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27 当影帝变成导演
    [《原始志》卷一 末世血劫异度魔]act27 当影帝变成导演

    ------------

    事实表明,继承鬼荒之名的鬼王地狱变,只是个牛头人、是根正苗红的牛头人、还是最为简单单纯的傻大个类型……

    非m俺上查了一下资料,貌似玄玄血傀师,还有后来继承鬼荒地狱变之名的明月不夜羽,在提及初代鬼荒地狱变的时候,虽然都没有直接说出其真名,但是也都有提到一个名字,那就是过去的蚩尤如何如何、以及蚩尤魔兵;忘巧云戟如何如何……

    ……以及,为了让恶骨能够更好的发挥恶鬼三凶的鬼手之力,玄玄血傀师还要控制水嫣柔,为恶骨打造蚩尤魈头……

    如此,可以得出结论:这个鬼荒牛头人,就算不是蚩尤本身,也和蚩尤本身关系菲浅……

    “若说吾鬼荒之名,并非那般智者,汝,可信!”,当鬼荒如是说的时候,不管大家信不信,萧某某反正是信了。***以三凶为饵,种种阴谋奸宄,终于闹得武道七修因为内讧伤亡过半:像这种精细活、肯定非是一只以蚩尤为原型的牛头人、能够玩得来的!

    而恶鬼三凶,乃是鬼王再起之机,如果不是确实可信之人,鬼荒地狱变又如何肯将之托付他人?

    偏偏,要让鬼王死后留下的恶鬼三凶,老老实实的配合那些计划伺机而动、最终释放异样气息污染外七修三人的心智:这诸般动作若是没有恶鬼三凶本身的配合、没有被封印无间之中的鬼荒魂体首肯,又如何能够达成?

    在这其中推手的,无疑不是清都无我,清都无我和鬼荒地狱变的敌对关系,让他们不能彼此信任。

    所以导演这一切的,也只能是鹰后,那个让鬼荒地狱变甘愿为之自封一半修为、也终于是因此饮恨的女人。

    据残翼之鹰回忆,鹰后是世间最温柔善良的女性、不仅聪慧机敏、还有母仪天下的仪容……

    姑且不论这句话里面,有多少做为击风族人而自吹自擂的水分,但即称聪慧,那么就不要忽略一个可称聪慧的善良女子,因为突如其来的天降横祸和家破人亡,而被仇恨占据了心智之后的所作所为:毕竟,这才是大家最为喜闻乐见的,所谓黑化!

    这个事态其实有很多的侧面可以印证,比如说白衣沽酒绮罗生并非就是脑残,小聪明的他也有着判事之绝对准则。

    策梦候清都无我虽然足够狡诈,并不能决断绮罗生的动向:何况那时候的绮罗生,已经查清了部分两钟三千楼血案的真相,又被兽花老者感化、认同了妖花妖绘天华,已然决定封刀退隐……之于绮罗生击杀鹰后的事件,清都无我就是引子而已;最终让绮罗生决定动手的,九成九还是那时候的鹰后,在黑化之后的所作所为,挑战了自诩正义超凡之白衣沽酒绮罗生的底线……

    鹰后虽死,却在最后关头留下了……

    嗯,当然,那些都是后话。

    “所以?”萧洪就问了,话题直入正题。

    “所以,吾若脱困,定要让那些……”鬼王怒意勃发,就规划了一个果然又简单又单纯的未来。只是萧某某果然如此的眼神,却让他的怒意一阵翻涌。若不是顾忌到还要靠那个略有耳闻、和自己并列的那个啥鬼帝相助、帮自己脱困,他差点就破口大骂了:“嗯哼!你这小娃,又这是个什么眼神!你可是在怀疑本尊的能为!”

    萧洪却默默不语,只是唉的一下,长叹一声……

    “可是本尊所言,有何不对之处?那些人屠我子民、戮我族人,吾还以报应又有何不对!”鬼荒地狱变终于是勃然大怒,喝问之间连整个鬼道也要一起晃动起来:“抑或是说,你这小辈,也是给武道七修、给那些武林正道来做说客、来本尊的笑话?如此,留不得你!”

    萧某某依旧只是摇头。他甚至无视了鬼王的怒火,轻言轻语将,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哈,可怜你身陷算计犹不自知,估计连过去惨亡的真相都不甚明了,又如何能够知道未来的境遇……”

    鬼荒地狱变终于怒极而笑:“嗯!大言不惭之辈,本尊之过去由吾亲体力行,你这小辈还能知道的更详细不成?至于未来,总是变幻莫测,吾自尚且不知,你这小辈又如何能够知道!……话尽于此,若是没有能令吾信服的说辞,你便永远的留于此处陪我吧!”

