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63 金蝉横刀北辰王
    魔魁借傲笑红尘之体,模拟操纵天下剑意。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赤绝剑意,就这样被魔魁的天生异能所模拟。

    自从萧洪进入霹雳布袋戏的剧情世界,无极剑界与新的世界互通有无,剑界中出现了更多的剑山,也就是更多的剑意。在新增加的剑意中,针对不死之身的剑意,自然是有的,而且还有很多。

    赤绝剑意,在这些剑意中,只能说顶尖,算不上最强。

    但苦于时日短暂,魔魁最最熟悉的、最最能够发挥其完满实力的,还是赤绝剑意。

    赤绝剑意,基于因果业力,付诸红莲业火,专杀不死之身:在风云的世界中,当真是赫赫凶名,专杀不死之身。无论是龙元护体、麒麟血加身、抑或是以人血为食的更加凶残的食人血魔,统统都要在赤绝剑意的猩红色剑气之下,失去一切血脉生机,化作枯尸然后飞灰湮灭……

    这样的顶尖剑意,配合傲笑红尘的惊世剑技,自然是无往不利。

    即便是以宁闇血辩解码过的终极嗜血者、闍皇西蒙,也难当锋锐。

    惊悚的天生灵觉,让西蒙知道,即便是勉强接下∠≦此招,也难免身披重创的结局!

    再看天色,一轮红日正在缓缓升起,晨曦的光芒已经开始压制嗜血的体质。

    嗜血者的体质,天生被三光压制。纵使以宁闇血辩解码,也只是让西蒙能够不像普通的嗜血者一般在阳光的照耀下灰飞烟灭。阳光对嗜血者实力的压制,依旧存在,让闍皇西蒙的周身血脉能力衰弱。

    阳光下的西蒙,其不死之身的强度,也就比夜色下的普通嗜血者略强!

    “哼哼哼哼……”知道阳光之下不利久战,闍皇西蒙脸色数变,很快就下定决心。

    迎着再度向自己攻来的赤绝剑意,他手中的邪之刀一抖,一股新的黑暗力量浮上台面!

    那正是,邪兵卫!

    与原剧情中西蒙和邪之子只抢到一半的邪兵卫不同,如今闍皇西蒙拥有的是,完整的邪兵卫!

    从西佛国抢到的邪兵卫,已经被闍皇西蒙注入闍皇传承的邪之刀中。

    在闍皇西蒙的计划中,邪之子在将来要继承本属于自己的一切,然后君临天下。灌注了邪兵卫之力的邪之刀,正是为即将君临天下的邪之子准备的权柄。

    对预言的敬畏、对先祖的崇拜,让西蒙深刻的信仰着一个事实,那就是邪兵卫的力量非是自己可以使用东西、也只用真正的未来王者邪之子才有资格将之握在手中。

    但是如今,为了区区傲笑红尘,闍皇西蒙犯下了逾矩之罪。

    这自责,在一瞬间就转化为愤怒,以及更加巅峰的战意。

    邪兵卫的邪力现世,黎明在一瞬间被掩盖,无尽的黑暗再次君临这片大地。

    伸手不见五指的天地间,日沉月匿,连一丝星光也无。

    在无边的黑暗之下,西蒙感觉得自己的状态处在一个从来没有达成过的巅峰,从来没有如此好过,也终于明白了为何邪兵卫,会成为嗜血者征服天下的最大倚仗!

    只要有着一丝的光芒存在,嗜血者的血能,便无法进阶至最最完美的进阶。

    便是最深沉的夜色之中,也应当有丝丝缕缕源自太阳的星光,为夜色下横行的嗜血者带去最后一丝刺痛和压制,用痛苦去警示它们、让它们勿忘甘愿沦亡于黑暗的罪孽。

    在邪兵卫的笼罩下,西蒙感受到自己的状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极致。

    而怒意的驱策下,西蒙舞动邪之刀,闍皇血焰再度燃烧,与赤绝剑意战竟然是平分秋色!

    不,是逐渐的压制了赤绝剑意!

