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侠不记年 第19章 鬼幡传陆潇
    陈靖南缓缓止住了笑意,低头看着陆潇,问道:“你可知道你父亲的来历吗?”

    陆潇当即摇头,怀着期盼的眼神看着陈靖南。他仿佛陷入沉思之中,思索片刻之后,说道:“三十年前,赤城山洞洞天看不惯你陆家与苏家七百年苦难,虚篁洞主愤而举派携上古神器昆吾剑寻得十剑界所在,攻入十剑界,上天宫猝不及防之下,竟被虚篁洞主持剑率众冲入九龙幻真剑所营造的幻境中,被虚篁救出两位苏氏遗孤,一位是你爹,一位便是苏家苏洞虚,当时这二人俱是浑浑噩噩沉溺幻境无法自拔,”

    “而后上天宫众多宫主反应过来,留守十位长老暂且稳住剑界,齐悬树率上天宫百位合道地仙迎战赤城山,赤城山虽然天才众多,但是苟延残喘于灵气逐渐枯竭的洞天之中,不如剑界灵气磅礴,是以真正合道境界的高手只有七百年前残存的几位,赤城山众人凭借昆吾剑之威带两位遗孤及门派弟子杀出了剑界,而十剑界残存的八把神剑万万不可轻动,是以阻拦不及。虽此战损伤惨重,但是门派弟子俱是一发七百年怨气,痛快欣喜。”

    “虚篁带两位遗孤去往方家借照神镜破除幻境,因陆家祖上便是赤城山洞一脉,只因七百年前旧怨才落到十剑界之中,虚篁便收了陆清玄为弟子。而十剑界因为此次动荡,不敢遣高手出界追杀赤城山,生怕其他十大洞天趁机袭来,所以只得暂且忍耐。虚篁指引苏洞虚前往峨眉山虚陵洞天寻找自己机缘。因陆清玄与苏洞虚在幻境中便是好友,那幻境如真如幻,虽然已经借照神镜破除了残存神力,但二人感情还是极为深厚。所以结伴而行。”

    “而虚篁大弟子秋叶平亦要求跟随出门历练,所以三人同行。三人在虚陵洞天之中似有所得,其中故事我却不甚明了了,只是那秋叶平随虚篁进入九龙幻真剑,假意借历练之名,只是在幻境中看到陆清玄得到红崖天书,红崖天书自七百年前之事便传闻与成仙相关,他为幻境所迷惑,以为其中幻境俱是真实,竟将红崖天书在陆清玄手中的消息告知了十剑界,但是十剑界早就知晓红崖天书已失,只是苦于没了红崖天书,十剑界实在需要太多返虚,合道高手支撑,根本无力找赤城山要回。”

    “秋叶平为成仙的妄想丧心病狂,偷窃虚篁昆吾剑,更将赤城山众人隐匿之所告诉上天宫大宫主齐悬树,齐悬树为夺回红崖天书,冒险取出十方火云剑独自攻上赤城山,虚篁没了昆吾剑,而那十方火云剑堪称天下第三杀剑,天剑,妖剑不出,根本没有任何人可以挡住拿着十方火云剑的齐悬树,可怜赤城山八百弟子,从长到幼,被齐悬树屠戮殆尽,只有陆清玄与苏洞虚外出游历躲过了此劫,齐悬树虽灭了赤城满门,但是未曾寻回红崖天书,不敢逗留,只得扫兴而归。”

    “回到十剑界之后,他们自知没了红崖天书,十剑界万万撑不住多久,但是那齐悬树天纵之才,竟凭借九龙幻真剑模拟出红崖天书投影,稳住了剑界,更从幻境中勾连红崖天书主人,得出其位置,所以你爹虽然隐姓埋名十数年,摆脱不了九龙幻真剑的印记,最终躲不过那一劫。”

    陈靖南一口气讲完了三十年来的恩怨,陆潇听得似懂非懂,但是也明白了敌人势力之大,想那赤城山八百子弟,竟挡不住一把十方火云剑。而自己这般普通人,也不知道修炼多少年方能达到能报仇的地步,不免有些绝望。

    “那我父亲还活着吗?”陆潇期盼的看着陈靖南。

    陈靖南微微摇头说道:“上天宫弟子寻到陆清玄带回剑界,齐悬树才发现他早已不是红崖天书的主人,所以才生出后面的事,至于你父亲是死是活,我也不明了。”

    “后面的事?苏池?”陆潇吃惊道,想起了陆清玄当初身上的气息。

    “不错,不知什么原因现在天书在苏池身上。”

    “上天宫不知道吗?”

    陈靖南冷笑一声,说道:“不,他们早就知道,只是迟迟不肯动手而已。”

    “为何?”陆潇疑惑的问道。

    “因为他必须通过九龙幻真剑让苏池经历万千幻境,诞下百千儿孙才敢动手,否则,若苏池没有七百年前那人的血脉之力,那苏池死后,飞升大业就一了百了了。”

    “感情苏池是只老母猪?”陆潇震惊道。

    “这只猪的环境里,八cd是想和你这只小猪罗配种!”陈靖南贱笑一声,陆潇瞬间羞红了脸。

    “那苏池知道吗?”

