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28 武道七修之剧变
    被篡改的未来,终于让鬼荒地狱变沉默。

    萧某某的劝说,来也是有了一定的效果。

    鬼荒突然不着边际的问萧洪:“如此说来,策梦候清都无我,便是令我落下如此结局,最大的罪魁祸首!”

    萧洪扬眉摆摆手回说到:“想来鬼荒也不知,昔年彪族与武道七修两败俱伤后,彪族与击风族、还有两钟三千楼治下的地盘,已经尽被一品宗皇趁乱占据。而据吾线报,那清都无我,和葬刀会的绶督厂公痕江月一起,都是一品宗皇旗下皇朝的封疆大吏……就连造就了那个玄玄血傀师的那一本圣魔元史,想来也与一品宗皇,脱不了干系:一品宗皇的势力在西武林蠢蠢欲动、一直都意欲挑拨中原武林圣魔大战、好峙机入侵中原,其实已经很久了!……甚至,包括策梦候在内的奇花八部,也早已经全面入驻中原武林!”

    鬼荒地狱变瞪视怒火朝天:“哼,本尊如何能让他如愿!”

    萧洪只是嘿嘿冷笑,且笑而不语。

    或许鬼荒也觉得这样的场景很不对,他又是一阵沉默,才终于忍不住长吁短叹:“唉,鹰后啊!就连击风族也……这些蝇营狗苟之辈,何其可恨可恼!只是本尊从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女儿:只是,连这唯一的一份血脉,他们也要算计……”

    萧洪依旧在冷笑中:“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当初鬼荒纵情声色,就自封鬼手鬼瞳,便当料到由此结局!”

    “哼,本尊行止,还容不到外人评价!”鬼荒地狱变,再度大怒。萧洪这话说得,当真是不当人子……

    什么叫做纵情声色!

    鬼荒地狱变,那绝对是一只好单纯好正派的牛头人,只是人家脾气暴躁了点、嗜杀了点、以及最近因为某些缘故狂戾了点……

    可是萧某某才不管这些呢,他继续的冷嘲热讽:“而且当初,最先算计不夜羽的,貌似就是你那个鹰后吧……按照鹰后的计划,恶鬼三凶的聚集已经无法避免,也似乎是真有可能把当初的为恶者一打尽:不过首当其中的,却是明月不夜羽怎么也难逃败亡之局!”

    鬼荒地狱变已经因为极度的狂怒,而发泄起漫天怒火,整个鬼道被震动的动荡不了!

    萧洪却是无视了鬼荒的暴怒。这发泄的动作,已经让萧某某无所畏惧。

    这世上没有什么能够永远存在,所以也没有什么能够比传承更加的重要。无疑,鬼荒地狱变不甘心让彪族和击风族最后的传承、唯一的骨血,再为自己上一辈的恩怨而牺牲所有:那份沉重,做为最后的当事人,也不该由后辈去承受!

    可是鬼荒地狱变被封印于此,就无法做出应对之策;而无应对之策,又拿什么拯救他的女儿?

    武道七修的封印,某些意义上说,当真是可靠无比,鬼荒地狱变与之抗衡八百多年,却就是不能从内里将之破除:方向不对,似乎怎么都是无用功。而有机会、也有可能释放此间封印的,也就是眼前这些百年难得一见的,不速之客!

    心中有所牵挂的鬼荒地狱变,明知萧某某是在蓄意的激怒他,却就是不能对之动手!

    “可恶啊!”所以那巨大的牛头在愤怒的咆哮。

    而萧洪,却无视了鬼荒地狱变的怒吼,他继续毒舌,并卖了一个关子:“……,而唯一能够挽救这局面的,也就是……”

    说到这里,萧洪停住了。

    鬼荒的一颗鬼头,陡然停在了萧洪眼前:“也就是什么?你还知道什么?”

