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30 开始拆死亡怪圈
    “所以说,你来找我,把我吓得一惊一乍,就为了了结哪一段因果?”听到萧洪提起当初他潜入苦境时候的一段小意外,不由得苦笑,表示自己并非是肇事司机。

    萧洪又摇摇头。

    此时此刻,再引发拂樱斋主对这一系列事件的其他误会,应该是不会再获得些什么其他的利益。

    所以他开始实话实说,直指死国根本。

    “非也,那段因果与本侯无关,策梦侯也与被你们撞死之人不熟……”萧洪告诉拂樱斋主:“我所图谋的,乃是那被撞死之人背后的神秘所在,死国!”

    情报专业户拂樱斋主听到这个从未听闻的名词,也不禁来了兴趣,坐下给萧洪递过一杯刚泡好的清茶,提问说:“死国?闻所未闻之名!不知那又是什么奇妙的地方,连策梦侯也要为之神往?”

    萧洪单手接过茶杯,一口饮尽,之后像放下酒杯一样顺手给丢在身前的桌面上。

    整个过程,演技异常之浮夸。

    这一饮一放,看得对面拂樱斋主眉尖抖动。即便是拂樱斋主的耐性,也终于忍不住苦笑,小声自嘲起来:“额,倒是我见外了,策梦侯果然是见面不如闻名,与传说不同!”

    萧洪呵呵一笑,脸上不见一丝脸红:“哈哈,为人处世,大家总是要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戴上面具。有道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今天既然是我主动把别人的面具给扯下来,又怎么可以留下自己的面具呢?话说回来了,斋主这茶真是好茶啊,味道不错。要不,咱再闷一盅?哎呀,素还真那老奸也真是的,自从久远前请本侯喝过一回茶后,就再也不请我了,你说这不是故意吊人的胃口么?看来今天是个大日子,终于又有人再请我喝茶啦!来,好朋友,别介意,咱俩先走一圈再说!”

    拂樱斋主闻言,脸上一黑,手也是一抖,天人交战了片刻,终于是黑着脸把手中茶壶递了过去。

    老子也是以后再也不会请你喝茶的!这茶你自己倒吧,老子不奉陪了!不过在心里刚刚这么想完,拂樱斋主就后悔了:我最喜欢的茶壶哎,以后都不能用啦……

    嗯,萧洪伸出左手,面不改色的接过茶壶,就再也坐不住了。

    身子往边上一侧,他把双脚也放在坐着的长凳上。

    然后躺倒,正好是背靠这凉亭的柱子,以一个醉汉最常用的姿势半坐半躺。

    其实吧,这姿势不怎么离谱。但是配上某人那一身大红的华服,还有羽扇纶巾,就显得怎么看怎么维和。更加过分的,是躺下后,这厮抓着茶壶的左手竟然抬起来,嘴对嘴就往口里灌……

    拂樱斋主脸色数变,终于还是忍了下来:“……”

    再看萧洪,在咕咚咕咚的将一壶茶喝干净后,把空荡荡的茶壶轻飘飘的随手丢在桌子上,还要咂一下嘴,吐出几片茶叶末,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

    发现拂樱斋主有要掀桌的趋势,萧某某终于是收起了那浮夸的演技,开始回答拂樱斋主之前的问题:“说到死国啊,那是一个神秘异次元空间的世界,介于生与死之间,据说吹响传说中的奇珍希望号角,就可以引动其中的神秘力量,实现人们的任何愿望!”

    拂樱斋主听完,就问:“策梦侯也相信这些虚无缥缈之说?”

    萧洪点头回答:“当然不相信,却并不影响我对死国的兴趣!于是本侯遍寻典籍,终于是找到了有关死国所在的确实线索,可惜到了门户之前,不仅没有见到传说中看守死国门户的阿修罗。强行破开门户后,又发现连通往死国的虚空长桥断裂。所以……”

    以上内容,纯属萧洪信口开河,但不知就里者听到后,一时间也难以找到用来怀疑反驳的破绽。

    拂樱斋主:“那你又如何能够肯定,这桥梁就是在六十年前,被天外飞石破坏?”

