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39 随便起来的时候
    死国,毫无生命与色彩的一片荒芜境地。

    这个没有太阳、没有星星、没有月亮、自然也没有光明的狭小空间内,永远都是漆黑一片。

    于是相对的,这里的生物对强光的抵抗力也相当有限。虽然不至于削弱到如同嗜血者那般见光就死的存在,但能夜视的青光眼被光线晃到眨眼流泪、进而浑身不适的虚弱症状还是有的……

    今日,漆黑中首见光明。

    蓝领白袍的行者,手持寂灭禅杖,踏足而来。

    禅杖顶端,佛塔旋转,佛昙闪耀,接引天国光明降世。以之为中心,方圆千里尽是白昼。

    在一片漆黑的世界中,这点光明可谓锋芒毕露,令死国中生长的魑魅魍魉尽数如芒刺在背!

    感受到生者的气息,魑魅魍魉便如飞蛾扑火般向光明中靠近,要吸食生者元气壮大众生。

    带着富江漫步前进的萧洪,看着数千万幽冥鬼魅被食欲驱策,强忍着光芒加身的不适、在光明的照射下显露身形、将自己二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团团围住,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饿鬼们并未一拥而上,是因为寂灭禅杖上闪耀的佛昙,让他们感受到了性命的威胁!

    但是食欲却压制了理性,让它们无视撒腿就跑的冲动,依旧在往这一片光明中聚集。

    “鬼域啊鬼域,这些不知所谓的东西!”看到这些魑魅魍魉,已经密集到阻挡自己去路的程度,萧洪终于是冷哼一声:“即然不知道进退,那就永远留下好了!”

    寂灭禅杖,开始闪烁危险的光芒,暴涨!

    被照耀的鬼魅开始惨叫,赤黄色的火焰从它们体内爆炸开来,熊熊燃烧。

    数千万的魑魅魍魉,就在这一瞬间中,尽数化为飞灰!

    “唉,死国里面的这一群弱鸡,我连要收服他们的兴趣都无啊!”感慨一声,萧洪继续慢慢的往死国中央那一片浮空的大陆走去,那里是死国的中心、地者的化身、天者的宫殿。

    想想四魌界,就因为格局太小,提供的天地元气不足,导致里面的土著们苦修千年也不过小boss水准、好不容易出了几个意外突破的强者还不得不为了给四魌界减负而自我流放到域外。

    这样的情况,在死国更加严重!

    也难怪后来和苦境连接后,大家都连老窝也不要的全家搬迁……

    形势逼人啊!

    仔细想想,四魌界,好歹出了邪天御武和雅狄王这样的**oss,出了咒世主、魔王子、戢武王、无衣师尹、极道先生这等小boss。而死国,从头到尾也只有天者一个人,勉强算是个小boss。

    至于其他的诸如地者、还有被吹嘘到捅破天的死国战神阿修罗什么的,呵呵……

    只要想想死国中据说是修为仅次于天者的死国战神阿修罗,后来到底是怎么死的、又究竟是死在什么状态的谁手里,死国中那一票废物的实际战斗力就统统都显而易见了。

    死国比四魌界强大的唯一地方,也就是人口了。

    四魌界人口不过百万,死国的鬼魅之众数目却有好几千万……

    这也是多方面的原因。魑魅魍魉的存在不太依靠地气是一个方面,地者的自我牺牲化作一片大地以及地脉无偿为死国提供额外元气是另一个方面。

    所以萧某某现在很有把握单刷死国。

    死国唯一的台柱,天者,现在的修为,真心不能看啊。

    貌似在后来的剧情中,霹雳布袋戏中实力排第二位的终极boss,死神,被太学主蛊惑,相信了“连死亡都没有尝试过又算什么死神”这种明显狡辩的说法,换着花样玩了三十年自杀,终于成功。

    自杀的死神,也留下了未来重生的种子,死神之子。

    天者背叛死神,吞噬了被送回死国的死神之子,化身冥王啻非天,靠死神之力拥有了无限元气,配合吞噬地脉聚合祖脉的万妖炉特异能力,进阶成为了终极boss。但那也不过是个笑话……

    虽然冥王啻非天确实是多少小boss一起上、也无法将之打倒的大佬,满足终极boss的定义。

    但那时候的天者,也没有多厉害。于是相当耻辱的被称为最弱的终极boss中的垫底。

    为何?

