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某些乱七八糟的
    第4章 某些乱七八糟的

    据说,巫净一族的役小角有所谓最强之名的鬼神军团。

    借助鬼神军团的力量,役小角封印了所谓龙魔大帝……当然了,那也只是役小角自己的说法。

    后来,以他的据点役咒法堂为核心,想要托庇于其下的人类聚集起来,就有了式神町。

    其实说到底,那也只是一个精灵骑士的精灵军团罢了,就战斗力来说是足以碾压某岛国了……

    ……但是放到世界上再提起其最强之名的话……估计很多人都会笑而不语!

    朱雷与光的前方之鬼神zenki、紫雷于闇的中央统帅之鬼神巴萨拉、创造与五元的后方之鬼神后藤晶……

    役小角手下最能打的马仔,就是以上这三个了!

    后来巴萨拉不知道怎么搞的就被玩坏了,他想要杀光全部的人类,并理所当然的被役小角封印在分家的鬼道家;

    等役小角的时代落幕,其弟子在高野山,建立了以总本山寺为总部的一系列全国联锁经营的本山寺……江湖人称里高野;

    而据说本来应该是前鬼妻子的后鬼,在发现某前鬼是长不大了以后,终于嫁给了人类(又据说那也是役小角的弟子)。也做为役家的分家,她在高野山附近的吉野山建立了分空、地、水、火、风五脉的五鬼里。

    而后来的五鬼众,就是后鬼的五脉后代所建立的家兵组织,分别持有后鬼的五系力量。若说本山寺的僧兵团在某种意义上,还要为巫净家服务的话,那五鬼众就是完全只属于役家的私兵团。

    至于前鬼这个一直孩子气,永远也长不大的苦逼,则被某役小角封印在式神町的役咒法堂……并流传下了“他是吞噬瘴气消灭妖怪的鬼神,天地间最强的朱雷光之鬼神。在危难的时刻他会觉醒,打倒邪恶并守护这个世界!”这样的说法,直到如今……

    ……凭什么大家都有好日子过,某前鬼就要和叛徒巴萨拉一样的被关小黑屋啊!

    以上,就是某巫净一族的役家一脉,在明面上所持有的实力。

    [神吐槽:每次到后藤晶这个名字,非m我都会因为联想而觉得很寒,不寒的去百度图片一下后藤晶!……再想想她的后代,五鬼众部队什么的,俺更寒了!……以及到最后,某后鬼居然转世托生在男孩子后鬼丸身上:嘛,是因为她自己也觉得寒了么?……话说回来,漫画里面后鬼丸越往后越伪娘啊。打巴萨拉的时候还只是穿巫女服适应一下,等打龙魔大帝的时候居然都有胸了!人家都有胸了啊!]

    ……

    某吉野山,某五鬼众的据点……和本来就是役小角的弟子所开设的某高野山总本山寺一样,这五鬼众也是属于役家的产业。

    嗯,据说某后鬼小正太,在突然觉醒并跑到役咒法堂认主前,就是五鬼众的少族长。

    做为主人,某役小明和某后藤晶,正在招待着古明地恋一伙三人,还有某个忧郁的酒神壮真。

    某恋酱不着边际的问道:“壮真啊,你以后准备怎么办?”

    老奶奶控十分忧郁的回答:“当然是复仇了!大家都被杀了,可是我!我本来是……我一定要用这只手,向……”

    但是这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屋顶传来的声音所打断:“你这从刚才开始就鬼鬼祟祟的家伙!给我出来!”

    被打断的某恋,只是连脸色都不变换的瞧着众人,警戒的冲将出去……显然,又是半天过去,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呢!

    “呐,master,用女人的身体行动,感觉如何啊?”见四下没人,某年突然哔的一下就出现在某富江的身边,捂着嘴小声的问话。

    “切,只是降临,降临而已。再说这身体的行动,仍然是由富江控制的,我也只是在她身上落下了一个,可以旁观和授予力量的节点而已!”富江的口中,果然就传来了某萧洪的声音;“我这不也是,因为俗务缠身,而本体脱不开而已!”

    古明地恋又问:“那么,master,我们的作战计划……还有,血丸貌似也是吸血种吧,应该可以被……”

    古明地恋拉拢血丸的策略,直接就被某人所否认:“不,血丸对我而言,并没有意义。而且他的特性也注定了,他在很多情况下都只是,对很多种类敌人大补的资敌之物!因此,就连净化了使用的价值不大……做为一把妖刀,它很失败;做为一个魔物,它更应该被消灭!这次的主要战略,还是以邪青龙·骷髅的力量为主要战略。”萧洪如是说:“某些乱七八糟的存在,就要快刀斩乱麻才好!”

    于是,恋疑惑了:“那个水系的能力,貌似并不算强吧?”

    萧洪却告诉恋:“富江惧怕水分的流失,但被动的防御并不可取,让她拥有控制水和补充水的能力才是王道……而且……这样富江的触手才能够真正有战斗力啊!……对了,巴萨拉的时候,我可能会亲自来。因为巴萨拉的东西,很重要,处理不好的话……”

    有神裂火织在场,某萧洪并没有多说。

    而古明地恋,也只是点点头,就表示了同意。

    “好吧,我们出去吧!即然碰到冰凤炎凰复苏,那正好拿破坏神·魔神兽祭刀!”萧洪的声音如此补充,然后沉寂了下去……

    偏偏,在真正的沉寂下去之前,又突然:“神裂火织,你怎么了?你怎么好像,很没有干劲的样子?”

    神裂火织软软的回答:“教皇大人,我……我只是在想……”

    嗯,富江皱着眉头,萧洪却开口:“神裂啊,你不要顾虑那么多:以前你是怎么做的,现在也怎么做就行了……碰到难题,就想想若是以前,你会想怎么处理,然后照着去做就行了……必要之恶不是第零圣堂区,其影响力就足以摆平一切。你也不需要怕惹麻烦,我们可是就差没有全世界开战的理由呢!杀人放火拦路抢劫什么的,你尽管去做,真的不需要有那么大的压力:死气沉沉的,可不像是你了!”

    某神裂唯唯诺诺了:“我,我,杀人放火拦路抢劫什么的……”

    神棍的摸头,然后:“神裂啊,即然不是杀人放火拦路抢劫,那么,你又在怕什么?”

    终于恢复了一点点的某神裂:“我,我……我明白了!”

    ……喂喂喂,你这究竟是要开导,还是要打击神裂大姐头啊混蛋!

    好吧,某贱人终于消停了,一脸不爽的古明地恋带着神裂火织和富江出门后,就到了正在审问一只硕大老鼠的众人。

    比如说:“说,犬神狼的基地究竟在哪里?”

    又比如说:“你是谁派来的?”

    再比如说:“血丸?那是什么?能吃么?好吃不?”

    还比如说:“犬神四天王?嘿嘿,就让我从它身上讨点线索,还有利息……”

    某只名为小赖鼠的大老鼠,当时就泪流满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