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48 阴施阳谋灵狩计
    萧洪在卖弄了一番神秘和慈悲后,果然还是将皮球踢给了缎君衡。

    “灵狩的智慧和能为,朕绝对放心!”所以他一指点向缎君衡的额头、给传送了一段记忆后,就闭目不语,一脸慈悲像的老僧入定。

    所以缎君衡投影到冥界的灵识分身,就此连告别都没有进行,就烟消云散。

    灵识分身留下的话语,也无非是说余下五万阴兵会尽快凑齐,然后联络萧洪并交由萧洪净化……

    无疑,这是回到中阴界去了,要将那异常重要且沉重的信息传递回去。

    给缎君衡传递过去的记忆,其实都是某人根据某布袋戏的剧情演变、修改后编纂而成。

    其核心的内容,就是有愤怒尊之称的矩业烽昙率佛乡大军杀入中阴界,在王城中留下一句“降者生、不降者超生”后,便大开杀戒,一人独斗中阴界三大控灵师之二、还有三大竭之首……

    中阴界三大控灵师,都是五大控灵家族当家中的最强者:上一代为缉仲、缯玄应、缎君衡;这一代为甄玄应、绵妲、缉天涯……

    而三大竭,则是不败之靳独天缺、觉剑月藏锋、极剑黑色十九……

    这些人,既然能够和缉仲、缎君衡并称,其实力重要有其下限,无论如何,也要有先天境界的巅峰战力。

    但是矩业锋昙初次动手,就一人独斗缯玄应、绵妲和六独天缺,结果三人一死一擒一重伤击飞失去下落;接下来手起刀落间,中阴界的祭权和阗印、国师点玄机两大重臣先后身首异处;再往后,便是缎君衡义女魅生的自杀、以及中阴界武装力量被天王四护全歼……

    ……矩业锋昙,为天佛原乡司掌佛刑之审座,有烽火昙华之称,号称佛门第一暴徒,凶威由此可见一斑……

    当然了,萧某某给缎君衡传递的记忆,不可能只有这些。

    不过,为了让缎君衡能够有动力、也不得不介入其中,于是一切的一切都以之为核心展开……

    那么,佛乡为什么要对中阴界兵戎相见?

    嗯,红潮的入侵、罪墙的倒塌、宙王的出尔反尔、原来是中了血傀师的暗算、还有血傀师的真实身份、其对天之佛的各种算计……

    作为周边,所谓的四惊鸿,三机谶、鬼道三凶、奇花八部、武道七修之间的恩怨,某人也删删减减的不落下……

    ……萧洪当然不会忘记,目前藏身中阴界的武道七修之人,那绝对有道境水准的太羽惊鸿·一留衣,所以异常好心留下了其联络方式:有困难,找缉仲,最好把缉仲也乾进去……

    至于更前面的佛乡五剑、天竞鏖锋之局、鬼知神觉的异变,嗯,那些应该会有用吧……

    当然,也少不了之后共命栖上,野胡禅鲜血淋漓下的那一句,“臭老秃是无罪的,不许动他”……

    ……野狐禅大智若愚,到最后也只有他依旧清醒,修为什么的暂且不论,绝对是可以利用的对象……

    嗯嗯嗯,做了这么多,萧某某绝对不是要般伪佛翻案。

    他只是追求一个乱局。

    某人,要把这些都告诉了缎君衡的目的,其实是相当诛心的。

    真正要破这个局的话,萧洪完全可以告诉缉仲。只要缉仲知道了,以缉仲的冷静、人脉和影响力,一番谋划下,估计中阴界安然渡过一切劫难都没有问题,那中阴界以外的局面就要……

    但萧洪告诉的,偏偏是没有任何可以交心对象、也不愿意对任何人交心的缎君衡、影响力还被宙王的御下之术压缩到几乎没有!

    ……所以才要说,调教出一个太过心计、专门卖萌的残暴太子,绝对是太傅这一类职业最大的悲哀啊!

    而现在萧洪转达过去的这些事情,缎君衡告诉任何人,都不会有人相信他的、反而会认定缎君衡是别有用心。

    缎君衡要破解危局,能依靠的,也唯有自己的力量!

    那力量,和剧中牵涉的各方势力比较起来,又委实太过渺小:“呐,血傀师、也就是鬼知神觉、或者说击楫中流啦,因为他要算计天之佛,所以就顺手把中阴界给算计没了,你自个着办吧……”萧某某就是这样的意思。

    大厦将倾的危局下、又没有力挽狂澜之力,估计缎君衡也只能效法古之苏秦张仪,长袖善舞的大施连横合纵之策。

    那连横合纵之势一成,萧某某最想到的乱局也就自然而然凸显,萧某某也就能够顺手顺势顺心的那啥……

    这是阳谋,但是缎君衡性格使然,如今明知是计,也只能皱着眉头往里踩。

    就在这时,沉思中的缎君衡突然抬头对一旁的黑色十九开口:“十九,去打探鬼师缉仲的行踪……”话到一半,他果然又摇了摇头:“唉,还是算了,此事有我足矣……只是傲来国主么,你之目的,万不可令我失望啊……”

