子却不理他,抱着一个笔记本继续在那里一个人奋战。

    笔记本上并没有插耳机,所以声音显得很大。眨眼之间,就见到妹子控制着盖伦,大吼一声德马西亚,冲出草丛,手起刀落,扬起其一阵旋风,再大叫一声德马西亚,一把宝剑冲天而降,轻松收走了最后一个人头,带着四个人头深藏功与名,扬长而去。末了,还给躺在地上看黑白的赵信队友发去一条聊天信息:“长枪依在,菊花藏好,人头我拿……”

    “唉,苏樱也坏掉了……”道士不由得嘟噜起来:“刚带出来的时候明明是那么可爱的妹子……”

    这时候,懒懒大师正在做一件略微丧心病狂的事情。

    道士嘟噜完一转身,正好看到,当即不由得火冒三丈:“死懒鬼!”

    懒懒大师双手合十,还是懒得说话,地上却出现一排大字:“小僧法号懒懒。”

    道士大叫起来:“你怎么不把自己给懒死?”

    地上的大字继续浮现,怎么看都是那么的扎眼:“小僧懒得死。”

    道士又大叫:“天啊,老天爷你快点拿雷劈死这个妖孽吧!”

    轰隆一声,一道闪电从空中笔挺的落下,击穿了道观的屋顶,正好落在懒懒大师的身上。

    地上的字于是变成了这样:“劈了,没死成……”

    道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