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一言不合起风波
    第504章 一言不合起风波

    一眼就发现眼前之人,也不过是人品的修为后,或许是因为素还真的原因,半花容还是保持了谨慎的态度。

    但是当半花容发现,萧洪和素还真之间也没有那么和谐的时候,这份谨慎就失去了。

    她自嘲似的安慰自己说,素还真的那份名声,确实是足以让人乱了方寸。……反正,打素还真这灾星在阊阖国一露面,半花容当即就觉得,有一种欲罢不能欲说还休且摆脱不掉的阴影浮上心头。紧跟着,她就答应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然后……

    现在在半花容来,那些在被素还真诈唬后,被付出或者被放弃的利益,似乎是并不值得。她甚至都已经开始策划,如何的彻底离间了萧洪和素还真的关系,然后再反客为主!

    在确认了自己大慨是高估对方后,发现了可乘之机,认为其实可以谋求更多利益的半花容,终于是有所行动了。

    秋莹扬波水如烟,是试探性的一掌,也是又一种将渗参悟至极限的水属性武学。

    像那样的试探,在一般情况下,也确实足以扭转双方的主动和被动!

    只可惜在事实上,花半容她绝对低估了某人的实力和势力。

    死得太早的花半容,并不清楚她刚刚听到的“倾国皇权,尽操吾手:逆我王道,定杀不留!”这十六个字,代表的意义。……也是,覆天殇她毕竟是躺尸好久,做了数千年孤魂野鬼的存在。其名声,早已过气。

    不然的话,不说花半容会否如此突兀的击出这一掌:覆天殇加上素还真,以半花容的智慧必然能够清楚,就算是她勉强赢了一招半式又能如何?……若不是多线开战带来的人手不足问题,令萧洪势力根基不稳的问题暴露出来,对待阊阖国,萧洪本不需要如此谨慎。

    就算是她依旧固执,要试探试探,这招的威力也定然要达到,其能够达到的极限……

    ……尽管那样,结果不会有什么不同:水属性功法本就不以爆发见长,自然不会轻易达到,在最初就击退遮天手的程度。

    总之呢,那轻飘飘的一掌挥出后,半花容将右手缓缓的背到后腰。她昂首阔步的矗立,再也没有任何的后继动作。像这样的做为,也无非意在彰显无意为敌,表明她也只是依照江湖规矩出手,小小的试探一下。

    她丝毫不在意,像这种威力的试探性的招式,对一般的炼气化神武者,其实足以造成秒杀性质的伤害!……嗯,规矩就是规矩。江湖中人毕竟自古以来就是靠拳头说话的,拳头大自然要有其特权所在:此情此景,确实是只要半花容不出极招试探,便不算做得太过!其次,半花容自己也很清楚,只要素还真肯出手拦截,像这种程度的攻击是不可能给眼前这位傲来国主,带来相当程度伤害的。

    如是,即便是在到萧洪化出罡气以对的时候,她依旧是不以为意!

    以半花容的眼界当然清楚,能够在真气境界就逼出罡气的武学虽然很少,却不至于稀罕到没有的程度。那一类武学,不是需要绝对雄浑的根基,因此进境极慢;就是存在着各种各样先天上的缺陷,以至于都没有未来。比如说她眼前的傲来国主,明显就是没有什么阅历的年轻人,绝对谈不上雄浑的根基,所以明显是属于后者……那一瞬间,萧洪在半花容眼内的定位,又降低了三分。

    但是在秋水烟波和遮天手的碰撞过后,半花容吃惊了。

    或许是萧洪那以甲子大圆满的s级别内力,成就的e等级北冥真气,再成长到a等级后,成色实在是太过逆天了吧。又或者是半花容的水属性功法本就不以爆发力见长,而胜在后劲和柔韧……总之,秋莹扬波水如烟的冲击力,并没有达到能够在最初就击退遮天手的程度。

    然后,两道渗和柔性十足的掌力,就这样互相侵染起来,不过呼吸间便分出了胜负输赢。

    那噗的一声,是覆水难收的声音……不对不对,那是一桶水泼向一截朽木的时候,发出的水花飞溅声!那只由气劲凝聚的紫灰色半透明大手,也就此被镶嵌了很多很多的青绿色气泡……那些气泡又迅速的被排挤渗透出来,汇聚在巨手的掌心……

    就这样,紫灰色的遮天掌印,掌心覆盖着一重青绿色的薄膜,其速不减的向着半花容,扫荡而去!

    半花容终于是皱起了眉头。

    惊异于萧洪居然是走根基路线,还小小年纪就有如斯成就的同时,她也就是皱皱眉头而已,并没有见到更多的动作。

    毕竟,以罡气施展的神通武学,之于金身大成的先天武者,也就是挠挠痒痒的程度而已。

    正所谓只要吃得下,吃亏就是占便宜,半花容她打算直接承受这一掌。她要让对手知道,正统先天武者和只拥有真气的半吊子之间,不可逾越的差距!……这一次就算是你赢了又如何?我半花容要告诉你,那些其实都是逗弄小孩子的把戏而已:我还没有出力,你可是出了全力,有种你也挨这样的一下试试。

    以此方式,半花容意图重新的掌握主动。

    这样的动机,当然要被关注半花容动向的萧洪,所捕捉。

    北冥金身已然大成的萧洪,自然是无惧那样的挑战。

    但没有弑父夺妻之类深仇大恨的话,又何必搞到那样有损体面的程度?再说藏起来的牌,不是多一张算一张?!

