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58 死神过境变裔龙
    在t界,死神过境,却因为某些原因,而脚底打滑。这让他意外的发现了一处处在层层时空封镇之下、被隐蔽着所以不为人知的奇迹山脉。

    碑上有言:青峰沉碧海,云台苍梧山。

    这片漂浮于虚空之中的群山,外围有三百六十五座小山,按周天星斗的方位排列,各自地脉也都有应对对应星宿的奇异能力,形成天然大阵,镇压天地,让此处秘境自成一界。

    而群山的正中心,是九座山峰的汇聚。

    八座高峰,抱成团呼应八方,吞吐着四象八卦。

    在八峰拱卫的正中间,则是最高峰一柱擎天。

    又有天河水在未知的虚空破开水眼,从山巅倾泻而下,形成了环蔽这高峰的瀑布。

    这最高峰明明是实体,却因为天河水的冲刷,要给人一种虚幻透明的感觉。

    一眼望去,总是会觉得这山似乎是透明的一般。最最奇妙的,还是在虚虚实实看似透明的山体正中,无论从哪个方向看去,都能看到两个天然形成的大字,九嶷!

    两个篆字,两股力量,衬托着这群山的肃穆与空灵。

    九为数之极,嶷为山之高,九嶷自然就是“这山已经不能更高、连老天爷都不会容许”的意思。

    八峰拱卫的奇观,也因此带来了八方来朝的气势。

    死神驻留虚空之中,见此情此景,禁不住发出了感慨。“决定了,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我死神的新国度了!”就这样想着,死神的本体降临,大踏步的前进,决定征服这一座奇迹一样的仙山!

    而死神的下一站,自然是这一片群山秘地的灵地核心,灵气最最汇聚之处。

    死神之眼扫视九嶷山,死神很快就确定了目标。

    那里是九嶷山的山腰六分之处,亦是与外围拱卫的八峰之巅等高之处。

    整个秘境的灵气,都在那里汇聚,然后重新分配。

    在那里,在瀑布的后面,是一个中空形成的奇妙洞府,本来是没有门户。也只有从外围的八峰之颠,迎着天河瀑布,义无反顾的一跃而过,才能被传送到洞府之中。

    而其心不诚者,则会被天河之水冲刷,被天河水中的化神之气洗去有关此地的一切记忆,最后掉落山底寒潭,沉入海眼之中:等人再出现,应该是已经身在东海,在海面之上飘荡……

    以死神的修为,自然是能够一眼看出水帘洞的虚实,自然是不会被跌入寒潭之中。

    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死神身入其中,就看到了新的景象。

    九嶷山的山体,当真是似幻还真,在这水帘洞中,竟然可以看到九嶷山之外的景色!

    只是那景色造成了错觉、发生了异变。

    九嶷山,外围有三百六十五座小山,应对周天星斗。

    在水帘洞中,透过九嶷山的山体,所看到的这三百六十五座小山,竟然演变为日月星辰,让水帘洞中有了昼夜更替、日升月落、阴晴雨雪、天色万相……

    扫视过水帘洞中郁郁葱葱的繁花野草瓜藤果树,死神心中暗赞。

    然后他就看到最深处有一只被改造过的乌鸦。

    那本来不是乌鸦,可惜身上的血脉限制了其极限,也走上了无可扭转的岔路。所以作为人的部分被彻底的拔出,将以乌鸦之身、妖族的身份,开始重新的修炼路途。

    不过改造还没有完成,其灵魂还处于更深层次的昏迷之中,不断拷问着自己的本心。

    死神对人体改造之类技术本来就很有兴趣,这点从死国、从在太学主那里出现的改造人杀手、还有他刚刚对巫喵王阿尔萨斯所做的事情等等例证上面,就可以看得出来。

    相当自来熟的,死神就来到了那只躺在鸦巢之上的乌鸦面前。

    自作主张的,象征死亡的力量与气息凭空出现了,就要往乌鸦的体内灌注进去。

    “嗯嗯嗯,乌鸦是死亡的象征,自然也是死神最好的标志,就接受死神的馈赠,成为吾专属的报丧鸟吧!”完全无视了乌鸦眉心之处一点一滴用太阳之火汇聚而成的印记,也完全无视了受众的意志,死神又一次随随便便就为他人的未来做出了重大的决定。

    嗯嗯嗯,他人的命运,从来都是只属于死神的玩物啊!