    确实,多少个小boss一起上,也无法击败冥王啻非天。但无论对手是一个两个抑或是更多,啻非天他本身的输出同样不够,一样无法凭一己之力就将小boss击倒!那时候台面上除了冥王啻非天,也就剩下一群小boss,所以场面通常就是噼噼啪啪从日出打到日落再日出打的地动山摇,却偏偏谁也打不赢谁、奈何不了谁,最后也只好拍拍身上的灰,各自回家睡觉,来日再战……

    后来,死神之子被琴奴月声救走,冥王啻非天立马被打回原形,亡于阿修罗带及若干小辈之手……

    所以说,天者这货,也就是个窄窄的瓶颈……

    无论他屁股后面的瓶子有多大、能装多少水,从口里能够一下子倒出来的水也就那么点……

    那可是死神之力,太学主窃取了一丝一毫就能够闹得翻天覆地的死神之力!

    完整版本的死神之力用在他身上,绝对是浪费了……

    若是天者还年轻,还没有从玻璃变成窄口瓶,考量其潜力,萧某某或者也会设法收服。

    但事到如今,自身条件能够允许的一切天者都已经成长完成,玻璃早就被融化然后制成杯具,纵使曾经有通天的潜力如今也已在漫漫岁月中损耗殆尽,萧洪可是一点时间也不想在他们身上浪费。

    ……好吧,事情的真相,其实是现在萧洪手下的势力中,鬼物的数目实在是不低……

    ……而人类的比例,已经够小了,再小就要影响到诸如气运和果位之类玄之又玄的东西了!

    萧洪漫步前行,时空法则发生作用,两人的步伐似慢实快,行程不被任何存在发现和打扰。

    就见两人凌空踏步,很快就到达了地者所化的悬空浮岛,地罪岛。

    久远前,死国开辟。地者有感死国之中元气不足,为了造福大家而牺牲自己,化身地罪岛以自身异能为死国提供额外元气,这份感人的情怀,还真是……

    萧洪摇摇头表示这种行为纯属扯淡……

    怎么看,都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的无用功。

    两人于是停下脚步。

    然后富江在萧洪的灵识传音下,前踏一步,伸手有所行动。

    熔岩果实之力被转换为魔神的邪力,又被萧某某不断强化,在等级上已经与地者相当。这能力用在此处已是足够。就见地罪岛的土地开始发生聚合反应,富江接触到的地方开始化作岩浆,蔓延开去!

    只听见一声惨叫,整个岛屿开始颤抖,凌空解体!

    天者在地罪岛上铸造的宫殿,末日神殿,亦从云端跌落,砸落在地,化为碎片。

    解体的浮空岛屿地罪岛,却诡异的没有跌落地面,而是聚合缩小,到只有普通人大小,显露出魁武威仪的黑色身影,正是死国的大地支柱,地者。

    同一时间,落地崩碎的末日神殿中,也飞出一个紧闭双眼的白色身影,一脸的怒意,眉心铭刻奇异的神纹,这是死国之神,天者。

    天者很快就锁定了令地罪岛堕落的罪魁祸首。他显露背后的三对羽翼,向来犯者展示其作为炙天使的血脉,习惯性的表示其自我感觉的良好:“冒犯神之威仪者,必将承受神之愤怒!”

    “本座乃是傲来国主,萧信,”萧洪急忙做了自我介绍,并毫无掩饰的道明来意:“听闻死国有一异宝,名为万妖炉,有聚合地脉的能力,妙用无穷。如此神器,唯有德者居之,本座特来索要。”

    天者皱了皱眉头,就要动手。

    还是地者想了想后,回答萧洪说:“朋友,莫要受人误导。死国之中,没有名为万妖炉之物!”

