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Act28 这是未来的疆界
    眼见阴军肆虐,某傲来国太上元皇始帝洪武帝君,终于明白了骑士王国圣古伦覆灭的真相。

    面对纠缠的阴军,萧洪又使出元神法相,初次使用太阴灭绝神球,果然建功奏效!

    呐,太阴之力,虽然也无法伤害到无形无质的阴军,却可以将它们冻结。

    被结晶的阴军,萧洪自然是要用天书世界收化。这个收服的手续可是有轮回空间保证的,萧洪当然优先采用:先天级数的量产型阴军虽然强大,在轮回空间的契约体系下照样屁都不是,绝对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但是,就在萧洪想要以天书世界收化这批阴军时,变异陡生。

    “形化为游魂,万物归其根:庄生问枯骨,三乐成虚言!”短诗轻吟,一条相当文弱温文儒雅的身影出现。那人一头金色的长发、身披青布披风,虽然形容柔弱却也精神十足,令人生不出忽视之心。

    从来人手上的那个水晶骷髅头上面,萧洪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

    ……那水晶骷髅头弥漫阴森鬼气,名曰”冥献杯”,和”狩念灵珠”并列,是控灵师最强的控灵道具之一!

    所以,萧洪静静的着被自己封禁的阴军,在瞬间化作一缕缕的黑烟、投入来人手中的水晶骷髅头。然后他伪装出一种疑惑的眼神和脸色,又用一种有待确认的语气反问:“中阴界?三大控灵师之一,灵狩缎君衡?”

    一下子被叫破行止,缎君衡顿了一下:“还未请教?”

    萧洪回应:“傲来国主,萧信!这是我的婢女……”

    缎君衡又问:“你知道我?”

    是啊,一下子被点破身份,缎君衡差点就以为萧洪也是从中阴界投影出来的某个隐世之人。

    毕竟某人之前对敌阴军,释放的坎水分身和元龙法相,与缎君衡可以显化蜘蛛形态的灵识分身异曲同工……还有那卷明显可以收服阴军的竹简,更是类似其手中之物!

    萧洪来也很是明白缎君衡的疑惑,所以他点点头回答说:“嗯,贵界的前辈高人鬼师缉仲经常作客此地,也与朕有旧,算是忘年之交。他曾言及中阴界有三大控灵师,并说三人并列、却仅只灵狩能入其眼,于是有关灵狩的行止便多说了两句,是故萧某神交已久!如今到冥献杯,才知道是灵狩大人当面:不过……”

    原来如此!缎君衡只好点点头,谦虚的回答:“鬼师大人赞谬,陛下赞谬,缎某愧不敢当……”

    表面上恍然大悟,缎君衡的心里却在暗骂:忘年之交你妹啊!鬼师缉仲是我叔叔辈,你这也是想要充我叔叔辈?

    偏偏说到这里,萧洪话锋一转,让他再也斗不起气来,只能苦笑:“不过,朕听说灵狩大人,因为牵扯到魔皇纠纷,而被天佛原乡问罪,又被贵主宙王禁足绝境长城……”

    嗯,话说到这里,缎君衡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一脸苦笑,对萧洪之言再无怀疑。

    中阴界有五大控灵家族,都精通控阴锁魂,只是五家中麻家破落、绵家只顾钻营宫闱去了却把修为落下,于是仅存三大控灵师。

    三大控灵师,分别是鬼掌缉天涯、灵狩缎君衡、还有辟兵缯玄应:这里面,鬼掌缉天涯乃是先前出现过的鬼师缉仲之女……也就是说,鬼师缉仲也算是缎君衡的长辈,缎君衡从来不曾怀疑其能为!

    只是此君神龙见首不见尾、没事就喜欢到处乱跑:缉仲能够比缎君衡更早发现此地、并与此地国君有所交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苦笑归苦笑,缎君衡不得不抱怨鬼师前辈的口没遮拦、什么都说……

    ……然后又是这个什么都说,让缎君衡为难起来:鬼师缉仲纵横中阴界多少年,自然知道轻重!能够让鬼师什么都说,只能说明眼前这人和鬼师交往甚密,因此不宜与之结下死仇,免得以后再和鬼师见面时,面子上不好过……

    着一脸老神在在的萧洪,缎君衡又算计不起来,因为他得出来这人明显是油盐不进的不好下手:偏偏对面知道他的情况;他却对对面的情报两眼一抹黑,除了姓名和职业以外,其他一概不知!

    在这里,非m俺不得不说,在缎君衡这个判定里面,宙王给他的压力、和这份压力带来的条件反射,所占的份量绝对不少……

    ……和宙王这种演技派奇葩在一起呆久了,是绝对不敢轻视任何一个被称为王的存在的,哪怕……

    “哈:大好江山云缥渺,身在囹圄心自高。燕雀岂识鸿鹄志,翻袖决胜千里遥。”略微沉吟了一下,缎君衡开口问萧洪:“王确实是将区区禁足绝境长城,却没有禁止吾使用灵识分身神游天地。此事暂且不提,不知道陛下今日到此,是……”

    萧洪摆摆手:“这个嘛,朕也只是因为听说骑士之国一夜之间灭亡,这才过来察探一下。话说回来,这覆灭的国度也算是敌国,也只是傲来国鞭长不及、向来不方便征讨罢了:如今灵狩大人为朕解忧,当真是欢喜都来不及……不过嘛……”

    缎君衡反问:“又不过?不过如何?”

    萧洪掏出一份绢帛,让富江奉上:“灵狩大人初至此界,想来人生地不熟,特奉上地图为君壮行:当然了,阴军肆虐为祸甚重,朕希望灵狩大人能够稍做约束,勿使犯傲来地界……”

    接过萧洪的地图,粗略的扫视后,缎君衡再度哑然:“之前,吾也有得到几份此界疆域图,貌似都与陛下这份,有很大的……嗯,有所出入,不知……”呐:萧洪给出的这份地图里面,傲来国的疆域囊括整个紫微垣,还包括太微、天市两垣的几个重要星门,在冥界的中心画上了好大一个圈,绝对是傲来国未来之疆界,直得灵狩缎君衡眉头大皱……

    萧洪嘿嘿一笑:“这份地图,其实是傲来国未来之疆域:那些未附之地,也只是为了某些目的,才由得他们继续存在……当然,灵狩大人若是不信,朕也可旦夕取之:只是那破坏的计划,却是需要灵狩大人出力了!”

    缎君衡无语。

    又是一番没有营养的交谈过后,两人你来我往、也斤斤计较起来,大致划分了两人在冥界的利益范围。

    好在缎君衡也只是为了有一个放养阴兵的场所,并非是要争霸天下,这两人眉来眼去很快达成共识。

    然后两人又相当熟络的结伴而行、当然带着富江,足迹都要踏遍大半个冥界……

    ……对于这个中阴界的首席智者,相当缺少文官的萧洪,可以说是折节下交、表露出了相当的野心!

    ……

    时间飞快的过:等萧洪离开晓小队后,风云的世界,时间轴又滚动了七天。

    无双城已经落幕,这个结果不出所有人的意外;连最快之刀·倾城之恋的归属,也按照某人的揣测达成。

    “哼,就知道那个混蛋,只留下一屠勇,是没安好心!”对此,月光越发的愤愤不平了。

    当日无双城的场面,其实极度混乱。

    地面上,步惊云趁机带着无双城主力消失不见,带领天下会血洗无双城。

    地窖下,却是群雄博命:为了武圣关羽的遗招,不止各方势力你方唱罢他登场,轮回者们也各显神通……

    ……之后的发展,终于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所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