    萧洪终于正视了鬼王,再度长叹一声,就开始了坑蒙拐骗:“奇花八部、武道七修、鬼道三凶、三机谶,唉,罢了……佛门有一神通妙法,名为三明六通,能知过去未来,我昔年混迹佛门时也曾涉猎。不过很多东西,都只可意会不能言传,那便就把我到的记忆,都以神念感知给你吧!”说罢,一道金光脱手,打入鬼王体内……

    那些封印鬼王的锁链,本来是要阻碍这不速之客。却不妨鬼王的鬼力一阵涌动,将封印之力尽数溃散,又长舌一裹就把那抹金光一扫而空。武道七修布下的封印,果然能够固锁鬼王魂体已是极限,又如何去阻止鬼王的其他行动?否则这鬼道,也不会被鬼王尽数占据!

    其实,元婴的破功重修,虽然对以大日如来分身为源头的三明六通之术无甚影响。但具体的实现,还是要靠这客户端的修为。

    所以萧某某如今的三明六通,是不了了么通透的,仅只是各种各样的零零散散片断。

    那些片断,压根就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不过萧某某也有过原剧,能够以原剧为基础、以恶鬼三凶为基础将之润色、修补、完善、甚至恶意修改!最后送出去的这些记忆片断,虽然依旧是碎片的集合,却可以说明很多东西……

    不过这样就很好:纪录的太过完全,也只会让鬼荒地狱变心生顾忌……

    至于萧某某的改变嘛……

    嗯,为了自己的利益,萧某某还是有做出一定的改变。

    西武林的风起云涌、屠戮之野的血战、武道七修的内讧、奇花八部对西武林势力包括两钟三千楼在内的清剿、以及鹰后被射杀,这些即定事实,萧洪还没有傻乎乎的将之改变,只是不经意间在其中添加了很多紫衣人惊鸿一现就消失的身影。

    而未来事,从北海无冰和明月不夜羽的登场,到残翼之鹰的出现,以及不夜羽因此接触鹰后记忆也即称鹰后的怨念,再到恶鬼三凶的依次现世、通天道中紫衣人身份的暴露……嗯,再之后的事情,新剧还没有出来,偏偏萧洪在鬼荒地狱变身上到的又都是零碎画面拼凑不出来一个所以然,所以萧洪就相当无节操的自编自导的导演了一个画面……

    那最后结局,也无非就是说明月不夜羽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是集齐了七龙珠、不对、是鬼道三凶,然后三凶聚齐,鬼王复活……

    或许萧某人也是知道急切间做不到尽善尽美,所以只是晃动到无以复加还带缓冲的画面,以及更加简单的一段对话:

    鬼王:“哈哈哈,竟然有人类聚齐鬼道三凶,真是天助我也!即然妄动不属于尔等之物,那就为了本尊的复活,贡献你的灵魂吧!”

    还有明月不夜羽的尖叫:“不,不要啊,我是……不,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又有血傀师的身影和阴笑适时划过:“不过是在鬼言上略作手脚,你就不知道那竟然是你的女儿!哼哼哼哼,圣魔元史之力,果然是妙用无穷:饮恨吧,鬼荒地狱变!”

    以及,片刻安静之后,是吞噬不夜羽的灵魂和记忆之后,终于明了过去的鬼王,在仰天狂嚎:“我,我恨啊……”

    画面一直漆黑一片,到此,嘎然而止……

    ……嗯,再往后编,说不定就要露馅,还是适可而止为妙……

    一直鬼气喷涌,搅得整个鬼道都翻腾不歇的鬼王,也因此安定下来。

    片刻,那巨大的牛头头颅又瞪视某人,眼含无尽的阴狠与深寒:“这就是我的未来?不够,还不够,还有呢!”

    萧洪只好推托不知:“哈,三明六通能透视过去未来,你还真当它是万能?再说我又不是真正的佛修,能够到这么多,已经可以堪称鬼道方面的此道第一人,那是相当了不起了!”着鬼王一脸的不甘,萧洪又劝解说:“想要知道再往后的事情,除非是去天佛原乡找真正的佛者为你衍命,不过那可能么?……再说,这也只是你如今什么都不做、按照之前的心态计划行事、才有的未来:能够知道这些,已经足够改变很多东西了!那样的将来,难道鬼荒你会不去设法做出改变?”[(m)無彈窗閱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