    死神突然就觉得他这个职业很是高大上,并为此满满自得。

    可是这次他的玩闹,似乎是没有得逞。

    死神召唤出来的死亡力量,被莫名的气息阻断,什么变化也没有造成,就回归虚无了。

    “滚出去!”一个很大的声音突然在这时候陡然的出现,吸引了死神的注意力。

    死神别过眼去,这才发现,在那鸦巢的不远处,有一只类别疑似獾狸猿的大马猴正抽着旱烟。

    这只大马猴死神在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不过它的身上没有任何气息的流传、也没有任何象征力量的印记。死神,对任何力量强度不足以吸引其感应的所谓弱者,自然也不会有兴趣去关注。

    同时,死神也对来自弱者的不敬感到委屈,和愤怒。

    “你知道我是谁么?吾辈可是死神,是象征死亡的神祗!”死神用死亡的气息在自己身上弄出相当可怖的卖相,然后相当气愤的威胁指责着那只猴子,意图看到对方惊慌失措的表情:“……”

    可是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不得不迎接失望。

    别说是跪舔了,那只大马猴连要挪一挪身子的迹象也无。

    死神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见那猴子默默吐出一口旱烟,直截了当的往死神所在之处飘去……

    那大马猴叼着个烟斗,他小声的自言自语,也传入了死神的耳中:“老子本来就很讨厌那只兔子,你偏偏还要在老子面前乱跳……”

    尽管死神很想问他和兔子有什么关系。

    只是从未有过的毛骨悚然之感,在死神的灵觉之中出现,让他忍住了好奇,也没有时间去好奇。

    死神的身影,已经被烟雾笼罩、被莫名自生的无名火焚毁、瞬间灰飞烟灭!

    那无名火却并未就此停息,顺着死神过境那千万化身之间彼此感应,连锁反应的一路焚毁下去。

    就比如说此时此刻在t界的南极冰原寒冰王冠之上,被死亡之力镇压着不能动也不能说的巫喵王阿尔萨斯,就突然觉得浑身一阵轻松,然后就看到眼前的裸男化作烟尘消散了。

    “咦?我的诅咒竟然灵验了、这逗逼竟然真的就被天诛了喵!”巫喵王疑惑的嘟噜完,就赶紧去扯身上那件刚刚还在那裸男身上裹着的、疑似有某种异味传来的斗蓬。但是努力了一阵子,巫喵王又不得不放弃:“oh_**!这破布片究竟是什么材料喵,缠得这么紧,竟然硬是扯不下来!”

    努力失败的巫喵王,为了在心里图个安稳,也只好连人带斗蓬的跳进南极海,简单的洗个干净……

    嗯,这只是个小插曲。

    那无名火也并未就这样停息。

    顺着死神过境那千万化身之间彼此感应,无名火连锁反应的一路焚毁下去,到最后连隐藏在某处冥界最深层次的死神本体也在一声惨叫之中,化为灰烬……

    ……原剧情中,死神那漫漫三十年的自杀求死之路,如今竟然是一朝成功……

    ……这可真是可喜可贺啊……

    ……

    在苦境人间西佛国,月光正因为某无节操队长的不在我之下神功五体投地。

    “风师弟,求您老收了神通吧!”月光如是哀嚎着。

    始做蛹者的萧某某,却突然浑身一紧。

    发现了队长的异状,月光就问:“咋啦?”

    萧洪满意的点了点头:“嗯,死神已死,路过烧纸:他已经是死在我的神功之下了!”

    月光跳起来就给了某人一个爆栗:“别开玩笑了啊混蛋!”

