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01 见仁见智戚太祖
    金狮壁库之中,眼看一场闹剧就要落下尾声。

    事情,有关金狮壁窟、金狮壁库对面金狮秘窟里面的宝藏、以及霸占了宝藏的魔佛波旬。

    无论是诛灭波旬后取回宝藏、还是诛灭波旬后拯救苍生,两者之间,戚太祖与超轶主虽然是抉择了不同的道路,也达成了暂时的共识。

    三人一番商议,尘埃落定,萧洪却又晃悠到那隔绝两世的石壁之前,东摸摸、西敲敲,用很大的力气,捣弄出很大声响,看的戚太祖与超轶主两人眉间直跳,生怕某人想不开,真个如他之前所说,破坏了门户、封闭魔佛波旬回归之路……

    “清都无我,你又待如何?”戚太祖如此问。

    “策梦侯,魔佛波旬的回归势所难免,与其追求虚妄的未来,还不如把握现在的机会,因为破灭灵佛心、消灭魔佛波旬的契机就在眼前啊!”超轶主也为了他布局数年的大事,如是劝说:“能确认魔佛波旬何时在何处出世、并为此早作准备,才是将波旬祸世影响降低至最弱的真正良策啊。”

    “嗯,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萧某某却在那石壁跟前的一对金狮雕像前,停下脚步。

    那两尊金狮雕像,各自背负有一对石鼓,乃是金狮帝国的图腾。两者摆在通往金狮秘窟的门户两边,看上去,也只是普普通通放在大门前趋福避凶的镇宅之物,让人很容易忽视。

    其实不然,两尊金狮图腾,内有乾坤。

    只见萧洪弯腰屈指,在那图腾背负的两面石鼓上,轻轻敲击。然后回头既不看超轶主,也不看戚太祖,而是对着跟自己进入金狮壁库的三个跟班说:“嗯,果然啊!续缘你听,金狮所托这两面石鼓,声音是不是很奇妙。以你的见多识广,应该知道是何物所制吧!”

    鼓声轻漫,却无孔不入。

    伴随鼓声,似乎是有某些奇异的波动,令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震,偏不会让人感到丝毫不适。

    素续缘是素还真之子,位列天下第一,号称天智。萧某某从三十年另一个世界后带回来的素续缘,较著在此世土生土长的另一个素续缘,更是多了三十年辛酸以及阅历。自然更是博闻强记、见识不凡。

    素续缘听到萧洪的呼唤,上前来也在石鼓上排弄两下,沉吟片刻,回答:“这是,涂牛之皮?”

    旁边愣了好久的戚太祖闻听此言,突然发出感慨,苦笑着说:“是啊,是涂牛之皮!呵呵,没想到啊没想到,原来打开金狮壁库的石壁、开启金狮秘窟的钥匙,父皇早就暗中托付与我了啊!可是……”

    戚太祖身怀八部花品神源,八品神通早修炼至大通之境。萧洪只是略微点拨,其神达天通的灵识异能,已经让戚太祖了解到这两尊金狮图腾、所背负的两尊石鼓,究竟象征着什么。

    据说,有一种天外玄金,轻重飘忽不定,其重量每一刻都在很大的范围内波动,难以进行描述和测量。也只有以涂牛之皮蒙制的石鼓,其声波,才能让它们变动的重量稳定,显示其真实重量。

    昔年金狮帝国库存宝藏,同时也打造了四枚金狮币,采用的材料,正是天外玄金!

    金狮壁库里面的这一对金狮图腾,它们怒张的大嘴中的舌头,其实是测量重量的托盘。也只需要将四枚金狮币,按照金狮币上面的花纹提示,分别放入两尊金狮图腾的舌头上,再敲响金狮图腾背上用涂牛之皮蒙制的石鼓……

    嗯,到了那个时候,天外玄金铸就的金狮币,就会显露其真正的重量。以正确的重量压迫金狮图腾的舌头,正是开启金狮秘窟的密码:然后宝藏就会现世、魔佛波旬也要重新君临天下!

