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Ciel的战场转移
    第6章 ciel的战场转移

    “哇,好可爱的小妹妹……怎么穿着睡衣就跑出来了?喂,喂,跑的这么急干什么?来陪哥哥们玩玩……”

    几个非主流不良少年,挡住了美树沙耶加,或者说间桐樱的去路。

    周围的路人们,则纷纷的抱以同情的目光……显然,他们不会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女孩只是停下了脚步,露出了一丝烦躁的表情,冷淡的说出了一个字:“死。”

    然后世界就变了,非主流也好,不良少年也好,路人也罢,都纷纷的抓住了身边的各种东西,玩起了自残!

    抹脖子的抹脖子,切腹的切腹,有的开枪自爆太阳穴,有的把头塞进了搅拌机,实在找不到东西的撞了墙。最夸张的,是一个大叔,他直接的开着油罐车,就撞上了旁边的巴士!

    惨叫、血腥、爆炸、燃烧!少女对身边的炼狱置若罔闻,她连表情都没有一丝的改变,再次的飞跑起来……几分钟后,女孩终于见了,在心灵的深处呼唤着她的源头,然后,纵身一跃就扑了上去。

    “发现新的从者,主从关系认证成功!”这是只属于轮回世界的中性声音。

    萧洪当时的情况,是右手搂着saber,左手搂着rider,软骨头的占着便宜,属于绝对没有平衡的状态……这时候,一只小罗莉带着70码的冲击力挂上去,结果只能是:

    “噗通!”

    “哎呀,我的腰!”

    萧洪就这么被推倒,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和赶快站起来,并迅速的与某人拉开距离的saber不同,rider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她靠在了萧洪的身上,盯着钻进萧洪的胸膛蹭啊蹭的小女孩,疑惑的发问:“樱?”

    “嗯,是樱呢,谢谢rider了!”

    “还有我,我是美树沙耶加!”

    睡衣的金眼少女,微笑着,说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rider终于松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丝解脱的笑意。

    对于少女现在的状态,她并没有多问。作为远古的吸血种,自然是很清楚,一个始祖级的吸血种,是如何治愈一具已经死去的身体的……摸着美树沙耶加,也是樱的头发,萧洪突然的说:“唔,现在你是沙耶加,还是樱?”

    “是樱!”

    “口胡,明明是沙耶加!”

    “额,太麻烦了……不管是谁,即然作为一个人活着,那就给你们取一个统一的名字吧,只有我可以称呼的名字哦!”

    “好啊!”

    “嗯,就以头发的颜色,叫做蓝吧!”

    “嗯,以后我就叫做蓝了!”

    “口胡,明明是我以后叫蓝才对……”

    不过,这貌似和谐的嬉闹场景,很快的就被中止。

    “呀,这姿势,还真难呢!”

    伴随着这冷淡的声音,一支巨大的弩箭钉在了萧洪双腿间的地上,打着颤颤,让萧洪当场就脸色发白……saber警戒的拔出了剑,而rider也一脸警惕的双手撑地坐起身来,那如山猫一般紧绷的身形,貌似随时的一个冲刺就能够将速度提升到极限。

    在萧洪对面的一棵树上,出现了一个蓝色的身影。

    萧洪立马的回复了嬉皮笑脸,抱着蓝就坐了起来,挥手打着招呼:“咦,ciel,真巧啊,又见面了!”

    这可是大杀器,不能得罪,打死都不能得罪,不然人家一个不爽,再来一炮估计就团灭了,绝对只有轮回空间的主神才能救,但是非亲非故的主神也不会救你……“一点也不巧,只是发现有大规模的非人类杀人事件,而且从气息上还是死徒,所以就过来。那眼睛的颜色,还真是碍眼呢……”一脸不爽的盯着,同样一脸不爽的蓝的眼睛,ciel用相当傲娇的语气说着:“金色的魔眼啊,我该恭喜这小丫头一步登天了么?每次有新的足够档次的始祖级吸血种出现,为了争夺第一个死徒的位置,基本上都意味着一场要毁灭大半个世界的战争呢。还有,没有成长完全的始祖就到处乱跑,你是担心你真的死不掉么?为了确保世界格局的安定和自己的利益不被分割,乐意干掉你的老家伙绝对不会少呢……还是说,在圣杯战争结束后,你直接就会消失掉?”

    这时候,萧洪才发现,蓝那金色的眼睛……貌似,据说,好像,金色的魔眼才是最正统的至高魔眼……这下赚大了!

    “当然不会,只是作为英灵的部分消失,作为人类和始祖的部分还是会留下地……”迅速从至高魔眼的欣喜中回过神来,萧洪肯定的回答了ciel的疑问。

    英灵的力量只是临时属性,等到圣杯战争结束也就是剧情结束,自己就会被彻底的被打回原型,还真的就只有人类的部分保留……“麻烦啊,我可是埋葬机关,你说这小丫头该怎么处理?貌似杀了不少人呢,很难作啊……”别过头去,ciel更加的不爽了。

    明显的,虽然萧洪并没有得意忘形,但是,那一瞬间的喜悦,还是刺激到她了。

    着ciel开始傲娇,若有所思的摸了摸头,萧洪决定赌上一赌:“这样如何?”

    萧洪向着ciel伸出了手指。当然,那不是中指,现在某人还没有那个胆量……手指上,有着一道指甲划出的伤口,那是正在滴血的伤口:一滴金色的,散发着神秘气息的血液。

    敢于如此的直接,是因为萧洪想起,罗阿第十七世附身于ciel,被爱尔奎特杀死,才令ciel截留了roa的力量成为死徒。

    她并没有得到过吸血种的血啊!明明有着二十七祖级别的魔力和之上的不死能力,偏偏没有能与之相配的**力量,所以她只能待在埋葬机关排行第七,还天天被那个变态上司和所罗门欺负……或许就是因为这个,ciel才那么的恨爱尔奎特。因为爱尔奎特,正是制造这不完整的罪魁祸首……同时,ciel也一定因此而非常的自卑。否则,她也不会因为蓝的事情,就这么明显的嫉妒了。

    这是非常危险的尝试。

    对于死徒来说,始祖赐下的血是一种本能上的绝对信仰。哪怕是变成了真祖,也不过是自己欺骗自己……其他吸血种的血,在死徒来,都是绝对肮脏的,全部是绝对的玷污!

    所以爱尔奎特在被罗阿(roa)欺骗,并误食了他的血以后,就当场的暴走然后堕落,事后更是疯狂的追杀了罗阿十八辈子到死为止!

    萧洪已经让saber做好了使用avaron的准备,同时,随时的准备闪人……“你这是在侮辱我么?死徒,是不会接受其他的始祖或死徒的血的!”

    没有直接的一炮轰过来,很好,成功了……某人拼命的压抑着心中的狂喜,因为,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给足的:“啊,啊,抱歉啊,我并不知道那些,ciel,我……咦?”

    果然,ciel突然的就出现在萧洪的身边,轻轻的抓住其手臂,吮吸着萧洪的手指。

    “谢啦,直接的叫我雪露吧……我可是例外,因为我是还没有得到过信仰的,不完整的死徒呢……”

    含着萧洪的手指,ciel就这么口齿不清的说着。

    喂喂,可以放开了吧,喂,别舔啊……萧洪很不自在的,顺着ciel那早有预谋的目光,着蓝已经开始怒火中烧的眼睛……突然的,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别啊,虽然那也是金色的眼睛,可那并不是爱尔奎特啊!

    喂,喂,不要这么轻易的,就改变战场啊,cie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