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12 翠环山上红莲池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2_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全文免费阅读_act2 翠环山上红莲池来自书()

    嗜血年纪第一年,素还真、号清香白莲,中原领导者,与毁灭之源覆天殇决斗于九幽之巅,在九幽之渊的爆发下同归于尽。

    梵天一页书,身中覆天殇磷菌病毒,为克制病毒变异而退隐疗伤。却因邪帝传承再出、叶口月人战火蔓延,而勉而为之,带伤领导大局。隔年,磷菌病毒毒性爆发,在癫狂中死于佛剑分说之手。中原武林顿失两大支柱,变生之数由此而始。

    佾云:云门八采之一。黑衣剑少:魔神诛天之子,魔剑道少尊、妖刀界少主。

    初年,因听闻鬼帝一脉重现,炼月幽舻横空出世,鬼帝一脉的宿敌邪帝一脉因此复出。承邪帝传承的九幽,自封幽皇,率叶口月人侵袭苦境。各领武林正邪半壁江山的佾云、黑衣剑少双双遭到狙击、力战身亡。

    大战随后爆发,叶口月人兵锋直指邪能境。

    隐世前辈苍白奇子、杜一苇、卧江子等人重出,与邪能境缔结同盟,在邪能境大战中击退叶口月人。

    随后四曲狭道大战爆发。剑盟三子联军,在四曲峡谷部下剑阵。战役中途,叶口月人的执首袖权,率机械改造人兵团突然杀入,配合虎帅的生化改造人兵团做为支援;还有执首稽咸璚叶与大将巽命来援……

    邪帝一脉的机械改造人,有特异力场护身,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剑气不能伤。而生化改造人可以在战场上瞬间断肢再生,还具备各种兽性异能。所以剑盟众人被杀了个措手不及,终于大败!是役,剑盟除任飞扬未参战外,中原武林全军覆没……

    邪能境覆灭后,幸有卧江子孤军奋战,以巧智布下阵局,拖住叶口月人大军。

    又有剑君十二恨、银狐联手击败执首猊戬傩叶,使得邱霍蛉叶的另一支改造人大军不及赶到,卧江子得以及时撤退。

    叶口月人之战,牵动中原精锐尽出。却不曾想,这只是灾劫的前奏。

    此战过后,便是世界沉沦的开始,所谓嗜血年纪……

    四月,依旧奋力抵抗邪帝一脉入侵的武林正道联军,开始出现人员失踪事件,阴阳师离奇失踪。但是大家都不以为意,只以为是落单后中了叶口月人的毒手……

    六月,人口失踪泛滥,杜一苇身亡、苍白奇子失踪,卧江子独木难支,中原陷入莫大危机。

    九月,问侠峰众高手终于介入此战,战局稍有起色,直到……

    连番大战下,叶口月人也损兵折将,邪帝一脉的两名执首及辅权邱霍蛉叶战死,幽皇命令叶口月人大将执首洺双锖叶参战。洛双做为最强的机械改造人,武力为众执首之冠,骁勇善战,问侠峰多人败于其手,中原再度陷入苦战之中。

    十月,极西之境,天降莲花,西佛国的活佛悉昙多转世鎏法天宫,为小活佛梵刹伽蓝……

    十一月,黑衣剑少之兄,白衣剑少战死,曾经显赫一时的魔门翘楚,魔剑道,灭!正道方面,绝鸣子、认吾师亦身亡;问侠峰众人伤亡过半,终于围杀洛双成功,重创叶口月人并覆灭其大半战力,邪帝一脉退场。

    十二月,卧江子发现秘密,叶口月人之所以屡占先机,乃是中原叛龙从中作梗……

    嗜血年纪二年,潜藏暗处的嗜血一族终于崛起。

    原来在叶口大战之时,闍城便已重开,嗜血族早在暗中蠢蠢欲动,袭击武林中人,以血毒将之转化为新的嗜血者:阴阳师等失踪人口,开始以诡异的姿态重出!异化后的阴阳师实力大增,而中原与叶口月人皆严重折损,无能抗衡,此时能对抗嗜血一族者,唯有……

