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35 某些节操和丧失
    摇了摇头,萧某某那丧失的身形再次向前,走到了覆天殇的身前面对面站立。->-/

    右手仅仅贴着对面微微隆起的胸部用力一紧、一吸、一抓、再一拉、一扯……

    感受到心脏内有某些东西被萧洪那只胡来的右手牵引、被一丝一毫的牵扯到顶峰一点炙热之处,蓝色的小萝莉陡然脸色一变。她出乎意料的配合,也出乎意料的安静。紧随其后的,是全身上下的某些东西,纷纷被顶点那一点炙热所吮吸,一波又一波的投入进去。

    伴随着这份汲取所带来的,是抽髓取骨一般的疼痛,似乎有千万小虫在浑身经脉涌动,并往某点集中,覆天殇却咬牙承受!

    当一滴本来堵塞着毛孔、却散发着浓郁雷霆气息的液体,顺着某尖的孔隙在巨大的压强下脱体而出的时候,那种足以令浑身痉挛和麻痹的喷射之感,终于让早已满脸惨白却血脉喷张同时也一头虚汗的覆天殇啊的一声尖叫,陡然失去了浑身的力气,全身一软差点就……

    好吧,啪的一声,覆天殇当真就向后跌倒坐在了地上,萧某人视而不见。

    萧洪的手心,此刻拘束着一粒暗金色泽的血液,散发着莫名其妙的气息。那正是小安采集tm世界某个补丁中的特殊要素,这才制作的,八杰集之荒野电光的传承血液:理所当然的,那也是一份精元!

    ……人有精气神,对应功体魂体:精元,自然就是修炼,所追求之道……

    挣扎了一下,却没有站起来,覆天殇一脸的不愉之色、也一头的黑线。“哼,你就不知道要……”她别过头去小声的嘟噜。

    对覆天殇暂时的尴尬之处,萧某人已然是像没有到一般。相反的,还要异常没有良心的解释问:“怎么了,这样不是很好?”

    呐,安哥拉·曼纽是借助混沌的契约,方才成就的混沌代行者。若不出意外的话,他也就是靠外力成就的那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大众脸混元境界。以这个境界而论,其创造的混沌精元,也就是第三档次的传承,其限定自然是要让覆天殇的境界止步道境巅峰。

    “如今你的修为水涨船高,八杰集的传承对你来说不再是助臂,相反是制约:所以我将之取出,你不用谢我啦!”到最后,拍着胸脯,萧某人无视了覆天殇呆坐在地上、一脸就要坏掉的样子,如是说:“呃,还是说,你舍不得荒野电光附带的雷霆之力?不对啊!以你之能为,五年时间,那诸般大道,你应该是都融汇贯通了的:即便是没有八杰集血液的加成,要重修雷霆之力也易如反掌……”

    “……”覆天殇无语了,也很快就出了某人的险恶用心:“我不生气,这丫故意的,生气我就输了;我不生气,这丫故意的,生气我就输了;我不生气,这丫故意的,生气我就输了;我不生气,生气……”

    可是,萧洪又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呃,是了是了,那个你别担心!谁说八杰集的传承取出,魖界是要清空的:但魖界沟通三界,里面的人事物我已经都给你安然无恙的送到亚特兰蒂斯去了,这个你完全不需要担心的!”

    喂喂喂,这个才是最最担心的好吧!沙罗妹子终于再也藏不住了,丧失的某人很快就要……

    啪哒一身,跌坐在地的覆天殇陡然惊醒:“喂喂喂,魖界清空了,我不就没法通过魖界回冥界了么!”嗯,覆天殇突然就觉得,她很有必要第一时间赶回去、确认下沙罗的安危……

    不过紧随其后的,是低下头去不言不语、然后吐出一口长气,那是一种没有干劲的失落和萎靡。

    这边覆天殇的干劲没有了,那一边某人的干劲却来了。

    萧洪:“哎呀哎呀,那个不急。等你修成了四方圆鉴,自然是可以借伏魔法阵的出入青冥之力,离开此间了!”

    覆天殇:“可是,那得要好久!我不是还要帮你总管两界事务么?万一这段时间出了什么乱子怎么办?”

    萧洪嘿嘿一笑:“嘿嘿,没事的没事的!也不想想,在冥界,还有什么存在,能够给傲来国造成困扰?而tm世界有我两大化身坐镇,还有什么值得担忧的事情呢?……和如今的大事比较起来,国家大事这种小事果然是要靠边站啊!”

    ……咦,这台词怎么这么耳熟?还有,如今有什么大事么?

    场景切换:“可恶啊,有事没事闭什么死关,需要的时候你连个影子都不见,你也不怕惨死栽里头!”啪的一下子,月光把一个茶杯摔在地上:“还有那个什么世界政府和海军,你们这是没事吃饱了撑的吧!别把老娘逼急了,直接用冥王把你们的玛丽亚乔给飞天上去!”

    好吧,海贼王的世界,并非无忧:因为某些突发事件,新世界的海贼都面临抉择,再度焦头烂额的某月光妹子理所当然……

    可是那些异动,并不会影响到某人的地盘,亚马逊百合群岛和庞克哈萨德岛都固若金汤:于是某人两眼一闭,就视而不见了!

    画面切换回无间之中的某秘地。

    一晃眼的功夫,某人竟然已经一脸怪笑的蹲在了覆天殇身前,还要身长脖子,几乎就把两张脸凑在一起。

    若不是无间之中没有空气,这两人也不用呼吸,不然都可以……

    咿呀……

    刷的一下子,一脸诡异表情的覆天殇,终于是忍不住双手向后撑地、小身板也后仰、往后退了几步,要远离某人的诡异仪容。

    可是某人顺势改蹲为跪,也双手撑地,一个标准的失意体前屈、或曰丧失体前屈,就把面对面改成了笼罩……

    某小脸陡然煞白,很短时间内再次出现重复台词:“你你你,你要干什么,别乱来啊!”

    那笑脸却愈发丧失:“嘿嘿嘿嘿,俺地小殇殇啊,乃觉得就现在这个人事物而论、俺能干什么、又会干什么?!”

    觉得自己果然就要坏掉的覆天殇,只能一脸黑线:“……”

    四只撑地的长短手陡然一软、好吧、此处因为若干和谐不和谐的原因、省略若干字……

    总之,名曰洗点重修,某人却趁机和覆天殇还有慕容紫英,过了一两年没羞没臊的那啥生活……

    甚至,随着某人修为的回升……

    嗯,无独妙谛、五中行录、八眼法藏,都只是先天顶级绝学。以某人的道境根基,这三卷天书,自然是都很快就融汇贯通,也分别领悟了无量妙谛、中行化天、和蕴法天眼的神通。再修习四方圆鉴、配合中行化天神通,某人已经了悟了四方中行大阵和伏魔大阵……

    ……据说,某人已经可以凭借唯我独尊印上两套大阵之一的伏魔大阵,来开启两界通道、并且召唤妹子了![(m)無彈窗閱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