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08 血气潮汐阴阳体
    两个黑白郎君,因为某些定义上的原因,进行了一场不允共存的决斗。用游戏术语来形容,那场决斗,是某人手下的满级100黑白郎君,殴打了另一个刚出新手村状态、等级才10级的黑白郎君。

    整个过程,虽然有惊,却无险。

    哪怕两者之间,天赋与成长率上的差异甚大:虽然说对面的南宫恨天赋更高,其实只需要有20级,就足以完虐某人手底下满级100的东厂四天王之首……

    可惜尴尬的等级差距放在那里,只有10级就是只有10级、赢便是赢输就是输。

    事后,胜利者得到失败者的一切:100级的胜利者,等级成功跌落到19级……

    嗯,这是好事,多少人求之不得。

    等级跌落,却属性未变、实力也未降低得太多、于是有了更多的上升空间。

    跌落的等级,其原因,在于胜利者得到失败者的一切,两个黑白郎君就此合二为一。

    据说,天生的天赋异禀、只要修为到了就能成就某种大道道果的身体,被称为先天道体。

    做为失败者的后者,拥有的便是阴阳两仪道体。当胜利者融合失败者后,其似是而非、远远称不上道体的阴阳天赋,登时发生了颠覆性的提升,也带来身体数据上的剧变!

    曾经足以让前者升级到满级100的经验值,如今才只能够充满经验条19级那么多的样子……

    于是做为对未来的布局,焕然一新的黑白郎君南宫恨,已经有了他既定的去处。

    萧某某必须知道,阴阳两仪道体,在某个去处,那是大有可为、可以大用啊!

    在天书世界,大致了解了发生在黑白郎君南宫恨身上的变化是福非祸后,萧某某的视线才落在了一屠勇、那个曾经的霹雳战将身上。

    一屠勇断臂,接殖紫金臂、修习无名火、克制单锋剑尊·宇文天,这是曾经的故事。

    后来一屠勇死亡,魂体降落冥界,化作亡灵复苏。这才因为灵魂的物质化,让其亡灵形态又重新长出了双臂,在冥界是不需要紫金臂了、也无法接殖紫金臂……

    可是如今,进入了做为其出处的世界,就有所不同。

    出现在现世的一屠勇,借尸还魂,从本属自己的坟茔中破关而出。都不需要萧某某动手,就有一大批人可以给一屠勇的尸体恢复火力、让借尸还魂的一屠勇,真个的复活!

    那么问题就来了。

    本世界的一屠勇,是失去了双臂的残疾人。

    而且一屠勇死亡的时候,是秦假仙收埋的尸体。于是浑身上下但凡有点价值的东西,都被秦假仙黑了装备,搜集到秦假仙的根据地,二重林千邪洞去了!

    被秦假仙贪墨的,自然是包括一屠勇唯一的一件橙装,山寨版紫金臂了。

    所以复活的一屠勇,不得不再度面对其失去双臂、没有手的尴尬境地。

    好在有同时进入这个世界的藏镜人。

    哪怕这个藏镜人,是出自游戏世界,该有的装备,比如说正版紫金臂、也就是掌握天下金臂令,那可是一样不少。也只是这个出自游戏世界的掌握天下金臂令,因为是通过模拟因果发挥作用的装备,比诸这个剧集世界里面,实物版本的掌握天下金臂令,要在真实上弱化不少……

    这个缺陷,当然不是问题。

    在天书世界总,为一屠勇处理掌握天下金臂令,并为之接殖的,是从冥界赶过来的希耶尔(ciel)。

    嗯,tm世界的希耶尔(ciel),做为roa的转世,那也是相当可靠的装备提供者啊。

    虽然在目前来说,某被遗忘好久的七濑酱、及其麾下以殖民卫星莲蓬市为核心的新吉恩公国,才是某人手下最顶级的技术开发团队。但是为了应付在tm世界可能遇到的为难局面,新吉恩公国目前忙于超级机器人伪·战神金刚和山寨货迪·巴斯塔的开发,是没有余力……

    嘛嘛,为了避免七濑女王发飙,俺们还是换一种说法吧。

    ……正忙于开发星球级别战略武装的七濑女王sama,现在才没有闲情去打理什么对人武装呢,哼!

