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31 意外收获生之卷
    天外飞石虽然损毁,但在拂樱斋主的认知中应该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若是修好,那也是一件不错的宝贝,能助人往来无间不说,偶尔砸砸人也能够无往不利。

    只是那玩意一经使用,声势委实好大,轰隆一声巨响瞒不过天也瞒不了地,还会暴露很多东西。所以这一个甲子以来,拂樱斋主也好,枫柚主人也罢,都没有动过要修复它的念头。

    如今被萧某某胁迫,拂樱斋主要再入无间,也只好故地重游。

    数个时辰的奔波过去,三人在那一看就是陨石坑的地貌上落定脚步。

    看走在最前带路的拂樱斋主停下脚步,萧洪问道:“可是此处?”

    见拂樱斋主点头称是,萧洪摇着羽扇,往陨石坑的中心用力一扇,就见一路飞沙走石,如波涛奔涌般远去。陨石坑的正中,因为失去遮蔽之物,显露出一方漆黑如墨同时釉光闪烁的椭圆卵石。

    这漆黑如墨的卵石,正是天外飞石,属于鸿蒙级别的第三档次坚硬材质。

    若是将之制成炮弹,可以轻易击破世界壁障。

    若是将之锤炼为中空的壳体,当作飞船,用来通行无间,也相当可靠。

    眼前这方天外飞石,表面上遍布龟裂,是因为六十年前,与莫汗走廊相撞并从中射穿而过、兼受死国战神阿修罗垂死反扑的强力一击,于是不堪重负,终于损毁。

    这龟裂的天外飞石,随时都有解体的可能,不再是可靠的交通工具。

    萧洪双眼扫视了天外飞石片刻,满意的点点头。

    羽扇再度一挥,天外飞石凭空消失,被收入了天书世界。

    出自鸿蒙混沌的天外飞石,在材质上,毋庸置疑要比号称物质界极限材质的td-bnket要强上很多。单论材质,萧洪手上也就仅有的若干第三等级神兵、以及第二档次神兵中最为巅峰的一两柄,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当然了,天外飞石有一个缺陷,无法像金属一样熔炼为趁手的兵器。

    不过这也无妨:敲碎了镶嵌在战舰的装甲上,是个不错的选择。

    眼前的天外飞石只有一枚,要用作战舰的装甲,显然不够。但是用作二三十米规格ms的装甲外壳,却很有余地。若是优先照顾重要部分,甚至覆盖一台足足五十米规格的大型机动装甲,也绰绰有余!

    只是考虑到天外飞石的材质存在,超过了td-bnket材质的界限,也超过了gn粒子量子化能力的界限,无法作为gn粒子量子化装备库的素材,萧某某不打算给自己那花大价钱打造却从未利用过一次的牛头人高达使用,同样也不会给那些量产化的gn粒子双核机体使用……

    这种东西,怎么看都该弄出点黑科技或者超级系之类的东东才好吧!

    “此石便是我当年用来到达苦境之物,不知今日策梦侯又要以什么手段前往四魌界?”看到萧某某刮地三尺收走了天外飞石,,拂樱斋主忍不住要问萧洪。

    萧某某却摇摇头,“此事自然不用斋主担心,你只管指路就好!”

    说完,萧洪手抓手的动作,一把抓住富江,又一把抓住拂樱斋主。

    “既然到了地方,便上路吧!”将两人靠到自己近前,萧洪沉声一喝:“给我,开!”

    就见背后鸿蒙气流涌动,直冲霄汉,震荡时空。时空的扭曲,让在变异中心的人看来,似乎是这一股鸿蒙气流,直接把整个天空都冲刷的月沉星移。

    某人头顶的云气之中,隐隐约约显现出两块圆盘状巨石,如一口大磨般,贴面着以相对的方向缓缓辗动。伴随着大磨的辗动,还不断将附近的一切都汲取入两块巨石相贴形成的狭缝之中,碾碎成最最原始的虚无。往裂缝中放眼望去,似乎是能够看到一整个世界,又似乎是仅有一片的死寂!