    第二年三月,邪之子解开阇城血印,覆灭西佛国,取得封印在鎏法天宫中的邪兵卫、也就是都天神煞之力……

    以上,便是所谓的嗜血年纪。

    三十年前,鎏法天宫的小活佛梵刹伽蓝降世,便预见到了嗜血者的血祸末世。

    可惜,那恍恍惚惚的未来不真切,很多重要的细节都不能通透,只能知道一个做为人类就不能接受的结局!

    所以,小活佛定下了逆天之计。知天命的小活佛,自知时日无多,便恳请素还真之子素续缘,让他代为留意三十年后的圣行者一事。

    素续缘听从了小活佛的劝告,化身观察者和见证者,游离在世局之外。他一路旁观了血祸的蔓延和席卷,再将整个世界的沉沦历程写成一书,名为《嗜血年纪》。此书,要在三十年后,交给从三十年到未来一行的佛剑分说,也为这灭绝希望的世界留下最后一点光明……

    而佛剑分说之后的逆天救世之路,最大的倚仗,也正是这一本,来自未来的剧本!

    八部花品,神达天通,带来了天地的悸动。

    当萧某某运转八品神通,在世界万物的指引下,来到翠环山脚下的时候,便被一阵扭曲的契机所吸引。而扭曲的源头,正是茫然独立山角之下的素续缘,或者说,是素续缘怀中的,这么一卷书册。

    “旋帝利兮流光,放志意兮寥茫,系魂神兮天香,降百灵兮纷扬……”扫视了一眼一脸枉然、似乎是陷入无限自责境地中的熊孩子,萧某某不置可否。他只是轻摇羽扇,吟着一两首歪楼到不能再歪的诗词歌赋四不像,擦身而过。

    嗯,这一点点词句,真的只是某人随口念念。要真是做为诗词歌赋或那啥,可当真是毫无对仗,且狗屁不通。

    只可惜原本居住在二十四梦花境的那个策梦候,颇有魏晋雅士之遗风,以温文儒雅、慵懒华贵为格致,把与梦花源有关的梦花术都取了这些无病呻吟的三流名字……如今已经是萧某某取代了策梦候的身份,或许会再用那样的招式,却断然不会再接受这么娘娘腔的招名。

    当某人和素续缘擦肩而过,也只是觉得自己口中不念叨点卖弄风骚的东西,确实是对不住这一身羽扇纶巾的行头。

    这才会随意的把那些,估计是永远没有出场机会的招名,当作是诗号赶驴上架般的使用了……

    ……以此,也算是对原剧情中某策梦候那一段妖孽人生的缅怀了吧……

    反正这个,也只是细节罢了。细节而已,没必要太过在意!

    “前辈……”毫无声息,陡然从身后响起的声音,也让素续缘一阵激灵。陡然发现,似乎之前还在自己眼前、远在天边的身影,一个踏足就到了自己身后,还要往身后的翠环山继续进入,想起了什么的素续缘这才陡然一个旋身,以两仪化四象的法门旋身挡在萧洪身前。

    不等素续缘开口,萧洪便已经单手叉腰,都不拿正眼人。只见某人右手伸直了就拿羽扇的尖端对着前方,对着素续缘头顶上那片猩红的天空指指点点:“彼其娘之!”某人一开口,顷刻间斯文扫地,“你这眼不见为净的娃儿,不去等你的圣行者,却挡老夫的去路干啥!”