    萧洪笑道:“发现长桥断裂,本侯先是尝试顺断裂长桥的指向,寻找另一端。奈何长桥蜿蜒曲折,连绵千万里,所指方向不能对应另一端,险些让本侯迷失在无间之中。所以回到苦境后,本侯向天佛原乡借取舍利子,以九名精通因果神通的高僧圆寂留下的舍利子,在桥上布下神通迷阵截取天机,以因果之力回溯过去,探究虚空长桥断裂始末,这才知道了当年你与锲子乘坐天外飞石来到苦境,撞塌虚空长桥、导致死国战神阿修罗身亡的故事,也知道了你与锲子的身份以及往来苦境的始末。”

    萧某某在那里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拂樱斋主却生出了他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的感慨。

    良久,拂樱斋主反问,似乎是有些心虚:“佛门因果神通,竟然如此厉害?”

    萧洪点头:“是啊,佛门除了百世经纶一页书和佛剑分说两人外就没什么高手,却能够在三教释儒道之中占据重要位置,与因果神通有着很大关系。不过你也不必太过在意,因果神通也要找到因果纠缠的关键点,才能发挥作用。就像我要在死国的门户之前,才能知道你的跟脚。”

    萧某某又胡说八道了,明明佛门能打的高手层出不穷,两双手都数不过来啊!反观拂樱斋主则面上勉强一笑,心里杀机浮现,悄悄的把佛门定义为火宅佛狱入侵后第一个要剪除的对象。

    “所以,你才找上我?”拂樱斋主问。

    萧洪点头:“嗯,找到当年事发之地,有助于我寻找死国的踪迹。偏偏我和枫柚主人这种大文豪,在风格上不对路、八字也不和,估计见面就得掐架。既然让他帮我很难,也只好找你了。”

    拂樱斋主皱眉婉拒:“可是在这件事上,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昔年,我与锲子走得匆忙,便是发生了事故也并未在意,又兼年岁久远记忆模糊,根本无法为你带路。”

    “哎,不需要你记得!”萧洪点点头,相当肯定的告诉拂樱斋主:“你只需要带着我,顺昔年往来苦境的穿梭路径,方向而为。而到了地方,因果之力爆发,我自然会生出感应!”

    凝视萧洪半晌,拂樱斋主突然问:“我有的选择么?”

    萧洪摇摇头,回答得相当干脆:“没有,因为你打不过我。就算你能够因为意外逃出生天,也无法面对因为身份暴露而招致的全天下追杀!区区策梦侯清都无我,虽然是斯文扫地的败类,但至少有半个天下,要卖本侯七分薄面!”

    拂樱斋主又问:“你又如何保证,不暴露我之身份?”

    萧洪呵呵一笑:“这点你可以安心,因为四魌界图谋之事,与奇花八部的图谋,有相通之处,可以成为不错的盟友。就算是以后撕破脸皮,也可以是不错的盟友。我们,一直都会是盟友!”

    嗯嗯嗯,四魌界和奇花八部,都在追求一个混乱的局面,好让自己火中取栗、列土封疆!

    “一直都会是盟友?哈,策梦侯你想多了!”拂樱斋主突然激动起来:“火宅佛狱想要的,是整个苦境的天下,想来奇花八部亦然,到时候必然是要分出雌雄的对手:一直是盟友要如何说起?”

    拂樱斋主说完,萧洪乐了。

    “哈哈哈哈,侵吞整个的苦境天下,哈哈哈哈……”萧洪笑得手舞足蹈,终于不再倚靠柱子躺在长椅上,而是正襟危坐的坐起身来,摇起羽扇一本正经的交谈:“若是抵达苦境之前的凯旋侯,或许可以满满自信的说出这等言辞。在苦境蹉跎六十年的拂樱斋主却说出这句话,怎么看其中都充斥着无尽的心虚迷惘与色厉内茬!”

    “你!!!”因取笑而愤怒的拂樱斋主,一手重重拍在石桌之上,让整个凉亭都抖动起来!

    “你什么你!我又是说错了什么才让你如此激动?拍桌子瞪眼的你这是想打架么?”萧洪大声反问:“哈哈哈,就算是我笑话你了又如何?火宅佛狱,地不过千顷,人不过数万。而眼前这方天地,纵横绵延何止千万里,民众丁口何止亿万!就算是火宅佛狱真打入苦境,人人都成封疆大吏了,又能占据这方天地的多少、又能有多少兵力去确保对这些领地的控制?既然火宅佛狱进入苦境,顶天也就是如奇花八部般的一方豪强,在这样的前提下,你我之间,又如何不能成为盟友?”

