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28 许下愿望前须知
    在柳洞寺举行的作战会议上,萧洪直接的提出了战略目标:“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许下怎样的合适的愿望;以及,怎样的消灭掉,间桐家的虫子的遗留问题:最纯粹的恶魔!”

    而saber,阿尔托莉雅,也扭扭捏捏的,给出了自己的提议:“那,把,把它和圣杯,一起的再次摧毁,不就行了?”

    对于saber那在意料之中的反应,萧洪明知故问:“摧毁圣杯?作为一个英灵,你居然说要摧毁圣杯?我可以听听理由么?”

    “因为圣杯会毁灭世界!”

    “谁说的?”

    “并不是谁说的,这是事实!如果许下了我要如何如何的愿望的话,圣杯就会毁灭原来的世界,然后创造一个让你如何如何的世界……”

    saber的回答异常迅速,而且自信满满。

    萧洪弓着腰,捧着肚子,就这么的躺在了地上,疯狂地笑开了……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

    萧洪笑得,貌似很开心……

    于是saber感到面子上过不去了,小脸红扑扑的,恶狠狠的瞪着萧洪,一幅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我就要你好看的样子:“这有什么好笑的,assassin!”

    终于,rider也忍不住了,跟着扑哧扑哧的小声笑了起来……

    “喂,喂,rider……”

    saber突然觉得,她被孤立了。

    她明明已经和rider成立了,名为“警惕邪恶master”的防卫互助同盟的!

    “亚瑟啊,仅仅是极东之地,就有着八百个左右的圣杯。而全世界的圣杯数目,保守估计也在五千以上。这还是因为世界的南端,只有大海和冰原,并没有人烟,不然只会更多!”rider轻轻的告诉saber:“每个圣杯,每隔几十到几百年不等,就会爆发一次圣杯战争。错误的许愿什么的,甚至是直接就要求毁灭世界,隔段时间都会发生那么几次。但是,人类依旧存在,世界依然完好。所以说,saber,你太小题大做了……倒是真摧毁了圣杯的话,那麻烦才大呢!圣杯,是不能够连续的被摧毁的,因为那样的行为,会引发大灾变!”

    “像玛雅、巴比伦、北欧、楼兰什么的,还有亚特兰蒂斯和奥林匹斯山,都是因为神主圣杯一投影出来,就立刻的被敌对势力各种摧毁,直到大灾变发生也得不到真正的降临,才陆沉的陆沉,消失的消失,毁灭的毁灭……”美杜莎似乎是在缅怀着什么,不过很快又恢复了过来。

    saber终于呆住了……

    “即然人类依靠圣杯而成为神,那么神之间的战争,自然就以不断的摧毁对方的圣杯为手段。如果不能够在大灾变发生之前,降临圣杯并许下愿望,那么一切都将结束……那种规模的大灾变,也被称作诸神的黄昏!”无视saber的惊异,rider继续的爆料:“关于这点,saber你倒是不用太过担心。圣杯有六个等级:大圣杯、地之圣杯、天之圣杯、天神圣杯、神主圣杯、以及传说中的盖亚圣杯也就是英灵王座。冬木市的圣杯,勉强只是称为天之圣杯的存在,制造和维持一个半神便是它的极限了,在规格上还差的远呢!就算引起灾变,也不过是以柳洞寺为中心,把小半个冬木市从地球上抹去罢了……。”

    “那我的圣杯,算什么等级?”美杜莎爆的猛料,让萧洪也有了某些兴趣。

    事实表明,他这是真心在找人吐槽自己……

    “你那个啊,应该是不完整的,没有魔力来源的大圣杯吧……喂,我说,你该不会突然就发不出工资,然后紧跟着破产吧,我可不想一下子连着跳槽两次啊,混蛋!”

    “这个不用你操心的啦,我破产的话,你就尽管跳槽吧……”

    ……

    而saber,脸色已经相当的苍白,她终于是不再坚持:“摧毁圣杯,只是个错误么?还有那个,为什么,为什么会有灾变啊!”