    “他知道个屁。至今我也糊涂了,苏洞虚在搞什么鬼,十几年来只是任凭事情发展,没有分毫阻止的意思!”

    “我记得苏池的父亲不是这个名字!”

    “苏洞虚在九龙幻真剑的环境中便已经结婚生子,这家伙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然从十剑界中将妻子儿女俱是带了出来,这老小子厉害得很!”

    “前辈,您好像比人家还老,你还叫人老小子?”

    陈靖南伸手从虚空中取出五色劫云幡,毫不留恋的递给陆潇。

    “这杆幡算为师送你的礼物,此物你也算半个主人。”

    陆潇接过鬼幡,感到一股阴森森的气息,但是却毫无畏惧,竟然还感到一阵亲切与温暖。“师父,这是?”陆潇不知怎么回事,竟然不受控制的流出眼泪。

    “都是孽啊,这幡是我趁剑界动乱从剑界中心窃取而来,此物与你陆家大有渊源,你也不必深究。遇到敌人只需展幡卷过去。我再教你我昆仑派心法配合使用,这五色劫云幡,有青黄赤白黑,寻常人等青幡便可击败,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不得轻用,添加幡上魂魄孽业。”

    “前辈,我还没拜你为师吧?”陆潇看着陈靖南。

    “我只是尽尽人力,剑界之事,七百年前便是我插手也无法解决,之事很多事情总是事后悔恨,拜师就算了吧,我等修真人士至情至性,不在乎这些俗套。”说着陈靖南偷瞄着陆潇,一副忐忑的样子。

    “那行吧,我走了。”潇姐显然很有修真之士的风范,当即拿着鬼幡就要拍屁股就跑。

    “我尼玛,我只是客气一下,快磕头!”当时陈靖南就恼了,只觉得自己第三衰就要来了。

    陆潇撇了撇嘴,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行了个三拜九叩的大礼。

    “唉,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太当真了,完全不用行此大礼,乖徒儿起来吧。”陈靖南装模作样的说道,双手却毫无扶人的意思。

    陆潇哼唧一声,还是行完了礼数。

    “师父,我怎么念你传的那个心法没用啊?”

    “傻丫头,这天地之间出了剑界有灵气,其他地方除非天然玉石,其他全无灵气喽。”

    “那我练个鬼啊?”陆潇又觉得人生无望了。

    “不用担心,这鬼幡与剑界渊源极深,我教你从中汲取剑界灵气的法门。”陈靖南贼眉鼠眼的说道。

    “不会被剑界发现吗?”

    “除非他们重得天剑,不然他们不可能察觉到的。而且你修炼需要的灵气对于剑界来说九牛一毛而已。”

    “那苏池怎么修炼的?”陆潇突然想到。

    “额,我也不知道,管他呢!反正那小子估计躲不过入剑界那一劫。”

    陆潇瞬间有点慌神,咬着嘴唇,抬眼看到陈靖南捉弄的笑意。顿时羞红了脸庞。

    “放心吧,为师能活多久,便会保他平安,只希望他成长的快一点。”陈靖南静静看着漆黑的山间。

    -------------------

    这两天过的倒是平平淡淡,每日与王浩东马原几人聊天打屁,过得悠闲无比。孙严几人也没有再来找他的麻烦,那天喝的那场酒,似乎解决了不少问题。

    马上临近期末考试,班级里的学习气氛上涨激烈,但是苏池完全没有什么心思学习,都想着抢劫珠宝店修炼去了。聚灵石没了灵气,修炼起来简直是乌龟一般的速度,难怪陆崖修炼二十年才练气后期。

    “陈靖南在山间野林还能维持这般修为,定然有什么秘法,回头问问他去。”

    “别他妈想着占老子便宜了,能修炼的玩意我已经送人了。”脑海里回荡着陈靖南的声音。

    “卧槽,这个老王八。”

    “你骂谁呢?”

    “我骂自己,骂自己!”苏池赶紧在心中赔笑,赶忙控制自己想别的事情,免得不由自主在心中浮现不文明的字眼。

    隐约间听到一阵阵哭声,一抬头看到是前排的张彤在抽泣。她的那个微胖同桌在旁边小心翼翼的看着,却不敢上去安慰。

    王浩东小心翼翼的向微胖女孩发出嘴型:“怎么了?”

    微胖女孩也用口型回复,可是王浩东没有听懂,摆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微胖女孩又用口型重复。这下苏池也好奇了,因为他也看不出来,这小女孩的嘴未免太不灵活了吧?

    “他妈的,老娘说失恋了失恋了,你们看不懂吗?傻鸟!”微胖女孩怒了,不耐烦了,脱口骂道。

    苏池,王浩东目瞪口呆,抽泣的张彤变成了放声大哭。

    微胖女孩恐慌的快哭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