    金狮帝国的金狮圣帝烈颜真、也就是戚太祖的父皇,久远前郑重其事的将四枚金狮币,托付给当时的帝国太子烈颜姑苏也就是中狂颠不乱、摄政王烈颜不破也就是戚太祖、还有其麾下重臣文武二相。却没有告知他们金狮币的真正用途,只说这是金狮帝国的信物,胜在以天外玄金铸造、外人难以仿照。

    所以戚太祖他们,本来是并不看重金狮币。

    于是戚太祖一伙手中的四枚金狮币,已经失落大半……

    先是金狮帝国瓦解后,各方诸侯先后自立,身居帝国武相一职的姜回,满门被屠。也只有其妻荼山毒后·独孤毒,因外出组织门派事务幸免于难,那一枚金狮币就在那一场动乱中失去了……

    ……戚太祖并不知道,那枚金狮币,因意外,已是落入了一个他最讨厌的人、北狗颠不乱手中……

    然后,戚太祖一伙人,在图谋复国的大业中,开启凋亡禁决。他们认为天外玄金打造的金狮币,除了重量飘忽不定、很难仿制、有把玩收藏的价值以外,就没有其他作用了。于是在历代的凋亡禁决中,都有把金狮币放入被寻找的宝藏中,以此可以凸显凋亡禁决的真实性、吸引更多人加入……

    他们告诉凋亡禁决中被坑的可怜人们说:这东西是金狮帝国的信物,以天外玄金制成、重量飘忽不定、外人难以仿制,是最初的凋亡禁决举办者金狮帝国发放的胜利者信物;金狮帝国开办凋亡禁决是为了拔擢人才,凋亡禁决结束还持有此物就算禁决的真正胜利者,凭此物就可以在凋亡禁决结束后加入金狮帝国封侯拜相、甚至在金狮帝国的皇家宝库中任选一件宝物作为战利品……

    嗯,在戚太祖一伙的说法中,金狮帝国盛极一时,其皇家宝库中的宝物才是真正的天下奇珍,因此金狮币被当时的所有人追逐。然后,那些没有找到金狮币的可怜虫,就只能在假宝藏中找到一些像圣魔元史啊机缘图啊长生不老药啊什么什么的之类的安慰奖……

    不过说到这,他们又话锋一转,幸灾乐祸的告诉找到金狮币的人,说因为金狮帝国已经灭亡好久了,大奖什么的反而变成了最最没有用处的安慰奖,不具备什么实际意义,你留着做个纪念吧……

    正因为不太重视金狮币,所以凋亡禁决后葬刀会回收宝藏的动作,对金狮币的回收,也力度不大。

    到了现在,戚太祖一伙人手中,除了故金狮帝国太子、中狂颠不乱手中的那一枚金狮币,被作为王权象征、未被动用外,其他的金狮币,都已经去向不明了……

    反正这些事,烦心的是戚太祖,萧某某才不会去计较呢。

    “总而言之,戚太祖以后就专心集齐金狮币,超轶主就老老实实准备克制魔佛波旬的超级兵器,等到双方都准备就绪了,就把魔佛波旬翻出来,咱们联手把他给了结了,是吧……”不去理会戚太祖脸上悔不该当初的阴晴不定,萧某某做出总结:“丑话要说在前头,在剿灭了魔佛波旬后,孤与超轶主看待你的态度,就由你动用那笔宝藏的立场决定了:不知摄政王烈颜不破殿下,是打算以仁义之师挥军一统天下呢、还是好勇斗狠、以残暴凶狠之匪类祸乱天下!”

    萧洪的质疑,也是超轶主的担心。

    所以超轶主也对此时戚太祖的回答,分外关心。

    知道这是相当重要的问答,面对萧洪的这份质疑,戚太祖正气凛然,横眉冷对:“哼,金狮帝国一统天下盛极一时,本就是真命天子!那一份信义无双、万国来朝的气魄,孤王可不曾有片刻的遗忘!”

    偏偏萧某某,却对这完美的答卷,不置可否:“哦,这个嘛,也只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嗯哼?”戚太祖闻言,开始阴阳怪气起来:“哼,说到底,你也是当事人,怎么在这宝藏之事上安排来安排去,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权力,就能把自己脱身事外!?”

    萧洪却摇头不语:“哈,孤为何不能脱身事外?”又羽扇一指金狮壁库的石壁大门:“再说了,那里面的财宝,可曾有孤的一丝一毫?”

    戚太祖闻言更怒,他绝对不能容忍有其他人,对金狮秘窟之中的宝藏,心怀野心。

    同时,他更加不能容忍麾下重要的势力组成,奇花八部的领衔者,脱离掌控自立。

    所以虎躯一震,戚太祖那一份存留千年的王者之气,携怒勃发,令整个金狮壁库都变得无限压抑起来:有若一万英尺深处海洋,深遽不见底;有有若一万英尺高度的天空,高处不胜寒!