    再看那辗动着的两块巨石,其上面的一块色泽青黄不接,内里隐隐约约包含周天星斗。而下面的一块,却仅仅是一片五色沙砾的拼凑,在巨磨的滚动间不断崩坏瓦解,又被不知从哪里出现的沙砾补全。

    上面那一块巨石,无疑是鸿蒙两仪灭道。

    下面的巨石,本来应该是与相灭之道相对应的相生之道。然后生灭两仪,轮回不止,直到永恒。

    奈何萧某某先天不全,相生之道缺失,因此只能以金蝉子副体发散的长生不死之力作为替代,以肉身沉睡为代价,去勉力维持这一份得之不易的平衡……

    也正因为生机不存,在生与灭两大界限之间的空隙里,才没有出现新的世界,目前仅有一片死寂。

    巨大石磨的影像,一闪即逝,似乎是没有出现过一般。作为超脱六道不在五行的存在,即便是有人能能够察觉到世界本源在这一瞬间的震颤,也没有任何人能够以术法推演出它的详细。

    然后从其中被释放出来的鸿蒙气流,却倒灌回来,形成绽放紫黑色光芒的气罩,团团包裹住了中心的始作俑者,正是萧某某、拂樱斋主和富江三人。

    世界的壁障,终于无法承受剧烈翻转搅动起来的鸿蒙气流,所以悄然碎裂。

    被气罩笼罩的三人,也因此陷落无间之中。

    气罩形成的涡流搅动起来,让无间之中自生的鸿蒙气流也被牵引,纷纷从不远处流淌过来,融汇入气罩之中,让三人立身的气罩,变得越发厚实浓重。

    暗自吐了口气的萧洪,也不由得为此感慨。

    世界本身的强度提高很多,连带着世界壁障的强度也要有相应提高。在tm世界一记重拳就可以做到的事情,如今竟然几乎要动用自己最大的底牌,鸿蒙两仪灭道才能够实现……

    也难怪那些修为不足的家伙,明明有了在无间中生存的能力,穿行两界还是需要用到各种道具。

    “好了,斋主啊,该你指路了!”萧洪放开了拂樱斋主,对着他说话。

    而拂樱斋主从怀中拿出个奇怪的道具,摆弄了几下,伸手指明了方向。

    那个小道具,无疑,应该是对四魌界定位用的。

    确定了方向,萧洪再度催动鸿蒙气罩,往气罩中灌注断脉剑气的变种,鸿蒙旋气锁。

    就见这紫黑色的气罩一顿抖动,无数丝线从中抽丝剥茧的喷射出去,编制起来。最后成型的,赫然一只以剑气为骨、剑意为肌、双爪蝠翼的紫黑色应龙。

    那巨龙的一对蝠翼,一翅长度足有三千里、双翅齐展九千里。正是北冥神功的法相天地神通,鲲鹏化身。那扶摇而上九万里的金翅大鹏鸟形象,被某人任意且任性的变化为一只双爪蝠翼的巨大应龙!

    应龙一阵咆哮,双翼扇动,一个扑冲,就往未知的无间深处滑翔而去。

    其实吧,某人完全不必弄出这么大的声势。

    无间是世界间的狭缝,浩瀚亿亿万里尽是死域,全无补给可言。又兼其中镇压万法,是天然的封印地: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不方便或是无法斩杀的盖世魔头,被打落境界、封印修为后投入无间!

    所以在无间中行动,还是普普通通、保持低调为妙。

    要是一不小心破坏了某些禁制、释放了某些凶神恶煞的老怪物就不妙了。

    像这种事情,无论你怎么看,终归多是个麻烦。

    可是萧某某却要无视这个禁忌。

    嗯,修为高,根基扎实,就是任性!

