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15 千里神鞭道不同
    浑沌洪荒·百万剑阵,出自某世界中的特色绝技,是以天心意识控制万物、使万物皆化为剑、御使以之伤敌的剑阵法门。

    这门武学的具体实现,极度的类似风云世界的万剑归宗。不过也仅仅是类似,两者虽然异曲同工、意义却截然不同。

    那百万剑阵即称百万,就是说大乘者能以此技御使百万剑气,号称“以一人之力、能当万军”。

    当天心意识影响范围内的天下万物,尽皆化为利剑、吞吐元气剑芒、还要在御剑者的支使下井然有序的时候,那样铺天盖地皆是剑的情景,却是是什么样的语言也无法描述,只能大繁若简的叫一声百万,这就是百万剑阵得名的由来。

    百万剑阵最终极的杀招还道于天,还要更加厉害。

    还道于天,能够借剑阵中大势的倾轧,将百万剑阵的元气累加凝结起来,瞬间出现在剑阵中的某个节点……

    但万物的承受总有其极限:那样的话,无论神兵也好利器也罢、还是施展剑阵者本身、抑或身陷剑阵中的猎物,若是它们被凝聚了百万剑阵的全部元气,都将因为无法容纳而爆裂开来……

    也就是说,还道于天能够集合大阵百万节点的百万之力,化作万钧之势,把身陷百万剑阵的太天位以下存在直接倾轧、碾做齑粉!……就算是敌人强过太天位,还道于天的压力嫁接能为,因为对方天心意识之类能力的排斥而打了折扣、并不能直接将之撕裂,也不打紧。

    万钧之势,不过是浑沌洪荒百万剑阵的引子:还道于天,也有其后招所在……

    施展还道于天后,爆裂还要在百万剑阵的百万节点间依次传递,令百万剑依次尽碎:但百万剑阵犹存!

    百万次的爆裂,仅凭共振就足以振荡空间世界的结构、令世界的界限初现缝隙、构筑浑天之象,从无边混沌中引动更多的元气!那些被引动的元气,虽不是混沌元气,也有混沌的浸染,称为浑沌、或者浑天之沌!在爆裂中汇聚起来的浑沌元气,将构筑另一轮的百万剑阵,百万剑皆是纯粹的浑天之沌元气:那威力竟然足以开辟天地浑圆演化洪荒杀伐,屠魔灭神皆不在话下。

    浑沌洪荒·百万剑阵,也因此才能称为浑沌洪荒……

    ……在风姿物语的最后一战,陆游便是以此招引爆随身利剑、同时搭上自己的肉身,方能一己之力轰杀数只神天位的太古魔龙……

    傲拜在施展各种保密手段后,把绝世好剑的真身投入千万一个模子铸造的凡铁中去,他以为其他人再也找不到它。这时候,周公瑾正是以一招浑沌洪荒·百万剑阵的还道于天,令其策划破产……

    没有界限外的敌人,更加不需要演化浑沌洪荒,周公瑾谨慎的控制还道于天的威力,只是达成令凡铁崩碎的程度。

    所以铁屑形成雪花飘落,偏偏碎片中,仅有漆黑的一柄利剑,正是黑寒神石的化形、绝世好剑的剑体。

    理应是神石所铸的绝世好剑,虽然是伪物,却有那样的定义,自然得以留存。

    剑贪怪叫着就冲向了绝世好剑的剑体,傲拜犹豫了下,就对上了其他虎视眈眈之辈。在他来,剑贪虽然不可信、也好歹是他师叔:绝世好剑落在他手上,总好过被其他人所得。为了确保无恙,傲拜又让剑魔去帮助剑贪、名曰帮助实为监视。

    可是剑魔并没有回应,这很不正常。

    一股不详的感觉开始在意识中蔓延,傲拜这下算是彻底的慌乱了!对于以前仅仅迷信铸造、不喜武学的观念,他也终于有了一丝纠正、有了一丝反悔。情急之下的傲拜,终于不能、也不敢再有所保留,终于是断脉剑气全开着对敌了!