    嗯,火宅佛狱凭借一己之力,就想要统治世界,像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就算是勉强做到了,人口差距也注定了结局不是火宅佛狱入侵苦境,而是火宅佛狱溶解于这一片苦境大地,到最后难免被苦境众生同化,成为苦境苍生的一份子,从此安居乐业……

    至于火宅佛狱同化苦境什么的,绝无可能。

    在苦境蹉跎了六十年的拂樱斋主,以其智慧,不可能看不清楚这一层关系。

    甚至其本身,估计已经对他提出的,火宅佛狱侵吞苦境的大计,心虚了。

    不然现在被萧洪说破心事,也不会这么激动。

    想想当初从四魌界出发前往苦境的凯旋侯,是何等的意气风发,自诩打探情报为虚、作为先锋为佛狱大军开路、且打下一片立足点为实,还让火宅佛狱之主咒世主准备好大军,等他消息送回就强势镇压一切反对势力,君临天下。

    但是结果呢?

    凯旋侯这一去,从此渺无音讯。

    原剧情中,苦等凯旋侯总攻信号,却一百年不至的咒世主,终于失去了对凯旋侯的耐性。

    随着剧情的发展,御天五龙打开莫汗走廊联通苦境与四魌界,咒世主当即帅全国人口组成的军队进入苦境,重新联系上化身为拂樱斋主的凯旋侯。

    ……那时候,凯旋侯对咒世主给出的建议,却从强势镇压,变成了令咒世主无比失望的怀柔苦境众生、融入这个大家庭然后徐徐图之……

    ……失去联络的一百年时间,还有这样巨大的前后落差,让咒世主认为凯旋侯已经变成了不再忠诚于佛狱的陌生人,不再给与信任,令凯旋侯回家闭门思过后攻入苦境……

    ……等到弹尽粮绝面临绝境后终于是认识到了凯旋侯用一百年蹉跎得来的结论才是正确的后,已然无力回天,撑着最后一口气回到火宅佛狱,释放了导致火宅佛狱最终毁灭的……

    “唉,这趟苦境之行,或许从一开始就是错误。”沉默良久,拂樱斋主终于感慨。

    萧洪却摇摇头:“你并没有错。火宅佛狱处于四魌界最下层,本身是不见天日的特异环境,污秽脏浊之气充塞整个境界,佛狱之人也只有迁徙苦境,才能够更好的生活。即便是四魌界本身,也太过小巧,作为一教一派的根基尚且勉强,又怎能作为立国建业的基础,还挤下了四个国家?所以说,你的苦境之行,并不能说是一个错误,但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

    拂樱斋主问:“什么前提?”

    萧洪说:“哈,作为第一只跳出枯井的青蛙,你得想办法让井里最大的那只青蛙,知道井外的天地究竟有多广阔,在对待未来邻居的策略上也要帮助他做出正确的选择,否则……”

    拂樱斋主因此苦笑:“这个,难啊……”

    最大的青蛙,无疑是指咒世主。

    原本的剧情中,拂樱斋主在面对苦境的大局面心虚后,因为不想丢脸的面子问题不肯认怂,没有第一时间和咒世主进行沟通,而是选择了潜水和选择性失忆。结果是因此失去了咒世主的信任,也失去了沟通的机会。最终咒世主带领由火宅佛狱大半人口组成的大军,鬼子进村般杀入苦境后,全军覆没。

    看到萧洪还要再说,拂樱斋主摆摆手,表示不想要就此问题过多纠缠。

    他看着萧洪说:“算啦算啦,俗事以后再说,我们还是先解决你得事情。只是,天外飞石……”

    天外飞石不在拂樱斋主手上,也不再拂樱斋主手上,因为已经损坏,这个大家都知道。

    萧洪摇摇头:“你只要带我去昔年天外飞石降落之处,在指明四魌界的方向,便足矣。”

    语毕,羽扇一摆,收起了之前释放的,笼罩这方凉亭的神通迷阵。

    毕竟两人的谈话,涉及一些机密,是不能公诸于众的。

    迷阵一去,就见两人相互客套,彬彬有礼,就差勾肩搭背,俨然一副认识已久的好朋友模样。

    这,无疑是伪装,避免两人心事重重的模样,落入有心人的眼中,产生不利的联想。

    两人一前一后,走下凉亭,走在后面的萧洪招呼了一声在亭外警戒的富江,三人就往外走。

    就要离开这个小院之时,萧洪突然说,“吾,斋主啊,你有客人来了,本侯是不是先回避一下?”