    ……嗯,大慨就是这样了……

    好在希耶尔的水平也不弱。

    要处理紫金臂一类装备,甚至比七濑酱能力更强。

    在tm世界出现的,专门针对吸血鬼等等各种非人开发的概念武装,不就是在roa的主导下进行的么。roa的这种资质,在希耶尔的身上,也是越来越展现。

    而且在某学院都市,希耶尔也有自己的技术团队。比如说,五百年前和roa一起开发概念武装的老牌皇冠魔术师崇·瓦勒契亚、考拜克·阿尔卡特拉兹等人。再比如说,做为后辈也开始崭露头角的紫菀·艾尔多娜·苏拉利斯和苍崎橙子等等等等。甚至连生化危机世界的威斯克·阿尔伯特和海贼王世界的凯撒·库朗·m等人,都能够随时随地拉个壮丁……

    所以,无论是掌握天下金臂令与一屠勇本来拥有的宝具、出自同一游戏世界的天罡刀锁,两者之间的融合改进,还是之后对新掌握天下金臂令的接殖,都完成的顺利无比。

    这才有了嗜血者的圣地,名为王者之证的圣山之巅,昔年的霹雳战将·一屠勇,对嗜血者枭雄、阇城皇者·西蒙的对决。

    做为人类埋伏在嗜血者中的内应,血堡教父·茶理王暂时与阇皇西蒙并列。

    他看到一条黝黑粗壮的身影,大踏步往山上行来。

    那黝黑粗壮的身影,正是重获新生的一屠勇,穿着者墨绿色的劲装,配合一张憋到通红的怒脸、以及及胸的长须,隐隐约约给人一种关二爷与张三爷合体的错觉!

    看着一屠勇燃烧着极阳功体,一步一个焦黑的脚印、大踏步登上顶峰,茶理王开始一脸阴阳怪气的挑,唆脸色阴晴不定的傲慢阇皇:“喂,我说西蒙啊,这个对手,你可能应付?”

    王者的傲气,让阇皇·西蒙的面色,陡然一冷。

    也不回头,挥手制止了身后似乎要说什么的手下,冰爵禔摩。然后西蒙回答茶理王:“此人,西蒙自有应对,不劳教父费心。”

    说话间,一屠勇沿山而上,已经是到了近前。

    “哈哈,难得遇上堂堂正正的汉子,不再是偷鸡摸狗的鼠辈。所以,我,欣赏你!”背过手去,因为对茶理王挑唆言辞的不茬,西蒙直面一屠勇那扑面而来的炙热气息,沉着的应战,说出了如下话语:“那么,便给予你挑战本王的资格,也赏赐你在饮败后融入黑暗的荣耀!”

    一屠勇,却丝毫不为所动。

    一步步,落地有声,却也一丝不苟,他相当认真的沿着笔挺高耸的山路,继续向上攀登,踏上了最后的几级台阶。到最后,大声而出的,不只是其心绪,亦是正式拉响一场大战的,序目。

    “输赢一心,生死一念”一屠勇大声的宣告。至此,他已然踏足王者之证山巅的平台,然后大踏步的一脚,狠狠踏下,一对金臂开始沸腾其血腥的暗紫色劫焰:“春秋一斩,倾城一决!”

    还没有来得及自傲更多,西蒙的脸色陡然一沉。

    因为他感觉到,周身的血液,因为这劫焰的出现,开始陡然的一阵收缩。

    紧随其后的,是久违的情绪!那是自打阇皇西蒙,以宁暗血辩,对嗜血族血脉中天生存在的封印进行解码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的,名为害怕的情绪!

    “主人啊!”却是他身后,提摩担忧的声音传来。

    同样面色难看的禔摩,不由得闷哼出声!很显然,因为一屠勇一对金臂上燃烧的诡异火焰,西蒙座下首席大将的禔摩,已经是全身上下血液翻涌、不能自己!

    是紫金臂那灼热的火气施加影响,形成了潮汐。

    就像磁石吸住了铁砂一般,似乎是全身的血液,都被这阵阵潮汐牵引,要往紫金臂的方向流淌!

