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64 王者之证叛龙意
    苦境人间界,因为邪之子的将要诞生,而出现了双月并行的异兆,暗示着血祸将起。

    但双月,究竟是谁屈服于谁,却是个要率先解决的问题。

    阇城之主·西蒙,与血堡教父·茶理王,都是雄姿英发的绝代霸者,谁也不甘在谁之下。两者之间,红与黑的壁垒分明。而分裂的嗜血者族群,亦是中原正道最后的喘息之机!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嗜血者两大王者,为划分势力范围,开启谈判。

    子时三刻,嗜血者的圣山之巅,名为王者之证的霸权之地,血色的逆万字图腾开始闪耀邪异光芒,两道血腥的邪气亦炙烈到极限,西蒙与茶理王先后出现属于自己的王座之上。

    两人落座,两股目光相互敌视,场面因此陷入寂静。

    良久,茶理王率先打破僵局:“哈哈哈哈,西蒙啊,久违了!”

    “嗯哼,这副壮年之姿,这副雄浑之态,确实是久违的令人早已忘却!”西蒙嘿嘿一笑,却是语带讥屑。他直接嘲讽了茶理王这久远前的血族王者,在其王霸之路就要踏上正轨之时突然冒起。而茶理王的目的,只为了给血族将要征服的目标以希望、为之不惜扯整个族群的后腿!

    两人的会面,在最初,就犹如狂傲之风会冷焰之冰。

    茶理王本就意图引起争端,令嗜血者的族群因此分裂,直接提出了大量不可能的条件。

    殊不知,西蒙为了给与将要诞生的邪之子“对嗜血者的绝对统治权”,早就意图剿灭所有不臣服于阇城的嗜血者团体或个人。因此,对茶理王的无理要求,沉稳以对、寸步不让。

    本就没有丝毫诚意的谈判,因此直接破裂!

    另一边,正道群豪,亦有其自己的计划。

    早有内因,将嗜血者两大王者密会的消息,传达给三教之人。

    擒贼先擒王,或许是弥平血祸的最佳捷径。所以,中原最顶尖的三大先天,因此出动,试图强袭王者之证。当两个嗜血的王者,谈判尚未取得进展,就不得不迎接恶客临门。

    局面陷入僵局之时,天空陡然传来三声气势十足的诗号,三条人影随之出现在谈判的会场。

    “道见万物灭,杀生始元!”

    “儒见天下残,覆生归一!”

    “佛见三千破,渡生斩罪!”

    介入的三人,正是道门剑子仙迹、儒门疏楼龙宿、及佛门佛剑分说。三人各自是释儒道三教号称顶峰的代表人物,彼此亦是亲密无间的同修好友,在这正道存亡的多事之秋,自然是共同进退。

    “哼,嗜血之魔,纳命来!”甫一露面,嫉恶如仇的佛剑分说也不多说,背上名为佛碟的佛门圣器出鞘,剑锋直指阇皇西蒙。往三十年后一游、见证过三十年后那毫无希望的人世、再回到现在,其已然明了其除恶务尽的决心:“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

    同一时间,疏楼龙宿见到好友失去了平常心,只得暗叹一声。名剑紫龙影,亦是随之出鞘,立于佛剑分说背后,挡住了要与西蒙夹攻佛剑分说的茶理王……

    见识过《嗜血年纪》、与佛剑分说交流过叛龙之说,开始怀疑疏楼龙宿便是叛龙的剑子仙迹,因为疏楼龙宿的行为,眉头一皱。茶理王,是正道打入嗜血者内部的锲子,这点疏楼龙宿都该知道。所以茶理王和西蒙联手夹击佛剑分说,说不定是为了觅机出手暗算阇皇西蒙,以此一劳永逸的弥平血祸!

    但疏楼龙宿站在佛剑分说背后、截住茶理王、将茶理王和西蒙战场隔离,这是无论如何都不正常的行为。似乎,与佛剑分说一起被茶理王与西蒙夹攻、觅机配合,才是疏楼龙宿真正应有的行动。

    为此,剑子仙迹也只能够叹息一声,只身挡住了在场所有的嗜血者喽啰,暗中留意两位好友与嗜血者两大王者的战局。为此,剑子仙迹也只能采取守势!

    而山脚下的阴影中,不知道多少高手潜藏暗中。

    这些本来不该出现角色的出现,无疑是……

    而该出现的角色呢?

