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33 这当真是要逆天
    千年城,王宫的最高层,朱月总是喜欢居住在那样的地方,因为那里最为接近月球。

    当然,这个房间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进来的……

    如今,房间中,萧某某躺卧在一张豪华的大床上,骑坐在他身上、还有躺卧在他身边的,都是……

    好吧,这场面或许是有些不太和谐,但是这却不是最为重要之事!

    最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外间的天空,异像已现,纵情于声色的萧某某却被蒙在鼓里,浑然不知……

    无疑,这是天机被蒙蔽的表现,也只有身陷天机之中的存在,才会有这样的待遇!

    同一时间,大秦帝国,故都咸阳,阿房宫。

    垒土九层的祭天之台上,脚踏金乌玄鸟的图腾,雄姿英发的秦王政,如此询问他身边毕恭毕敬的随从:“徐福,这天地异像,便是你不惜一切进谏于朕,让朕暂缓一切大计,所等待的时机了!?”

    天上,七颗星辰陡然明亮,照射出万丈毫光。

    那毫光各有属性,隐隐约约是一道剑气、一道刀芒、一股锐气、一分文华、一分武息、一寸灵光、还有,最后的一份……七颗星辰照射的毫光,隐隐约约汇聚向未知的去处,要将一份更加神秘强大的气息,引导如入这个世界!

    这天地异像,把个夜空照的如同白昼一般,在地球上的任何一处都可见,也吸引的形形色色,所有人类的注意力。

    一时间,202年世界末日的说法,竟然在人类之中,以令人吃惊的速度扩散开来,这些却是后话。

    只说天台之上!

    “禀陛下,正是此天变异像,主世间乾坤重定,是乱世之基,也是大业之机!”那随从,从风云世界带出的终极**ss,帝释天徐福:“此天数要让大王横扫**、一统天下!”说完,这人还要顺手拍上一个马屁,

    徐福,除了是暗中掌控武林的幕后黑手,在任何背景的剧情中都有一个共有身份,方士……

    做为千古一帝的御用方士,星相之学总是要精擅的。所以哪怕这徐福曾经有过背叛的劣迹,这一界中缺乏相关人手的秦王政,还是直接的任命徐福为太宰。而另一方面,徐福也被这突然冒出且格外强势的始皇帝一身威势骇到肝胆俱丧,竟然也收敛了投机取巧的其他心思!

    ……确实,徐福也从来没有想到过,凤血护体兼千年修行的他,实力竟然远远不如昔日的……

    这太宰的司职嘛,具体说起来很麻烦,权力似乎是远远大于后世的钦天监。

    非要简而言之描述的话,也就是相当于大家耳熟能详的国师了。

    “哼,天命?朕重来不信所谓天命!”天台之上,嬴政抬头望向天空中分部八方、逐渐闪耀明亮起来的七颗亮星,面向苍天伸出手去重重握住,象征大秦国运的玄色气运裹挟万众一心,径直冲撞而去,似乎是要向天示威:“与人斗,与天斗,其乐无穷!”

    “陛下,不可啊!”徐脯忙劝阻,却哪里劝阻的住。

    背后一只大手,突然就放在了徐福的肩膀§福回过头去,才到,这是始皇帝最最信任的大臣。此人不止文武双全,还身居相之位,仅凭一手********的绝学,便足以令千军辟易。顺着那人的眼光,徐个天望去,就到天上气象陡然一变。一条黑色的大蛇,裹挟天下水德,本来是要追逐天上星斗。却凭空被两条大蛇截住,那两条大蛇一蓝一红,声势本来与黑蛇一般。

    可是三道气运凌空一搅,高下立分,顷刻间漫天红雨蓝云,只留下那一抹黑色翻滚腾挪,一时间凶焰无二……

    只是,这黑蛇经过一番激战,色泽已然淡化了数分,再也不足以掩盖七星汇聚的华光之相!

    这三蛇凌空的气运之争异像,世间也只有寥寥数人,能够感应。

    首当其中的,自然是三个当事人。

    然后,便是南美某处,在南镇守株待兔的半花容!

