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41 尚未请教贵国号
    []act4 尚未请教贵国号

    ------------

    几只阴军似乎是围上了聂求刑,把他当成是派送糖豆的阿姨……

    而聂求刑……

    嗯,这个太不像话了,所以覆天殇勃然大怒。

    恰好厉啸声又此起彼伏:妖氛大盛之下,又有百十来只的凶孽之物,电闪雷鸣般靠近了。

    嗯,来者二话不说,又如同扑猎的猛虎一般,扑向了眼中的美食、聂求刑……

    本来围着聂求刑的那票阴军,此刻竟然都有了异动,呜呜叫着还有一些焦虑,似乎是要制止自己的同类,可是显然没有效果。那几只阴兵,似乎是把聂求刑当作了、长期的饭票、想要据为己有……

    好吧,阴军都以游魂炼制,本来都是失魂落魄之辈,心智全是重新生成,宛如初生的婴儿一般,本来就很难交流。

    甚至,连阴军要捕猎亡灵,也仅仅是先天的饥饿,所带来的进食本能……

    但是阴军的心智,总是要在不断的进食亡灵中、逐步完善和进化的。

    这些阴军,若是在进食中觉醒神智、并且靠被猎食者的执念进化:那么在被害者执念中的绝望和愤恨因素污染下,其性格也无疑将要扭曲,其未来也无非是在吞噬一切的罗刹之路、恶鬼之路上,走得更远!

    但是聂求刑不同。

    作为传说中的十大恶鬼,聂求刑竟然从来就没有主动杀过任何一个人,这话说出去、又有谁相信?

    碰到执念中不带一丝杀意、一丝愤恨、一丝怨怒、一丝任何负面情绪的聂求刑,是那些阴兵的大幸,也是聂求刑的大幸……

    ……若一定要说聂求刑的执念中,有什么负面情绪的话,那有的也只是绝望、因爱妻被人掳去当压寨夫人而带来的绝望……像那样的情绪,似乎只会降低感染者的主动性,被凶戾异常祸乱十方的阴兵吸收、不是刚刚正好?

    但是,这景象,也让覆天殇更加的烦躁,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

    仅只是吞了几个幻影,就好像变成家养的一样,这样的事情,不要那么三流的赶脚好不!

    ……好吧,非m这本,其实连三流都算不上……

    所以也不等那些阴兵交涉出个三五六,覆天殇握手做钟得把手掌空抬,再往下一按,释放的就是惊世大招,地鸣鬼嚎……

    那音波振荡下,在场所有的阴兵都在声声惨叫下,被绞做血雾。

    然后,覆天殇凝神以待。可以被如此容易灭杀的,就不再是阴军了!果然,紧接着只听得鬼哭阵阵,那些血雾竟然聚合起来,重新还原成为阴军,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一般得凶狠!

    见到这些阴军,果然就如同萧某某给她介绍得一般不死不灭,非专用武器不能杀死,覆天殇眉头一皱,凭空具现出把利剑。

    在闲暇时,某人也有随手炼制过几柄兵刃,都是以冥河水和天河水淬炼、然后宝具化,可以斩鬼砍阴,专门用来对付这种性质特殊得敌人:那十数把兵刃,覆天殇无疑也分到了一柄。也只是覆天殇从来不当回事,如今却不得不记起来,将之召唤。

    可是不等覆天殇动手,就有佛音梵唱自虚空中来、佛门必败曲满天地的轰鸣。

    一道巨大得莲华法印,在空中闪耀赤红色佛光,缓缓张开:那是某人的离火化身大日如来,在tm世界的太阳上,借太阳天脉之力打通空间通道,在这里具现了本属于某人的宝具。……宝具,只是信仰凝结下对真相的扭曲,是法则的具象化,其主人可以将使用权外借。

    比如说,某埃辛诺斯战刃;冰凤炎凰,使用权就被赋予了莱茵哈特;葆拉;阿尔法;比如说天之锁,使用权就被开放给其原主人,吉尔伽美什……于是,在无力给两大化身打造其他装备的前提下,萧某某就给两大化身开放了所有宝具的使用权。