    冰爵禔摩,是阇皇西蒙做为嗜血者,所转化的第一个族裔,也是其麾下最为贴心的忠犬。两者之间的关系,也早就超越了上下级之间的友谊。所以两者心念相通。

    不用回头,西蒙就已经感应到了褆摩身上血液的逆流。

    其实不只是褆摩,在场所有人,都因为掌握天下金臂令的出现,而或多或少的一阵气血不稳。也只是西蒙和褆摩首当其冲,所以受到的影响,格外的大!

    要不然,当初藏镜人如何能够凭借正版紫金臂和金臂会,称霸天下?

    想当年,旋空斩号称天下无敌,单锋剑尊·宇文天更是凭借一式旋空斩号称天下第一剑,为什么?

    凭借的就是旋空斩它够快!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旋空斩,不是轻功胜似轻功,甚至比天下绝大多数的轻功更快!就算你知道要怎样去破它,也苦于没有破掉的时间和机会。

    那为何紫金臂能够克制旋空斩?

    正是因为以血石铸造的紫金臂,那诡异的吸引力:对血液的牵引、吸附之力!

    最强之处往往也是最弱之处,悬空斩成也速度,败也速度。

    一般来说,施展越快的招式,武者周身气血波动的也愈发厉害。若是快到了极致,气血波动的频率也要强大到极致。这时候,紫金臂牵引血液、滞留气血运转的作用也就愈发的明显。

    若是有人敢在紫金臂的影响范围内释放旋空斩,周身气血就要被旋空斩和紫金臂共同牵扯、乃至撕裂。到最后,也只能落得个气血乱窜、周身心脉血管尽数爆裂的下场,当场便要重伤垂危!

    而正版紫金臂,更是以最厉害的那一块血石、西苗魔火教的圣物铸造。

    危机感,因此油然而生。

    如临大敌的严肃神色,首次出现在了西蒙的脸上。只属于嗜血者王者的那份不怒而威的气势,开始笼罩全场,与因为一屠勇周身气血而沸腾的燥热火气,分庭抗礼。

    彼此之间翻涌的气势,翻腾起阵阵波浪冲霄而去,将天空中的云层与阴霾尽数拨弄,让天空中那一对象征嗜血者血祸乱世的双月,显得更加的醒目!

    惊世对决就要展开。

    知道彼此一上手,便都是盖世奇招,在场所有人都打足了精神,拭目以待。

    就在这时候……

    嗯,就在这时候,就在这时候……

    喵了个咪的,大家在歪楼的时候最喜欢用的,貌似就是就在这时候之类的言辞……

    哼,非m俺才不学他们呢!

    ……喂喂喂,你上面这段本身就是习惯性的歪楼了好不!

    反正,就在这时候……

    “桀哈哈哈哈,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么?还是说我错过什么了?”突然有吊儿郎当的声音传来,打断了现场的压抑气氛:“哇哈哈哈,不错不错,看来我会来的时机刚刚好,来来来,我们重新打过!”众人转头看去,就看到一身红黑的大袍子,斜带着红黑的鸭舌帽……

    那是纯种嗜血族,红寅,一个专业拉仇恨的标准反派。此獠个性喜怒无常、反覆不定,喜好奸淫、虐杀妇女,行踪心思皆让人难以捉摸。昔年蜀道行纵横天下之时,问侠峰闻道侠士之一、来自海东之原的顶尖刀客独夜人,其爱妻便是被红寅虐杀,独夜人亦因此背负著爱妻仇恨,探访四方以缉拿真凶。

    在久远前,红寅曾是属于血堡一派的嗜血者。却因阇城皇者·西蒙崛起、血堡教父·茶理王落败,而倒戈投靠了西蒙。如今茶理王重出,要与西蒙分庭抗礼,不知道怎的,又把红寅再次的招入麾下……

    其理由,据说是因为阇城中人都看不起这只可称疯狗的二五仔,因此红寅在背叛血堡投靠阇城后,遭受了冷眼歧视和不公待遇,这才幡然悔悟重投茶理王门下……

    只是嘛,这说法怎么看都不可靠。

    按照剧情的发展,不久后,茶理王再次败落于西蒙之手、整个血堡势力被阇皇西蒙连根拔起,貌似又是因为红寅的跳反来着!那一次,若不是因为茶理王之子四分之三,因炼化了源自远古嗜血王者的源血而雄起、因此血脉晋级修为大增的话……

    嘛,非m你的节操呢!说好的不歪楼呢!