    ……彼便是你,其和他孟不离焦的在一起,之同的。于是所谓的”彼其娘之”,大体便是”你***”之类的干活……

    “……”素续缘何等人物,顷刻间便听懂了萧某某口中的粗话,正待反驳,又被萧洪打断。

    “别碍事别碍事,给我闪一边去!”萧某某还要大声嚷嚷,直接让整个翠环山都听到了。至于素还真听不听的到,他倒是真的不在意:“怎么,你还不服气?你这熊孩子,从小到大哪天让人安心过?三岁翘家,五岁逆上,十岁害死老娘……”

    “我……”一顿嘴炮,素续缘当场懵了。在他的记忆中,当真是没有这样一位对自己如此了结的前辈存在过……

    “啧啧:九阳神童是吧?魔域命使是吧?天下第一是吧?还真神仙?整出这么多花样,你小子就以为能耐了是吧……”萧某某话锋一转,语气登时变得嘲讽起来:“可是到了二十弱冠,你竟然被一个刚出生的小孩子三言两语一忽悠,做了三十年望夫石,这又是个什么情况!本以为最多三十而立你就该清醒了。却没想到这都要五十知天命了,还是一个鸟样,没有一点长进,当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是吧!”

    萧洪口中的事件,当然是指二十岁的素续缘,因为新生的小活佛一句话,就做了三十年观察者,这件事情……

    至于所谓的望夫石,非m以自己的节操起誓,这当真不是要配佛剑分说和素续缘的猎奇cp啊……

    “我……”素续缘当然要反击。为了能够胜任观察者这样的身份,三十年来素续缘一路旁观。明明能够知道一切,却为了抓出叛逆人类投降血祸、导致人类溃败的叛徒,而不能说出。甚至,为此,不得不目睹至亲之人,一个接着一个的陨落,只为了等待一个从过去来的异类,以引导一个不一样的未来!这样的经历,对于任何人来说,或许都是一份绝对无法承受的压力。

    以至于,素续缘也只能以最大的声音反驳:“我没有错,我也只是……”

    其实,仅止就这方面来说,萧洪还是相当敬佩、也中素续缘的底力的。

    不过敬佩归敬佩、中归重:萧某某今天来,毕竟是以修正为目的的!

    嗯,为这灭绝希望的世界留下最后一点光明什么的,当真是压力很大啊。

    话说回来,这打闍城重开,便逐渐恶化下去的血劫末世,究竟是如何发展到席卷天地的程度?

    嗯,据说,若干年前,西佛国的活佛悉昙多游历中土,见识了嗜血者这一物种后,就说此族必为祸事,好在底层的嗜血者无法抵御日光的照射……然后悉昙多又跑到无间之中溜达,在鬼道之中发现了都天神煞之力,并命名为邪兵卫……

    邪兵卫,都天神煞之力,可以掩尽三光,令世界不再受太阳星的庇佑。

    所以悉昙多大惊失色,急忙把都天神煞拖回家封印起来,然后到处表功,逢人就说若不是俺封印了邪兵卫,这世界就完了……

    ……但事情的真相,却是,明明、明明嗜血者压根就没有办法,抵达无间深处!

    后来西蒙听说了这回事,就有了兴趣,带着邪之子横扫了西佛国。邪之子也因此得到邪兵卫,世界就这样崩坏了。

    说到底,血劫末世也不过是因为,西佛国怕嗜血者不能横扫天下,就从嗜血者无法抵达的地方把都天神煞之力带回了世界,然后还要让有关都天神煞之力的传说在嗜血者之间流传罢了!

    “佛门中人,首先当然是替佛门中人考虑啦!所以,你就因为鎏法天宫小活佛的一句话,不仅不主动的面对嗜血者对世界的破坏,还不让其他人涉足,只是目送事件往最坏的方向发展……”萧某某如是说:“世界苍生的最后一点希望?我是佛门大兴的一丝契机吧!能牺牲的都牺牲了,以此彰显大家的无能;你再把其他人淌出的那条血路,尽数托付给那个被人算计犹未知的、不知所谓的圣行者!”

    是么?不是么?