    果然,最重要的,还是缎君衡自己,本就是不愿意对任何人交心的那种、最为高傲的种类吧……

    此刻,缎君衡手中水晶骷髅头的眼中,有赤红厉芒闪动,表征着某灵狩的心意沸腾。

    那水晶骷髅头,和绝境长城的逍遥居中的赤铜骷髅头,都是上佳的养阴之物,控灵师可以在里面开辟异空间絭养阴兵。

    而灵狩缎君衡手中之物,里面也无疑有萧洪并不知情的界限外存在,甚至直接就是缎君衡以绝强阴兵炼制的身外化身之类……

    ……中阴界的五大控灵家族,灵狩缎氏、奈落绵氏、辟兵缯氏、役魄麻氏、鬼师缉氏,于阴兵战力的开发使用上各有所长……

    ……缎氏控灵术即称灵狩,可不是没有道理的!

    ……

    阊阖国都外,为时数天的一场厮杀,剑君十二恨早已灭杀了半花容数万炮灰。

    因为左近再无人物触动其杀机,孤立城中的剑君十二恨便不再动作。一阵凉风吹来,剑君十二恨也终于恢复了清醒。

    惊觉不对、回想过往,知道了自己情况的剑君十二恨,除了为自己的狂化因素大皱眉头外,也没有在附近发现素还真的气息、终于是脸色大变。多年的配合,他们本就有这样的默契,但素还真没有出现,半花容手下那群高手也没有出现,这只能说明……

    不再是懵懵懂懂却刚毅异常的无回之剑,剑君十二恨往来路狂奔。

    但阊阖国那群得到了半花容指使的量产型先天战力,见到剑君十二恨恢复神智、纷纷发力,激活了早已布设的大阵。

    为了避免那一千伪先天出现伤亡,半花容命令他们不得介入对剑君十二恨的围攻。在她们没有回来前,也不允许主动的攻击剑君十二恨,只允许通过大阵拖住剑君十二恨的脚步,能拖多久就多久,总之以没有伤亡为要点。

    那十万炮灰,死就死了,也只有这一千罡气金身大成的伪先天,才是阊阖国的根基所在。

    一旦这千人伤亡过重,半花容就再无再起之基了:若是势不可为、要放弃阊阖星域另起炉灶了的话,有这千人便足可成事;若这千人折损大半,那十万人哪怕尽数全在也于事无补!

    ……都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但成了建制形、还成战斗力的精锐部队更加是……

    巽风剑在手,武痴绝学尽处,虽然攻不破千人罡气凝成的大阵,但对方摆明拖时间的反应,也让剑君十二恨心中更加焦躁。

    双目赤红,隐隐有再度狂化的征兆,所以:无回血龙剑出鞘!

    世间强绝的武境、堪称巅峰的剑意,千人气罡虽然量大、却毕竟是驳杂不纯、难当绝世锋锐。

    剑意化身的红色血龙左突右冲,在气罡中不断渗透,终于是在几十合的交手后、脱出大阵范围、一骑绝尘而去……

    有人欲追,却被这支伪先天部队的统帅扬手制止。“按女王陛下的命令,速度收拾准备,随时准备撤出这片星域……”

    跑出城的剑君十二恨眼观星图辨明了方向,就一路直追,终于在回路上碰到了交战的双方。

    好嘛,场面一片混乱:那边拿十万炮灰堆着剑君十二恨,这边却用更多的百万炮灰,堆着半花容为首的天下无双四人组……

    嗯,别吐槽什么打了几天还没有打完的问题。

    首先冥界亡灵不需要补给,只要心里高兴操起擀面杖就和人pk个一年半载都是小意思。其次亡灵特性使然,不能畅快无比消除执念的话,都是不容易彻底死亡的类型:眼死到不能再死、绝对再起不能的亡灵,躺个一年半载后站起来就跟没事人似的,都特别的禁打……

    所以每次有亡灵开战,有事没有打个十天半个月、却就是死不了多少人、最后大家开个运动会决定胜负之类的,都是常有的事情……

    ……不然,你以为奥运会是怎么来的?还不是因为宙斯和哈迪斯的军队,彼此都发现这样打下去不是个办法?

    又没有发现素还真的气息,剑君十二恨急忙大声问:“素还真呢?素还真呢?”

    “素还真?素还真没有了!”有只指挥着围攻的小萝莉左呼右喝叫得正欢,听到剑君十二恨如是问,没心没肺的大声如是回答。

    剑君十二恨两眼一黑、大惊失色:“什么!”

    接下来,黑眼瞬间变红、浓到化不开、怒发冲冠凭栏处、某剑君十二恨、刚刚才恢复正常、却狂化模式、再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