    嘛,这个时候,本来该是秦假仙、荫尸人、还有业途灵三人,携带装满了能够克制嗜血者的神树汁液的水车,给高峰上的嗜血者们淋了个通透,让他们失去战力、被迫撤退。

    若是没有秦假仙的突然出现,来试探敌情、并无可以克制嗜血者之物的三教先天,此次即便是杀得血流成河,也无法对不死之身的嗜血者造成实际的伤害。王者之证上战至最后,难免以三教先天面对源源不断涌来的嗜血者、因为力竭而败退为结局!

    那么,秦假仙到哪里去了?

    嘛,之前天书世界一行,秦假仙误认为屈仕途把素还真和一页书,卖给了重现江湖的大阴谋家欧阳尚智,所以正满地图找寻傲笑红尘帮忙解救素还真呢……

    ……虽然说事情的真相还真就那么**不离十,但这完全是两码事嘛……

    秦假仙虽然只是历代霹雳布袋戏剧情中都会出现的小角色,战斗力连五都不到,却一直都是贯穿所有事件的重要人物,怎么都不应该无视其对剧情发展可能造成的影响!

    这个小插曲,对未来的剧情,身怀末世魔眼、八品神通的萧某某自然也早有估计。

    所以,萧某某也早有安排、对其最有利的安排!

    不过嘛……

    山巅战到天昏地暗,山下却一直没有秦假仙的踪影出现,藏于山脚的轮回者势力们开始面面相窥。

    “喂,说好的秦假仙呢?怎么还不来?让人给煮了?”

    “别傻了,谁会这么傻去煮一个本世界最大气运的家伙,肯定是有事耽搁了!”

    “喂喂喂,那咱们怎么办?局面似乎不对啊,别让三先天给嗜血者咬了,那咱乐子就可大了!”

    “闭嘴,谁敢咬我的龙首,谁敢!?”

    “死心吧,疏楼龙宿被咬那是注定的,人家是主动求咬就算你出面阻止龙首也不会领情的!”

    “那咱们怎么办,要出手么?”

    几人面面相窥,彼此看着干笑了几声,终于还是没有人动弹:“哈哈,嘛,说不定秦假仙只是路上有事耽搁了,终究还是要来的,咱们老老实实看戏、看戏……”

    嗜血者什么的,虽然在未来造成了灭世危机、开启了注定的黑暗世界。但那是不久后邪之子势力下的嗜血者,而非现在。现在的嗜血者,虽然也小有实力势力,终归不过是小boss的团体。

    目前的嗜血者们,横行天下,倚仗的,更多还是嗜血者化带来的不死之身。

    小boss就是小boss,小boss们无疑暴率比较低、战利品档次也不够。

    在某些意义上来说,在这个相当危险的混战剧情,为了这种明显不够档次的小boss,就暴露自己的底线,也将自己暴露在那些剧情**oss的视线中,又是否值得?答案无疑是,不值得。

    轮回者最大的便利,就是每到一个世界,除非是为你安排的剧情身份还有剧情任务有特殊项目,一般都拥有一个绝对不为人知的局外人身份。也就是说,大家应该基本上都不知道你、也大慨不会太在意你、自己作死者除外。无论如何,在轮回者的实力势力不能够造成”决定性的碾压局面”时,“隐而不发、蓄势待发、再突然出现吓大家一跳”之类的,都是每个剧情中仅此一次的便利。

    这个便利用得好,可以造成相当有利的局面、带来的收益相当可观,是一个方面。

    便利过后,因失去了局外人的身份,轮回者就开始被各种剧情人物惦记、会被各方各面的因素缚手缚脚,而陷入泥潭,是另外的方面!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失去局外人的身份后,再有所行事,必然被与自己大体相当的剧情人物干扰,这是轮回者们归纳出来的有关轮回空间的铁则:就算那剧情中本不该有这样的存在,轮回空间也会给你凭空捏造一个出来!

    依旧处在局外人身份的轮回者们,就像网游下了副本后,还没有来得及开怪的玩家一样!

