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10 这就是白河愁么
    心满意足的离开南镇,萧洪达成了某些野望。

    现在却不是说那些的时候、也不是卢卡尔一家离开南镇的时机,或许这样保持就很好,

    萧洪离开美洲,就前往了月面都市,他要去找一个人,无疑是白河愁。

    说不定什么时候,白河愁会知悉冥界发生的灭国惨案,或许就会……嗯,那样的话,在白河愁挪窝前,萧洪必须找到和控制住这个,在未来会开发出古兰森系列超级机体、扮演相当重要角色的大人物……

    或许要说,这个世界也没有dc社啊,那么白河愁是跑到哪里藏着了呢?

    不过命运总有其轨迹所在,历史课最喜欢说”某某时代没有一个某某、也会有千千万万个某某跳出来”……那么在这个暂时名为tm世界的世界上,扮演着dc社角色的单位是什么:它又是不是还要挂名在萧洪名下?

    自以为是的在某有关部门的人员名单上仔细的找寻,萧洪并没有找到想要到的资料……

    果然一码算是一码,就算某人手下的有关部门,和原本的dc社算是同步,也不可能完全取代其一切。

    自嘲式的笑了笑,萧洪盘膝座下,额心的天罚之眼大开,瞳孔中隐隐约约可见一尊端坐莲台的大日如来。那大佛在小小的瞳仁中,以眉心舍利子照返世界,究索有关冥界、圣古伦的因果线,矫心积虑好久才算是锁定了一丝一毫。

    顺着那丝隐隐约约的红线,萧洪施展缩地成寸之术。这次没有带上累赘、也不用考虑其他什么的承受极限,竟然眨眼就从月面都市闪烁到了地球上、某岛的某处、果然又是十一区……

    额,好吧,这又是一个深埋地下的隐蔽基地,和当初犬神家的地下基地是一个模式、和生化危机世界的蜂巢基地是一个模式。而且这个基地应该也算是魔术师协会的分部,实际掌权者却是两仪家,跟阿赖耶一侧也不清不楚。

    以众生相承载释放化神散魄之气,某人行进一路也催眠了一路,终于是在档案室,叫被催眠的工作人员帮他找到了目标。

    白河愁:性别男、身高4厘米、体重6千克、婚姻状态单身、学历博士、工作岗位机动傀儡研究项目负责人……至于那个什么机动傀儡,萧洪调出资料了,竟然是某人丢出的扎古那一系列,还真的拆分研究仿照了个七七八八……

    嗯,找到正主了!

    又一转身,某人出现在这个地下基地的总理办公室。

    一脚踹开原本的总理事长、总理事长身上的秘书、和他们正使用着的桌椅板凳,萧洪召唤出自己的一套行头,然后让在外面办公室、同样被催眠的文员,把所谓白河愁博士和他的助手莎菲妮叫过来……

    等到一紫发的帅哥,带着一花痴的妹子出现,某人早已经正襟危坐,还双手交并笼在袖子里面闭目养神、似乎等待了好久。

    “额,这是?”着陌生的管事、陌生的办公室环境,白河愁不知道这个研究基地什么时候换了主人。

    其实并非这个办公室换了主人,只是有个强盗踢飞了原主人后,鸠占鹊巢!

    “额,白河愁是吧?或许这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因此你还不认识我。其实没有关系,因为我已经暗中关照你很久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而这次叫你来,其实是带来一个坏消息……”萧洪酝酿了下,相当自来熟的如是询问:“当然了,也有个好消息:所以说你是想先听坏的,还是好的?”某人相当欠扁的如是说。

    白河愁疑问:“这个,请问你是……”

    萧洪却不管他,坐在座位上相当自顾自的拍起手来:“要先听好消息是吧?嗯,好消息就是你升职了:以后将作为负责人、调往这世界上最先近的同类研究机构!这次会谈后你就可以收拾行礼、再一起离开……”

    白河愁皱了皱眉头:“我,其实,额,这个……”

    透了那份推托,萧洪轻轻一摆手,补充说:“这里的任何东西当然都可以任由你带走,是你的不是你的都没有问题……”

    莎菲妮惊叹起来,白河愁却皱起了眉头。不得不皱啊,他并非是莎菲妮那样的那啥,总觉得萧洪还有其它什么,可能对他不好的隐秘。

    可是萧洪却不管他的抗议,左手拍着桌子却右手虚按。于是某人说话再也发不出声音,想好的托词憋了半天一句也说不出来、统统烂在了肚子里。……这突然的失控,自然要是某人的小动作咯!

    “好了,现在说坏消息……”萧洪又有顿了顿,才一副缅怀表情的说:“你的家乡,拉·基亚斯的骑士王国圣·古伦、或曰圣·兰古兰,已经整个的覆灭了,整个国家的人民都被恶魔吞噬、无一生还……所以,还请节哀!”

    驣的一下,白河愁终于暴起而立,无视了那个花痴女助手倒贴的大献殷勤想要安慰之举,一双眼睛却死死的盯住萧洪,那绝对不是知道故土覆灭后应有的悲哀之类,而是提防、仅仅是提防:“你究竟是谁!突然找我究竟有什么目的!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拉·基亚斯和圣·兰古兰的!”白河愁如是询问,他终于发现他能够说话了。

    摸了摸下巴,露出尽可能慈祥的笑容,萧洪安详的回答:“马克索特侄子哟:在拉·基亚斯,我也算是个国王;而在这边,我还是一个教会的头目。因此,受你那不能轻易出入此间的父亲嘱托,代替他好好的照顾你……哪怕那是在战场,且我和他是,刀剑相向的敌人……”

    克里斯托夫·古伦·马克索特,正是白河愁的本名。他的真正身份,也是地下世界圣·兰古兰王国、第27代国王的王弟之子,母亲则是一位来自地上的黑色长发美人白河美吹。因为是混血儿,所以他有个相当悲剧的童年,饱受其它王族的逼害,但白河愁能够忍受。

    白河愁会跑路离开圣·兰古兰,跑到地球来,也只是因为一个意外:他唯一敬爱与信赖的母亲,又在丈夫离异及思乡之情的打击下精神失常,为了回到地上界,将儿子作为送还仪式的祭品。胸口被刺了一刀的克里斯托夫·古伦·马克索特,在濒死状态中因渴望力量的思想和求生意念,才被破坏神中了而被衪救回并定下契约,从此改名“白河愁”:复活多的白河愁,就此离开了圣·古伦,远赴异域……

    在白河愁的记忆中,根本就没有那个作为父亲的王弟形象,似乎都是陌生人一般难以忆起!

    就这样,白河愁直接反驳萧洪说:“胡说,你一下子就露馅了吧:那个人,根本就不会关心我!”

    萧洪摇摇头:“就算会有不相爱的丈夫妻子,却绝对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其实那个可怜人,也并非是不关心你,只是不敢关心你罢了……所以,当你要离开,他们才会不加阻拦的放你走:不然,你以为手无缚鸡之力的你,会有能力躲过血紫荆和暗影的追缉?”

    白河愁沉默了。

    到白河愁沉默,萧洪才满意的,在内心深处一笑。因为他的说法,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被承认。

    确实,白河愁在被献祭时,有分出的灵魂异物化成一只会说话的小鸟捷卡:捷卡的各方各面都在反应白河愁对自己孤苦无依悲剧的无力、和对热闹喧嚣其乐融融生活的向往、和对各种爱的渴望……所以说某人现在的说法可以说是相当对症下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