    魔魁毕竟受困剑界中千年之久,如今亦是甫一脱困,来不及喘口气恢复状态,就遭遇连场大战。

    刚刚才剑控人心的他,对傲笑红尘的功体,远远不能如使臂指的掌控。

    因此,才每况愈下。

    刚开始的几招抢攻,因为千年怨气一朝舒发带来的锐气的先机,有板有眼。

    那几招,也取得了相当的成果。

    西蒙身中数剑,创口一片焦黑,嗜血者的血能无法抑制,都出现了伤势扩散的征兆。

    可惜邪兵卫把三光掩尽,让嗜血者的血能,在无天敌压制的条件下蓬发到极致。

    几乎是眨眼间,闍皇就汇聚起无边血能。那些顽强燃烧着的创口,终于还是被扑灭、被愈合!

    即便赤绝剑意本身就是针对不死之身的专用对策,熊熊烈火也难当天降豪雨!

    再之后,纵使其赤绝剑意,模拟的再完满、再无暇,也终究因为无法掌控的身体和功力,破绽逐渐的出现。魔魁傲笑红尘面对闍皇西蒙,竟然开始落入下风……

    纵使傲笑红尘背后的阴影之中,魔魁影像怒吼连连,也无力挽回颓势!

    邪兵卫一出,傲笑红尘果然优势顿去,攻守关系逐渐的易位。

    在西蒙藏身黑暗之中后的无声刺杀中,傲笑红尘险象环生。

    远处的蜀道行等人,一见此景,不由得皱眉:早该出现的佛剑分说,此刻又在那里?但疑问归疑问,剑君十二恨已经是长剑在手,就要出手相助。

    只是,就在这时候,一阵清风徐来。

    这风无比怪异,如春风满面,又有若秋风萧瑟。

    一丝祥和,一丝威慑,融于一体,让首当其冲的三人尽皆心头一凛,再也提不起丝毫战意!

    只是,此间的一切一切,都被傲笑红尘剑意与闍皇西蒙的血能镇压,又有邪兵卫遮掩天地屏蔽天机,都该是波澜不兴,又是哪里来的如此怪异之风?

    无他,死神过境……

    刚学会新招的萧洪,首次使用了这可以说是最最顶尖的空间能力。

    转眼之间,傲笑红尘与闍皇西蒙的战场,已经是胜负分出。

    魔剑之灵的生存之道,是剑力。

    魔剑之灵在剑控人心后,会以自身笼罩包裹或者说劫持剑客原有的剑意。之后,它们就能够取代原有的剑意发挥作用。同时,剑客原有的剑意并不会消失。

    魔剑之灵会汲取剑意成长的一切要素,转化为剑力,作为自己成长的养粮。也就是说一个剑客,若是被魔剑之灵控制,其剑意将再也无法成长,而魔剑之灵则会原来越强大!

    可惜魔魁在剑控人心后,来不及喘口气恢复状态,就遭遇连场大战。

    在剑界中,魔魁本来是积累了千年剑力。

    可惜这千年剑力,在剑界重开时,为了脱出剑界就消耗大半。

    为了对傲笑红尘这样的绝世剑客进行剑控人心,其剑力又消耗了剩下的大半!

    之后的仓促应战,强行模拟赤绝剑意这样的最顶尖剑意,让来不及汲取足够剑力的魔魁,终于剑力不支,无力再为红尘剑招模拟完满的赤绝剑意。

    魔魁的赤绝剑意垮掉,傲笑红尘本身的剑意又被魔魁蒙蔽……

    于是红尘剑招失去根本,成为了有名无实的花架子!

    反观闍皇西蒙,却是如日方中。

    邪兵卫掩尽三光,连最后一丝刺痛嗜血者的星光也掩盖掉!

    所以西蒙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失去了一切的压抑,嗜血者的血能攀升至极限。

    本来被用来克制天敌对自己的压制的潜力,如今已经可以发挥其真正作用。

    在傲笑红尘无法对闍皇西蒙造成伤害之后,还有余的血能,竟然开始强化起西蒙的能力来!

    那些在久远前留下的难以痊愈且败坏根基的暗伤,在极限血能的充斥下,也开始逐一的平复。

    连锁反应下,困顿闍皇西蒙之战力、让其修为无法继续精进的瓶颈,紧随其后开始松动。

    就如同水到渠成一半,此时此刻的西蒙,修为较之其此战以前的巅峰时代,将近强出了三成!

    而这些,都是邪兵卫带来的力量。

    也难怪邪兵卫会成为日后邪之子毁天灭地、君临天下的最大倚仗!

    此消彼长!