    正式的剧情中,大家拿到了从三十年后带来的剧本……

    之后悉昙多转世为小活佛,吞了一半邪兵卫后兵解转世重修,不出意外再转世依旧是正道翘楚。

    而做为圣行者、行动主力的佛剑分说却因为另一半邪兵卫,让逆天救世之路最后踏足了修罗的领域,入魔重修。甚至就连此过程中,偶尔蹦出去的一颗舍利,也能够算是破戒、也要被公法庭追缉。总之,就是要让江湖正道因此诟病诘难好久,最后功过相抵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

    可以说,整个的末世血劫,可以说好处都让西佛国拿去了!

    ……要不是之后圣踪地理司的横空出世,动了西佛国宗主国北隅皇朝的龙气,让北隅皇朝颠覆,还谋算如意法,西佛国也因此解散……

    ……若非如此,直接导致了血祸蔓延的活佛悉昙多,其西佛国,当真是这个末世录剧情中,最大的赢家、没有之一!

    “所以说,送死的脏活累活大家上,功劳却被有心人一人独揽,最后的结果是整个苦境都要欠西佛国一份因果,这究竟算是怎样赔本的买卖啊!”萧洪说着说着,浑然不觉彼此间的称谓,已然乱了套:“你这败家孩子,一定要给你老爹老实反省反省才行啊!”

    素续缘反问:“可是,若不依照小活佛的指点,这苍生又该如何是好?”

    萧洪摇摇头:“哈,寻找叛徒什么的,你的结论,完全就是毫无意义!若不是疏楼龙宿的主动背叛、投入敌营且获取话事权、再为你们做为掩护的话,那么在嗜血者席卷苦境后,这个世界上压根就不会再有人类存在,何况是幸存者的聚集地!何况究其源起,这明明是西佛国一路推动的大劫才是!而且说到底,无论是由素还真动嘴,还是由我动手,这漫天妖氛,都不过是浮云一般拭去的存在!你却偏偏要为之做出这老大牺牲!甚至自己牺牲都觉得不够,非要让整个的天地苍生都欠下西佛国因果……!”

    素续缘仍然觉得无法接受,又问:“你说,你有能力对付拥有邪兵卫邪之子,解决这……?”

    萧洪先是点头承认,又摇头拒绝了素续缘的渴求:“哈,当然,这可是上天注定的生克关系,又有如吃喝拉撒等日常一般简单!只是天下苍生与我何干?你不说,素还真又如何能知道详细;素还真不和我说,我又为何要出手?你不是把苍生都寄托给鎏法天宫了么?”

    萧某某还要继续打击,素续缘却因为萧某某的消极言辞和置身事外法而发怒。

    哪怕这些,其实都只是某人都托词。刚刚进入此世界的某人,可没有那样的机会或者说机遇,去拯救沉沦已久的天下苍生什么的。

    好在,素续缘无可奈何之时,翠环山顶上却有人异常的清楚一切。哪怕那人,名义上已经只算是一缕残魂。

    这时候,从山顶,传来了这样的交涉,无疑是素还真本身:“陛下勿再为难小儿,有什么事情只管入内漫谈!”

    嗯,一缕精神力的波动丝丝缕缕,当真为萧某某指明了上山的路途。见得如此,连素续缘也不再阻止萧洪的前进。

    素还真为了重生苦境,而用以寄托元灵的一朵佛莲,就生长在此处。这个梗,无疑是连邪之子也要关注的焦点。所以翠环山上的碧波池,早就被素还真以秘法封印,非是异常亲近的相同阵营者,压根就无法知道详细!

    之前素续缘,要阻止萧某某踏足翠环山,主要还是为了此间的秘密,尽可能不要落入嗜血者的眼中。

    但是既然素还真自己就释放了结界,引导了出路,事情就完全的不同。

    所以萧洪就在素还真精神波动的指引下,几弯几拐,踏足了一处秘境。秘境中,毫无光明的世界也能荷塘盛放,正中一株火莲怒张!

    那正是……

    着火莲的莲心处,端坐的一个小小人影,萧洪终于是开口:“哈,每次打开门,都到俺家素贤人在装死,这可真是神奇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2_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全文免费阅读_act2 翠环山上红莲池更新完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