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50 神舞螣蟒生死执
    在强势轰杀了杀僧不留佛这个搅屎棍子之后,恶死黄泉终于是将本来是与血榜毫无关系的自己,给树立到了血榜正统这个位置上去,同时指明了眼前的权倾天乃是被人冒名顶替的事情。⌒頂⌒点⌒小⌒说,ww☆wc∷om

    就连象征血榜的五指旋丹印,这个指印都被某人说成是拳印。

    没办法,谁让人家刚好多出来五条手臂呢!

    不过接下来,还是要靠实力说话。

    正统不正统的,其实是无所谓了。现在都是什么年头了,血榜杀手传承了好几代,就算真的有八百年前真正的血榜主宰,现场又有谁认识、有谁承认?

    老一辈的血榜杀手向来标榜无情无义,根本不会为了这个大义就臣服。

    恶死黄泉一本正经的说了这么多胡说八道,结果也就是让梅饮雪身份暴露失去对血榜的掌控。而接下来想要掌控血榜,还是要有足够的实力能够收服血榜再说!

    好在主客易位下,除了本来知道梅饮雪底细的下酆都依旧与梅饮雪并肩作战外,其他血榜杀手看向梅饮雪的目光,虽然是没有直接的生疏,却也多了几分怀疑。

    因为现场的五人,剩下的三人,都在由杀僧不留佛领衔的四大奇行种之中。

    怒马斩关·吾唯一,是传说中的赌气;报恩报仇·不二做,传说中的任性;还有唯利是图·曹袖珍,就是传说中的贪财;赌气任性贪财,加上杀僧不留佛的放肆,合起来就是传说中的……

    这三人,向来都是杀僧不留佛代表权倾天与其单线联络。而杀僧不留佛这老油条为了自保,肯定也对这几人说了不少模棱两可的话语,让众人对梅饮雪假扮的权倾天有着一些心理准备。

    不然,后来的剧情中杀僧不留佛失陷于龙神法幢、吾唯一化身留杀名家、受梅饮雪之命去救杀僧不留佛的时候,也不会显露自己的野心。吾唯一竟然想要控制杀僧不留佛,来取代其在血榜的地位,再与梅饮雪直接对话。估计,赌气同学也是在那段时间借之前的线索发现了什么猫腻,于是……

    ……嗯嗯嗯,到时候只要再揭穿梅饮雪的真实身份,我们的赌气同学就可以独霸血榜了!

    ……只可惜在那个时候,血榜被死神与太学主两大凶残boss渗透得太多……

    ……而我们志大才疏的赌气同学人缘又不好,于是压根无力改变现状实现野心……

    ……其自作聪明的行为,反过来被梅饮雪榨干最后一滴价值、被众人利用至死……

    ……

    至于现在。

    现在却是没有那么多的考量,血榜杀手们还相对的单纯。

    哪怕野心在根本上就存在,现在也没有得到酝酿的机会和土壤。

    就算是继承了一份死神力量的血榜之首,医邪天不孤,对死神的力量也只是感觉新奇更多一些。她对死神与太学主之事涉事未深,远没有到后来那种泥足深陷、又幡然悔悟的状态……

    但杀僧不留佛在其三个同党身上种下的怀疑种子,却足以改变很多东西。

    这就够了。

    “那么,你究竟是谁,让我来看看吧!”如此说着,恶死黄泉身形不动。他背后的五只黑色巨龙却蜿蜒盘旋,冻结时空,在前后左右上五个方向进行封锁了梅饮雪所有的逃走方向,让他避无所避。

    黑色的恶龙,也已经将在喉咽中回转往复的咆哮声,酝酿完成!

    恶死黄泉心念一动,五张血盆大口张开,就把这些要碾碎一切的黑色音波释放出来。

    这是蓄力完满的地鸣鬼嚎,也是五重奏的交响乐,在大地震颤间瞬间就碎裂了空间、碎裂了位面之间的壁障、全方位的笼罩了梅饮雪所处的封闭空间。

    梅饮雪身陷危机之中,反观血榜杀手其他的四人,却是除了下酆都围魏救赵、将手中蛇形剑神舞斩向恶死黄泉外,剩下三人尽数的不进反退。

    他们三人的小团体,本就经营的火热,如今彼此对视,竟然瞬间就达成了共识,要做壁上观!

