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34 生之卷和生死符
    明知道这个素还真很快就会被时间接引,回到一百多后的另一个未来时间线,萧洪却不禁要开始思索素还真此次回到过去的目的。

    在联想到素还真把生之卷交给自己的,类似逃避的行为……

    思索得到的结论,让他不能够再用最为简单粗暴的方法,去解决眼前的问题!

    时间城主让素还真回到五十年前挽救过去,要挽救的又是什么过去?

    时间城主又为何要说出“过去是无法挽回的、但是你可以挽回自己的心”这样的话语?

    应该是和兵甲武经的生之卷有关吧。

    雅狄王给了素还真生之卷,让他转交其女戟武王,以挽救四魌界可能遭遇的危局。

    说到这里,素还真原本前往四魌界,应该是数十年后的事情,那时候,素还真遭遇雅狄王,被托付生之卷,并告知了在无间深处有一个被封印的巨大魔相开始不断咆哮并向苦境靠拢……

    然后原剧情里面,素还真回到两百年前,又碰到了雅狄王,遭遇同样。

    如今,在回到过去的行程中,萧某某操纵时间之力跟随,导致两股时间之力发生干涉,让时间城主的时空传送目标出现将近八十年误差。但素还真来到四魌界附近,一样的碰到了雅狄王。

    这么大误差的出现,或许还有些其他的什么原因。

    但雅狄王绝对是已经在四魌界附近游荡好久了吧,只等有人要进入四魌界,就将生之卷托付。

    只是这样的话,未来随着剧情发展,四魌界入侵苦境的时候……

    嗯,咒世主与素还真见面时候那一句台词,“百年前你打我的那一掌,现在我还记得”,就要变成三十年前或者二十年前你打我一掌了……

    [阔别已久的神吐槽:这其实是非m自己搞混了时间轴,多出来几十年时间没法自圆其说罢了……]

    [都怪咒世主见面就乱说话,哼!]

    [另外说明:前几章的素还真回到五十年前如何如何,已参照原剧剧情,改为两百年或一百多年。]

    嗯,书接前言。

    雅狄王给了素还真生之卷,让他转交其女戟武王,以挽救四魌界可能遭遇的危局。

    但是素还真却失言了。

    素还真了解四魌界的势力分布后,知道杀戮碎岛是四魌界第二大势力,开始担心戟武王会因此做大。同时,又发现和巨大魔相混在一起的,是他曾经最为中意的某个老朋友……

    不希望老朋友被消灭、认为还可以拉拢一下、又为了维持四魌界各方势力的平衡、也为了苦境苍生得到安宁,素还真习惯性的违背诺言,把生之卷交给了四魌界当时最弱的诗意天城。

    最后,得到生之卷的,是啸日猋……

    呵呵,啸日猋,仅仅凭借这个名字,大家就能够看穿一切!

    不信的同志可以仔细看看这个名字的读音:啸(小)日(二)猋(逼)……

    果然,之前明明表现得像个好孩子一样的啸日猋,在得到了生之卷后,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后来的事实表明,啸日猋就是一只疯狗,还是精神分裂的那种。在学会生之卷后,啸日猋该杀的恶人一个都没有杀掉,反而战场上经常的突发性抽风,莫名其妙把队友砍死不少……

    再后来雅狄王预言中的危局出现了,那个在封印中不断挣扎、不断靠近苦境的魔相出世了,该轮到啸日猋出手降妖除魔了:结果这狗东西倒好,直接给众人玩了一出人间蒸发!

    最后正道中人伤亡惨重拿人命终于把局面应付过去了,这货竟然带着一个妹子出现了。

    原来大家都在浴血奋战的时候,这货竟然跑去泡妹子了。

    这货还要当众表示自己已经达成了人生巅峰大满贯:不止从队友身上集齐了迄今为止还存世的兵甲武经,还得到了杀戮碎岛仅存的王树精气,还泡到了可以让他至少少奋斗一千年的极品白富美……

    所以他宣布,江湖上不再有他的追求,他是人财两得的人生赢家,已经到了要退隐江湖的时候!

