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 已经迫近的战争
    第454章 已经迫近的战争

    富江小队对东京市的调查结果,果然是没有结果。

    哪怕是这个小队里面,有富江、神裂火织、古明地恋,还有前鬼后鬼等一众地品以上的存在,其中富江更是勉勉强强的天品境界。

    也只是因为,在她们遭遇到里包恩后,蓝的离开。

    蓝的离开,让蒙蔽在新出炉的人造人里包恩心灵的阴影,也瞬间瓦解。

    虽然里包恩也并没有因此就变得恢复记忆和理智,但是也不会再在了无人迹的东京市内,漫无目的的兜着圈子。

    有相当远大理想的里包恩,又怎么会选择,和不可能胜过的敌人死磕?

    现在,他才要真正的开始,去全世界范围的破坏,各大城市的下水道……不对不对,是复仇!对,就是复仇!

    什么都不知道,可真是幸福啊!

    但那也是最大的不幸。小樱为那记忆的修纂,所定制的设定是:在完成所谓的复仇后,里包恩的一切记忆都会恢复……

    ……“在那之后,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于此,蓝着各种读本,小樱单手捂嘴嘻嘻的笑,小爽相当期待的发问……

    所以,里包恩要逃走,最迅捷的,息吹暴风的神裂火织也拦不住啊。

    一个炼金术士一门心思的想要逃走,可不是撒开脚丫子就跑的模式……在贤者之石的支持下,有各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出现,这严重的阻碍了神裂火织的速度。在里包恩的身影消失后,神裂火织着身后的众人,恨恨的一跺脚。

    役小明和她的使魔前鬼后鬼有心无力中,速度本就不是他们的长项。

    古明地恋也在打着酱油,还有借口:“太多杂物了,不能进行空间移动……因为在目的地有尖锐事物的话,会被直接杀死……”

    而富江呢?

    水蛭朱雀女富江,她已经相当慵懒的侧卧在路边的躺椅上,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罐清酒,软绵绵的自斟自饮……

    “来是没事了,我们回去吧:来,这也只是一场,相当规模战争的导火索……贤者之石?人造人?炼金术士的终极战力又开始出现了么?来魔术师协会在蛰伏了多年后,也要不甘寂寞的,重新介入这个世界的大格局了么?”

    富江如此的,自言自语中。

    ……喂喂喂,这完全是你自编自导的戏好不……还有,我说,你们到这是来,究竟是要干什么的?

    你要问干什么,哦,那当然是装模作样一下,就可以在台面上脱了干系啦……以此,可以避免落人口实,自陷于道义的最低点。

    虽然最顶级的存在都知道,或许最顶级的存在都知道,那事情是必要之恶教会的教皇冕下,萧信陛下所为……但是,那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不这么做,萧洪他可以确定肯定以及一定,用不了一天,所有人都会知道这事情是萧洪做得。

    ……至于为什么要推给炼金术士,推给巨人秘窖,推给彷徨海……嘛,谁叫魔术师协会没有盖亚和阿赖耶那个档次的存在呢!他们或许可以推测到这事件其实是萧洪所为,但他们既不能眼见为实,也没有证据……何况……

    富江的话虽然是那样说,但是这样的事情,神裂火织果然不会接受。她有怒气冲冲的质问富江:“什么叫做没事了,这一座城市的人,都到哪里去了?还有,刚才为什么不出手,如果前辈出手的话……”

    富江毫不在乎的继续抿着嘴,小口小口吞咽酒水,也毫不在意的轻声回答:“要问人都到哪里去了?呵呵,当然是被吃掉了,被刚才那个家伙,统统的吃掉了……一个都不剩:若是我的记忆没有错的话,这个城市里除了我们,绝对不会再有活人!”

    神裂火织又问:“那前辈你为什么不出手,消灭他呢?”

    富江摇摇头,苦笑一下,轻声的细语:“那是因为,他不是恶魔,而是人类……若是有人正在作恶,或许我们可以拯救能够拯救、也值得拯救的:但若是已经成为既成事实,以我们的身份,并没立场去管人类的事情……驱魔人之所以能够在各大势力的地盘上,都横行无忌,并不是没有代价的!在这点上,小姑娘,做为巫净一族的式神师,你恐怕也是如此吧。”

    所为小姑娘,指的显然是役小明。

    ……,什么叫做演员的自我修养啊!这就是素质啊,没有的事情,说得跟真的一样!

    神裂火织默然,但是,她的语气又有一些不甘:“杀死了一个城市的人,怎么可能还算是人类!”

    富江:“怎么不算?人造人,也是人类啊:有时候,人类吃起人来,比恶魔还要厉害……而且,恶魔吃人,也只是因为他们饿了;但是人类吃人……唉……好了,不说了:人类的事情,可不是我们应该管的,我们回去吧!”

    “人造人,那是什么?”役小明突然问。

    显然,她想要岔开,这个令她也感到郁结的,相当不好的话题。

    富江意外的转过头,她了相当认真询问中的役小明一眼。想了想,她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哦,那是传说中的炼金术士们,炼金术的最高成就……同时也是魔术师协会的战争机器:以一个城市的生灵做为牺牲炼成的,传说中的贤者之石……然后服食贤者之石,炼金术士就能够直接的成为死徒二十七祖级别的,拥有几乎无尽生命和力量的战争机器……也是黄金时代,魔术师协会的撒手锏之一。”

    其实,在过去的宗教行为中,那些最为臭名昭著的为诞生神之勇士而进行的大规模血祭仪式……都是贤者之石炼成的另外一种模式。

    着已经了无人烟、死寂一般的东京市好久,神裂火织,她突然抬起头来,又问富江:“那,那为什么,现在又突然有这种事情发生!”

    富江已经站起身来。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回答神裂火织的问题。

    一脸愤恨的她,也只是抡圆了胳膊,再非常没有淑女形象的,将酒瓶狠狠的向着远处投掷过去……

    ……“恶趣味!”富江的灵魂在意识海的深处蹶着嘴如是吐槽……显然,这影帝模式的富江,不是真富江,而是……

    ……“呜呜呜,我也只是想,富江你这样的样子,是个什么光景嘛……”这果真是恶趣味啊!

    咚!话虽如此,巨大的声响,还是从远处传来:一栋二十二层的大楼就这么震颤了好久,终于真的倒了下去。

    着那大楼倒塌泛起的满地尘烟,影帝富江还要轻轻的拍手,并如此自言自语:“这下子,心里舒坦多了!”

    不得不说,这做作而虚假的,以发泄心中郁结的动作,终于是再度获得了神裂火织的认同。

    所有人的脸色,也都缓和了好多。

    富江她说:“因为要开战了……所以那些人就开始未雨绸缪,为将要到来的战争积蓄力量!”

    声音不是很大,但却掷地可闻,有如无声处的惊雷!

    似乎是连这早已死寂过去的东京市,也更深层次的,再度死寂过去一样!

    “战……战争?”役小明的声音有些颤抖……做为巫净一族的核心成员,显然,她是知道些什么的。

    富江她也适时的抬起头来,着天空那依旧红色的云彩,有些意义不明的呢喃:“啊,是的,战争!几个魔术师之间的争斗,其破坏力之于人类,就已经被称作是战争……那么,做为这世界两大巨头的千年城和圣堂教会,两者之间的不得不进行的,你死我活的激烈碰撞,又要称为什么?……乃至,现在来,做为第三大势力的魔术师协会,也要不安现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