    梅饮雪冷哼一声,终于是正式白了“血榜杀手与自己其实彻底的不是一条心”的真相。

    再看眼见加身之招气势宏大,梅饮雪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必然暴露。

    因为他一声所学,能抗衡此招的,仅有一式梵海修罗印。至于另一强招十方名斩,则胜在点与线之间,用在此时,压根就无法比拟眼前铺天盖地而来的混灭!

    可是梵海修罗印直接关系到数百年前的一桩公案,一旦使用,身份必然暴露。

    每每想到此处,梅饮雪心中,对杀僧不留佛的怨恨念头,不由得更加强烈。

    若不是杀僧不留佛把血榜杀手之间联络的暗号密码烂在心里、让权倾天留下的小团体存在到至今,也不至于会落到如今进退两难的地步。统帅一个组织,凭借的从来都不是身份,而是实力。若是能够掌握血榜的联络暗号,梅饮雪早就有能力将血榜杀手重新的整编统合,变成一个全新的血榜!

    那样的话,就算是冒牌权倾天的身份暴露,又如何!那样的话,或许梅饮雪早就让权倾天这个假借的身份合理死亡、然后自己以另外的身份名正言顺的登位了!

    这样的假设,一切的障碍,都是杀僧不留佛领衔着的血榜f4、奇行小旋风。他们愣是要在血榜杀手之中碍眼碍事、以顽强的生命力存活到现在、阻挠着梅饮雪对血榜的换血、以至于到现在……

    看看现在血榜中的那些新人吧,那都是些什么鬼!

    明珠求瑕,那是个文艺梗的中二病,一直对梅饮雪这个首领爱理不理的。下酆都,那是暗杀真正的权倾天颠覆血榜时候盟友安插进来的联络者:联络者只是个好听的说法,说不好听点那叫做奸细……

    至于舒愁眉,梅饮雪也只能呵呵,对自作孽有所感慨的呵呵……

    梅饮雪并不知道,血榜新生代中,仅剩的、也是他最寄予厚望的天不孤,其实是死神的阴影……

    好吧,又扯远了。

    五重奏的地鸣鬼嚎临头,梅饮雪无奈之下,也只能够手捏佛印,梵海修罗印上手。

    梅饮雪也知道此招一出,绝难善了,但是别无选择。

    恶死黄泉的现身,已经以压倒性的武力,动摇了他这数百年在血榜经营的可笑根基。梅饮雪自知,此次会面之后,他再难以以如今的程度掌控血榜,借血榜力量报复天刀之事必须从长计议了!

    感慨了一下这大几百年的蹉跎和无用功后,梅饮雪突然大彻大悟。

    他发现他这数百年的辛苦经营,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要成效甚微的原地踏步!

    如今难得有脱身的机会,那么也应该当断则断。

    不过,他也依旧存了最后一丝侥幸、身份并不会全面暴露的侥幸。

    就见梅饮雪饱提元功,佛印散发圣曜佛光,梵海修罗面世,显化普度众生之相,以足以影响一切、度化一切、同化一切的佛门圣光,将来袭的音波功抵消反弹!

    闪耀的佛光,抵消着黑色的音波。

    恶死黄泉,却看出了这佛昙之中略显虚脱的底蕴。

    梵海修罗印,终究不是内功,而是心法,是放火助燃的法门。它能够让大火燃烧的更加猛烈、能够在同一时间燃烧更多的燃料、放出更多热量,却不会让火焰本身变得炙热。

    红火和蓝火,都能烧开一壶水,需要的时间却不同。炉子变得更大,烧水的速度变快了,红火却依旧是是红火,效率依旧是那效率,用来烧水的炉子也依旧是用来烧水你没办法拿它去炼钢……

    一个更大的炉子、规模大到比拟整个天地的炉子,这就是梵海修罗印的实质!

    而梅饮雪,还有后来登场的梵海修罗印正统传人破匣求禅,他们都走进了误区,将对梵海修罗印的关注点放在对功法本身的精研上,而不是改换炉中的火种。他们,都没有将自身的火属性元功推进到最顶级,于是都不能将梵海修罗印的威力发挥到极限。

    他们的炉子中,燃烧的是柴火,而不是焦炭,更不是氢氧焰。

    所以,梵海修罗印,底气不足了!

