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年轻人,谁没喜欢过几个野妞
    放学之后,达哥就喊来了体育队一众兄弟,看着大家伙这个肿了眼睛,那个肿了腮帮子,还有个哥们提溜个绷带,苏池瞬间觉得羞愧死了。

    “说吧,吃什么?”马原达哥站在前头,抱着双手,冷冷的问道。

    “我知道有一家大排档不错……”

    “我尼玛!”王浩东努力的睁开肿了的熊猫眼,就要摩拳擦掌准备动手。

    “小王,冷静,阿东,冷静!再给年轻人一个机会!”昨天挨了同一顿揍建立深厚友谊的田径队同胞上前抱住王浩东。

    “那对面那家鸭血粉丝,经济实惠还健康……”

    抱住王浩东的兄弟松开了手:“尽力发挥,阿东,弟兄们支持你!”

    “鸽子亭,鸽子亭!行了吧?大佬们!”

    “没事了,年轻人还是可以的,走了,唉,刘旺,绷带撤了,带着这个玩意吃饭多累赘!”扛着绷带的兄弟“哦”了一声,甩甩手丢掉了累赘。

    “你们……你们……”苏池看着众位好汉凶狠的眼神顿时不敢说狠话了。

    “你们这群小机灵鬼。”

    鸽子亭,其实叫湘云楼,价格以高中生的水准来看是挺贵的了,之所以叫鸽子亭,是因为这间诡异的湘菜馆,无数次有传闻男生在这里约喜欢的女生都被放了鸽子,久而久之,大家就昵称为鸽子亭。

    走出校门的时候碰到了低头沉思的陆潇,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心不在焉的推着自行车。

    “阿潇,走,哥带你吃好吃的去。”苏池跑上去拍了拍陆潇的肩膀,结果把陆潇吓了一跳。

    “卧槽,小小什么时候变了样了?”后面马原达哥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

    苏池以前万万是不敢用这般轻佻的语气与自己喜欢的女生说话的,只是这些天经历太多,重生,元旦晚会,又遇到陈靖南,还特么亲眼见到万鬼食人,那他妈可是血淋漓的事实啊。又被陈靖南吓得以为没几天好日子了,苏池本来就崩到极限的神经突然被打开了,反而轻松了许多。

    “不了,晚上我还有事。”

    “你有个屁事,你哥都没了,走吃饭去。”说着竟然蛮横的提起自行车,靠着校门口的树锁了起来,然后把钥匙丢进了自己口袋。

    “王八蛋,我咬死你!”陆潇瞬间发飙了,锤了几下苏池,结果看他不痛不痒的,顿时急眼上牙了,咬在苏池手臂上,隔着几层棉衣,还把苏池咬的脸色发青。

    苏池一把抓过她的手,不看周围一片哗然的放学学子,回到了目瞪口呆的小兄弟们中间。

    “鸽子亭!出发!”苏池意气风发的喊道。

    “牛比啊,我的小!”众兄弟心中只有这句话。

    到了鸽子亭,点了点人数,才发现来了十二个兄弟,苏池严重怀疑其中有人划水,但是自己去都没去,更没有脸皮去怀疑。

    因为去包间还要加收服务费,苏池一脸正气的说:“今天大家吃个热闹,咱们就在大厅吃。”因为是工作日,酒店并没有多少客人,所以大厅也很安静。

    众人让女士优先,陆潇气呼呼的把菜单丢回去说:“还是伤残人士优先吧。”

    众人面面相觑,感情这傻大姐还不知道众人因什么打的架,不然绝对不好意思提这茬。众人也不说破,绷带兄点的最狠,一个人点了四个菜,王浩东第二,挑着最贵的点了三个。

    苏池现在腰板粗,看着今天自己被宰定了,故作大气的说随便点,结果这群畜生还真是不客气。

    陆潇看着菜名,也不知道怎么点,毕竟那些菜花里胡哨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照着图片点了两份青菜。苏池知道这两兄妹离开了父亲过得也不好,靠着陆崖出苦力为生,那陆崖简直像是只呆头鹅,明明身怀绝技,打家劫舍,谁他妈逮的住他,结果把我可爱的陆潇同志养成这样。下次非揍他卧床十八年不可。

    苏池心中狠狠道,陆潇看他看着自己,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老板,十二箱啤酒。”马原嘿嘿笑着,看着苏池阴狠道。

    “我尼玛!”苏池面色又开始发青了。

    啤酒上桌之后,点的凉菜也开始上桌了,气氛瞬间热了起来。这群田径队的货色喝酒简直吓死人,北方规矩上酒桌前三杯大家伙一起喝,陆潇拿着橙汁代替,喝了三口气之后,便开始自由敬酒,这些体育生社会的很,跟着他们教练家长没少一起喝,三杯结束后,布着战阵,就朝苏池碾压过来了。

