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63 终于回归剧情线
    步武东皇·戚太祖,也就是曾经的金狮帝国摄政王·烈颜不破!

    金狮帝国因为飞来横祸瓦解后,他在西武林汲汲营营,暗地里组织七曜定尊会、武道七修、奇花八部、葬刀会等隐秘组织,终极目的无非是为了复国!

    在九百五十多年前,戚太祖收到消息,说关圣魔元史以及神思等吊炸天的存在要在西武林开辟新战场、以恶鬼三凶为源头引起连番争夺。因此,他选择了暂时潜藏其势力。

    等好几百年后过去后,认为风头过去了的戚太祖,开始重新活动。

    沉寂了数百年的五绝传说,就这样再度的开始传播。

    戚太祖也隐姓埋名,继续交好同为五绝的风轩云冕·御龙天,重启寻找金狮帝国宝藏的计划。

    毕竟,金狮帝国开国后封存的宝藏,对戚太祖的复国大计相当重要。

    只是抵达宝藏的路径、以及开启宝藏的钥匙,都失却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的线索只有只鳞片爪。

    所以就有了凋亡禁诀。

    在有心人的刻意宣传中,那似乎是一个大逃杀之类的杀戮游戏:大家各自从主办者那里得到部分宝藏线索,然后互相攻击、血腥杀戮;也只有最后的胜利者,才可以集齐线索得到宝藏。

    凋亡禁决中可能出现的宝物,据说是无奇不有,每一件都是不世奇珍、妙用无穷!

    事实上呢,那些宝藏,有真有假。

    入局的参与者们,到死都不知道,那些所谓线索,便是集齐了也依旧是竹篮打水。

    真的宝藏及线索,无疑是举办方的七曜定尊会,预先设定的。它们的用处,是用来吸引更多参与者的鱼饵!!!理所当然,七曜定尊会也不是慈善机构,凋亡禁决结束后他们要派出葬刀会回收宝物……

    假的宝藏线索,便是有关金狮帝国遗留宝藏的线索了。这些最重要的线索自然是交给那些举世闻名的智者。凋亡禁诀的真义,本就是让天下智者帮忙找寻线索、去开启金狮帝国失落的宝藏。

    ……而帝国的残余势力,也要隐藏身份,投入到厮杀的人群中……

    ……通过暗箱操作,他们屠戮非金狮帝国背景的高手,以此削弱各大势力的力量……

    ……这样,就能避免在金狮帝国成功复国之前,出现有能力一统江湖的大势力……

    戚太祖的活动范围,局限在西武林。

    西武林是金狮帝国的龙兴之地。当年金狮帝国君临天下前,就是从此起家的。金狮帝国建国后库存的宝藏,虽然踪迹难觅,却也能肯定是在西武林核心的那片戈壁大沙漠中!

    凋亡禁决中,被戚太祖选择的、托付有关金狮帝国宝藏的线索的智者,正是烈武坛三罡之首,风轩云冕御龙天,那个连八品神通大成的戚太祖亦无法完全掌握的当世大儒。

    在戚太祖的认知当中,也只有御龙天这般智慧,才能够在只鳞片爪的零散线索中抓住要诀,为其找寻和指引通往金狮帝国宝库的捷径!

    当然,宝藏事关重大,不容有失。为了能可靠的掌握御龙天的动向,必须在凋亡禁决中为御龙天安排“更可靠”的队友。这才有了所谓的五绝并称的传说。

    戚太祖造势的所谓五绝,在原定计划中,应该是除了御龙天,其他四人都是戚太祖的党羽。

    这样,当御龙天找到金狮帝国宝藏、凋亡禁决收官的时候,戚太祖未必不能招揽御龙天投效麾下。就算是御龙天不识时务,要把握时机抹杀御龙天对整件事进行封口,也相当容易……

    ……可惜,好好的计划有了变数,五绝中混入了奇怪的存在:有自称北狗的二愣子莫名其妙的出现,击败且取代了五绝原本预定的北地剑客,令戚太祖芒刺在背……

    不过些许瑕疵,在经过了九百五十年前那次意外的计划中断,终于被失去了耐心的戚太祖接受。

    所以在适当的与御龙天搞好关系后,以五绝之名,五人化身夺宝奇兵,组团凋亡禁决。

    就在这期间,伏龙壁密室出现江湖,御龙天意外进入。

    然后五人一路披荆斩棘,就进入了金狮壁库。

    根据之前掌握得线索,戚太祖确认了金狮壁库就是金狮帝国久远前藏宝库的入口。认为是看到了曙光、认为夙愿将要达成的戚太祖,为此满脸欣慰、为此蹉跎感叹!

    同行的御龙天,却没有那样的兴致。回想伏龙壁上的预言,他默默不语,取走了预言中提及的流火阳铁,飘然而去。至于北狗最光阴,什么都不在意、被拉来凑数、也没有什么投入的他一见副本打通队伍要解散,也紧随其后离开……

    等戚太祖收回思绪,决定要卸磨杀驴、处理闲杂人等的时候,这才回想起御龙天在金狮壁库中取走之物。身在宝库门口却不得其门而入的他,下意识的认为那存在便是开启宝藏的关键!

    认知造成的误差,让本就心怀鬼胎的众人,因此对立。

    这才有了眼前,戚太祖与御龙天的约战。

    陷入执迷的戚太祖浑然不觉,御龙天取走的物事,所针对的,是金狮壁库背后所幽闭的存在!