    露个脸秀了下大乘版本的兵甲武经后,这货再度人间蒸发,真的带着妹子退隐江湖了!

    对此大家也只能表示,吾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对于此事,大家可以感慨一下就放过去,所托非人的素还真自己能够么?

    整个四魌界,所有能够死的人,都因为这场变乱死了个干净,世间又平添数十万无辜冤魂。

    苦境人间的死难者,更是惨重,枕藉而卧的尸骸一望无际,根本就望不到边。

    戟武王,在那时候,业已战死……

    素还真的老朋友,同样的魂飞魄散……

    一连串的事实表明,戟武王一直都是个好孩子,压根就没有产生素还真曾经担心过的野心和……

    嗯嗯嗯,或许,素还真可以用“境遇决定心态、得到生之卷的戟武王必定会产生不该有的野心”这样的借口搪塞自己。但是真的回到了五十年前,素还真还能够保持这样的心态么?

    原剧情中,素还真回到五十年前,在火宅佛狱的沿路追杀中不避刀兵加身,一路洒血的走出一条血路,将生之卷交到杀戮碎岛的时候,对自己行为的形容是什么?

    赎罪!

    好一个赎罪啊。

    那是素还真在原剧情中,没得逃避下的无奈选择。

    萧某某突然明白了素还真为什么要把兵甲武经交给自己了。

    既然因为曾经的所托非人而后悔,以至于在心里形成破绽。那么,为了修补破绽,也只好……

    无疑,自己挂的这张皮,策梦侯清都无我,素还真还是认识的。

    策梦侯清都无我,在某种意义上,和啸日猋算是同一种类型的角色。两人,都是那种对队友举起屠刀搜集重要道具、最后达成大圆满走上人生巅峰、却对苦境众生毫无贡献、反而搅得一团糟的家伙。

    偏偏啸日猋带着小娘子不知道跑哪里隐居去了,素还真怎么都找不到他!

    这便无法清算当年恩怨,变成无法了结的因果,以至于在素还真心底留下了破绽:让未来的时间城主担心以素还真那时候的状态,会无法应对之后降临的各种局面……

    现在,素还真把生之卷交给策梦侯,无疑是想要策梦侯重复当年啸日猋当年的行为。

    毕竟,策梦侯也是有前科的。

    然后,素还真就可以……

    萧某某已经可以预料到,另一个素还真,这一路上就要对自己产生的纠缠。

    这尼玛,这是躺着也中枪啊!萧某某的嘴角开始抽搐起来:素还真这是要让俺变成啸日猋第二,然后杀我证道啊!但是俺批上这张皮真的只是个意外,俺真的是无辜的啊!

    自以为看穿了一切,再看将自己围住的三人,心里怎么看怎么不爽。

    既然如此……

    嗯嗯嗯,这种局面要想拖局,还是简单粗暴为妙。

    毕竟,如今的自己,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与这个未来素还真的纠缠上面。

    那个来自另一条时间线的素还真,同样也没有那样的时间。萧洪总觉得,若是到了他被时间城主召回属于自己的时间线的时候,还没有解开心结,总觉得会发生一些很微妙也很不妙的事情!

    萧某某真的有那样的感觉。

    这种莫名其妙的预判断,是萧某某一直以来无往不利的保证,迄今为止还没有出现过误判!

    之后快点把生之卷交给戟武王,帮素还真了结了心愿送这尊大神回去,那才是正道。

    而要摆脱素还真的纠缠,最简单的方法就是……

    “哈,我就知道:看到策梦侯这张脸后、还要主动靠上来的家伙、肯定不是好人。”萧洪如此说:“拂樱斋主,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话音落下,一阵紫黑色的烟雾笼罩,萧洪的形象也变动。

    属于策梦侯的紫红华服、羽扇纶巾,都消失不见。

    萧洪又显露出了他cos仙剑四boss玄霄的那一身蓝白行头。

    萧某某的言语,还有身份的转变,让其身后的凯旋侯面露尴尬之色。

    不过凯旋侯毕竟是凯旋侯。他还是很快打理心神,问萧洪:“你究竟是谁!”