    萧某某却不以为意,默默的掏出一张卡片。

    这卡片上闪烁着的奇异光芒表示这卡片属于绝对的贵重品。见自己各方各面都满足使用条件、也本来就掌握有一些类似能力,萧洪毫不犹豫,直接的选择了使用……

    看着这张卡片,就连在屋里阴影中沉默着、向来都做着木桩的绝望烈也疑惑而好奇的看了过来。

    月光就疑惑的问:“这是什么?”

    萧洪轻飘飘的回答:“死神过境,sss级时空能力,从此本队长将无处不在!”

    月光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哈!?你玩真的?”

    萧某某却耸耸肩,理所当然的应付道:“好吧,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这当然是假的……”

    月光又问:“那你刚才用的……”

    萧某某回答:“不就是你之前交易给我的那张异天途卡片咯……”

    月光点点头哦了一声,不再搭话。

    “信息卡片·异天途s:传说中的某点第一神书,据说若能看懂,得道成仙;使用条件不明;”

    之前月光交易给萧某某的这一张奇葩卡片之上,确实也闪烁着那样的光芒。

    不过,那张使用条件成谜的卡片,至今依旧是好好的待在萧某某天书世界的某个角落里面呢!

    那么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嘛嘛嘛,作为系统管理员随随便便就对游戏里面的boss出手总是不对的,是不好的,对不?就算是管理员也要提防运营商来找你的不是之处的嘛!

    所以獾狸猿紧随其后就篡改了系统日志。

    死神是因为身中某轮回者在风云世界获得的因果律武器,而陷入极限虚弱的状态,再被路边小野怪拿板砖敲死的……獾狸猿在轮回空间的系统日志上如此修改。

    buff类别的终极因果律武装、使用一次后消失,那么一切都合理了。

    副产物或者曰封口费,自然就是某人和死神之死发生了因果关系。

    因为是因果律武装,暴率还有爆出条件什么的不科学就不科学吧,萧某某于是凭空得到了死神爆出的宝箱。死亡本源之类的最顶级道具自然是被獾狸猿随手的黑了,转手就以更加不科学却更加合理的方式用在了水帘洞里面的那只乌鸦上面,萧某某得到了死神的拿手能力,所谓的死神过境……

    这个死神过境,自然是比死神留给死神传人们的阉割版要强大的多,是死神所使用的完美版本。

    而这个小插曲,对整个剧情世界的改变,却是巨大的!

    死神这次算是死的干净、再也不可能复活了!

    那么未来诞生的死神之子,会引导天启之后的剧情往什么方向,就彻底的不在众人控制之中了!

    ……死神之子,已经不再是死神的附属、也不再是死神复苏的道具……

    ……

    “好了,玩笑到此为止,乱七八糟的事情就不要再谈论了。”在众人都以为是笑谈的情况下,萧某某学习了死神过境,之后也严肃起来:“阿烈,夜重生那边,你准备的如何了?”

    绝望烈因为强化路线上的关系,与夜重生那一票败血异邪很是相近,被萧某某派到了夜重生那里。

    败血异邪是嗜血者的敌人,因此能够在末世血劫的剧情中获取足够利益。在末世血劫剧情收官的时候,还能够近水楼台的把握成为始祖级嗜血者的四分之三,以及败血异邪中即将出现的新秀,宵。

    萧洪感兴趣的,当然不是宵本身,而是夜重生创造这一个终极杀戮兵器的技术……

    这门源自嗜血者的杀戮技术,对萧某某的傲来国目前的很多研究项目,都可以有不错的借鉴作用!