    “没想到,这世间竟然也有……”了一旁的,人革联元首卢卡尔·伯恩斯坦家的大小姐,某萝丝·伯恩斯坦,半花容苦笑。

    没想到,七星汇聚,牵引大势的异像,竟然也不足以让她顺藤摸瓜,寻找到化星的下落!

    七星和天上本命星辰的联系,虽然存在,却也被绝对的神秘所掩盖。若不是指王星就在身侧,身上有淡淡的,承接星命时特有的星力感应,若不是曾经深深涉足与七星有关的事物,她也无法从那隐讳异常的气息波动中,就分辨出萝丝·伯恩斯坦的真实身份。

    不由得,半花容对萧洪的忌讳,又多了几分。很久之前,萧某某就曾经拍着胸脯向她保证,卢卡尔··伯恩斯坦的女儿、爱得尔海德·伯恩斯坦的妹妹,就是这一世界指王星的传承:半花容委实无法想象,萧某某是如何清楚知道这些天机的!

    同时,学院都市附近的时空,一阵涟漪,一只蓝色的小萝莉出现了。

    那是覆天殇。

    气机感应,或许萧洪手下的大多数人还不能察觉,便是冥界中最接近这一领域的萝拉·斯图亚特,也只能够隐隐约约感应到要出什么大事。可覆天殇是何许人,她自然是能够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然后就来到了t世界。

    天空中龙蛇混杂的异像,覆天殇惊异于她竟然没有发现最为熟悉的那一道……

    “奇怪了,这么张扬的事件,那家伙竟然没有什么表示,这怎么可能!”覆天殇眉头皱了皱:“他究竟是在干什么!”

    然后,显然,张开鬼言的覆天殇,显然是到了萧某某现在的景象……

    “哼,这家伙竟然如此荒唐,如此紧要关头……哼,我管你去死!”覆天殇当即转身,就回到冥界去了。

    而千年城上的萧某某,躺在床上的他突然就感到了一阵背心发冷。

    这是,该死的,被锁定了!大惊失色的萧某某陡然觉得不对。他已经发现一股足以翻天覆地的混沌宇宙之力,从无间之中,穿越层层虚空屏障,笔直的往自己的所在轰击而来!

    是谁!萧洪的念头急转,向来清明的灵台此刻因为天机模糊,竟然是一片混乱:混沌宇宙之力,那可是混元等级的大招!能锁定自己,并释放此等攻击的人物,目前与萧洪有所交集的不会超过只手之数,又有谁有这个必要要……

    这等级数的混沌宇宙之力,若是让它击实,便是萧洪也秒不了五内俱残!

    有心散开,却的这力量在千年城爆发开来,会……

    可是不过瞬息之间,萧洪还来不及有所动作,那股力量又陡然加速,已经当空而至,迎面灌入了萧洪的小腹之中!

    骑坐在他身上的朱月,竟然对那份力量视而不见、置若罔闻!

    不是视而不见、也不是置若罔闻,而是诸人,压根就不到那份,足以颠覆这世界的力量……

    而且,萧洪的身体,也在陡然一阵僵硬后,软化下来。他已经安心,或者说不甘,这份混沌宇宙之力,其实还有一个另外的名字。

    这这这……

    突然察觉到了萧洪的异样,朱月突然趴了下来,躺在萧某某的怀里,眉目传情间询问说:“亲爱的,你怎么了?”

    嘴角抽了抽,萧洪陡然左起身来,再折叠下去,顺势把朱月压在了身下:“这尼玛,都怪你,老是喜欢用这个姿势!”在朱月的莫名其妙中,萧某某大叫:“你现在不是出问题了吗:老子竟然怀孕了!这笔账老子一定要好好的给你算回来!”

    某人,方寸大失了,这是!

    ……嗯,那一团混沌宇宙之力,自成混元道果,乃是一道混沌元灵!这元灵,还有一个另外的名字,也就是上古七星之主,天策真龙!

    ……但是,喂喂喂,非啊,主角是男的,是男的对不对啊!

    ……哪怕他现在的性别是秀吉,哪怕那是天策真龙,这个怀孕了又是怎么一回事啊![(m)無彈窗閱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