    “刚刚不是说过了么!”萧洪呵呵一笑:“本座乃是,傲来国主,萧信!话说回来,啧啧啧,这阵势不错,若不是素还真事先的提醒,只怕是我也要猝不及防损失惨重啊!”

    凯旋侯回忆了一下,刚才萧洪与素还真一面之缘,并无其他语言交谈。

    所以他疑惑的问:“刚才素还真还和你说了什么?”

    “素还真并没有和我说什么。”萧洪摇头:“不过不是苦境人,你很难理解这点。反正只要是素还真出现的地方,就肯定会有麻烦。而当时除了素还真就只有你我,那我也只好提防提防你咯!”

    凯旋侯的脸色当即变得及其难看,也相当的……

    然后就见萧洪伸出手,从腰带上抽出别在腰带上的无极剑。

    围攻的三人登时心生警惕。不曾想萧洪把无极剑往背上一扔。天蛛血蚕衣中分出一缕天君丝,顷刻间把无极剑重重包裹,化作一个深蓝色的剑囊。

    “呵呵,刀剑入鞘,傲来国主是想要束手就擒么?”接着说话的是太息公。眼见凯旋侯言辞落了下风,太息公决定以她最习惯的方式解决争端,抬手就是一掌,欺身而上。

    萧洪依旧没有动作,一直静静跟随萧洪身后的富江有了反应。

    只见富江一掌拍向地面,登时地动山摇。

    火宅佛狱的疆域,本来就是漂浮在地火熔岩之上的一片片浮岛。

    萧洪等人如今所在的登陆码头,更是三面都在地火熔岩的包围之下。而这一片地火熔岩,正是吞噬了海贼王世界熔岩果实能力的富江的主场。

    在富江的一掌之下,熔岩沸腾,掀起海浪,化作一只巨手,捞向太息公冲向萧洪的身影。

    太息公,看到一阵灼热铺头盖脸而来,大惊之下急忙闪开。

    火宅佛狱的熔岩,包含特殊元气,无物不能侵蚀融化,唯有火宅佛狱的异端,魔王子,凭借特殊功体,可以不受这熔岩损毁。即便是三公之一的太息公,被熔岩袭身,也要伤及根本。

    太息公性格刚毅,不愿意一招认负,见对方操作地火熔岩,阻挡去路,登时心里一横,兵甲武经裂之卷中武学上手,一招裂宇之玄,要以撕裂空间之力穿越熔岩火墙,隔山打牛。

    可惜地火熔岩的火光闪动间,太息公的奇招,如泥牛入海,消失无踪。

    无疑是生之卷武学,生死动灭的第二式效果,弭兵,抵消所有兵甲武经武学。

    “太息公少安毋躁,我这侍女天生神通,掌控地火熔岩,在此处与你交锋,一个不好破坏地气平衡导致火山喷发的话,那就不好了!”萧洪淡淡的说到:“本座神功通玄,倒是丝毫不惧这熔岩之力。就是不知在熔岩的暴走下,火宅佛狱还能剩下多少活口!”

    轻轻一句话,便让太息公安静下去。

    连想要一起出手的咒世主和凯旋侯,也不由得心头一紧,停下了脚步。

    咒世主不愿落了面子,手中名为句芒的两柄神兵指向萧洪,死撑着大声说话:“哼!我可以不追究你非法入境之罪,但是素还真交给你的兵甲武经,却必须留下!”

    萧洪又是淡淡一笑:“这个可以有。”

    然后右手一送,一个卷轴轻飘飘飞到咒世主跟前。

    “有这种好事?”得到的太过简单,反而让咒世主难以置信:“你不会是耍诈吧?”

