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37 碎岛格局祭天台
    四魌界,四大领地之一的杀戮碎岛的核心,令岛。

    令岛的中心,有一条顶天立地的巨柱,看上去上抵天际下入地底。

    杀戮碎岛的圣地,祭天台,便是环绕着这根巨柱建设而成。

    其实,不仅祭天台环绕此巨柱建成。连整个的令岛、令岛天上的什岛、以及令岛地下的棘岛,都是如同螺母套在螺杆上一般,环绕嵌套在这巨柱上。

    至于巨柱的本来面目,正是构筑了整个四魌界的那株太空树、在杀戮碎岛的那部分树干。

    同时,有一条船,总是停泊在祭天台上,那就是杀戮碎岛的王者行宫、碎岛玄轲。

    这里必须交待一下,杀戮碎岛的地形,乃是四分五裂的若干浮岛。于是,能够浮空飘移、在诸岛间往来通行的碎岛玄轲,就成为了杀戮碎岛王权的象征、同时也是专属于王者的宫殿。

    总之,杀戮碎岛的王,其实是船王来着……

    ……

    祭天台的地形,可以看做是一个”丫”字。

    祭天台以太空树的树干为中心,向外突出分布了三个顶点:一个顶点是用来停泊碎岛玄轲的码头;另外两个顶点,生长着作为杀戮碎岛一切生灵源头的两棵圣树、玉株树。

    嗯,开辟了四魌界的太空树,在令岛发芽与破土而出。

    令岛因此成为太空树的寄灵之地。

    因此,整个四魌界中,天地元气的流动体系,都是以此处为中心。所以,因为四魌界天地元气元气、还有太空树精气的汇聚,让令岛上生长出两株奇树,便是玉株树。

    玉株树汲取太空树精气,转化为王树精气,诞生出杀戮碎岛的核心种族、树精灵。

    正因为这一层关系,令岛后来成为了杀戮碎岛的圣地。

    为祭祀供养了精灵们的两棵玉株树,精灵们才在令岛修筑了祭天台。

    祭天台建成后,杀戮碎岛的贵族精灵们,就把平民们驱逐到令岛以外的衡岛生活。他们自己,则在祭天台之外圈下土地,各自定居,形成了划分阶级的坚固防线。

    令岛,因此成为了杀戮碎岛的政治核心。

    作为圣地,祭天台上即便未设总兵防守,也从此戒备森严、生人勿近。

    今天,却有意外的访客到来。

    中心的巨柱上出现裂痕,然后被抹平。两条身影,踏足地面,正是两大游戏boss,玄霄和蝶祈。

    好吧,其实是无脑cospy二人组,萧洪和富江。

    萧某某并没有掩盖自身气息的打算,所以很快便被祭天台的左右护持神姬,祭天双姬发现。

    看着祭天双姬从石壁上现身,萧洪仔细的打量。只见这两人,浑身裹满血色红纱,手持新月刃,显得生人勿近、杀性洋溢,正是左神姬·当生,和右神姬·发议。

    而左右神姬现身后,右手也都紧握刀鞘,以一脸警戒的神色,注视闯入者。

    然后祭天双姬就发现,为首的白袍人身上,竟然有着一种奇怪的亲切感,让她们不知为何的心生向往、心里迷惑,对其生不出任何的敌视、加害之心。

    只是,是作为守卫的职责,还是让她们相当负责人的,将闯入者堵住、包围起来。

    再看行藏被发现的萧洪,依旧是一脸好奇之色四处打量。

    富江,则面无表情跟随。

    两个闯入者都对现身出来的守卫毫不在意、也没有要搭理和答话的意思。

    祭天双姬仔细打量闯入者,还是没有从对面感受到有关威胁和敌意的存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偏偏闯入者把碎岛禁地,当作是自己家一般的随意,令祭天双姬终于大怒。

    脾气较为火爆的右神姬率先按耐不住,以一脸警戒、问罪、盛气凌人的神色,喝问闯入者:“你们是谁?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擅闯杀戮碎岛禁地,又有何目的?”