    为了威慑身旁之人,让他老实点、别起不该有的小心思,他决定卖弄。

    何况某人在鸿蒙之中重练的鸿蒙根基肉身,自带的天赋神通让其对鸿蒙气流的操控可以说是如使臂指,压根便算不上是消耗。

    由此可见根基的重要性。

    有的人,在自己的地盘狂拽炫酷**炸天,可是一旦换个环境,仅只是地气属性的变换就让他原形毕露沦落成战五渣,连一群小杂兵都打不过。还有的人,却连在自己的地盘都拽不起来,甚至在自己的地盘都待不了,怕被浊气污染自身修行,最后为了活命,也只能拔起一座山往天上一丢,砸入没有污浊地气的无间之中,自己也跟过去进行自我放逐……

    以上,都是根基不足、兼容性不好、甚至根基有致命缺陷的原因。

    那些人,都是想任性却任性不起来,又非要任性,结果悲剧了的代表人物。

    而另一边,鸿蒙巨龙咆哮声起。举手投足间,随意的振翅一跃,便是鸿蒙震荡,玄黄翻滚,已过九万里路程。然后,一盏茶的时间眨眼过去,在拂樱斋主的一脸惊异中,巨龙悄无声息的停下。

    “发生何事?为何停下?”见巨龙不再翱翔,拂樱斋主问道。

    原来,巨龙的跟前,紫莲圣焰熊熊燃烧、吞吐侵略鸿蒙气流,在无间之中显圣为一朵巨大的莲华圣像,正从苦境、从未知的未来,往同一个目的地,四魌界而去。

    拂樱斋主看不到眼前那规模不逊巨龙的莲华圣像,只因为这莲华圣像,被湮没在时间的长河之中。

    拂樱斋主在时间之道上,并未有过钻研,所以看不到那些被时间掩盖的真相。

    萧洪也不同。

    很快拂樱斋主便不再惊异。

    萧洪也不解释,给拂樱斋主做了个屏住呼气、不要暴露形迹的手势,也驱动起时空妙法。只见巨龙偏离方向,隐没于时间,一路尾随莲华圣像,直到虚无中,飘来另一尊物事。

    一具巨大的浮尸,蓝袍白发,从远处飘荡而来,并且像漏气的气球般越来越小。

    等到浮尸要与莲华圣像相撞时候,已经是缩小到普通人大小。

    掩盖莲华圣像的时间洪流同时消失,莲华圣像显露形迹,浮尸进入了莲华圣像,片刻后从另一面出现,漂浮而去……

    莲华圣像,也随之崩溃,显示出一尊人形,正是素还真。

    萧洪突然想起,五十年后的某段剧情。

    五十年后,,素还真因为违反与时间城的缔约,要前往五十年前,为时间城主挽回一段过去。素还真在途中碰到四魌界不世强者雅狄王的浮尸,受雅狄王之托将兵甲武经的生之卷交给其子戟武王……

    至于天地这么辽阔,时间那么漫长,如此一小段剧情这么巧非要让萧某某这时候出海碰到……

    俺也只能不负责任的说,这些统统tm都是石头门,不不不,是轮回空间那个大鸡蛋的选择!

    萧洪双目一睁,末世魔眼展开,穷搜因果,想要从眼前这个活化石身上看看未来的剧情中自己究竟做了哪些事、又损失了哪些既得利益,想要弥补。

    ……更重要的,还是确定下以后的剧情中,自己未来将要面对的犯规轮回者敌人,都有哪些……

    可是他突然发现,眼前的素还真是个男人,一点雌性的气息都没有。这个素还真,与他天书世界中那个正修炼水火分身、积蓄实力复出的的素姐姐压根没有半毛钱关系。

    何止是是个男人,末世魔眼返照因果下,不仅发现其过去中没有任何与自己相关的存在,连看到的其他信息,都压根就是原本的剧情、是没有轮回者们干涉过的那种原始剧情的回放!