    此消彼长之下,魔魁傲笑红尘,败象已成。

    三光尽掩、剑意蒙尘下,傲笑红尘再也感应不到对方的存在,再也无法发出巅峰的剑招,只能听声辨位,凭借常年苦战积累的经验和灵感,去抵抗闍皇西蒙越来越恣意挥洒的剑气。

    可是闍皇西蒙越战越勇,不断挑战更新的境界,又哪里是能够以如此浅显手段抵挡的!

    不断感受着西蒙的进步,傲笑红尘脸色铁青,神色之中充斥着不甘。

    以傲笑红尘的傲气,是绝对不会承认的,自己竟然有朝一日会成为他人精进修为的踏脚石!

    这些不屈服的意志,本来是傲笑红尘之剑意不断变异的本钱,是傲笑红尘在苦战中求存、在败境中逆转的最终奥义。可惜事到如今,却尽数被附身其上的魔魁所窃取。

    傲笑红尘,已经确定是失去了翻盘逆转的最后底牌!

    再看闍皇西蒙。

    修为攀登了新巅峰的闍皇西蒙,终于是扬眉吐气,要结束这里的一场意外遭遇。

    “傲笑红尘啊傲笑红尘,你,技止于此了么?”回顾一夜激战的几经波折,西蒙的脸色变得冷冽,终于还是要结束这个将近威胁到自己的对手的性命:“那么……”

    就在这时,清风扑面而来。

    其中,隐含一缕檀香,一缕炙热……

    无论是礼佛的檀香,还是阳光的炙热,都是作为嗜血者的西蒙,最最讨厌之物。

    耳闻尖啸声起,“哼!”,西蒙冷哼一声,往后就是一个急忙的闪身。

    “咚!”的一声巨响,一抹金色的流光,就这样射在了闍皇西蒙本来站立的地方,挡在了傲笑红尘与闍皇西蒙之间。

    在三光尽掩的世界,这一抹金色的流光,是那样的耀眼,也让闍皇西蒙的脸色愈发难看。

    因为,这金黄的流光,是属于太阳的光芒,那是本应被邪兵卫之力掩盖的存在。

    仔细看去,众人才发现,那是一口禅杖。

    禅杖刺入地面,挺拔树立,却发出了巨锤击鼓的响动,还让能够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以禅杖落地的点扩散开去、粉碎其波及到的一切,可见这一杖投掷的力度之刚猛。

    若不是因为嗜血者对声音的敏感,让闍皇西蒙惊觉不对迅速的散开,只怕也要受到重创。

    即便闍皇西蒙在此时,已经是暴涨三成修为!

    地上挺立着的那一口禅杖,长十肘,比通常的禅杖要长。

    其顶端有九棱汇聚,九棱上分置九环。

    九棱中间,供奉有一尊佛塔轮。

    造型如此眼熟的锡杖,自然就是某人的寂灭禅杖了。某人的手中,也只有寂灭禅杖的大自在天、湿婆之力,才能够在三光尽掩的邪兵卫神煞之力下,照亮眼前方寸之地。

    “是谁!”闍皇西蒙脸色难看,沉声呵斥:“是谁,胆敢在本王面前,挑战黑暗的世界!”

    又是一阵清风袭来。

    点点金光,从未知处飘荡而来,落地生根,以禅杖为中心,大范围的分部着,然后发芽成长。一朵朵金色的莲华,因此凭空生成,

    又有佛音梵唱从虚空处透传而来,似乎是源自遥远的乐土,又似乎是就在眼前发散。

    原来,是寂灭禅杖的佛塔轮开始旋转。耀目的炙热光明,也从塔轮上一面佛龛之中射出,不断照耀在地面金莲之上。之后金莲被点亮,持续的发散光明,阳光开始扩散。

    邪兵卫笼罩天地,佛塔轮却不断旋转,禅杖周围的金莲一朵朵被点亮。

    周而复始,竟然是驱散了眼前的黑暗。

    当眼前最后一个边角也被置于浓郁的金光之下后,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无量寿!贫僧金蝉子,见过两位施主。”

    西蒙闻声一惊,往声音处望去,才发现不知何时、不见任何动作,那里已经是站立着一个僧人。

    就好似那僧人一直都存在于那里一般!