    偏偏恶死黄泉使用的地鸣鬼嚎,最重底气,在双重声波的共振之中,将音波功的威力不断提升至新的极限。眼前五重叠加、十重声波的交响鸣奏,后劲更是可怕!

    眼见自己释放的梵海修罗印奇招,被黑色的音波全面压制,越来越衰落,梅饮雪眼中流露不能致信的神色!若是梵海修罗印如此的不堪一击,他昔年放弃自己苦心经营的势力、然后抛妻弃女、诈死脱身、图谋佛顶冥塔,又是为了哪般?这样的招式,果然如他预料的一般,无法抗衡天刀啊!

    好在绝处逢生。

    梅饮雪对面的恶死黄泉,毕竟是恶死黄泉。

    之前释放如此大招,只不过是用其后劲,逼迫梅饮雪不断的施展更强招抗衡,逼迫其暴露身份。

    如今目的达到,在萧某某的示意下,他又开始演戏。

    因为梅饮雪虽然是个人渣,和慕容复和龙啸云一般的渣,放到合适的地方也能够有其用处。

    就在恶死黄泉的心念一动间,肩胛骨耸动,五重奏临阵变调。他背后的五只龙头,所在的位置发生了微妙变动,让五道本是相辅相成越来越强的音波冲击,变得相互干扰变得散乱,反而是衰减了下去。

    于是本来难堪大任、覆灭在即的梵海修罗印气劲,也陡然的绝处逢生、死灰复燃。

    眼见音波覆盖的黑幕,在梵海修罗印火元的冲击下,越来越稀薄,有要攻破的可能,梅饮雪重拾信心,拼了老命的把一身根基蓬勃燃烧,尽数付诸于梵海修罗印!

    “呵!”大喝一声,就见梅饮雪双足立地、双手托天,举起漫天火海,融化了黑色声波纠缠成的漫天黑幕,把太阴灭绝神球封锁形成的时空封冻搅得粉碎……

    这当然是恶死黄泉在蓄意放水。

    太阴灭绝神激活的时空封冻,远远不是梵海修罗印可以粉碎的,至少不是眼前梅饮雪施展的这一招底气严重不足的梵海修罗印可以粉碎的……

    但恶死黄泉毫不犹豫的收回背后黑龙影像,让时空的封冻也变成无根飘萍。这样,才和梅饮雪全力施为的梵海修罗印,拼了个半斤八两。

    恶死黄泉收回背后的黑龙影像,是因为下酆都的蛇形剑神舞,攻击了过来。

    对神舞剑上,荒漠巫教的迷情诅咒,恶死黄泉毫不在意。但是其上被太学主添加、甚至有可能被死神那个好奇孩子修改过的精神攻击秘法,却是萧某某不乐意尝试的。

    有网友们计算过,说是三个梅饮雪相当于一个天刀,然后四个天刀相当于一个邪天御武。最后邪天御武和太学主大概是一个水平的,两者都是强度偏弱的终极boss。至于死神,那就是整个布袋戏剧情中仅次于最强boss弃天帝的超强存在,是终极boss中的终极!而梅饮雪毕竟只是个小boss,和萧某某之前碰到的凯旋侯还有天者在一个水准。其实际的战力,甚至都不如他手下的天不孤和明珠求瑕了。

    所以梅饮雪可以随便玩,下酆都的神舞剑萧某某却不乐意尝试。

    其精神攻击的强度,说不定就超过常世之恶能够免疫的程度了呢!

    这个可能性很大,死神毕竟是玩弄灵魂的存在,精神攻击本就是其最擅长的领域啊!

    不管有没有,仅仅是因为这个可能性,向来谨慎的萧某某就不乐意以身试法。

    所以五只黑龙被迫回援,以极强的冻气袭向下酆都。恶死黄泉本身,则身形一个闪烁,陡然出现擒住了下酆都双臂,让其无法再以神舞剑对自己造成威胁。

    下酆都一举成擒,恶死黄泉却觉得入手有异,只感觉手心酥滑滑腻,湿意冉然,黏性惊人。

    被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恶死黄泉下意识的低头望去,这才发现下酆都所穿的战衣,是以巫女祭司所用的长袍修改而成,风格上清凉暴露,加上下酆都蓄意施为,以至于恶死黄泉新手一抓,正好抓住了两截裸露在外的粉嫩小臂。而下酆都又在恶死黄泉手中,似拒还迎的挣扎,让萧某某登时透过恶死黄泉的双眼,就看到了一件香艳异常的小衣,以及手臂根部那一抹一晃记过的……

    但是,这,绝不该是恶死黄泉应有的感觉!