    萧洪听了,哈哈大笑,盛气凌人的大声说:“唉,须知天子一怒、流血漂橹,你,还是交出万妖炉吧,或许本座还能够饶你一命。相信我,万妖炉此物,区区死国,是保不住的!”

    天者终于睁开了他那对淡蓝色的眼睛。

    则表示其愤怒,已经到了极致,必须要有人为其愤怒付出代价。

    “区区死国?区区死国……”天者如是说道,然后嘎然而止。

    因为萧洪已经出手……

    寂灭禅杖,已经被他顺手插在身边的平地之上,当做是路灯使用……

    ……

    啊,一个省略号,代表一盏茶的时间已经过去。

    至于期间发生了什么,嘛,不要在意细节,这不重要!

    眼前这一片昏暗的大地,似乎是被什么天灾肆虐过一般,地面已经是千疮百孔。

    前后左右,横七竖八躺倒了一片各种各样的奇特鬼魅之灵。受到了重击的它们,已经是根基不稳,连身影也遮遮掩掩,开始在虚虚实实间变换,似乎是随时都可能会消散了一般……

    也只有地形中间,那小山包的顶端,一根禅杖插在顶端,顶端的幽幽光芒依旧在全力照明着漆黑的天空。富江就在旁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右手抚摸额头,翻着白眼、一脸无语的样子。

    半山腰上,天者和地者双双重伤,无力再站起的他们仆倒在地。

    萧洪就蹲在天者的身边,从天者的背上撕下一只羽翼,顺手丢在脚边。

    萧洪再次开口,对天者说:“万妖炉,交出来吧!都到了这地步,你还要坚持什么?”

    “你,你这个疯子,”地者在一旁虚弱的回答:“死国,死国根本就没有名为万妖炉之物……”

    “是吗?”萧洪不置可否的看了地者一眼、应付了一声,然后又重新盯着天者,把手放在了天者背后,抓住他的另一只翅膀,一字一句的威胁着说道:“他说他不知道,也就是说,是你给藏起来了:交出来吧,本座饶你不死。否则的话,这死国,只怕就要到此为止了……”

    “呸!”天者只是对着萧某某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萧洪头一歪,闪躲过去,然后笑了。

    “呵呵,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但是我随便起来……”一把扯下天者的最后一只翅膀,萧某某站起身来,之后一脚踩在天者的头上,将之整个的碾压为一摊血浆……

    “……唉,随便起来,就不是人啊……”萧洪摇头感慨着:“果然还是要靠自己啊,偷懒是要不得的:万物有灵、尽为吾宰,八品神通,给我,找!”

    死国虽然没有阳光,但是不需要阳光就能生长的植物也不少,八品神通完全能够解决问题。

    然后,萧洪没有收到任何与万妖炉有关的信息。

    “我不信,末世魔眼,给我开!”八品神通失效,萧洪不甘失败,又用上了末世魔眼。

    可是得到的结论,依旧是没有消息。

    在某些意义上,萧某某和万妖炉,还没有任何因果上的连接,末世魔眼自然给不出结论。

    萧洪看了看自己的手,不能相信的喃喃自语:“不可能,怎么可能找不到呢!”

    岂有此理!究竟是哪里错了呢?为什么在死国找不到万妖炉!

    这时候,萧洪就听到地者的惨笑声传来:“哈哈哈哈,我都说了,死国根本就没有万妖炉啊!”

    所以萧某某愤怒了。

    “很好笑么!”一边发着脾气,萧洪把手一招,小山包顶上的寂灭禅杖飞入他手中。萧洪抓住寂灭禅杖,地者身上投掷而去,登时透体而过,将地者钉死在地上……

    禅杖的魔兵异能、寂灭之力适时发动,地者的尸首因此化作飞灰消散。

    萧洪依旧在原地自言自语:“究竟是哪里不对?这可是俺第一次主动想要去获得点什么东西,怎么就诸事不顺了呢!难道我真的只能像前面快三百多万字描述的那样、只能蹲在家里等好处上门的?”

