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并不理想理想乡
    第54章 并不理想理想乡

    着在千濑的直击之下,几乎毫发无伤的魔女之夜,萧洪向千濑提出了询问:“千濑,再度使用这种程度的攻击,需要多长时间?”

    “按照master的魔力供给程度得出结论,到下一次充能完成,还需要小时零7分钟26秒……”

    着那光圈的颜色,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萧洪知道,他还缺少一个dps。

    “喂,高町奈叶是吧,可以用接近这个程度的炮击配合下么?”

    “抱歉,我离master实在是太远了……”

    单独行动的servant,魔力不足是很正常的。而菲特和archer,还有其他人,都直接的被萧洪所忽略。

    至于ciel,为了在面对尼禄·卡奥斯的时候,避免意外,萧洪决定把她隐藏起来。

    这么一合计,萧洪就只能够把希望,放回到saber身上……而且,也只有靠saber的excalibur顶替了。

    就是不知道a级的输出,到底行是不行……量变和质变,有时候差距是很大的……就算是勉强的击破了那魔法盾,是否能够对其本体造成足够的伤害,还是个未知数啊。

    咦,saber呢?!这时候,萧洪这才发现,saber,并没有跟在他的身边!

    “令咒,召唤saber!”

    其实,从踏入魔女之夜的固有结界的那一刻起,saber就陷入了深度梦魇之中!

    saber虽然是与其他的英灵一样,作为servant参加圣杯战争,但是却和一般的英灵有着本质的不同。

    她并不是真正的英灵,只是拥有了那种资质的灵魂。像这种拥有英灵的实质,却因为信仰的薄弱还不能称之为英灵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说,称为英魂才更加的贴切。

    一千多年以前,阿尔托莉雅·亚瑟为了实现守护国家的愿望,在临死前与阿赖耶识定立下了“活着拿到圣杯,死后便成为守护者”的约定,从而成为英魂。在和阿赖耶识的契约达成以后,阿赖耶识便请求盖亚降下了大魔力,将卡姆兰剑丘或者卡姆兰之丘,暂时的封禁。

    卡姆兰之丘里的一切存在,包括saber在内,就这样统统的成为了,硬盘里的只读文件。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永远的停留在了那一刻……在那之后,阿尔托莉雅·亚瑟将以servant的型态,也不得不以servant的型态,穿梭于各时空,去寻求所谓的圣杯。

    她只能够不停的参加圣杯战争,直到真正的得到圣杯并许下愿望为止。那时候,她才会真正的死去,同时成为英灵。

    直到冬木市的第四次圣杯战争,卫宫切嗣用avalon做为圣遗物,指定召唤了saber。

    从此,avalon便成为了钥匙。那是可以穿越盖亚的大魔力,直达一切都被静止和永恒的,亚瑟王的永眠之地,也就是盖亚保护之下的圣地“卡姆兰”的钥匙——这就是saber的ex宝具,“远离一切之理想乡”的真实!除去这个因素后,avalon也不过是和excalibur一起得到的,“只要佩著这鞘,便不会流血也不会受伤”的常规防护宝具罢了。

    所以,当saber踏入魔女之夜的固有结界的那一刻起,就陷入了深度的梦魇之中。

    萧洪等人走过的,明明是平淡无奇外加点非主流的街道。而展现在saber面前的,确实完全不同的残酷。

    无数的冤魂,顶着熟悉的面容,全部的一拥而上:一个个,都凶神恶煞;一群群,都苦恨仇深……所谓的“远离一切之理想乡”,和每个人都在梦想之中无比向往的桃源世界,完全就是两码事。

    那里有的,只是残酷!

    不存在绝对的静止,这连盖亚也做不到。所以便只能无限地接近。

    盖亚所谓的“时间将永远的停留在那一刻”,其真相不过是,在临死前的那个黄昏,不断的轮回……这封禁中的时间,偏偏又与外界同步。

    这封禁中的一切事实、经过和结局,又都已经被永久的锁定。

    不可能去作些什么,也不可能有什么改变……被塞进了木偶之中的灵魂们,就只能在那不断的循环,或者说折磨中,默默的承受和旁观!

