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57 不是不能是不想
    一式莲华圣路开天光,某人轰开了坎水分身用太阴灭绝神球封绝的狭小水晶空间。

    而借着这一招的余势,紫青莲华金莲台也功德金轮显化、一十八股幽冥鬼火怒喷,将业火红莲于此界此地此封印中扎根时,因为先天灵气不足、不得不采后天之气弥补、进而产生的后天之气尽泻,返本还源了!

    那上生中品、下生上品的紫青莲华金莲台,便托着萧洪,在一片紫青双色的祥云中,上升到和僧皇所处一般的高度。

    玄门至宝莲华台,本来就是三界内有名的飞行法宝,一旦祭起便能出入幽冥、沟通三界:所以西方教那一群穷到就剩下八宝莲花池的方外之人,才会整天宅在莲华台上吃喝拉撒、念经打坐,堪称洪荒大宇宙中第一批宅男……

    ……所以才要说,每一个宅男上辈子都是折翼的佛陀,真心伤不起啊!

    于是萧洪,在隐姓埋名那么久后,终于是和僧皇鼎足而立。

    尽管当僧皇凭借着早先在十八品业火红莲附近留下的印记、以天足通出现在萧洪的封绝里面后,甫一动手就显露了足有丈八的佛门特有金身法相,在这个本界第一佛者的修行下更显宝相庄严!……但萧洪的气势,如今竟然丝毫不弱。

    某人已经引动傲来国一国气数护持己身,以应对僧皇的因果转业诀。

    一国之气运功果的降临,让他那身蓝白色泽的汉服长袍,渲染成了明黄色泽;就连背后所绣那只,在融合孟钵后阴阳逆转的紫鸫绣像,也因为得到皇龙命火的作用而阴阳平衡、幻化为一只栩栩如生的紫金玄乌,振翅欲飞……

    好吧,那紫金玄乌真的飞起来了。

    因缘际会下、早已被附加各种天命的紫金玄乌,在一股离火之精的灌注下,竟然就窜入莲台,就衔起一颗红芒四射的大珠,往天上飞去。那大珠,正是某人用来镇压这莲台中央空洞的太阳天脉!

    所以紫金玄乌就往天上飞去,并理所当然扩散膨胀起来,在阳光普照下形成了双日横空的异像……

    何况除了日正当空,某人脚下还有一方九品的紫青莲华金莲台加持。

    九品双生莲华台的功效,其它诸般暂且不论,只说太阳真炎、功德金轮、幽冥鬼火这三般默认的威能,就进可攻退可守;何况其吞吐天地灵气间,还要有紫青双色的氤氲之气,自上下双生的莲瓣中不住成形,形成了璀璨锋芒的两朵、紫青双色的祥云……

    某人皇袍加身,立于一道赤光之上,又有两朵祥云护体,就算是沐猴而冠,也有其威势的下限……

    ……两朵祥云,都形做莲华、也都是天生的莲华圣印!

    嗯,因为这方莲华台赖以成形的莲华阵图,是某人以一招莲华圣路开天光积淀天地浊气而成。

    因此它自带两朵祥云,让某人以后施展莲华圣路开天光,都变成分为上中下三分的三重共振攻击,也算是本分:哪怕两朵祥云的共振攻击,能为皆有其上限,终有一日要因为萧洪境界的提升,而变得不够;但就现在而言,每份都要强过萧洪自己本身的修为……

    ……三重共振攻击的效果,算上共振源的那份强大,以及共振中产生的强化,可不是区区三倍,而是十倍、二十倍!

    莲华圣路开天光,是某人这阶段的终极大招·三昧真火的强化辅助式。本来萧洪现在的能为,也就是勉强毁灭d等级的小千世界。如今有了这方九品莲台,他咬咬牙已经足以搅动c等级的世界,让这样的存在重归鸿蒙、另立地水火风……

    好吧,萧洪和僧皇两者,终于是确确实实面对面的相当了。

    所有心系之物都已经实现的某人,终于是不再需要任何的顾忌,能够痛痛快快一身轻的、来一场酣快淋漓的大战呢!

    只是反观僧皇,却是两色灰败。他盯着萧洪脚下、笼罩在祥云之中的莲华台,眉头紧皱、一副见鬼的模样。

    但是这灰败的脸色,却没有持续多久。

    扭曲的眉角突然松开,自我解嘲似的一笑后,僧皇竟然放弃了!

