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57 圣骑士和所谓SIN
    对于骑士而言,信念是剑,执念便是盔甲……这信念和执念,可以利用最强大的骑士才能够拥有的,名为“sin”的架空元素,被具现化出来。那是被称为魔剑和魔甲的心灵武装。

    这种骑士专有的魔术,曾经被魔术师们认为,是最贴近第一法的存在。心灵武装,其实也是卫宫士郎使用的投影魔术的源头……

    比较出名的魔剑,比如尼伯龙@根,或者斩击皇帝,都有着直指根源的能力,它们是骑士的第二个根源……正常情况下,一个存在只可以拥有一个根源。而且,每个根源都象征了,受世界许可而可以使用的,一个系列的超能力!

    而传说中的魔甲,更加的强大!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过,魔甲被使用公平的方法击溃的记录存在,那是不败的象征!骑士象征着终极的防御和守护的说法,便是源自于这强大的事实。

    令人讽刺的是,作为骑士王的阿尔托莉雅·亚瑟,只拥有名为魔力放出的魔术,根本就不曾领悟所谓的sin。

    自然,她也根本就没有拥有过,作为骑士象征的,所谓魔剑和魔甲!

    她也曾经有过一把,无限接近于魔剑的剑,caliburn!可惜,那剑突然的就被折断。想来,这也是阿赖耶识的阴谋吧……

    之后,她得到了所谓的excalibur和avalon,并被那相当于魔剑和魔甲的强大力量,所迷惑。

    再往后,她更是毫无理智的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更加强大的力量,也就是圣杯之上!

    在那个时候,骑士本来的力量,sin,早已经阿尔托莉雅·亚瑟,不知道遗忘到了什么角落……

    对不属于自己的力量的追寻,也最终导致了悲剧……

    直到,刚刚在黄昏之丘,卡姆兰……

    当saber想要解脱掉那些被拘禁的灵魂之时,exculibur上却传来了抗拒!那是源自于阿赖耶识的意志!

    exculibur的斩击,也彻底的没有了任何的威力!

    这意志,发散着“抱歉,你知道的太多了……”之类的思感,似乎是想要同化和重组她的灵魂。让她再次的回到以前那,浑浑噩噩的状态。

    在那无可抗拒的压迫之下,saber本来都已经绝望。

    可这个时候,是令咒中传来的某些东西,抵消掉了那意志,而让她得以保持了清醒……

    也正是那个时候,才让saber真正的了解到,exculibur,还有avalon,在事实上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属于过她!

    毫不犹豫将手中之剑连鞘扔掉,saber知道,这时候的她,需要另外的一把剑了……

    这时,那山丘的巅峰,似乎有着什么东西,正在呼唤着她的灵魂。

    saber无法抗拒那种呼唤,她蹒跚的前进,直到……一个幽灵,突然的出现……他并没有如其他幽灵那样的失去理智,他/她/它是梅林!

    “回去!即然放弃了它,便不该再执起它!别被假想所蒙蔽,你身后的剑,才是真正的剑!你想要后悔了么?你想要背弃王的誓言了么?阿尔托莉雅,亚瑟!”

    梅林所指的真正的剑,并不是caliburn,而是excalibur!

    神色复杂的看着,记忆中那慈祥和蔼的恩师,saber并没有任何的犹豫,她坚定的前进,并抓住了caliburn的剑柄!

    是的,这是caliburn!尽管那剑已经面目全非,但是saber有这样的直觉和确信……

    这还是caliburn么,我可真不是一个,合格的主人啊!

    感受着剑里传来的喜悦,再看着那饱经磨难,甚至连剑的形状都已经失去了的caliburn,saber觉得鼻子很酸,似乎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拔起我吧……主人!”

    “笨蛋,这次再拔起你的话,你就死了!”

    “可是,我依旧是亚瑟的剑!也将继续是亚瑟的剑啊!”

    这个时候,梅林那色厉内茬的咆哮,也继续的响起:“住手,拔起那剑,你将非人!阿尔托莉雅,你想要彻底的放弃,人类的身份么?”

    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并不能挡在剑的前面,只能够在石中剑的后面,疯狂的叫嚣着!

    saber感受到了caliburn的愤怒,她毫不犹豫的,再次的拔起了,真正属于她的剑……

    尽管那只是一柄断剑,尽管因为不仅没有的得到妥善的保管,反而被有蓄谋的恶意破坏,但是那清脆的剑鸣,依然划破了天空!