    好在傲拜的断脉剑气,承接傲家一脉相承的纯阳真气,能够控制天下异火。

    在这个连通了地肺毒炎的剑炉、也是剑冢中,傲拜有绝对的天时地利人和。

    在拜剑山庄少主的一声怒喝下,玄功运转间,剑冢中间的火坑中赤炎暴起,就被傲拜控制的圆润异常!它们被从地心深处以秘法汲取上来,有被断脉剑气抽取控制,一波一波的变化出各种各样形状、泛起巨大的海浪往雪缘和断浪席卷而去!对,是雪缘和断浪:雪缘是最大的敌人姑且不论,断浪则是和剑贪步惊云一起血祭之人,和绝世好剑之间有相当程度的亲密度,是最容易得到绝世好剑认主的一批人。

    地火之力,不下火麟剑中的麒麟炎,便是断浪也不敢硬接,只能腾挪闪躲着避开,因此弱了前进的速度、远远吊在剑贪身后,不出意外的话拿到绝世好剑剑体的机会已然不大……

    与断浪的心急火燎方寸大失不同,雪缘的应对却云淡风轻。只是轻轻的摆了摆手,所有火劲就尽皆被御开、擦着其身形往后闪去。那无疑是沾衣十八跌之类的卸力武学,档次还不低……扫视了一眼渐渐靠近绝世好剑本体的剑贪和断浪,雪缘就相当安逸的问周公瑾:“喂,不去夺剑,真的没问题?”

    可以料想银质面具下蔑视的笑脸,周公瑾淡淡摇头:“这个,不急!”

    而傲拜,在确定了断浪已经不再构成威胁后,终于是全力攻向雪缘和周公瑾两人了。他伸手一握,远的近的扩散开来绕过去的,只要是火焰,都从四面八方往雪缘的落脚之地云集!两人已经的而且确陷入了地肺毒焰的十面埋伏!

    这时候,剑贪的双手已经触及绝世好剑、且一把捞起:“好师侄,你先顶住:绝世好剑你就放心,我会帮你好好保管、也绝对不会被任何人得去的!”好个剑贪,甫一得手,就在傲拜的难脸色中跳将起来拔腿就跑,一下子便不见了身影。

    断浪犹豫了下,又了脸色阴沉、就要滴出水来的傲拜,和依旧没事一般淡定的雪缘,扭身追了上去。便是拜剑山庄中纷争的群雄,也大都停下了交手,更有相当多人悄悄的脱离了拜剑山庄,往同样的方向远去。

    “你不追么?那可是绝世好剑!”大家都注意剑贪和绝世好剑的时候,雪缘已经不知如何就解决了火劫,她着傲拜有些奇怪的问:“你怎么不追上去?那可是绝世好剑……”

    傲拜着雪缘,冷冷的不言不语。

    “是了是了,你这人倒是有些小聪明,不然也铸造不出傲家先祖都铸造失败的绝世好剑:所以你很清楚的知道,无论他们怎么争怎么抢,到最后绝世好剑也会出现在我们手上!”到傲拜不语,雪缘突然就笑了:“若不是玩物丧志,或许你已经是江湖上有数的高手……”

    傲拜的脸色,依旧阴沉:“玩物丧志……哼哼,你们这群江湖人就知道好勇斗狠、呈匹夫之勇而已!”

    “呵呵,好吧,好好记住你现在说得这句话,如果有朝一日你发现就要送命的话……”雪缘也不和傲拜再多说。她已经转身,对上了周公瑾:“我说,周公瑾啊,也差不多了吧!”

    劈的一声!

    那是雷动的声音。那是千里长鞭,所谓扭曲空间、令”方寸之长”实际上有”无限之距”的奇招,原理和某人最拿手的秘剑·燕返类似。同时,那招也是缩地成寸之术,在长短兵器领域的一种逆向运用……

    百丈开外,已经是拜剑山庄以外远远的地方,一个人藏匿着的剑贪,已经摆脱了断浪和其他江湖人士的追踪。

    欣喜过望的他,并不知道其行踪,从来就没有脱出过有心人的掌握。

    在剑贪根本就不知道的情况下,他听到了一声雷霆的咆哮!他却没有到,在他身后发生着的空间折叠,让一道灰色的行径蜿蜒过来!等那条行径露出真相,果然是一根非筋非革的皮鞭,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一条痕迹穿心刨肺……然后那痕迹化作皮鞭卷住了绝世好剑的剑体,就开始回缩,果然拖着绝世好剑一起:不过瞬息之间,在雷霆的闷响过后,周公瑾的手上已经多出一把剑!

    傲拜的脸色,就此变动到异常的难,雪缘却依旧是不想放过。

    “傲拜啊,绝世好剑的剑心,交出来吧!”她如此说:“交出绝世好剑,我保拜剑山庄一世荣华富贵,他日必成武林圣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