    好吧,在这里,让我们把话题给掰回来!

    “桀哈哈哈哈,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么?还是说我错过什么了?”突然有吊儿郎当的声音传来,打断了现场的压抑气氛:“哇哈哈哈,不错不错,看来我会来的时机刚刚好,来来来,我们重新打过!”众人转头看去,就看到一身红黑的大袍子,斜带着红黑的鸭舌帽……

    “哼,是你!”褆摩因为红寅的话语,而转过头去。又因为见到红寅,而气极。

    褆摩,本就是阇城内最不爽红寅的存在之一。

    同时,褆摩做为西蒙的宠臣近侍,其在阇城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影响力,也是红寅在阇城遭受冷眼歧视和不公待遇的直接诱因。而且,刚才王者之证上,嗜血者双王对战正道三大顶峰高手之战中,褆摩对红寅的这份不爽,成长得愈发茁壮了。

    嗯,之前那一场混战,阇皇·西蒙对战佛剑分说,疏楼龙宿缠斗血堡教父·茶理王,剑子仙迹则以一敌二,同时对上褆摩和红寅。战斗中,红寅对褆摩提出意见,要两人放下成见全力共迎强敌。褆摩以大局为重,前脚刚答应。红寅却后脚嚷嚷,说着你全力迎敌、我正好闪人之类的话语,就做了逃兵……

    红寅的突然撤走,后果就是褆摩被剑子仙迹压着打了好久,憋屈到了极点。

    如今情势丕变,红寅这贱人竟然好死不死又露出头来,刚刚才被摆了一道的褆摩怎能不为之气结?

    因此就出现了危机。

    嗜血者一身要害,尽在血上。

    冰爵褆摩这一怒,立刻周身气血翻腾。

    身处一屠勇身上的山寨版本的正版紫金臂、也就是另一个世界的掌握天下金臂令,其特殊火气的影响范围内,这剧变登时就让褆摩再也无法压抑紫金臂形成的气血潮汐!

    好在这时候,红寅的嘴脸,就连茶理王也看不过去了。

    “哼,红寅你刚才跑哪里去了?”阴沉着脸,茶理王怒问。

    然后,不等红寅开口,茶理王便带着血堡诸人往后退去:“算了算了,不管啦!不过现在,西蒙要和那个莽汉单挑决胜负哇,我们还是推开点好,不要影响到他们!”

    说话间,他们便已经退开到了千米之外,不再在紫金臂的影响范围之内。血堡众人,也因此得以松懈了一口气。无疑,无论紫金臂的异能,还是王者西蒙的威压,对他们而言都很是沉重!

    反观阇皇西蒙,也顺势一个推手,以气墙将麾下阇城众人,送到安全之处。

    只剩下红寅,在西蒙与一屠勇,两人气势交汇之处,上蹿下跳,又抓耳挠腮,似乎是很开心。

    “哈,既然你喜欢,那就留在那里吧……”西蒙看着红寅,平静的说道。在说话间,暗中流转的眼神,以众人都不知道的方式,交换着信息。两者之间,似乎是很快就达成了什么新的合作。

    不得不说,虽然这货的性格和精神状态都很有问题,但即便是最厌恶红寅的褆摩也不得不承认,这只神经病疯狗是嗜血者之中,除了阇城皇者西蒙与血堡教父外的最强者,可谓双王之下第一人!即便是现在最强的嗜血者,阇皇西蒙,在他未使用宁暗血辩解放血脉潜力的之前,也没有必胜红寅的把握!

    因此在这紫金臂影响范围内,红寅以一身修为,如西蒙压制住紫金臂对气血的影响,并非是很难。

    这也是茶理王和西蒙,都将红寅无视的原因。

    这时候,西蒙的视线,才重新落在了一屠勇身上:“竟没有伺机偷袭,真是令我讶异!”

    “偷袭?我需要么!”而一屠勇,已经是高高跃起,一个冲刺就到了西蒙的面前,抡起双臂高高的砸下:“筹码尚未落定的赌局,老子才没有兴趣开盘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