    “这种熟悉的气息,不会错的,卡姆兰,这是卡姆兰?”

    “该死的,这究竟是谁?是谁把卡姆兰之丘,给搬运到这里了?!”

    “被信赖的挚友……”

    “被忠诚的部下……”

    “被篡夺的王位……”

    “被自己亲手杀死的儿子……”

    “还有,贝狄威尔,连你也……”

    “以及……我究竟是做错了什么,才要承受如此的苦痛?!”

    在这无言的呐喊之中,无尽的往事和残酷的现状,统统再度的重现……哪怕这不堪回首的往事,已经在saber的眼前,不断的重现了一千多年!

    若是以前的saber,或许就会再次的沦陷于深深的自责,然后重新的化作行尸走肉……幸好再次踏足这黄昏山丘的saber,因为红龙血脉的觉醒,还有魔化的影响,而有了很大的不同。

    而且,在这个昏昏欲睡的时候,令咒中传来的召唤命令,让她突然的惊醒……青筋爆出的忍受着令咒的反噬,saber毫不犹豫和异常坚持的拒绝了那令咒。

    她全力的传递着,这样的信息:“抱歉了,master。等我一会,一会就好!我现在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出了什么事吗,saber?你可是掉队了呢……”脑海中传来了萧洪的询问。

    “真的很抱歉。的而且确,现在我有无论如何,也必须要去做的事。”

    “那么请快一点,我们现在的状态可不是很好……”

    “了解。还有,谢谢了,萧……”

    似乎是一瞬,又似乎是永恒,黄昏色的山丘,也终于要再一次的显露夕阳……那山丘的顶端,暗红色的骑士拄剑而立。现在的她,犹如浴火重生的红莲!

    “啊,终于,真正的只剩下我了。”

    “夕阳消失,便是所有轮回的结束么?”

    “突然才发现,被所谓王的大义,作茧自缚了……这还真是可笑啊!”

    “还有大家,并不是憎恨着我的本身。而是因为被牵连,被千年如一日的束缚于此,而不满么?”

    “那么,朋友也好,敌人也好,都谢谢了……这就,给予你们,人类的死法!”

    “人类,果然是不可以死的,不像人类啊。”

    “我现在不再是,那被束缚在**之上的无力灵魂。”

    “我已经有了,自己可以去做的事情!”

    红龙血脉的觉醒,虽然还不足以让saber,直接的使用红龙才有权使用的大魔力。但是至少,她已经不会被大魔力所排斥……而在卡姆兰之丘无法解脱的冤灵,若是能被现在的saber杀死,那便是真正的死亡和解脱了!

    着那夕阳,saber突然了解到了魔女之夜的真相。

    在saber的灵魂被圣杯召唤,并具现为servant后,其**自然是保留于“远离一切之理想乡”。

    而**与自己的联系,便成为了“远离一切之理想乡”的路引。侵蚀了圣杯的恶魔,也得以到达那里。

    那恶魔,并不能使用盖亚的大魔力。于是,它只能够以那世界的核心,也就是自己的**做为核心,来制作巨大的傀儡。

    那傀儡,便是魔女之夜了……最后的了一眼,天空中那熟悉而又陌生的美丽夕阳,暗红色的骑士,让自己的目光跨越了时空的阻碍。

    顺着自己与**之间的那一丝微妙感应,她到了被打扮成小丑的十字架,上面钉着的东西。

    那便是她的**。

    虽然已经有了新的**——这象征着过去的**,再也不具备任何的意义,但那也不是谁都可以亵渎的!

    她的眼神虽然愤怒,却依旧清澈:

    “master,我好了。现在,请召唤我吧!我与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羁绊!我将可以作为剑,永远的战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