    ……不开怪的副本中,人烟稀少就那么零零散散几个巡逻怪到处游荡。可是一旦玩家开了怪,就开始刷兵刷野刷头目以及各种boss,不够专业的队伍很可能在一波冲击下就要团灭……

    藏在山脚下的轮回者们,无疑都是这种尚未开怪的状态。

    会随随便便在小boss身上就浪费这种状态的愣头青,应该是很难存活到目前这种难度剧情的……

    他们在本剧情中,之前的行动,也大都只是潜伏在有利的角落,默默在一些特定的有利存在面前,做做小任务,刷新下存在感和友好度。

    那些任务,会让他们在将来的剧情中,得到一些助力。却不会直接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下。

    就好比目前,某月光带着绝望烈,在西佛国的鎏法天宫、在不树强敌的前提下、积极刷新着阵营友好度一样:在萧某某的说法中,一旦可能牵扯到两个大势力的任务,不管有利无利,直接放弃……

    ……其实吧,目前本剧情中的轮回者,貌似目前有主动介入公众剧情的存在,除了萧某某,也就是隐身暗处、让武君罗喉轰平了一次琉璃仙境的某人……

    ……目前那人无疑已经因为其行动,而被素还真和慕少艾惦记上了,让我们为他默哀……

    就在众人心里盘算,是不是旁敲侧击的安排些后路、来悄悄掩护三教先天撤退的时候,变故又生。

    “哇哈哈哈哈!”一阵阵的狂笑声,从远方传来,气势盖天、威风八面。

    一个金色的光点,咫尺天涯,在天边闪现,不过一瞬却又出现在了王者之证的山巅。

    而这个时候,山巅的战斗,已经是进入了白热化。

    佛剑分说元功运转,往向佛印烙印在天地间,早已用上本源之力。奈何阇皇西蒙嗜血者的不死体质,委实太过难缠。虽然每每被佛剑分说重创,但一个转身间,伤势便已经尽数痊愈。

    另一边,血堡教父茶理王,对战疏楼龙宿。

    深不可测的剑法迷踪,飘渺散离的身影扑朔,疏楼龙宿和茶理王各自忌惮,保留三份余力。

    茶理王手持一对驱魔人诛杀嗜血者专用的特质银枪,舞得呼呼生风。

    在霸道异常的纵横冲杀间,他总是试图冲破疏楼龙宿的阻挡,与阇皇西蒙会合,好”前后夹攻”佛剑分说。但是心有异志的茶理王,其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却只有天知道……

    ……或许抽冷子以那对专门对付嗜血者的利器,给阇皇西蒙来一下狠的,才是其心中真正所想!

    偏偏疏楼龙宿纠缠不休,总是挡在佛剑分说与自己之间,这局面令其心中难耐。

    终于,茶理王决定不再保留!

    “哈哈哈哈哈!”狂笑声中,任凭名剑紫龙影在自己身侧留下一道可见骨的伤口,完全是以伤换伤的打法,茶理王趁机以极招大力重击,将疏楼龙宿迫退:“疏楼龙宿的实力果然是名不虚传,但你的剑却太过软弱,根本就伤不到血堡的王者,还不速度退下!”

    说完,还炫耀似的将手中银枪抖了一抖,凭空绽放出一朵朵炫目银白的枪花。这语气,就差直接说,你丫别碍事,换专业的来,让我去那边给西蒙补补刀……

    话音落下,茶理王身上之伤,如同佛剑分说的佛碟在阇皇西蒙身上留下的伤痕一般,亦是痊愈!

    但疏楼龙宿,却看着茶理王身上痊愈的伤口,视线中一抹羡慕之色一闪即逝。

    “那这招呢!”疏楼龙宿将名剑紫龙影一抖,成名之招已然上手:“一荡山河满江红!”

    因恼怒,茶理王终于也全力出手、再无保留:“可恼呀,独步天行!”

    疏楼龙宿与茶理王的纠缠不休,终于让另一面的佛剑分说,陷入了危局。

    深知眼前之魔,是一生的劲敌。更深知阇城血祸,在未来要肆虐到何等地步。

    所以佛剑分说志在拯救苍生,饱提一身元功,佛门不传之密的往向佛印全开,全力激战阇皇西蒙!

    奈何西蒙亦是剑道枭雄,一身剑法本就精妙无比,便是佛剑分说,急切间也难以图之。更兼嗜血者体质、不死之身的加持,佛碟之前始终难建全功!不得已,以一套精妙剑法将阇皇西蒙逼到死角后,佛剑分说使出了号称佛门无上的除魔秘剑,微尘莲锋。

    霎那间,佛碟的剑鞘有灵,自动从佛剑分说的背上飞出。

    剑鞘上所载的如意化天法阵图,亦自动自动展开,就有一朵面泛黑色的金莲在往向佛印之上盛开。

    佛剑分说双手一抖,无数道剑气从佛碟之上激发,没入金莲之中,再出现竟融合为一座剑山,从天空出现、从地面凸起,双管齐下的笔直碾压向阇皇西蒙!