    “停停停,你们一下问这么多,叫我怎么回答?”萧洪立刻回答:“总而言之,我们是受到某个自称雅狄王的混球的托付,给他儿子戟武王送信来了。至于禁地什么的,这肯定不能怪我。按照雅狄王指点的方式进入杀戮碎岛,我们出来就站这里了……”

    嗯嗯嗯,除了身世不明的剑之初外,雅狄王只有淇奥和湘灵两女。为了王权的承续,淇奥自小便女扮男装,以雅狄王之子的身份面世,继承象征王权的“槐生”姓氏,这便是如今的戟武王……

    ……槐生的姓氏,说明了玉株树其实是槐树的一种……

    祭天双姬一想,对面果然是突然出现在祭天台中心的,并没有任何从外面闯入的迹象。

    只是,萧洪言行中,对雅狄王、对戟武王、对杀戮碎岛,都表现的极为随意,言谈举止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恭敬。所以脾气较为火爆的右神姬大怒,握刀的手一紧,差点就要大打出手。

    右神姬大喝道:“大胆,竟敢对先王不敬!”

    好在左神姬仔细思量,没有发现对方话语中又何疑点,不知为何竟然以理性压制了冲动。

    所以左神姬,伸手打断了右神姬的拔刀动作,然后抱拳一礼,真把萧洪当作了信使,一码归一码的相当正式的问:“先生既然为先王送信而来,不知手上可有凭证?”

    萧洪摇摇头,相当作死且理直气壮的表示没有。

    于是左神姬的火气也上来了:“是吗?那么,便束手就擒,随我去碎岛玄轲,拜见吾王!”

    左神姬话音方落,萧某某就以眼角的余光蔑视了她:“喂喂喂,你们傻的么?虽然我不知道这个擅闯禁地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萧某某信誓旦旦的如是说:“,既然雅狄王让我直接在这出现,想来信上的内容也不怎么方便在大庭广众下公布。所以,还是麻烦姐姐辛苦一趟,请戟武王来此一见吧。”

    “哦!”祭天双姬表示收到,手牵手离去,就要去请戟武王来祭天台见面。

    右神姬还要半路回头,凶恶恶的威胁萧洪:“外来人,你们就待在这里,不许耍花样!”

    萧洪听了,眉头跳了两跳,差点没忍住放声大笑。

    然后,萧某某就提出建议,说道:“既然怕我耍花样,为何不留下一人,专门看住我呢?”

    所以相当轻率的让右神姬留下看住闯入者后,左神姬去找戟武王。

    偏偏某人还要以异常浮夸的演技,给左神姬挥手告别:“要悄悄的去哟,不要给别人发现了哟,这里要说的可是秘密哟!”

    等左神姬的身影踩着凌乱的小碎步噔噔噔消失,萧某某终于是忍不住的翻起了白眼。

    即便由某人神农琉璃功和八部花品混合功体吞吐的特色生命元气,对源出草木的精怪物种,有着难以言明的吸引和诱惑。祭天双姬也不该这么单纯这么轻易,就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胡言乱语吧!

    富江终于是忍不住抬手捂住嘴,轻轻笑出声来。

    轻轻的笑声,把右神姬吓了一跳。

    被一个人丢在这里面、对两个陌生人的右神姬,这时才觉得有些害怕。再看那两个人怪笑的人,心里就开始觉得怎么看怎么不对,不由得毛骨悚然:“你你你,你们这是什么表情?你们想要干什么!”

    萧洪摸着头回答:“不会,我们怎么会做坏事呢,我们可是好人!”

    又瞪了富江一眼,富江终于老老实实变回人形背·景了。

    右神姬抬起手中刀,右手再度握住刀柄,终于有了一点安全感:“哼,你们最好老实点!”

    萧洪却转过身去,望向远处那两棵巨树,数万米之外亦可见的巨树,正是玉株树。

    两棵玉株树,一枯一荣,果然是有一棵早已枯萎、失去生机。

    遥望两棵巨树,萧洪若有所思。

    片刻后,他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

    修为不足的右神姬,应该是没法感应那个距离上的声音,所以右神姬没有任何反应。

    把灵识不露形迹的悄悄扫描过去,萧洪确认了正在靠近中的两条身影,便眼神变换。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他突然转身,大踏步就靠近了右神姬,靠的很近。

    “唔,这位姐姐,方便打听点事情么?”萧某某突然靠的很近,然后很有礼貌的问。

    这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却也蓄意的不小,在这个比较空旷的地方无疑能够传的很远。稍微有点耳力的人,应该都可以在稍远处把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啊!你你你有什么话直接问,别靠这么近!”一直在盯着萧洪看的右神姬,看萧某某突然靠过来,比较慌乱的退后几步表示我们没那么熟后,有些慌乱的回答。

    然后,就见某贱人神秘兮兮的问:“那个,你家戟武王,应该是有两个妹妹的,对吧?”