    那气势,笔笔笼罩了萧洪站立之处。只见戚太祖指着萧某某的鼻尖,携怒大喝:“清都无我,你也别忘了,你毕竟是奇花八部中人,奇花八部又是金狮帝国的一份子!之前,你在本王面前称孤道寡,本王念在金狮帝国百废待兴正是用人之机、而你又颇具才名的份上,不追究你僭越之罪,已经是法外开恩!毕竟,他日帝国重立,待你立下大功,做为开国重臣,未必不能封你侯爵之位、让你自封的策梦侯之名货真价实。但是,如今,你又偏偏要置身事外,难道,是想要叛主自立!!!”

    “叛主自立?”萧洪闻言,反而笑了出来,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十分好笑的事情一样!他开始信口开河了:“呵呵呵呵,孤领衔奇花八部、在奇花八部经营多年,可从来都不曾听说,奇花八部与金狮帝国之间,有着半毛钱的主从关系!就算是你也身俱八部花品神源的事实,也不能说明什么。说不定,你的八部花品,还是从我奇花八部,给偷学的哩!”

    因为最不可信的狡辩,毫无证据的推辞,让因为炙阳功体而性如烈火的戚太祖,一时间愤怒到无以复加。八部花品,明明是戚太祖总结金狮帝国搜集的所有木系法术秘笈,自创的惊世奇功。后来为了搜罗党羽开启复国大业,他才将之传下,建立了传说中的武学组织,奇花八部。

    而萧某某,却要在此歪曲事实,信口雌黄,由不得他不怒极反笑。

    狂笑着,大有再一言不合就不管不顾一切的在这里真刀真枪大战一场的势头。

    见戚太祖杀气凝结、气势俱形、已然是到达了一个极限,就要采取行动。超轶主见状,急忙上前,挡在两者之间,试图劝阻两人的争斗。

    毕竟,这里有着某些脆弱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好的战斗所在。

    “唉,戚太祖……”超轶主犹豫了几下,还是开口了,要劝阻盛怒的友人:“不,烈颜不破啊,”

    却不曾想,称呼烈颜不破,而不是两人相认的戚太祖身份,这言辞,更加的火上浇油。

    “哼,超轶主,此乃我的家事,你不要管,否则别怪我翻脸、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戚太祖喝止的超轶主的劝说,也不再管超轶主是否还有后话,就面向萧某某,大声的怒斥宣告:“哼,对于不听话的小辈,就必须教会他们规矩。清都无我,给本王跪下,不然,斩!”

    黄金铸就的双刀,在他的背后浮现。

    璀璨的刀气,开始倾吐出炫丽灿烂的色彩,包含危险而致命的杀机,等待这萧洪的抉择。

    但王者之威,不容轻辱。何况萧某某假先贤之德威,早在傲来国立国之初就立下太上之仪。

    便是其人一向的嬉皮笑脸、没个正经、到处作死,闻听此言,也不得眼色一冷,不由分说动了真怒!嗯嗯嗯,只许我做你的死,却不许你作我的死:说我作死,你倒是真让我死啊;但你敢作死,那就是找死,我保证给你死!默默的以朱雀羽扇护住周身,萧洪冷冷看着戚太祖,眼中凶光闪烁。虽然周身气势尽数收敛,但不知不觉中,其眼瞳中,隐隐约约现出一条满身金鳞的应龙、翻腾咆哮的异象。

    气氛一下子压抑到无可复加。

    连默默无言的超轶主也不由得取出神器定干戈,准备在紧要关头,务必阻止两人的激斗,以免影响到此处,因为两个时空的交汇、而本就脆弱的空间、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这时候,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大喝投入死水,划破了凝固的空间。

    是萧洪身后的慕容紫英。在戚太祖那给我跪下之语出口的同时,一个闪身,她已经化作雷霆电光,闪现在萧洪的身前。一声“大胆!”喝出,慕容紫英右手垂落不动,左手却平举得自风云剧情的不世神兵·始皇剑,以握住剑鞘的手指轻弹护颚。

    登时一声剑鸣,声若冰风、震若惊雷,宝剑出鞘一寸,露出了寸许一段似黄金也是冰晶的剑身!