    “还想要迷惑我么?梅林,薇薇安,或者说,阿赖耶识!明明只是依附人类而生的寄生物,竟然真的把自己,当做人类的主人了么?!”

    传说中的大魔术师梅林,就这样的在清脆的剑鸣声中,被残刃化作了两段,然后消失!

    在最后的依恋之中,caliburn化作了魔力的粉尘,却并没有消失,也没有飘散,而是诡异的聚集在saber的手上。

    再见了,caliburn,不会让你久等,这就复活你!

    新的属性,新的能力,你已经不再是属于盖亚的caliburn了,那么以后就叫做,红莲吧!

    这时,从来没有被人所理解的一种名为sin的元素,也从saber的身上不停的涌现。

    那神秘的元素与粉尘相融合,也与魔力放出形成的铠甲融合,并发生了激烈的化学反应!

    到最后,连这山丘的大地、天空、黄昏、夕阳等元素,都在不停的被吸收!

    等一切停止之时,saber的形象,已经完全的改变:暗红的波浪巨剑,朱红的龙鳞铠甲。

    最后的圣骑士,真红的龙之骑士,也就此诞生!

    架空元素,并不是由世界自动形成的元素。那是利用某些手段,对世界的原有元素进行二次开发,而得到的,本不存在的元素。

    而所谓sin,便是一种超过了界限的信念,对世界的侵蚀:那是最大化的自我认识和坚持;那是群体中的独立、统一中的异端……

    只有真正认识了自己的一切,并依然将自己视作人类,看为骑士的存在,才能够掌握这名为sin的元素!

    那是前进一步便是始祖,却因为最后的坚持,而收回了那一步的人类的特权!

    拥有了sin的骑士,便是所谓的圣骑士。

    归根结底的说,其实sin也是一种固有结界。那是已经超越了盖亚和阿赖耶识掌控的个体,是而让盖亚和阿赖耶识,都没有权限去修正的固有结界!

    极限的信念,虽然不一定能够让人类脱离阿赖耶识的掌控。但是这名为sin的架空元素,却偏偏能够让人类,在阿赖耶识的同化下,保证独立。

    所以,有关圣骑士和sin的一切真相,都已经在历史的长河中,被圣堂教会作为最大的异端,所掩埋!

    sin并不如圣堂教会的宣扬中所描述的那样,是只属于主的荣光,并不是人类应该窥视的力量。

    圣骑士,也绝对不会是那种,所谓接受了荣光,一切行动以主的意志为教条的,连骑士教义都抛弃了的,只属于主的骑士团!

    她能够清晰的记得,在魔剑和魔甲形成的时候,那天空的电闪雷鸣!

    “你来做什么?你想做什么?”

    “我只是来打酱油的,怎么,不行么?对了,你又是来做什么的?”

    “嗯哼,只许你打酱油,我就不行了?!”

    那两个声音,只是单纯的声音,并不具备任何有如性别、大小、声调、音量之类的修饰……

    但是,分明听到了这声音的saber,却突然的放下心来!

    她拒绝了阿赖耶识的圣剑,也拒绝了盖亚的血液……

    “或许,你们都没有错……但是,这种命运,我绝不接受!”

    “我只是我,我是红龙的骑士,阿尔托莉雅·亚瑟!”

    “是否人类,可不是你们说了算!”

    那山丘之下,正有着无数的冤魂。

    在丢弃了阿赖耶识的剑以后,冤魂们并没有再攻击她,而是环绕着exculibur和avalon,在不断的咆哮和怒吼,却并没有敢冲上前去……

    “没想到啊,到头来,最后才发现真相的,居然就只有我自己么?”

    她终于的回想起了,她应该要做的事……

    朋友、敌人、属下、挚友……但那一切,都只是虚幻!

    被杀者向执剑者露出了解脱的微笑……

    执剑者向被杀者表达了真诚的谢意……

    而这一切的一切,所需要的……

    不过是一个,相互都理解的眼神罢了。

    saber没有一丝犹豫的执剑、冲锋、杀戮!

    直到,那整把剑,都彻底的燃烧了起来!!

    那燃烧着的东西,是什么都无法抹去的,只属于人类的信念

    魔剑·红莲:阿尔托莉雅·亚瑟以caliburn为依托,具现的骑士之魔剑;魔剑象征骑士的信念;属性,未知……

    魔甲·逆鳞:阿尔托莉雅·亚瑟以魔力放出为依托,具现的骑士之魔甲;魔甲象征骑士的执著;属性,未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