    确实,在很多时候,诚然有“一念不平、万恶丛生”的说法,但那都是因为某些诱因而让人着魔。于是连诱因也消失后,反而能够大彻大悟、从此道心坚定债务他顾的洒脱存在,也是不少……

    昔年的僧皇,能够开创此界佛门,称为此界第一佛者、佛祖,又岂是易与之辈?

    佛祖会变成僧皇、佛变成僧,也不过是因为心境不到,就以三明六通之力妄议天数,结果被十八品业火红莲描述的掌中佛国未来诱惑,而产生执念、入了魔障……如今,那方画下大饼、诱惑僧皇守护自己、以图自保的十八品业火红莲,已经回天乏术的被萧洪炼化为九品双生的莲华台,执念因此消失,再以三通六明之术返照自身因果未来的僧皇,又如何不能够放下?

    僧皇突然散尽气势,收起了佛陀法相,又变成一无悲无喜、众生相护持的佛者,双手合十颂念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萧洪嘿嘿一笑,也不见什么动作,只是冷嘲热讽:“嘿,你这般能为,又这般行为,好听点叫守株待兔、妄念不劳而获,说得不好听就叫贪得无厌:十八品业火红莲、因果转业诀、嘿嘿,得到一件至宝就能够成就天帝,又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还僧皇呢,嘿嘿……”

    没办法啊,萧洪终于准备开杀,对面却一门心思的不打了,这个可不能够同意。

    但是老家伙身怀佛门神通天足通,要是一门心思的想跑,萧洪也无可奈何。所以他只能够群嘲,意图通过言语的攻势,让僧皇反目、改变主意。可惜,这些许言语,自然是不能够让再次大彻大悟的僧皇,心中涌起一丝涟漪……

    所以萧洪只能在老和尚一脸的微笑中,继续他的说辞:“……其实吧,为了能够达成一个目,标随便找个地洞一蹲便是千百年,你心志之坚定也算能人所不能、可歌可泣、值得尊敬了……但是,有这个时间的话,你还不如人世间走一遭,成王败寇说不定也能闯下伊斯坎达尔那般伟业,万众一心下直接就得到王之军势了,又哪里还需要糟蹋业火红莲这种神物?”

    是的,萧洪现在终于把他一直想说不敢说,终于只能在心中默念的言语,倾吐了出来:“你们这些佛门中人,是不是不要钱的僧产吃多了,现在竟然连做天帝、也只想着要不劳而获?”

    哈,之前不敢说,是怕僧皇顿悟,然后业火红莲和孟钵便至少要失去一样……

    而现在要说,却是最后的努力,不想要让僧皇顿悟:只可惜他一通话说完,僧皇的脸上依旧无悲无喜,众生相无上护持。

    “抱负千年,一朝成空;意悬半世,顿成画饼:罢了罢了……”僧皇的脸上,终于是彻底露出了大悲大喜大哀大乐的无上众生佛相:“多谢施主点化,出家人本应慈悲为怀堪破名利:凡尘种种功名利禄、终究不过黄梁一梦,阿弥陀佛,是弟子入执了……”

    萧洪:“……”

    眼僧皇转身,就要离开,萧洪终于是无可奈何开口:“喂喂喂,我说大和尚,这事就这么算完?”

    僧皇回头:“那依施主的意思,又该怎么算完?”

    萧洪:“……这,好吧,如今时过境迁,想来大和尚你也没处去,不如加入朕的傲来国如何?依旧是那句话,大·法师就不要想了,依旧是护国法师的职位……”

    “施主的美意,老衲在此谢过了:不过天下之大、终归有老衲归宿之地;”僧皇皱皱眉,终归还是婉拒了萧洪的招揽:“何况老衲这些年来入了魔障,行事懵懵懂懂、做下很多错事,现今还未一发不可收拾,所以亡羊补牢时犹未晚,不能附施主跻尾,还望海涵……”

    僧皇又要走,萧洪却没有再拦。

    这老和尚自从大彻大悟,周身上下都透露一股祥和之气,令人难起杀心,明显是因果转业诀更进一步,都能够以因果影响他人感官了。

    便是萧洪也因此冷静下来,在仔细一想后就收起了对僧皇的杀心:那不是不能拦、不敢拦,而是不想拦。

    宁心静气的一想,萧洪这才突然想起,无论是天足通、还是因果转业诀,都委实太过恶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