    “哈,发泄了一顿,终于冷静下来了?”鬼荒的以礼相待下,是萧某某的顾左右而言他:“其实这样也好,大叫是很好的发泄。郁结鳖在心里始终不是办法,终有一日会形成心魔让你失去理智,进而做下你无法承担后果与责任之错事……”

    到鬼荒地狱变颜色一变,萧洪这才老实下来:“希望你冷静,是因为之后的事情你可能无法接受:为了不让阁下的盛怒危机到区区的小命,也只好……”

    鬼荒地狱变颜色这才缓和:“说下去,我很冷静!”

    萧洪:“当真?”

    鬼荒:“当真!”

    萧洪:“不假?”

    鬼荒:“不假!”

    萧洪:“那么,我就……呃,我再确认一下,你……”

    鬼荒地狱变这次是咬牙切齿的开口,大嘴中鬼气往外呼呼直灌,也不知道又没有口臭:“说,否则,死……”

    萧洪不紧不慢的道出了,往昔从剧中到的昔日事实:“唉,那我就直说了:当年鹰后因为心伤家破人亡与族人之死,持恶鬼三凶为祸,终于是挑逗武道七修之争,令内外七修内讧,经此一役除去外七修诸人……”

    鬼荒终于怒了:“恶鬼三凶与我休戚相关,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萧洪又说:“夷灭外七修后,鹰后见武道七修的最后三人,也就是尘外孤标意行、白衣沽酒绮罗生、和太羽惊鸿一留衣,彼此间是为肝胆相照的好同志,又都是不留破绽的智谋之士,无计可施下只好采用最原始的美人计:身怀有孕的鹰后挑逗意行和绮罗生后,又身饲一留衣,内七修因此翻脸、彼此间分道扬镳:意行困守通天道、绮罗生被两钟三千楼血案缠身后来被清都无我和兽花老人说服为自救加入奇花八部,而一留衣不得已下携鹰后避居缥缈峰……”

    咦?

    缥缈峰?

    是中阴界吧!避居缥缈峰的,不应该是逍遥子携李沧海才对?

    好吧,其实这个不重要啦……

    重要的是,萧洪话音刚落,那是地动山摇啊!

    哪怕无间之中,没有地,也没有山,那种感觉,就是地动山摇……

    到鬼荒地狱变,并没有向自己出手,萧洪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后来,后来,后来鹰后发现无法对重伤的一留衣下手,就决定离开一留衣隐居的中阴界,去苦境对付当年的罪魁祸首清都无我,可是中了清都无我的奸计,被绮罗生射杀当场……”

    了已经沉寂下去的鬼王,萧某人缩了缩脖子:“鹰后中箭后,一留衣出现:原来一留衣从一开始就知道一切,而且他早就在很久远前的惊鸿一瞥后就不可自拔一见钟情的爱上了鹰后,因此并没有点破这一切,而且还说他也发现这一系列的恩怨情仇别有内幕……总之,鹰后被一留衣的付出所感化,决定把彻查事情真相的任务托付给一留衣,并且告知一留衣她事先藏匿恶鬼三凶的地点,让一留衣将之封印三界;同时,鹰后有感这一段事件做出的错事,觉得对不起自己尚未出世的孩子,而留下了做为解救的三机谶,那是不夜羽唯一的生机……”

    接下来的事情,更加可怕,萧某人的脖子已经缩得不到了,这才弱弱的说到:

    “一留衣远去后,鹰后觅地诞下不夜羽,最后身死神医掌悬命门口……”

    “清都无我适时出现,因此结识掌悬命,两人结为兄弟,可是清都无我却……”

    “嗯,那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清都无我紧随其后出现在那里的目的!”

    “其实和一留衣一样,清都无我也对鹰后早有预谋,只是与默默守护的一留衣不同,清都无我为此挑拨一品宗皇覆灭彪族与击风族。”

    “鹰后身死,其实也是清都无我见事不可为之后的权宜之计……”

    “那时候,清都无我抽走鹰后之魂:如今策梦候正在搜集八品神通,要复活鹰后,让她永远都不能再离开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