    正在苏池叫天无门的时候,大厅又来了一伙人,妈的那一行人足有十七八个,也是和苏池这一队一般造型,肿着眼,鼓着腮帮子,还有个小兄弟腿脚看起来还不利索。

    两伙人大眼瞪小眼看了半晌。幸好不是在东北,不然光是看一眼都不知道打多少场架了。

    孙严看着陆潇坐在苏池旁边,眼睛瞪的死死地。苏池恍惚间听到了一声声心碎的声音,凄惨无比,顿时觉得孙严也没做错什么,平白无故受了这一遭遭气。

    两伙人还没吃饱肚子,都按耐住了,孙严挑了个隔壁的桌子,好观察苏池有什么过分的举动,方便提着酒瓶就砸过来。

    服务员们也看出这两伙人有问题了,前一波被揍成那样来吃饭,后面又来一波被揍的,两拨还含情脉脉看了半宿,一准是冤家对头。

    看情况不对,两伙人都没有再喝酒,吃着热菜,聊着天,一时间大厅整个都安静下来了。

    突然对方有个伙计大声喊道:“服务员,十六箱啤酒。”服务员赶紧送酒,然后躲得远远的。

    那伙计提着一箱酒就跑过来,指着李达就骂道:“王八蛋,我他妈帮你骗老大这么多次,你昨天打我,把我眼打成这b样。你对得起良心吗?”

    达哥豪气干云,抽出一瓶酒,大家以为要夯脑袋了,谁知道,他拿着漏风的牙咬开瓶盖,说道:“妈的,我闷了这瓶,算赔罪,下次再来,还他妈干!”

    达哥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了个干净,左右小兄弟立刻吆喝助威。

    “当老子占你便宜!”那伙子毫不示弱,取了一瓶酒,也是哗啦啦一口气。达哥看一瓶酒镇不住场子,又提起一瓶。那兄弟又不是苏池,怎么会怂,也是怼。

    如此第三瓶干完之后,那兄弟晕乎乎的说:“你他妈……牛比。”直溜溜的倒地上了。

    达哥一脸得意的给两桌鞠了个躬,在王浩东马原他们一阵叫好声中,达哥躺椅子上安息了。

    隔壁桌看酒场输了一阵,又跑过来一人,指着王浩东说道:“来,什么都别说,同时天涯熊猫眼,下次见面还是干!”

    王浩东也不是怂人,当场就恼了,提着酒瓶就喝,结果酒量不济,半瓶还没喝完就歇菜装死了,任凭众人鼓舞打劲,只当自己是苏池。

    对方胜了一阵又一阵欢呼,瞬间两桌较劲起来,气氛一片诡异的火热。

    李想踹的那个腿脚不利索的兄弟一个挑了两个才跪,马原深的达哥真传,一个人也干趴下三个酒量不咋滴的,其实双方都认识,还是一个教练手底下的,彼此都知根知得,马原这鬼头鬼脑的专挑不能喝的干,倒是战果斐然。

    孙严拿着酒瓶子走过来,两方人都有些紧张,一时间虽然嚷嚷,但是眼神全飘到这边来。

    “怂比,干!”孙严提着酒瓶骂道。

    “去你奶奶个腿的怂比!”当时我们苏大怂比就不能忍了,提了一瓶酒就对吹。

    苏池心想输人不输阵,老子有小乾坤宫,去趟厕所就啥事没有。

    “谁他妈去厕所谁就是怂狗!”孙严大着舌头说道。

    妈妈,现在认怂还来得及吗?

    陆潇看着两伙人彼此污言秽语,结果喝完又亲热的勾肩搭背,看的莫名其妙,听到后来才知道原来两伙人这一身伤残都是对方干的。

    “你们孙严喜欢陆潇,我们苏池也喜欢,凭什么我们苏池就得让着你们,下次再来,还干!”马原大着舌头在那叫嚣。

    陆潇觉得丢死人了,单手捂着脸,只觉得脸上烫的要死,感情这两伙人为了自己火拼的,自己还跟苏池过来吃饭。

    孙严搁那吼着:“我不服!”吼着吼着又哭了起来。苏池看到这场面也没有胜利者的姿态,心想我这还八字没一撇呢,兄弟你还有机会。转念一想,我他妈真是喝成煞笔了,你有个屁机会,老子肯定赢。

    “别他妈废话,喝!”苏池拉着孙严举起酒杯。

    “喝死你个狗日的!”孙严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不知道戳了什么伤心处,泪眼朦胧的看了陆潇一眼,干了眼前这瓶酒。

    “兄弟,年轻人谁没喜欢过几个野妞,别哭,我顶你!”

    “王八蛋,苏池,你说谁野妞!”陆潇一招黑虎掏心,打的苏池毫无抵抗之力,一下扑倒在陆潇身上。

    “陆潇,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好多好多年了!”苏池含含糊糊的说,然后失去意识,躺倒在椅子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