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真怂·苏池
    苏池怀着忐忑的心情背着书包小心翼翼的走进校门,昨天回到家这么晚之后,被老妈骂了一顿,写完作业,就在思考自己明天怎么面对大家。

    手机收到的短信都要爆掉了。

    “妈的,小小,你特么溜了?”

    “苏池,我特么被揍成狗了,你还不来?”

    “绝交,绝交!”

    摸进教室,遮着脸走到自己座位,抬眼便看到王浩东顶着双熊猫眼,满脸怨气的看着自己,最后面马原李达两人也是没有晨练,幽幽的盯着自己。

    “━((*′д`)爻(′д`*))━!!!!,大家没事吧?”

    “来来来,没事儿,我给你讲一讲我这膨胀双眼的故事!”王浩东咬牙切齿的说道。

    “说,昨天为什么临阵脱逃,真怂!”李想捂着腮帮子,进了教室看到苏池立马来了声恶狼咆哮。

    “有事儿。。。”苏池捂着脸说道。

    “今天这事不交代清楚,我们不会放过你的。”达哥说话漏着风,颤颤巍巍的走过来。

    “瞧你把我达哥气的,脑溢血了都!”马原搀扶着达哥,一脸心疼的说道。

    “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我绝对照做!”苏池怀着期盼的眼神看着围住自己的大佬们。

    “先请我田径队挨揍的哥们吃饭!”

    “没问题!”刚领了三千块奖金的苏池丝毫不慌。

    “再揍特么孙严一顿!这次不准跑!”

    “小意思!”苏池一想不难嘛,我可是练气后期的高端玩家!

    “现在就去给陆潇表白!”

    “没问……什么鬼!”苏池突然反应过来,而身边众人脸色都带着古怪。

    “妈的,怪不得孙严要来干咱们,原来你喜欢陆潇!”

    “卧槽,有点劲爆!讲讲这个故事!”王浩东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包瓜子,坐在课桌上,嗑着瓜子问道。

    正在这时,有人喊道:“苏池,怂比,昨天干架,跑哪儿去了,吓得不敢来了,让别人顶着?”

    又有人阴阳怪气的说道:“敢惹不敢撑,敢来老子揍死他!”嘲讽完,俩人就撤走了。

    “哇,他们说苏池约架,怂的不敢来!”

    “这不是正常吗?脸长得也不硬气!”

    “脸硬不硬气,还得看肌肉,看施瓦辛格满身肌肉的能不硬气嘛?”

    “那也是,苏池全身都刮不出二两肉。怂了也正常。”

    同学们议论纷纷的讨论着,毕竟昨天约架事件已经人尽皆知了,现在突然有人来说苏池怂的不敢去,心中都有些鄙视。

    “我特么昨天杀人去了!虽然不是我动的手!”苏池心中嘀咕着。

    小胖子班主任走进教室,众人平静下来。

    “作业收齐了没?”

    学习委员舔着脸拿着十几本作业说齐了。

    “妈的,娜姐都比苏池硬气,比苏池罩得住。”

    苏池:“我他妈!”

    沸沸扬扬的约架风波,竟然以苏池怂了为结束,苏池心中满腹委屈。每次走在路上都看到别人在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自己。

    “怂比苏池有人找!”第一排的传信员喊道。

    去你妈的,苏池咒骂着走到门口,却看到陆潇俏生生的站在门口。

    苏池没想到是陆潇找自己,还以为是孙严那伙人,正想一雪前耻,证明自己。突然意识到可能出事了,连忙拉着陆潇走到楼道。

    “卧槽,你们看到没,小小拉着陆潇!”

    “我他妈早就看呆了,他们进展这么快的嘛?”

    “我有点糊涂了,这年头怂比才有美女找?”

    苏池看楼道左右没人,连忙问陆潇:“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陆潇脸色有些焦急,咬牙说道:“我哥走了!”

    “卧槽,什么时候去的?”苏池大吃一惊,前天方才见过的人儿,说没就没了!

    “滚蛋,我哥是去拜师学艺去了!”陆潇反手抽了苏池一下,骂道。

    苏池吁了口气,尴尬的摆摆手,昨天见杀人太多了,满脑子血腥戏。

    “你哥练了这么多年也就这么回事,拜啥师父用处都不大了。”苏池撇撇嘴,一脸的无所谓的想着。

    “昨天应该出了什么事,我哥傍晚急吼吼的就出去了,回来就说遇到了父亲的故人,要收他为徒。可我总感觉有些不妥,可是劝不住他。”陆潇叹了口气说道。

    苏池心想难道是昨晚那伙人?听陈靖南说有一个二代弟子逃走了,难道陆崖遇到他了?没道理啊,那人虽然在陈靖南眼里不算什么玩意,但是好歹是返虚境界大修士,若是见到陆崖那个练气的小菜鸡,还不斩草除根?难道真是自己那个前任的故人嘛?苏池一时间也想不明白。

    “他说怎么联系他了吗?”

