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你渴望力量吗?
    酣战结束,摇醒了倒地的战士,威逼利诱着其中一位勇士去前台结账,苏池看到两千三百块的账单瞬间清醒了。

    咬着牙付完款,运转了一圈小乾坤功,清醒了一下,孙严他们带着倒地的战友先行走了,陆潇还坐在椅子上呆愣愣的不知道想什么。

    苏池拉着她告辞,无视马原李达他们猥琐的笑容,走出了酒店。

    将醉倒的兄弟送上了出租车,两人也便撤了。

    “你可别忘了你是谁!不要动了真情。”某人突然提醒道。

    “这也正是我要提醒你的,慕浪心!”某人回敬道。

    “不要叫我这个看似主角的名字,这种名字在电视剧里一般活不过两集。”

    “所以我要多念叨几遍,让你早死早超生。”

    “……”

    “算上在那里,这个名字有四十四年没用了吧?”

    “……”

    ---------------------------

    “大宫主,现在陈靖南护着苏氏后人,他当年趁乱扯走了五色劫云幡,二三代弟子完全没办法在他眼下带回苏氏后人!如何行事还请大宫主定夺。”十长老站在大殿中,对着高高在上端坐蒲团的仙人也殊无尊敬之意,反而有一些埋怨。

    蒲团上的仙人,穿着一身朴素道袍,白头白须,好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他听闻台下十长老之言也不免苦笑一下,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对着同坐高台的众位宫主做了个辑,轻咳一声说道:“三十年前,赤城山洞洞天攻上剑界,夺去了红崖天书,掳走陆氏,苏氏遗脉。十剑界连失天剑,妖剑,又失红崖天书,已然岌岌可危,幸而诸位宫主鼎力协助,剿灭赤城山洞,齐某感激不尽……”

    还未说完,有一位胖乎乎的宫主坐在蒲团之上笑道:“大宫主万莫自责,此事非是大宫主一人之事,我等当年立虚陵盟约,便应出一份力,何况剑界七百年,全仰仗大宫主一人之力,而今虽然事态虽有变化,但看那苏氏后人还不足为患,何况七百年来剑界积攒的灵气足以支撑十数年,摆平当前局面,也只是随手而为罢了。”

    又一位宫主朗声道:“金华宫主所言极是,何况那陈靖南只有一年寿命,不足为惧。而有九龙幻真剑在,苏氏后人未能参透红崖天书,又无天剑,妖剑之助,万难成事。只待陈靖南天人五衰殒命之后,便派遣三代弟子,可将之引入剑界。”

    大宫主沉吟一番,又道:“便依两位道兄所言,还请十长老继续坐镇剑界,待陈靖南天人五衰之后,引苏氏归来,借积攒七百年之伟力,当可一举携剑界飞升。”

    “谨遵大宫主号令。”

    ----------------------------

    “放手,你拉着我干什么,我自己能走!”陆潇挣开苏池的手,羞怒道。

    “送我回家啊,我喝醉了,不行了要吐了。”苏池摇摇欲坠道。

    陆潇咬着牙:“你要吐,那里有一棵树,你抱着我干什么?”

    “骚瑞骚瑞!”苏池讪讪的松开手。陆潇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要走。

    “你车钥匙在我这儿呢!”

    陆潇一脚把他踹倒在地,伸进口袋抢回了自己的钥匙。

    苏池坐在地上摸了摸鼻子,暗怪酒精上头。

    “阿潇,要不要搭一把顺风剑?”苏池踏着刚可大小变化的飞剑,贴地飞行追上了使劲蹬着踏板的陆潇。幸好大晚上的小城也没有人,不然未免太过惊世骇俗。

    “不装你能死?”陆潇目视前方,完全无视他的装比举动。

    “哎呦,卧槽!”被噎了一下的苏池一个岔气,本就不熟的御剑之术瞬间失灵,在地上来了个漂亮的脸刹。

    前方传来一阵清脆的车铃声。

    跟在后面看着陆潇进了小区,苏池小心翼翼的升高剑身:“大哥,给点面子,可不要再失灵了。”

    苏池勉强飞到三层楼的高度,便不敢再升高了,暗自想到:“嗯,三层楼摔下去以我现在的体质也摔不死了,可以,走你!”