    “金蝉子?”闍皇西蒙一字一句的记下了这个相当陌生的名字:“很好!我,记住你了。”

    嗯嗯嗯,如今的萧某某才没有那么闲,让本体出现在这里。

    出现在这里的,是其副体,金蝉子。虽然说金蝉子副体的攻击力逊了点,但是金蝉子本来就是超级肉盾的体质,手上还有能够完克邪兵卫的寂灭禅杖,萧某某并不担心其安全。

    另一边,寂灭禅杖中佛光不断涌现,光明越来越盛,闍皇西蒙察觉到如同太阳光一般的压制感再度降临,本身能够发挥的实力不断降低……

    确定了在其领域内,其本来已经臻至巅峰的修为再也无法完全表现,他心里不由得大恨。

    怒视眼前突然出现的僧人,闍皇西蒙只觉得深浅不知、无可奈何,不知道如何下手。

    西蒙随手甩出一道剑气试探,却发现那剑气在离开剑锋的瞬间,便消失不见!

    那僧人就这样静静站在那里,双手合十,什么也不动,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

    只有禅杖之上的光明不断释放,所在之地的光明越来越盛。

    反观自己的修为,因此被光明压制的部分因此越来越多。

    拖下去胜负难料,再说突然间修为大进后还是速度回去闭关修行、巩固下增加的修为为妙。如此判定着,闍皇西蒙当机立断,转身就走。

    相当谨慎的,闍皇西蒙在远离寂灭禅杖的影响范围后,才收起了邪兵卫的神通。

    目送闍皇西蒙的身影化作蝙蝠越飞越远,金蝉子这才将目光关注于傲笑红尘身上。

    “傲笑红尘,你的状态很不好,就让贫僧送你一程,往安全的地点疗伤吧。”收起寂灭禅杖,金蝉子扶起傲笑红尘,卷起一阵佛光,消失了身影……

    ……

    血篁巂坡诸事未定之时,北武林的局面,也在不知不觉中,就出现了变化。

    近日,有一名刀客,从遥远的南武林举族搬迁而来,在北隅皇朝落下基业。

    其理由,是如今的南武林太过平静、并没有建功立业的机会。

    北隅皇朝,是北辰一脉所创建的皇权帝国,历代世袭相传,统辖北嵎一带,领土扩及藩属西佛国及边疆四方部族,可谓兵强马壮、富裕繁荣,素来享有“天都北嵎”之美名。

    到如今,俨然已经是北武林诸多势力的执牛耳者。

    不过,也有烦恼。

    只因为最近罗侯出世,西武林重现天都。

    都说“穿衣怕撞衫、立万怕重名”,古来有之。所以两个天都,总有一个要是假的。

    这两方势力,如今虽然并未正式宣战,彼此之间相互不痛快还是有的。

    因此在西武林和北武林的交界处,双方势力底层间的碰撞摩擦时有发生。

    一场大战,无疑是迟早的事情。

    另外,地处西北、作为北隅皇朝藩属的四方部族,也因为这些变故,而开始立场不稳……

    边患将起,北隅皇朝励精图治,正是用人的时候,自然不会对来投的武林豪客置之不理。

    所以举族北迁的刀客,几乎是当场就收到了来至北隅皇朝的善意。

    皇朝战神、三皇爷北辰胤亲自延请接待了他们,并安排落脚之处。

    席间,北辰胤出手试探刀客的武艺,更是当场封赏其神刀营统领职位,让其以其族人为根本招兵买马,去募集一支名为神刀营的精锐新军,来为将要到来的大战做准备。

    连其家将曹宝,也被钦点为神刀营主薄。

    “横刀”萧升之名,于是开始在北武林流传。

    突然出现在北隅皇朝的这个横刀萧升,其实就是新近在东武林消失的血榜头目梅饮雪。

    梅饮雪过去号称横刀名斩,如今再立门户,为缅怀过去,便自称横刀。反正七百年过去,东武林的横刀名斩之名,早已埋没在时间的尘埃之中。

    至于其家将曹宝,还有所谓的族人,正是曹袖珍极其掌握下的血榜预备队……

    以及,其在南武林的出处……

    嗯,梅饮雪深谙狡兔三窟的道理,经营血榜之时,就在南武林安排了不少的隐秘身份。

    如今也只是物尽其用,并不需要过多的安排。

    只是,因为有一个好的新开端就以为万事大吉的梅饮雪没有想到,各种麻烦很快就接踵而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