    最坚固的堡垒,总是容易被从内部攻破!金狮壁库的门扉,背后是在星云河内的宝库,名为金狮秘窟。连接秘窟和壁窟的门扉虽然奥妙可靠,秘窟本身对于星云河却是几乎就不设防!所以数十年前被封印于星云河的波旬,早已经侵入金狮秘窟落脚,作为其重出江湖的起点。

    只是,这两人都算是一方魁首,麾下各有其庞大势力网。

    按照原定剧情,本来是要双方两败俱伤、各自封禁五十年……

    若是让两个大组织,因为各自首脑的失踪,而同样的销声匿迹五十年,显然是不合符某人的利益!毕竟,为了应对在剧情第三、甚至第二阶段开始,就接踵而来的各种偷渡猎头势力,某人追求的是一个各种boss各种大势力满地图乱窜的绝对乱局……

    所以久不露面的萧某某,眼见两人你来我往,打出了真火,罡风刀气在这片大戈壁上掀起万里黄沙,终于是决定要第三者插足,为两人的争斗寻求和平解决之道!

    心动即心动。

    “旋帝利兮流光,放志意兮寥茫;系魂神兮天香,降百灵兮纷扬。”轻摇羽扇,萧某某不再隐埋身形。现出踪迹、先声夺人、然后踏歌前行。

    身后的慕容紫英、富江、还有素续缘,紧随其后。

    为了展示其身份存在,萧洪再一次放开神农琉璃功武源、与八品神通神源……

    嘛,将自己北冥神功系列的鸿蒙功体深深隐藏后,萧某某会展示人前的,也就是这些木系神通。

    最最顶级木系武源、神源的交互运作,登时让前方御龙天与戚太祖两人决斗的战场上,风貌大变!

    一阵花香扑面、暗香浮动,点缀这各色花卉植株的绿色草坪,开始以萧某某为中心四处辐射。这西武林著名的戈壁大沙漠,登时幻象丛生,局部化作绿洲……

    而另一边,被决斗中两人罡风刀气激发的万里黄沙,只瞬间,便被琳琅满目的花花草草净化吸收。

    更有一条诡异的藤蔓,如同扭动的荆条般,在某从奇怪花草中突然暴起,自插决斗中两人的中心!

    便是步武东皇的双刀奇招、御龙天的浩然剑气,击打在这藤蔓上也要飞速的崩裂、化作……

    嗯,化作漫天元气具现的粉尘消散。

    眼见各自极招失利,为明志正式改名超轶主的御龙天,还有多愁善感的戚太祖,都借势停下了交手,各自收回气劲招式,警惕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搅局者……

    “嗯哼,你不就是之前那……”同为奇花八部的八品神通,戚太祖很快就根据八部花品的独特气息,认出了萧洪的存在。

    萧洪却呵呵一笑,以羽扇遮住嘴唇,再以毫不在意的放肆语气,回答说:“可不就是我咯!”

    “你跟踪我!”戚太祖陡然脸色一变:“你之前打入我体内的岁月催人老,根本就不是为了探测我八品神通的缺陷,而是作为报信之用!当我以同样招数探查你之虚实的同时,你竟然放弃了唯一一次探查我虚实的机会、只为了今年这个报信之用!你就不怕到时候,我探查出你功体的弱点,你却对我一无所知?呵呵,你可知道,浪费如此机会,很可能会成为你日后饮败的诱因!”

    闻言,萧洪轻轻摇头。

    “呵呵,我倒是不认为,这是浪费机会!”萧洪如是回答:“因为我之八品神通,以神农琉璃功催发,大通之境毫无隐患。所以你探查我八品神通弱点的行为,完全是无用功。以此为基础,我之心行动,并无浪费机会的说法。另外,你的八品神通取巧得成,并非大乘:对于神功大乘的我来说,亦无探听你虚实之必要!相反在此处,可是有我的大机缘存在:孰优孰劣,一目了然啊!”

    就在萧某某强势介入,打断超轶主与戚太祖决斗的同时。北武林,亦发生了大事。

    古老的霸权之地,一处充满血腥黑暗气息的古堡,嗜血者两大王者,为划分势力范围,开始谈判。

    ……本来早已摆脱血祸的查理王,为了救治中人算计而半身不遂的儿子,而重染血祸。之后,更是为了压制嗜血者中不世出的王者、阇城之主·西蒙,而重登血堡教父的宝座……

    新老交替,所以双月并天:血堡教父与阇城王者,要在一处高峰谈判、划分黑暗的世界。

    血堡教父·查理王,阇城王者西蒙,两人的会面犹如狂傲之风会冷焰之冰。挑衅的语气,茶理王意图引起争端,西蒙却是沉稳以对,眼看会谈将散……

    嘛,两个嗜血的王者都没有想到,谈判尚未取得什么进展,就不得不迎接恶客临门。

    “道见万物灭,杀生始元!”

    “儒见天下残,覆生归一!”

    “佛见三千破,渡生斩罪!”

    局面陷入僵局之时,天空陡然传来三声气势十足的诗号,三条人影随之出现在谈判的会场。

    圣气与邪氛纠缠,搅得星沉月移,显然来者是敌非友!

    那正是号称释儒道三教顶峰、名动天下的三大先天:剑子仙迹、疏楼龙宿、还有佛剑分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