    如今大日如来在十八品业火红莲所化的九品紫青莲华金莲台上打坐,突然感应到了所谓的缘法,所以心血来潮下也就插手了此间物事。

    只见佛光普照下、好吧某人还没有那种境界、仅仅是太阳天脉之力的释放下,那些阴军纷纷惨叫呼号,身上泛起无尽黑烟……

    令人惊奇的,却是围着聂求刑那一圈阴军,并未有太多变故,泛起的黑烟也是转瞬即逝。

    太阳天脉之力,虽然克制一切阴邪,在这冥界中就有如漆黑中的萤火虫一般醒目。但是有因果转业诀和功德金轮加持,效果截然不同!

    那些黑烟,其实就是阴军在猎食执念中,一起吸收到的不利因素,被因果转业诀进化。

    而第一批的十数只阴兵,无疑是在聂求刑的执念下苏醒了神智,所以灵台一片清明、并没有太多的乖张之处。后来的那一批却不同,不少早已神智定型的队长级阴兵更是……

    阴兵虽然心智不全,却也有趋福避凶的天性,隐隐约约有转身要跑的样子。可是大日如来化身早已投影出来、并隐藏在莲华阵图中的天之锁适时发动,将心怀异志者统统的捆了个粽子……

    大日如来化身,当然不是要炼化这些阴兵,因为阴兵之主已至。“形化为游魂,万物归其根,庄生问枯骨,三乐成虚言。”那做歌者一袭青衣的身影,也果然就是中阴界三大控灵师之首的,灵狩缎君衡。

    缎君衡无力穿越叹息之墙。好在叹息之墙不禁神识念力,不然某圣斗士里面的五小强,也无法拿黄金圣斗士的灵魂作为路引抵达冥王哈迪斯的极乐净土。缎君衡现于此界的,也只是控灵师的异术,灵识分身……

    灵识分身,可以在任意的灵魂节点出现,发觉到此处阴兵的异常后要现身查究竟,也不过是一念之间。

    “灵狩大人久见,傲来国主萧信在此有礼!”既然正主露面,萧洪也很是光棍的撤去束缚阴军的锁链,在虚空中传音以示友好。

    出人意料,黑色烟雾尽散后,阴军沐浴在太阳之力中,竟然不再有一丝的不适之感!而缎君衡也察觉到了这些阴军的异常,那是晋级的另一条路!所以他挥手制止了那一批阴军的继续躁动。

    或许都不用再制止,那行阴兵,虽然形态依旧凶戾,气息却已经大变,变得……变得宁静!

    对,就是宁静!安宁的宁、安静的静!究竟是什么抚平了阴军的不安?缎君衡也诧异莫名。

    不过台面上的话,缎君衡还是要说的:“昔年两国分界,如今傲来国主遣人入我地界,却不知为何?”

    不过虚空中的大日如来化身,却要嘿嘿一笑、以致高僧形象尽去:“两国?两国啊……哦,这个国字,他日一定要找贵主宙王好好讨教下……”抓住缎君衡延迟上的漏洞,萧某某犀利的反击:“又或者,这国其实是其他的国?”

    缎君衡急忙说:“哈,缎君衡既是中阴界太师,这黄道二十八宿星域领土,自然也是属于宙王陛下……”

    嗯,宙王很残暴、还很能卖萌、偏偏貌似没有什么实力。但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就那样的在佛历双天这样的终极boss之间卖萌的话,估计骨头化成灰都不知道多久了……所以中阴界之人,除了缉仲,任何人提到宙王都只有深深的畏惧!

    萧洪当然不会让缎君衡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大日如来化身再度于莲华圣印背后的虚空中开口:“无它,冥界特性使然,遣人至此接引故人魂魄罢了!偏偏人死之后,三日至此地,七日便轮回,事急从权下,没有预先向缎国主交涉,是朕失礼了……”

    话锋一转,萧洪却依旧在国与国的问题上纠缠:“尚未请教,缎国主国号……”[(m)無彈窗閱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