    萧洪的询问,绝望烈也没有什么言语,只是一本正经同样严肃的点点头、

    “嗯,即然你点头了,那我也就放心了。”绝望烈的性格有若机械一般呆板,即然他点头了,那肯定是有必然的把握,萧某某自然是不再此事上多言:“那你回败血异邪那边去吧,尽量多捕杀些嗜血者,多搜集些基因素材。下一步的行动,我会叫你的……”

    看到绝望烈毫不犹豫的离开,萧某某皱了皱眉头。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绝望烈现在的状态有点问题。

    但很快,他又把这份疑惑放下。即然这不妥之处没有带来任何危机感,那萧洪也只能期望这变化是往良性发展。或许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绝望烈的液态金属史莱姆变异血统,又开始进化了吧。

    绝望烈走后,萧洪又沉默片刻。

    片刻之后,萧洪突然抬起头来,似乎是收到了什么消息。

    就见萧某某抬起头来,一把搂住了月光,对她说道:“时间差不多刚刚好,走,去鎏法天宫。”

    月光疑惑的问问:“去抢邪兵卫?”

    萧某某却故作高深,一脸神秘的摇了摇头,否决了月光的提议:“不不不,我们这次去,不是要抢邪兵卫,而是要确保嗜血者抢到邪兵卫!”

    月光:“哈?”

    萧洪回答说:“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剧情的发展、向着我们想要的方向发展嘛!”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闍城皇者西蒙,在现在就开始了对邪兵卫的图谋。

    与原剧情相比,这个时间似乎是早了点,而且发生了很多的变化。

    因为这时候,邪之子尚未诞生,于是邪之子伪装真面目拜入鎏法天宫图谋邪兵卫的剧情也未发生。

    同时,在夺取邪兵卫事件中,被西蒙用作最重要棋子投石问路的红寅,已经在王者之证、在一屠勇的一招倾城之恋下,化为虚无不复存在了……

    何况邪兵卫虽然在轮回者眼中并没有其吹捧的那么厉害,但蚊子腿也是肉啊,自己不用给自己的手下使用总是不错的。进入本剧情中的三十多个轮回者,图谋邪兵卫的虽然不多,却也不是没有。

    没有邪之子里应外合、没有红寅去试鎏法天宫三位佛世尊的如意化天法阵,还有那么多轮回者隐没暗处居心叵测,说句实在话,闍皇西蒙此次的侵入鎏法天宫之行,前途堪虞!

    而目前在鎏法天宫中。可能会成为闍皇西蒙此次臂助的,也只有……

    嗯,也只有之前因为金研华妃与阿波法品事件而混入鎏法天宫的食人魔龙变裔天邪。

    变裔天邪,是被封印在冰城奇域中的五名意识能者之一,在九皇座剧情中被释放。

    其出身属于爬族,平时藏身于暗无天日的阴湿沼泽中,生性残忍冷血,有控制自然之力的异能,是以吞食同族与人类来增强自身能力的食人恶龙。

    这一只恶龙,本来是不应该在轮回者们大量关注的鎏法天宫苟存至今的。只是鎏法天宫将要流落出去的几件异宝都还没有显露出任何要出世的征兆,轮回者们不太乐意大量改变剧情,让后来的既得利益出现变化,才对变裔天邪藏身鎏法天宫的消失视而不见、不采取任何措施。

    但是现在,萧某某来了。

    说句实话,作为财大气粗的人民币玩家,萧某某还真的就对鎏法天宫里面的几件宝物看不上眼。向来作为剧情破坏者的某人,才不会在意会把将来的剧情破坏成什么样子呢!

    反倒是变裔天邪……

    “总之,本次行动,以利用变裔天邪搅乱局面、让嗜血者得到邪兵卫为主……”萧某某如是说:“至于变裔天邪本身,若是识相听用的话,倒是可以尝试着收服。否则,就杀龙取珠吧!”

    变裔天邪对萧某某有用的地方,还是在于其身怀的龙气。龙族的龙气汇集于其武源,也就是龙族之中。而其几乎能够控制全属性自然之力的异能,也说明了其龙珠的成色当属上佳。

    龙族能够利用其异能调理天时,龙珠更是妙用无穷,怎么都不该放过。

    就在这时候,又有一个身影进入了小屋子中。

    那蓝色的娇小身影,已经说明了其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