    “喵~”

    “卧槽,哪里来的死猫!”苏池正紧绷着精神,突然一声猫叫,吓得他浑身一个哆嗦,又差点从剑上摔下来,连忙稳住剑身,离地两米高的时候终于稳住了身形。

    御剑之术以苏池现在的真气来说虽然耗费依旧不少,但是也足以支撑飞行两个小时左右,只是之后恢复的时间,少了聚灵石的灵气,足足要花费四个小时的时间才能恢复。

    到了自家阳台,小心翼翼的收了道剑,父母俱已睡下了,当下蹑手蹑脚回到自己房间。这些天每天回来都这般晚,苏小开懒得管他,刘慧今天也没有蹲到他,心中暗自庆幸。

    看着书桌上乱七八糟的课本,暗叹道:也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命考大学。

    云龙山是彭城最为出名的山了,当地有传说,云龙山为一条恶龙所变。恶龙长期把持黄河,危害彭城百姓,常汲黄河之水,吐水为灾。后被徐州一见义勇为青年用剑刺死,化为此山,故名云龙山。

    也有说云龙山为一好龙所变。彭城干旱,一龙未经允许,行水救民,被玉帝惩罚,奄奄一息。当地一个姑娘,救活此龙。此龙化为一山,永远留在彭城,后人便将此山命名云龙山。

    不过这些都是传说不能当真,而史上记载名人苏东坡执政彭城之时,经常携有人来此游玩,这倒是确有其事。

    今天的云龙山来了个男人,男人从傍晚等到月亮都快下山了,还没等到那个小姑娘,心中郁闷万分。奶奶的,老子命不久矣,收个徒弟还不鸟我,真是气死宝宝了。这句话也是从苏池识海中看到的,觉得形容自己很是妥当。

    陈靖南已经到了天人五衰第二衰了,头发已经干枯,不符修真之士华发飘飘的样子。而他却毫不在意,唯一不好便是有点想念远在家里的老婆。

    原来自己已经把那个山脚当家了吗?陈靖南苦笑,活了八百载,竟然娶了还不如自己零头大的小姑娘,下了地府也可和那帮子狐朋狗友炫耀一番。

    而后又想到当初自己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懊悔不已,不由得嚎啕大哭。修真,不就修个至情至真吗?自己修了八百年还是修了个狗屁。

    “前……前辈,我来晚了,你也没必要哭成这样吧?”陆潇无语的看着躺在山石上惨的一批的男人。

    陈靖南抹着眼泪,尴尬而一批。羞死宝宝了。

    “小姑娘,你不知道,我们修真之人,讲究的就是一个至情至性,想哭就哭,想杀就杀,你别看我哭的惨,我杀起人来更狠!”陈靖南赶紧弥补道,做出一副狠兮兮的样子,不过他已经过了第一衰,脏兮兮倒是真的。

    “哦哦!”陆潇看这人,迟到了就哭成这样,要是杀人那还不直接哭晕过去,但是没好意思反驳他,生怕他又哭成了个泪人。

    “小姑娘,我知道你背负深仇大恨,光靠你那个捞比哥哥恐怕无济于事。”

    “前辈见过我哥哥?”

    “昨天见到了,恕我直言,你哥小时候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感觉脑袋不大好使,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陈靖南嘟着嘴一脸疑惑的看着陆潇。陈靖南觉得自己嘟嘴的样子肯定萌萌哒。

    前辈,恐怕脑子不好使的是您吧?陆潇有点无语,就算我哥脑子笨了点,但您看着也不是什么聪明人啊。

    陈靖南看陆潇的表情就没继续说,直奔主题,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小姑娘,你渴望力量吗?”

    “前辈有办法能让我立马成仙,然后横扫天下,报仇雪恨吗?”陆潇眼睛都带着小星星了。

    “小姑娘,你小时候脑子是不是也被门,不,还是大铁门夹过?”陈靖南严肃的问道。

    转念又补成道:“就算我饥不择食,我这一门也不收脑残儿童哦!”

    陆潇想骂娘,你教不成,说话还这么狂?还渴望力量吗?渴望那啥子!

    陈靖南悠悠的看着山间,说道:“也不是没有办法,以前有人寻到了一把剑,立马就天下无敌,直欲飞升了。”

    “算了吧,我一般不抱这种天上掉馅饼的想法。”

    “说的也没错,不过也要做做梦,万一实现了呢?”

    陆潇突然后悔来到了这个山上。

    “对了小姑娘,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山上这么黑,你可别讲鬼故事!”

    “不会不会,是个小清新爱情故事。”

    从前,有个痴迷于画鲤鱼的画师,每日以画鱼,喂鱼为生,与自己养的一条鲤鱼有了身后的感情。有一天他家里生了大火,画师由于没法将鲤鱼带走而迟迟不肯脱离火海。在火烧身之前,他看见了一个人护送他安全离开。

    第二天画师醒来,看见池塘里全都干枯,鲤鱼也不见了,突然领悟到原来那天救他之人便是鲤鱼幻化而成。

    陈靖南看着陆潇问道:“你说画师看着干枯的鱼塘,当时在想什么?”

    陆潇奇怪的看着陈靖南,小心翼翼的说:“鱼呢?我的红烧鲤鱼呢?”

    陈靖南被噎的要死,一脸吃了屎的表情看着陆潇,陆潇瑟瑟发抖。

    突然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哈哈大笑,笑的止不住,眼泪都笑出来了。

    完了,这货真的是个呆逼,我得溜。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