    心生定计的萧洪,在微微一笑间,再一次的做出了,令半花容惊异的事情。

    遮天掌,陡然就急停在了半花容的面前。

    闇影神殿集中而成的针刺,竟然她敏感的鼻尖,感到了一阵酸麻;同时,劲风,贴着她那绝好的面容,呼啸而过,直接令她那一头乌黑的秀发偏散开来飞舞飘扬……明显,这些异相,都是某人故意的。

    这些,明显的是一个警告。这些,也是在某人的战术下,装神弄鬼刻意制造的误会和曲意!

    若是萧洪直接使用闇影神殿,去全力攻击半花容;以半花容之能力,除非是有人事先将之捆缚固定起来,令其彻底失去行动力……否则,估计半花容都会很快发现闇影神殿的实质,并找到破解之道,令萧洪无功而返。但是利用闇影神殿的潜伏性,凝聚起来匿藏在遮天掌的劲风之中,借鉴昆仑十三剑中名为剑寒的招式,进行狐假虎威、将触未触、未击实中的攻击,那个效果……

    ……之于萧洪,半花容感觉到的那阵酥麻,是闇影神殿完全凝实起来形成尖锐的全力一击,所造成的效果……

    ……而之于半花容,鼻尖的感受,却是遮天手卷起的劲风,在将触未触下,带来的冲击!

    于是,萧洪给半花容造成了错觉,其金身未必就能完全防御住,萧洪的遮天手……

    至于为什么伤害要局限在鼻尖?那当然是因为,鼻尖是人体向前最为突出的部位啊。将触未触的掌风,也就应该攻击到那里吧……

    ……什么?你要说阊阖女王身上还应该有两个更加突出、更加敏感的点?喂喂喂,和谐啊和谐,你确定你不是在想要曾机耍流氓?

    还要问身体其它部位都感受不到,要是露馅了该怎么办?

    这个更加的好解决!嗯,萧洪立刻的,开始了他下一步的行动!

    他秀了一下,对罡气的操控力,以及其罡气的凝实性。

    果然,在那电光火石之间,半花容才刚刚感受到鼻尖一麻,遮天手的掌劲就紧跟着爆炸开来!

    那并不是面向前后左右的爆炸,而仅仅面向着左右。

    爆炸的气劲,在萧洪和半花容之间,形成了一道巨大且平整的气墙,宛若无可逾越的鸿沟……

    这气墙,甚至直接就将那个大型的练功房,给刀削斧劈的,整个切做了两截!又因为这斩切发生的实在太迅猛,居然没有给建筑主体造成任何的破坏。只有来自冥界中天血月的橘红色诡异月光,从断面的缝隙中,调皮的钻进来,映在室内形成诡异的奇观。

    更加重要的,是在这阵爆炸中,竟然没有一丝的余波散射开来,所有的冲击力都整整齐齐的向着两边发泄而去。直面着爆炸的半花容,更是连一丝空气的流动都感觉不到……在千濑酱提供的额外计算量帮助下,之于罡气,这是何等精妙的控制能力!

    ……嘛,萧洪的内功修行,已经基本停滞,快两年了。因为决定一个桶能够装多少水的,始终只是最短的那一块木板,目前萧洪为了追求s等级的大圆满北冥真气,正在弥补其魂体的短板。同时,他也只能下苦工,提高自己对内力的控制能力了!

    ……在大家都一刻也不敢怠慢的辛辛苦苦汇拢天地灵气巩固根基时,靠着冥河水败家的萧洪,已经踏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而等到余波过去,半花容皱着眉,着那条,紧贴着自己脚尖的那一条,笔挺笔挺的裂缝!这条画在地板上,直抵墙根,还要扩散开来把房间划成两截,似乎再要无限延伸出去的裂缝,在遮天掌的爆裂中成型。

    那裂缝,靠近自己的一面坑坑洼洼,半花容自然认识那是自己秋莹扬波水如烟的攻击效果;而对着自己的另一面却光滑如镜,依旧在扩张中:还是冒着黑色烟气的扩张!那似乎是一种超强侵蚀性的内力。被其吞没的物质,都要消失到,连渣渣都不剩下。但事实上,那是固有结界·自我封印·闇影神殿。……在某人的操作下它依旧作用着,伪装成未消散气劲散布最后的余波……

    但半花容,毕竟是半花容,毕竟是昔日天下第一人组织的天之人……

    一招受制后,半花容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她终于承认,能够招揽素还真,怎么都是要有一技之长的。

    不以为意,相反的微微一笑,半花容终于开口:“傲来国主好雄厚的根基,或许修为再略增一二,半花容便远不是对手了呢!”