    面对佛门秘剑,阇皇西蒙却不退反进,挺身接招,扑向佛剑分说。

    任凭佛碟穿身而过,西蒙的身形前进到了佛剑分说面前,双方面对面的凝视!

    若是普通的妖魔,无论是微尘莲锋的碾压,还是让佛门护法圣器·佛碟穿身而过,此刻都早已伏诛。但西蒙却不会!“哼哼!”脸上露出了阴狠的笑容,西蒙就这样面对面的对佛剑分说说道:“你的剑法,令人惊异!若是就此将你诛杀,未免太过浪费,不如就此加入嗜血的阵营,如何?”

    佛剑分说不予回答,元功再提。

    阇皇西蒙笑得更加得意:“哼哼,这可由不得你!”

    任凭圣器佛碟穿身而过,西蒙收起手中单锋剑。然后,单手握拳,对着佛剑分说的胸膛轰出。

    简单的一拳,蕴含着巨大的力量。中招的佛剑分说当即口吐鲜血,被击打的向后笔直飞起,向后坠落,砸入山壁,深深的陷入其中!

    在另一边与众多嗜血者缠斗的剑子仙迹大惊失色,想要救援好友,却显鞭长莫及。

    而就当西蒙乘胜追击,口中獠牙利齿现出、要将佛剑分说转变为嗜血者的时候……

    “哇哈哈哈哈!”一抹金光,浮光掠影一般,出现在战场的上方。名为王者之证的山峰之巅,登时被这气势盖天、威风八面的霸道狂笑声音所笼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股奇特的水系元力,冲刷而过,阻挡了阇皇西蒙的前进,隔离了交战的疏楼龙宿与茶理王,令现场的气氛异常之沉重。剑子仙迹听到呼呼风声汹涌而来,慌忙手掐一个印诀,脚踏仙剑古尘凌空跃起,只看到本来与之交战的那群嗜血者战将,无论提摩还是红寅,都被怒涛翻卷着从山巅灌往山下。

    被这沉重潮流直击的阇皇,更是觉得虎口崩裂、周身窍穴都一阵酥麻,再也拿捏不住气力,蹬蹬蹬往后连退数十步,这才泻尽余波,重新站稳立正!

    重新站立的阇皇西蒙,慌忙运转血元,在一个瞬间将周身伤势治愈完全后,这才有闲暇去回味刚才那突然出现的一击:“好重的水,好浓郁的元气,这究竟是什么水!”

    那金光这时才停下,在半空中诡异的凭空悬浮。

    金光不再闪耀,众人这才发现,那是一面镜子、一面拥有神奇力量的魔镜。

    镜中人不见表情、亦不见喜怒,淡淡的回答说:“此水为一元重水,每一滴都重愈万斤!能接下吾这招飞瀑怒潮而无恙,阇皇西蒙不愧为嗜血的王者,只是,可惜了啊……”

    藏身镜中,又能使一招名为飞瀑怒潮的成名之招,镜中人无疑便是传说中万恶的罪魁、西苗族楼兰古国的巨枭、被某人拖出去调教了好久也失踪了好久的藏镜人……

    阇皇西蒙又问:“可惜什么?水是好水,招亦是好招,却,奈何不了我!”

    藏镜人哈哈一笑:“当真伤不了你?还问吾可惜什么?哈,这个嘛,你猜?”

    毫不在意的态度,令西蒙终于是恼羞成怒:“足下究竟何人,又为何要坏我好事!若是无凭无据无依无靠,可不要怪西蒙翻脸无情:阇城众怒,便是你术法通神,也万万承受不起!”

    听闻西蒙言语,藏镜人又哈哈大笑,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令人相当开心的笑话。

    “问吾是谁?哈哈哈哈,即然问吾是谁,那便告诉你,吾乃是万恶的罪魁,藏镜人也!”藏镜人如是说:“至于到此为何,哈,不过是听闻有蝼蚁之辈,仗着些许神通,便要妄图天下。此事,藏镜人不允啊!想这天下,向来顺吾者生,逆吾者亡,又哪容他人染指:所以,针对嗜血者的不死之身,吾随随便便弄来了四种破解之法,今日来意,便是姑且一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