    萧洪闻言,乐了:“哈哈,这又有什么耍诈的?素还真让本座代替他把生之卷交给戟武王,又没有要求一定要本座亲自去送。这生之卷,你拿着又没用,到最后一样会交给戟武王。既然你愿意代劳,正好给本座省下不少事,本座又为何不乐意?”

    咒世主大怒:“你说生之卷我拿着没用?”

    萧洪点点头:“对啊对啊,当年雅狄王临走前,担心他儿子镇不住杀戮碎岛,就写了十本兵甲武经留给杀戮碎岛众人,却让戟武王学了最强的废之卷。因为兵甲武经的武学都是极端之招,行功方式很是偏激,长期修炼自身经脉不堪承受就会形成暗伤,暗伤积累起来就会有走火入魔爆体而亡的危险。废之卷之所以兵甲武经中无敌,就是因为它招式招招都是冲着暗伤而去的。另外,王树精气护体的杀戮碎岛王族,则可以凭借王树精气的疗伤之力,不受暗伤困扰。雅狄王算算日子,认为现在应该是暗伤初步发作的时间了,这才让素还真给戟武王送去这一卷生之卷,然后素还真就托本座代劳……”

    咒世主闻言,大惊,连忙低头去看手中卷轴。

    萧洪却继续说话:“别看啦,你看了也没用。这生之卷上就两招疗伤手法。一招是让戟武王用特殊手法,以王树精气为忠诚者治愈暗伤。另一招生死符,描述的是如何以王树精气引导暗伤,形成定期发作让人生不如死禁制的特殊手法。戟武王只需要掌握生死符发作时候的缓解压制之法,就可以控制那些心怀不轨别有用心之辈。但是这些都已杀戮碎岛王族身怀的王树精气为依据,你是练不成的!”

    生之卷的内容,无疑不是萧洪口中的这两招。

    咒世主手中的卷轴,无疑是假的。

    那不过是萧某某以八品神通还有神农琉璃功相关招式,配合自己对生之卷的理解,制作的假冒品。里面记录的,都是些看起来可行,实际上很难实现或根本无法实现的异想天开之招。

    但这些异想天开之招,无疑吓唬咒世主是足够。

    所有的不合理之处,统统推给王树精气的神妙。反正剑之初的血脉不纯,这世界上也就剩下戟武王一个纯粹的杀戮碎岛王族血脉,萧某某也不怕戟武王过来对质。

    更何况在咒世主心中,雅狄王也不可能欺骗戟武王。

    萧某某的盗版书,无疑是已经成功。

    咒世主看着手中卷轴,脸色苍白。

    良久,突然恨声一怒,把卷轴中记录控制之法的下半部分扯下,撕碎。

    “哼!”咒世主大声一喝,把剩下的半个卷轴送还给萧洪:“你从素还真处得到、要送给戟武王的生之卷,只有一半!而且,到达四魌界后,你并没有见过我。以上,你可明白?”

    萧洪点点头,淡淡说到:“哦,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咒世主留下一句狠话,叫上手下两大部将,转身就走。

    但是咒世主还没有走远,身后另有他愤怒的声音传来。

    “本座明白了,你却不明白,”萧洪如是说:“你根本就不明白本座明白的究竟是什么!”

    咒世主大怒,回头怒视萧洪:“你说什么?!!!”

    “呵呵,死国的莫汗走廊连接四魌界后,火宅佛狱和死国密谋、意图开通血暗沉渊连接苦境的事情,策划已经很久了是吧!把通往死国之地的路观图拿来,否则,”萧洪呵呵怪笑着举起手中卷轴,对着咒世主说道:“否则,我就把这上半部分生之卷给毁了,然后把我早已记牢的下半部分生之卷,生死符那部分,记录下来给戟武王送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这是偷学了兵甲武经是吧,哈哈哈哈!”--32019641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