    萧洪的背后突然打开一个小型的时空门。

    一条一看就属于女性的手臂从中伸出,在萧洪的背后轻轻拍了一下。

    萧洪转过身去,就看到那手上握着一个品牌不明的ipad。

    嗯嗯嗯,看平板背面的logo,那个标志,似乎是,吉恩共和国!?

    萧洪从那手上ipad,就看到了上面打开的浏览器,链接着百科,显示的条目正是万妖炉相关。

    萧洪粗略的扫描了一眼,就用力的把这ipad整个搓成一团,揉成了金属球,用力的往天上投掷。

    他的身后,已经传来了富江的笑声。

    萧某某背后,某些异常悲壮的孤魂野鬼飘过,个个都是泪流满面……

    “啊啊啊,可怜的天者啊!原来是我记错了,原来我又来早了,奇怪,我为什么要说又?万妖炉,竟然是大概二三十年后,妖世浮屠被破坏后,死国用其碎片炼制而成的……”萧某某目视不远处地上躺着的、被轰成了一滩烂泥的死国天者尸首良久,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自己的脑袋,再大声的感慨道:“妖世浮屠和万妖炉,竟然是同一样东西!那么,新的问题又来了……”

    萧洪突然觉得他很是悲催。

    为凤凰山,去浮光海市,结果早了十二年……

    为万妖炉,来到了死国,结果早了二十年……

    话说回来了,“富江啊,究竟是有什么事情,让你笑得那样开心,说给我听听如何?”

    萧洪突然转过身去,就这么说道。

    所以富江那放肆的笑声嘎然而止。无疑,吉恩公国的七濑女王和富江,都对萧某某这次的失败,早有预料,只是不说等着看笑话罢了。

    “呵呵,看来你们这是……”萧洪就这样一把抓住了窃笑着想要逃跑的富江……

    ……

    而在这个时候,tm世界,学院都市。

    黑桐干也,一个凡人,一个成熟、同时也体弱多病的男子……

    嗯,原著上说,这个并非是魔术师、却不断涉足魔术师的世界、甚至娶了使魔为妻的男子,因为长期身在魔力环境下被魔力不断侵蚀的原因,生命飞快的流逝,最后不到四十岁就英年早逝……

    没有修炼魔术的才能、不能修炼魔术的凡人,是无法抗拒魔力对身体的侵蚀的。

    据说,这就这就是魔术师的世界必须和凡人的世界彼此隔离开来的原因。

    当然了,原著又说,魔力侵蚀身体带来的不适感,黑桐干也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只是因为爱慕这两仪式,他才会义无反顾的不断去靠近、并享受魔力带来的痛楚。

    同时,黑桐干也利用他对这种不适反应的感应,很容易就能够找到魔力环境。并且,通过不适反应的强弱,他能够很快在魔力环境中找到魔力浓度最低的点、并呆在那里。

    正是这个才能,让他以凡人之躯,在魔术师身边存活了十多年。

    也是这个才能,让作为普通人的黑桐干也,总是能够破解魔术师设置的结界、走出魔术师设置的迷宫。嘛,模拟环境中浓度最低的点,可不就是这个环境中的破绽?

    而在这个被萧某某队伍化的世界中,萧某某并没有改变这个设定。

    本人没有这个意思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萧某某也乐得无视、没有强求……

    嗯嗯嗯,剧情开始的时候,黑桐干也已经二十多岁。

    如今十多年时间过去,黑桐干也的寿命,如今也终于是走到了尽头。

    而同一时间,不久前从银河系的对面、从仙女座星系飞过来几个巨大的光球,在经过天顶星后,紧急改变航向,找寻生命的踪迹,也是进入了太阳系。

    它们的目标,地球!--32o253949-->

    b>/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