    右神姬一听,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冷冷清清起来,直接把刀拔出来一半,反问:“你打听这个干什么?还说不是心怀不轨?老实交待到底有什么别有用心的目的!”

    萧洪摇摇头:“没,我绝对不是心怀不轨别有用心,只是想提前了解下情况,免得到时候吃亏。”

    右神姬疑惑的问:“吃亏?”

    萧洪点点头:“嗯,怕吃亏是必须的,毕竟是终身大事。因为之前雅狄王说他要把两个女儿一起许给我,所以相关详情不打听清楚的话,我怕到时候会吃亏!”

    正在靠近的脚步声嘎然而止,萧某某隐隐约约听到铺路的地板被人大力踩着终于碎裂的声音。

    可怜的右神姬却对此一无所知:“哈?这是好事怎么可能吃亏?”

    萧洪就说:“难道你不觉得像这种一见面就把两个女儿打包许人的事情很不靠谱么?特别是在我告诉他说我家里已经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暂时不想纳妾之后他还死不改口的样子,怎么想都让人觉得心里没底……你想啊,万一长得丑怎么办?万一性格差怎么办?万一长得丑还性格差还是嫁不出去的那种到时候我还活不活?这可不是一个而是两个,所以才要先打听清楚,到时候见势不妙我也好闪人先……”

    右神姬当即被这一大段耸人听闻的言论雷到云里雾里,脑海里面只剩下一片空白:“啊?啊!啊!先王只有一个女儿,我们大王只有一个妹妹,而且……”

    萧洪就说:“额,这个不是重点,可能是那老头老糊涂所以记错了数!重点是……”

    右神姬又说:“湘灵公主长得轻灵俏美人也聪慧可人大家都非常敬慕她!”

    萧洪表示不相信:“真的,那告诉我她现在在哪行不?我偷偷过去瞅瞅,就瞅一眼!”

    右神姬回答:“这,这,一个甲子前湘灵公主偷偷的跟着锲子先生去苦境,然后失踪了!”

    所以萧洪就说了:“也就是说雅狄王其实只有一个女儿而且还跟人私奔了?好样的,到最后果然只是被老头子唬了一把么?这下可以不用再担心吃不吃亏的问题了!那我们还是谈点别的吧……”

    喂,你这副长舒一口气的表情是怎么回事!还有私奔什么的,不要给我说的那样难听啊!

    某人的言行,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作死了。

    那一大段莫名其妙的感慨,让右神姬很想大声的这么咆哮。

    可是没有咆哮出来。

    因为……

    一身戎装的戟武王,甩着手中名为或天戟的凶器,已经杀过来了……

    “太初之杀,戢武;混沌之戮,弭兵。”简单的打过招呼,戟武王脸上的表情似乎是相当之,愤怒:“八龙逆气·或天长戟废玄黄!”

    兵甲武经废之卷的绝招,玄黄废世;及本身修习的戟法,逆龙八式。

    大戟砸下,戟武王含恨而发,一出手就融合两大强招。

    萧洪面对来袭的劲风,也不见慌乱,似乎对此情形早有所料。显然之前的作死,作死的很有准备。

    他左手一挽,就把惊呆了的右神姬,推送到被戟武王攻击的范围之外。

    然后右手一伸,正是脱俗仙子谈无欲惯用的奇招,抓风成石。

    作为灵气汇聚之地,令岛之地灵气浓郁,正是这一类招数施展的好场景。萧洪一抓之下,灵气便有如鲸吞鹏吸般,在他手上凝聚为一条顽石。

    剑形状的顽石吱吱作响,被后续而来的灵气压缩,剑刃越来越锋利,剑身也越来越坚固。

    萧洪的手一抖,石剑便往上挑,简明扼要的一招,迎上碾压而来的或天戟。

    强招碰撞,现场传来一声轰鸣。

    然后石剑难挡或天戟神威,灰化碎裂。萧洪却已经脱得身去,高声大叫:“送信的,我是送信的,雅狄王那老头让我来送信的,戟武王你这样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太大的响动可能会引起祭天台之外的关注。