    这话语,表示半花容已经承认了萧洪的身份。但萧洪,却是丝毫的高兴不起来。

    半花容何许人也?其生前便是先天的巅峰,死后又借助冥河水复苏成为亡灵,功体大增。在攻击力的方面,半花容已经有了道境的输出,只是持久力还比不上真正的道境。虽然因为亡灵的特性,半花容想要突破到道境,很难:却已经是货真价实的半步道境。

    半步道境,其实力的十之一二,在量上,相较绝对实力才炼气化神的萧洪,已经是百倍甚至千辈的程度……

    半花容这究竟是在奉承萧洪,还是在讽刺萧洪呢?她这样说,还不如直接告诉某人,想赢她再等个千八百年什么什么的!

    嗯,嗯,所以萧洪他,也绝口不提半花容的武力:“阊阖女王赞谬了,天下第一人之智囊,放眼天下又有谁敢无视!”

    但半花容又如何听不出萧洪的意思?

    嫣然一笑,半花容语带机锋,自然是当仁不让:“岂敢,素贤人在此,哀家可不敢以智者自居,只是不入流的武夫而已!”

    嗯,再说下去,素姐姐真贤人就中枪了……若是素姐姐真贤人因此黑化,萧洪绝对是有多少条命都不够赔的……

    于是萧洪他也只好苦笑着把话题一变,直指问题的根源:“只是,先前素贤卿误会了朕的意思。天府、七杀乃是重中之重,傲来国势在必得,断然不会与人分享……这点,还请阊阖女王……”

    萧洪说到这里,半花容神色突然一凛,无尽气势放出,同时厉声喝问道:“便是那阊阖门之地,傲来国主也有染指之意:所以,盟约不可行,可是如此?”霹雳布袋戏第一腹黑女王的气势,自然是不用详说,绝对超过了某月光的摸你那啥大领主,三合一的s等级完美霸气!但是可惜,在这里,半花容却选错了对象。

    因为那也不过是aa级别的程度。持有sss等级精神免疫的萧洪,当然是丝毫不会为半花容的气势所迫。

    萧洪的反应,也不过是不紧不慢的将双手背于背后握立,然后才不紧不慢的点头承认:“然也!除非阊阖国,肯举国搬迁……若阊阖女王真有此意,自然是皆大欢喜:待得来日,傲来国一统天下,必定划下十倍如今阊阖国之疆域,以为代价谢礼,聊表心意!”

    萧洪言语中,所表露的这份从容和野心,终于让半花容,动容,也动怒了。

    一声大喝下,半花容终于愤怒:“嗯!放弃阊阖门,可还有阊阖国?傲来国主,你这是在欺我阊阖国无人耶!”

    于是,现场的空气,也终于彻底的为之沉闷,和压迫了起来!

    aa等级的精神压迫,配合半步道境程度,那无穷无尽的罡气扩散开来……在淅淅沥沥的豪雨之下,这个多次饱经风霜,刚才更是被一掌两截的练功房,终于如同碎裂的烟尘一般,彻底崩塌。

    而半花容,则凌空而起,怒发冲冠,极招上手,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样架势!

    同一时间,旁边地面上,以为好不容易,终于要苦难到头的小家伙,所谓ort和捕食大公,即便是缩得再小再像个球,也终于就要不堪重压……承受不足的它们,难受的翻着白眼,瑟瑟发抖似乎是就要昏厥过去。

    半步道境的半花容,要素还真和覆天殇联手才可以抗衡。

    若是丢到现在tm世界的地球上,那是实实在在的,盖亚和阿赖耶级数的存在。

    或许在持久性上,是盖亚和阿赖耶略胜一筹;但是在瞬间的功力输出上,半花容却犹有过之!

    而且这样的情况,也非是绝对。只要萧洪肯开放冥河,以源源不绝的冥河之水做为其补助:那么,哪怕盖亚和阿赖耶分别持有唯一神的**和力量,一对一的情况下,也要被彻底击倒……半花容的威势,确实不是ort和捕食大公,这样的边缘存在,可以承受的。

    ……水星意志的强度,能有盖亚的一半就要偷笑了,何况ort?而捕食大公这个悲剧……

    好在一旁的覆天殇,注意到了两个小家伙的惨状。她嘿嘿一笑,就把两个小家伙抓起来:还要捏在手掌里面,当做是老年人常常抓在手里的健身球一般,飞速的转了起来……好吧,ort和捕食大公,眼睛终于转着圈圈,饱含着幸福的热泪,当真昏眩过去了……

    可是,另一边,即便半花容极招上手,含势待发,萧洪依旧是不为所动。

    在半花容那铺天盖地的气势压迫中,萧洪虽然貌似仅仅算是一颗,碍眼且油盐不进的铜豌豆……

    然后,皮包公司的太上元皇始帝洪武帝君,开口了:一字一句,萧洪的势头,似乎不弱半花容,一丝一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