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35 重新认识一下吧
    萧洪带着rider还有saber,在冬木市的郊区散着步……

    反正也没有事情可做,干脆放松一下好了。

    于是走着走着,萧洪散着步,就散到了御坂宅。

    御坂美琴不在,御坂老爹不在,御坂老妈不在,御坂妹妹没有能力发现萧洪他们……

    同化了御坂家设立的防御结界,在a级气息遮蔽的帮助下,他们毫无难度的潜入。

    很快,找到了和柳洞寺的大殿风格相同的建筑,萧洪盘膝坐下,开始吸收……

    大汗啊,这才是他本来的目的吧!

    圣杯之核依然是3/7,大殿中的剩余魔力,连一格的量都不足。

    这样的结果,萧洪在进入这个大殿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虽然失望,也并非不能接受。

    再说,从这里搜集到的魔力,虽然少,也足够三人在不战斗的前提下,待机到圣杯战争结束了。

    萧洪本就没有一步登天之类的想法。

    如果柳洞寺是结界的门,那这里就是窗户:而且还是,近期就被人打开过的窗户。

    从结界中逸散的力量,果然是被那些拥有特权的家族,用来召唤英灵了啊!

    无所得,亦无所失,一行人就这么悄悄的离开了御坂家……

    没走多远,萧洪突然看了看天色,然后发问:“对了,rider,saber,你们有钱么?”

    rider:“……”

    saber:“没有……”

    萧洪终于摸着头,苦笑了起来:“哎呀,这下子可麻烦了,我也没有哇,那午饭怎么办?本来还准备去吃顿好的呢……要不,咱们回刚才的那家看看?那种别墅,一看就是有钱人,肯定是不会介意我们稍微的借用一点的啦。”

    冷场……

    咦,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呢,为什么突然的就觉得很违和?萧洪不自觉的左顾右盼,终于在saber的身上停下了目光。

    这个时候,金发的狮子,不是应该是跳动着呆毛,和自己大谈骑士道义还有偷窃可耻吗?

    saber,不在状态啊……

    在saber的不解之中,萧洪向她走了过去,然后摸着她的额头开口问道:“喂,saber,你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吗?英灵应该是不会这么容易就生病的吧。唔,没有发烧啊……”

    发现某人有捧着她的头,再把额头凑过来的趋势,saber脸色一红,急忙的扭过头去,让开了萧洪的手。

    其表现,相当的有气无力:“我没事的,master……”

    “不对啊,这太没有活力,都不像是saber了!”

    萧洪的关心,让saber表现得很不自在,犹豫了一下,她突然的问萧洪:“那个,master,我是不是很让人讨厌啊?”

    “咦,为什么那么想?”

    “因为,我老是质疑master的命令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萧洪尴尬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不过,他还是耐下心来解释:“那个,saber啊,有自己的想法并懂得去质疑命令,是件好事,而且那也不是我生气的理由。只是,你完全的就没有把我的命令,当做一回事嘛!每当我说出什么东西,你首先想到的不是,这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也不是对我们有什么坏处。你先想到的,总是那可能会给其他不相干的人,带去什么不好的麻烦……难道说,我在你心中的地位,还不如那些不相干的人?或者说,我居然有那么的不值得信赖?你这样,让我这个master,情何以堪啊!”

    “那个,抱歉,我,我只是……”

    说到这里,萧洪却突然的呆住了……不相干的人,是啊,不相干的人。

    对于saber来说,去掉master和servant的关系,我还真就是,不相干的人呢……

    萧洪很是无奈,因为他终于的发现了,问题的根结所在:因为已经早早的了解了对方,并且有过大量和情节完整的憧憬,某人就唯心的认为,对方应该也是一样,早早的了解了自己。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太过于了解和沉溺于游戏剧情的他,忽略了这不是游戏的事实,并因此引发了saber的信任危机……

    对于saber来说,他也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罢了!

    现在补救,应该还来得及,因为saber是那种内柔外刚的存在。

    “看来,我们果然是缺少沟通啊!貌似,都还没有,正式的和你认识过呢。一直都用saber的代号来称呼你,还真是失礼啊……”尴尬的摸着头发,面带他能做出的最亲和力的微笑,萧洪直视saber,用相当正式的语气,开始了重新的认识:“还是重新的认识下吧,从我开始吧:我是萧洪,因为一个意外,现在即是人类也是英灵,同时还是完美之血进化的始祖级吸血种,职阶assassin;天平座,男,未婚,喜欢蓝色头发或者红色眼睛的小姑娘,讨厌超出我底线的东西,愿望嘛大慨就是一定要成为新世界的卡密什么的!呐,以前有什么不愉快的,全部统统的忘掉吧,希望以后合作愉快……该你了呢,saber。”

    话说,这些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啊,我,我是阿尔托莉雅亚瑟,英灵,职阶saber,喜欢狮子,愿望是……大慨没有,那应该是个错误……”

    萧洪走到了saber的身前,伸出手拍了拍saber的肩膀,很是豪爽的大声说:“很好,就是这样,我们成为并肩作战和交托后背的伙伴了!为了方便,以后都叫你莉雅吧。接下来,美杜莎,该你了……”

    然后,某人毫无节操的一伸手,就搭在了saber的肩上,并借着势头靠在了她的身上,完全无视了金发少女的浑身一紧……

    而美杜莎呢,依然是双手抱胸,表现也依旧淡定,她委婉的拒绝了自我介绍:“没有那个必要,再说,不已经是伙伴了么?”

    “啊!?也好。不过,即然你连过去都不愿意再提起,那么美杜莎这个名字,也是相当的憎恨吧。这样的话,以后都叫你紫涟,如何?”

    “嗯……”

    嗖的一下,rider突然的就出现在萧洪的另一侧。某人自然也是一样的伸手搭住肩膀,然后搂住……

    喂,喂,你这个咸湿宅,你想要做什么啊?别给我得寸进尺啊,混蛋!

    还有,别给人家乱取名字啊,混蛋!

    “很好,这样就ok了……”

    阴谋达成的某人,笑得相当的得意。

    rider的声音,则有点无奈:“令咒的强制空间转移?嘛,还真是一个任性的master啊,竟然为了这个,就使用令咒……”

    阴影一闪,令咒恢复ing……

    “没事的,紫涟,只要还有魔力,令咒这种东西,俺要多少有多少啦!”

    saber和rider:“……”

    萧洪正要继续的说些什么,却突然的停了下来,并一脸的疑惑。

    因为他突然的感到了,有什么熟悉而亲切的东西,正在飞速的靠近。

    向着引起躁动的方向望去,他只能够隐隐约约的感应到,那是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

    美树沙耶加?间桐樱?这是你们,苏醒了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