    给saber解释这个的,是萧洪。

    吞噬间桐樱身体的同时,萧洪也吞噬了部分的世间一切之恶,自然是得到了大量的相关记忆。

    他对于圣杯战争的许多东西,已经了解的相当通彻。

    而且,美杜莎给出的信息,也彻底的燃起了萧洪的某种野望:一定要称为新世界的神!

    阿尔托莉雅亚瑟,你要是还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休,那我也只好把你彻底的黑化了。

    rider只是非暴力不合作半推半就不反对状态,而且我还有后手。

    可是你,压根的就没有把我当做是master看待过吧……

    很难想像在关键时刻,你会把我的方针和命令执行成什么样子……

    所以,就算是你,也休想成为挡在我面前的绊脚石!

    “这就要从圣杯的起源说起了……”

    “世界进食了混沌,之后将消化不了的东西,排泄出去。”

    “这个动作,利用的是一些叫做灵脉的东西。”

    “灵脉的附近,因为这些排泄出去的能量的聚集,往往会频繁的出现各种妖魔怪物和天灾**。”

    “因此,就有了从远古时代,流传至今的机制:圣杯战争……”

    “设下封印和储存从灵脉排泄的力量的结界,等到结界被灌满之后,再通过仪式降下圣杯,利用这些能量许下愿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圣杯就是世界的排泄口。”

    “堵住了肛门,人就会憋死……”

    “不让圣杯降临,世界就会喷粪……”

    “这么说可能难听了点,你可以理解成一个装满了魔力的箱子,再往里面硬塞的话,箱子就会炸裂……”

    “然后,箱子里面的东西就会扩散出来:无数的魔力突然爆发,形成足以毁灭一切的能量风暴……”

    “这就是所谓的,上帝之洪水,诸神之黄昏,或者潘朵拉之盒!”

    rider似乎也从萧洪的脸色中看出了什么……

    曾经是神祗的美杜莎,对于愿望与实现的机制很是了解。所以,她低声的提醒了saber:

    “亚瑟,这次你可是真的错了哦。愿望是不能没有节制的胡乱许下的。”

    “但是,考虑到你不是魔术师,你的前任master也不是,所以,这个错误应该是可以原谅的吧。”

    喂,喂,rider你说这话的时候,盯着我看是什么意思啊……好吧,好吧,你赢了……

    萧洪只好顺着rider的意思,接下了话头:

    “‘我要如何如何’之类,没有任何节制的愿望,本身就是错误!”

    “不管是什么样的愿望,当其无法合乎常理的发展,就一定会遭到扭曲,由此产生的最糟糕的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个世界上的什么东西,都是平衡的。有正义就有邪恶,有希望就有绝望,有欢乐就有悲伤,有拯救就由死伤……”

    “一部分人得到了希望,自然也会有另一部分人得到等同的绝望。”

    “有人无节制的要求了某样东西,圣杯自然就会将相反的东西赋予其他人……”

    “于是所有人都只剩下了绝望,然后死掉,世界也就此毁灭,saber,你是这样认为的,对吧?”

    saber拼命的点头,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你的想法又错误了,你完全的无视了个体的承受能力!单独的个体,够承希望的极限又能有多大?”

    “圣杯并不知道许愿者的极限,如果愿望没有节制,它只会一直的从其他人身上抽取你想要的东西,然后灌注给你……”

    “如果不考虑圣杯的干涉的话,许愿者肯定会直接的死掉,而全世界都没事。因为可以撑死一个人的希望,转换为绝望并分摊给所有人后,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当然,因为圣杯对许愿者存在性的干涉,情况就变了:大慨会死掉半个冬木市的人吧,之后许愿者变成了一个撑爆的气球,嘭的一下子消失掉……”

    “然后,世界又恢复了正常,就是这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