    雅狄王的密信,必须要保密,密信终于让戟武王按下心头怒火。

    “哼!”就听戟武王冷笑一声,收起或天戟:“什么信?拿来看看!”

    萧洪于是掏出兵甲武经的生之卷,抛给戟武王。同时说道:“这时兵甲武经的最终卷,生之卷。兵甲武经上的武学,都是极限之招,对本身功体影像颇大,若是不身怀王树精气绝无幸免,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走火入魔、经脉尽毁而亡。生之卷中的心法,可以治愈暗伤,也可以以生之卷心法形成的元气暂时压制暗伤。雅狄王那老头子说了,无论是治愈暗伤,还是通过压制暗伤控制他人,都随便你啦!”

    戟武王打开卷轴,粗略看过后,收了起来:“你确定你没有偷学我碎岛绝学?”

    萧洪摇头,向戟武王表示要练成生之卷,王树精气必不可少。

    戟武王半信半疑,又问:“这生之卷,为何他不自己送!”

    萧洪回答:“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戟武王闻言,说道:“嗯?如此说来,父王果然被天城和慈光之塔囚禁,失去了自由!”

    萧洪又摇头,回答道:“非也。雅狄王不能回到四魌界,是为了你们。四魌界,毕竟只是依托于太空树存在的弹丸之地,太空树能为四魌界提供的天地元气也相当有限。当初还好,如今随着四魌界中各种族的人口越来越多,终于是不堪重负了!所以对天地元气耗损最多的存在,无论是诗意天城的御天龙皇,还是慈光之塔的弭界主,还是你父王雅狄王,都先后选择了通过自我放逐的方式,来给四魌界减压。否则的话,后果你也知道:说不得祭天台上剩下的一族玉株树,也要因为入不敷出而枯萎……”

    萧洪说完,戟武王沉默了,祭天双姬也沉默了。

    雅狄王在位的时期,四魌界曾经发生过一场动乱,究其缘由,正是天地灵气的不足。

    树精灵的贵族们,把平民从令岛驱逐出去,驱赶到衡岛后,为了发展人口扩张势力,将玉株树的枝条大量移植到衡岛。大量新的玉株树出现,让杀戮碎岛的人口呈现了膨胀。

    祭天双姬,就是诞生于移植后生长的玉株树。

    但灾难随之降临,移植的玉株树,与祭天台上的玉株树本体,元气是通过神秘方式连接在一起的。

    四魌界,或者说太空树,为玉株树提供的王树精气就那么多。祭天台的玉株树本体,其精气被大量子植株抽取的后果,就是一棵玉株树死亡,另一棵玉株树也开始枯萎!

    发现了异状的令岛贵族们,为了挽救碎岛命脉玉株树,采取了简单且粗暴的行动,决定在另一棵玉株树也枯萎死亡前,将衡岛上移植的玉株树全部毁灭。

    这个命令,无疑不能被衡岛上的平民接受,终于是遭到了反抗。

    这反抗很快演变为灾难,衡岛被令岛屠杀,居民十不存一。杀戮碎岛的摄论太宫·棘岛玄觉,其“一日三千战”之名,就是说他曾经在一天之内,对平民发动了三千次屠杀命令……

    也就是那一次,四魌界的人们首次注意到四魌界格局的狭小,邪天御武开始追求打开域外通道。

    祭天双姬,则在衡岛被灭后,曾多次行刺满手血腥的侩子手·棘岛玄觉,却始终失败。

    直到戢武王登位,盛礼参拜衡岛子民,更将王室屠杀平民之罪孽铭于碑上,还衡岛子民之清白,才让祭天双姬认戢武王为主,甘心隐于祭天台,成为祭天殿的永世守护……--32o2264-->

    b>/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