    恶死黄泉心中陡然惊觉,却发现有如身陷泥潭,感官陷入迟滞,已然无能为力。

    然后萧某某也警觉了。

    这是媚术!

    下酆都出自荒漠巫教,本是巫教负责祭祀的巫女,最擅长的,本就是魅惑之术。加入血榜后,本就是以用毒术与媚功取人性命出名,加上手中神兵神舞在手,在血榜中标名第二,是有名的蛇蝎美人……

    乃至于,连恶死黄泉和萧某某都顷刻中招。

    嘛,傲来国的太上元皇始帝萧某某对这样的招数免疫力有限,中招很正常。

    但是连有常世之恶护身的恶死黄泉也身中此招,那就显得可怕了!

    下酆都媚功虽强,却是无疑没有到可以影响恶死黄泉、甚至连萧某某都影响的程度。

    如今的境况,只能说,这是神兵神舞对其的加持。

    眼见下酆都满目娇嫩的展颜一笑,神舞剑陡然化作一条巨蟒,往恶死黄泉的脖颈噬咬而去,恶死黄泉心中一寒。毫无疑问,这便是下酆都的杀招,螣蟒蚀心。

    据说这一招邪性十足,是在投怀送抱间,就把神舞化作一条嗜血的巨蟒,咬穿敌人的脖子,钻入心脉之中,顺心脉杀入心脏,将心头血吸食殆尽,让人精血散尽而亡的可怕的残杀之招。

    若是本体在此,萧某某一身的鸿蒙根基,不破金身,倒是不怕神舞剑的剜颈刨心。

    但恶死黄泉一副**凡胎,就算是以五头混沌元龙练就化身,在身陷媚术之中无力控制自我封印·闇影神殿的虚数化的时候,就无力抵抗这样的诡异杀招了……

    虽然不至于直接死亡,但失去心头不多的混沌血,这具分身却很有可能就此伤了根本。

    所以毫不犹豫的,恶死黄泉艰难万分的从背后分出一条黑龙,化为巨拳。然后在萧某某调动大日如来分身精神的控制下,毫不犹豫的以一记重拳将下酆都和神舞剑一起的击飞出去……

    这样,才算是摆脱了这可怕的精神幻境。

    不欲与下酆都太过纠缠、以免过早沾惹到太学主这种终极boss,萧某某当即控制了恶死黄泉的身体,扮作是一副吃惊的表情,看着下酆都说道:“这种熟悉而陌生的元气,竟然是学海无涯的探子!”

    说罢,他又摇摇头,装模作样的感慨起来:“哈,昔年金狮帝国,麾下设有十真掌天殿,分为善生恶死两部,执掌黑榜和血榜,分别以三指和五指印记其代表,专负责按榜收命、毫不留情。其中,善生部主内,恶死部主外,一杀违旨抗命,二杀干政弄权,三杀贪赃枉法,四杀通敌叛国,五杀同袍相残,都是凶名赫赫的铁血组织。本座恶死黄泉,便负责执掌血榜,是恶死一部的执首。后来金狮帝国因国都莫名失陷而覆灭,连本执首都身陷一处绝地脱身不能。如今数百年过去,本座脱得生天,一打听,这才知道善生一部的执首善生仕途,竟然为复国投靠了昔日的政敌,先弄了个什么圣狮王朝,后来又弄什么孔雀王朝,最后一朝覆灭连老底也输了个金光,这善生执竟然大袖一挥就给人做管家为奴为婢去了,当真是不成气候、也贻笑大方。只是,本执首却不曾想到,竟然连本执首的恶死部,也好不了多少!大档头另立名号擅自改行去做杀手也就罢了,竟然还被人冒名顶替取代了身份,自己连死在哪里都没有人知道,简直废物:就这样,还敢叫做生死在握!”说到这里,恶死黄泉陡然打住,伸手指向下酆都,厉声问道:“而你,身为儒门之人,隐藏身份加入血榜之中,又有何图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