    果然没有那样的好事,轮回空间不会给出这样的漏洞。萧洪可以确定,眼前的素还真,来自另一个平行空间,或者是时间线,还是没有轮回者涉足的平行空间或者时间线。

    “唉,朋友,既然来了,何不一见,劣者清香白莲素还真……”原来这一个恍惚的功夫,素还真已经是发现了萧洪的踪迹。

    在时间的洪流消失后,萧洪本来就没有掩藏形迹,素还真很容易就发现了他。

    所以不等素还真说完,嗷呜一声,巨龙影像消散,萧洪三人露出身形。

    “哈,素闲人可真有闲,当真是随意可见。”:萧洪呵呵一笑,:“九幽之巅一役后本来以为是再也见不到了,没想到这刚一出海,就又见到了!”

    素还真有点诧异:“前辈认识我?”

    萧洪听到这称呼,一口气差点呛住。

    自从当年的那场家庭纠纷,因为素续缘这熊孩子不满他爹对他娘的见死不救开始报复,和欧阳上智混在一起,自称天下第一,设局让素还真向他求助、逼素还真给他跪下叫前辈。自从有了那事之后,素还真的前辈咒就开始发威,直接是叫谁前辈谁过两天准死……有小道消息说,这是因为老爹给儿子下跪这种有悖常理认知的事情,逆乱了因果纲常,让素还真口中的前辈两字产生了基于认知的诅咒之力。

    也就是说,素还真叫谁前辈,谁就是全人类的敌人……

    很清楚素还真逢人就叫前辈的习惯,萧洪对此敬谢不敏。

    所以素还真的前辈两字尚未出口,萧某某已经是躲到了拂樱斋主的身后。

    “他不是在叫我,他不是在叫我,他叫的是凯旋侯。”之后,还要以言出法随的言灵,在心里小心翼翼的如此复读了好多轮,直到感到身上那突如其来的压抑感尽数消失后,才……

    以望气之术看去,这时候的拂樱斋主凯旋侯怎么看都是气数已尽、大限将至的样子。

    萧洪心里突然觉得有些小惭愧。当然,这份惭愧很快就消失无踪了。

    嗯嗯嗯,虽然是做了好多事,其实时间才过去了一个瞬间。

    “咳咳咳,清香白莲素还真之名谁人不识……”掩耳盗铃的萧洪,说出如下话语:“这位前辈乃是苦境有名的大文豪拂樱斋主。而不才在下,区区傲来国主,萧信是也,不足挂齿!”

    素还真尴尬的笑笑,想起了从很久前开始就经常听到、却从未在意的某些流言。

    最新的剧情表明,素还真自打时间城的那个五十年任务完成后,就再也没有叫过任何人前辈了……

    从头到脚,仔仔细细打量了萧某某几眼后,也许是觉得眼前之人堂堂正正、兼有功德金光护身、不会是什么大恶之类,就突然一笑:“也好,这卷兵甲武经生之卷,就有劳国主代为转交四魌界的杀戮碎岛之主,戟武王了!劣者还有要事,告辞!”

    萧洪当即傻眼,看着远去的素还真背影大声说:“喂喂喂,我们还不熟,不要这么随意好不好!”

    但听到的,却只有素还真的回声:“无妨,若不是劣者意外到此,这本来便是你的因果!”

    额,素还真因为自己从未来而来、而自己又恰好出现在附近、同时其记忆里面发展到四魌界剧情时戟武王是练成了生之卷的,所以竟然认为自己就是历史上那个为戟武王带去生之卷的送信人了么?

    很明显素还真是有了这样的误解。

    萧洪很想对素还真说一句你想多了,但最后摇摇头,想要将手中这卷承载着雅狄王最后善意的羊皮卷收入天书世界。

    只是,眼角的余光向前飘过,萧洪略感头痛。

    身前的拂樱斋主,对自己手中的生之卷目露渴望之色、很可能已经滋生了不该有的相应野心。

    萧洪不由得感慨起来……

    ……凯旋侯,我知道你气数已尽,我也知道这种状态下的人类很喜欢尝试些作死的新花样……

    ……但是,凯旋侯啊凯旋侯,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32017722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