    那段剑身,缠绕着密布的丝丝雷霆,蜿蜒起伏间轰隆作响,显然是一柄了不得的神器。

    认真严肃的小脸上,警戒之意,一目了然。

    这时候的萧洪,却已经云淡风轻,眼中凶色尽去。

    嬉皮笑脸的表情,再一次爬上了他的脸面。只是这份笑容的背后所蕴含的危险,便是因为一份浩然正气而定力出众的御龙天超轶主,也不由感受到一阵的惊悚。

    轻轻拍一下慕容紫英的肩膀,让她放轻松。

    阿紫虽然因为天生的十全剑印和剑心,而天资卓越,修为境界一步千里,也毕竟只是一步千里,漫漫修途还是要分好多步慢慢来的。即便单论剑法、剑意,将近十年苦修的慕容紫英已经是远远超过了萧某某,但也只是片面的超过。要算上各方各面后,论综合实力,阿紫比上萧某某,甚至某个皇家国教骑士团的暴力修女、如今某人的皇家骑士团团长莱因哈特·葆拉·阿尔法,都要差上不少。

    这只是年龄的压制,若是慕容紫英如今也一千多岁、不,哪怕只有三五百岁,以萧洪为其打造的绝世天资,其修为都绝对不会弱于戚太祖。但现在,对于年岁不过双十的慕容紫英来说,那等boss等级还是略高了点。

    即便有神器始皇剑之助,慕容紫英的修为,还不足以应对戚太祖这等人老成精。

    戚太祖那一对黄金双刀,毕竟养孕有故金狮帝国的龙脉之力。哪怕是刚刚,其中一柄刀中的龙气,因为被托付给葬刀会对付北狗最光阴、而被最光阴的掠影击斩断……

    即便是如此,剩下的那柄,有龙气加成的金刀,品级并不弱始皇剑!

    所以,轻轻拍一下慕容紫英的肩膀,让她放轻松。

    然后,萧洪往前走,看着戚太祖,惊世言语,面无表情的倾吐:“所以说,孤最看不起你们这些搞复国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戚太祖果然大怒,双刀倒执,极招上手:“嗯哼!看来你是,执迷不悟了!”

    萧洪却不停歇,继续说道:“执迷不悟者,究竟是谁?像这般毫无意义的奋斗,孤才没有兴趣参与。若是你不满意,奇花八部,就此分裂如何?”

    戚太祖一意孤行,一定要压服萧某某,目的并非如其所说。

    他所打的主意,无非是尽可能保全麾下势力,不要让自己辛苦创建的奇花八部,被明显心怀异志的策梦侯侵吞、白忙活一场到头来却只成全了他人……

    动武之举,也不过是为了示威:超轶主看不透这点,却哪里瞒得过萧某某……

    戚太祖最出名的,毕竟是擅长隐忍的枭雄作风。因为修习火属性功体而性如烈火的说法,也不过是他自己的推波助澜和宣扬、众人他也却是是如此的表现……

    但那不过是做戏。

    剧情中,某步武东皇·戚太祖狠话放了一大堆,咆哮的比马景涛还要厉害好多,再之后无论见到谁都是劈头盖脸的狠狠放大招来几下,嚷嚷着要真刀真枪见个生死……

    可是结果呢?

    结果,每次,都只是说说而已,还是要通过外交途径解决问题。

    到了最后,除去戚太祖被绮罗生所杀的那一战、还有这场本来应该戚太祖超轶主双双消失五十年的决斗,都没有见过这丫,真全心全意对谁动过手……

    说句实话,萧某某见到戚太祖后,每每的言语撩拨,与他知道的这些剧情有很大的关系。

    更狠的话,戚太祖都放过,结果到最后,还不是……

    也正是因为看透了这一点,他才准确捕捉到了戚太祖真正的目的。

    戚太祖的狠话,从来都只有一个套路,那就是涨自己的威风、灭对手的志气、然后提出条件……

    那么之于自己,戚太祖又会有怎样的条件?

    心思一动,替代策梦侯的身份,带来的剧情枷锁,看来如今,是可以彻底的摆脱!

    这绝对是目前,戚太祖在自己身上,最想达成的目标。

    只是,若是让戚太祖引导出来,那么自己讨价还价的转圜之地,就会少上很多。

    所以他才会直接开口,抛出了自己的砝码,决定漫天要价、坐地还钱:“执迷不悟者,究竟是谁?像这般毫无意义的奋斗,孤才没有兴趣参与。若是你不满意,奇花八部,就此分裂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