    拂樱斋主闻言,神源运转,灵识往萧洪目视的方向扫视过去,登时脸色变换。

    “不管他们,我们先走。”尽管拂樱斋主的语气依旧是那么的温和稳重云淡风轻,萧洪却感受到了其下掩藏着的就要爆发的海底的火山。还有,转身之时拂樱斋主眼角流露出来的一丝阴狠。

    所以萧洪很是开心。

    虽然他的表情,也和拂樱斋主一般风平浪静,但那只是表象。

    嗯,顺着萧洪的视线看去,正在进入拂樱斋的两条身影,一个是小免,一个是,枫柚主人。

    之前貌似萧某某有过毫无下限欺负小女孩的举动。

    嗯,小孩子被欺负了,总是要去找家长的,一个家长不行就去找另外一个。

    这另外一个,却是拂樱斋主最最不能容忍的。

    那个人就是枫柚主人。

    拂樱斋主本来是准备把小免当成自己的童养媳,却不曾想小免当众表示爱上了枫柚主人,而枫柚主人却对这一份憧憬毫无察觉,反而全心全意的要与拂樱斋主交好,于是老在拂樱斋主的眼前晃荡……

    本来在私人的立场上,拂樱斋主应该果断一巴掌拍死枫柚主人。

    偏偏枫柚主人是拂樱斋主掩藏身份执行公务所必须的掩饰!

    不断的利用,又因为必须潜藏心底的恨意而格外关注,一来二去,日久见人心,在不断的关注中拂樱斋主终于被枫柚主人对待朋友的那颗真心所感动,乃至产生了愧疚之情,进一步演变为超越友谊……

    不就是搅搅基嘛……

    编辑部里面有着那么一群腐女,又有着那么一群ff团,所以剧情中会出现帅哥们把妹子晾一边然后开开心心出双入对的搅基的剧情相当正常。

    所以后来事情就变得复杂,逆cp神奇连线的死亡轮·盘大怪圈就这样随之出现。

    好在如今,事情还没有那样的不可挽回。

    小免住进拂樱斋没有多久,小免对拂樱斋主发放好人卡也没有多久,拂樱斋主对枫柚主人的特殊感情还刚刚萌芽远没有四十年后那么根深蒂固,如今看来是被萧某某一盆冷水淹死了……

    这样的话,就不会有拂樱斋主因为枫柚主人的拒绝就黑化然后举起菜刀的混蛋剧情了,对吧!

    以及某个相杀相爱的死亡大轮·盘怪圈就有可能因此出现一些松动了是吧!

    那么多战斗力凶残的男男女女,还来不及发光发热被萧某某利用,就因为剧情轮·盘死了多可惜!

    像这样直接反目成仇然后直接厮杀多干脆,既不会莫名其妙就死在某些不为人知的漆黑角落,也不会因为拖泥带水连累其他人,还能够引来大量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萧某某对此表示可喜可贺。

    至于枫柚主人为什么要如约而至嘛……

    关于这个,萧某某只能说,枫柚主人,是不可能不来的。

    枫柚主人已经由某些作品确认策梦侯清都无我是何等的下流无耻,本来就对策梦侯不满。如今听说策梦侯竟然连自己身边的小女孩都不放过,怎么可能不过来给某人做出保持距离的警告。

    至于为何这么巧,萧某某和拂樱斋主刚要出门,小免就不早不晚的带着人过来……

    只能说萧某某时间掐得真准……

    或者说,这是命运的安排。

    像拂樱斋主这种心智坚定的智者,萧洪不敢以因果神通进行长时间的干涉,也不敢过度的干涉,以免被对方察觉然后挣脱、导致前功尽弃……

    但是,像小免这样全无心智可言、凡事跟着情绪走的小女孩,怎么看,都是……--32015792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