    “他说此行若是顺利,一年内便会来接我去什么方家。”陆潇咬着嘴唇,一脸无奈。

    “方家?那应该和抓你老爸的不是一伙人,我听你哥提起过那几个世家,似乎没什么恨意。不过恕我直言,你哥小时候是不是摔过脑袋,怎么感觉脑子有点问题?人家收他,他就巴巴的跟去了,忒不要脸了!”

    不待陆潇发作,就听到身后有人说道:“阿潇,你找他什么事,如果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到你,尽管找我,不用找这个怂货!”

    一回头,孙严那小子正满眼妒忌的看着苏池。

    “你说谁怂货呢?”苏池看到这货就满肚子火,老子拳打北海敬老院,脚踢南山幼儿园,昨天要不是被人硬扯着,早把你揍成猪头了。

    “约着打架,结果自己跑路,让别人来挨揍,你还不是怂?”孙严嘲讽道。

    陆潇懒得听他们扯淡,对孙严说:“没什么事,你帮不到我的。”像是没事人一样走开。

    她心里还有万般担心,自己哥哥自从父亲消失之后,小心翼翼的带着自己隐于市,明明身有异术,却不敢展露分毫,其中缘由无非怕引来祸事,从前自己还小,他不敢离远半步,而今突然远去,自己心中实在是担心,虽然听了苏池所说,心里稍安,但是没来由的感觉自己的没用,成了哥哥的拖累,万分沮丧。

    “小姑娘,你渴望力量了?”耳边突然传来一股带着浩然正气的声音,只是说的话,怎么显得这么猥琐。

    “今夜三更,你来云龙山,我在那儿等你。”

    看着陆潇慌忙逃离的身影,趴在屋顶的陈靖南莫名其妙的摸了摸鼻子,老子的声音就这么没诱惑力吗?

    这句话是从苏池的脑海中看到的,只是还有后面一句,不大文雅。

    楼道里俩货还想一决雌雄,但是事主都溜了,打给谁看,只得大眼瞪小眼,然后各回各班了。

    苏池此刻紧急万分,原本稳稳的都市剧本,突然变成了仙侠剧,而且不知道啥时候,突然就有人从天而降取自己狗命,自从修仙以来,仗势欺人没有一次,但是被天上大佬左摆一道,右耍一遍,心中实在憋着火。

    “小伙子,不要慌,人生自古谁无死,你看了这么多小说,还看不透现在的剧情吗?”耳边传来陈靖南懒散的话语。

    “我是怕那个编写我故事的煞笔作者自己都不知道剧情走向!”苏池咬着牙在心中想着。

    “人生在世,本就是一秒天堂一秒地狱,你见了天书,是你的命。你开了虚陵洞天,是你的命,你喜欢陆家遗孤,还是你的命。现在是我命由我不由天,还是天命难违而已。”

    “师叔,如果天来安排,我的后果会是啥样?”苏池讪讪地在心里想道。

    “大概会进入十剑界,被大量资源堆积上地仙境界吧。”

    “卧槽,这么好的福利!”苏池大喜,老天对我这么好,我还做什么逆事!

    “然后,每日以自身精血祭祀天书,日夜勾连地界,天界,如果自身不够就取自己儿子女儿的精血,而且不能超过三岁,不然没了先天之气,对剑界没什么用处。如果你能生**十个女儿儿子,日子过得也还算轻松。”陈靖南淡淡着说着血腥的话。

    苏池听得毛骨悚然:“那我到了地仙境界,立马反下界去。”

    陈靖南冷笑道:“呵呵。”

    “对了,我给你讲个故事吧。”陈靖南突然想起一事开口道。

    “师叔不要讲鬼故事哦,我现在可怕了!”

    “放心,是个小清新爱情故事。”他说完便开始诉说。

    从前有个江洋大盗,打家劫舍,也没有什么劫富济贫的想法,只是子继父业,父做爷事,一家老小都是打家劫舍的悍匪。

    有一天,大盗劫城出来,遇到一位进城的女子,那女子对他笑了一下,他被深深的吸引了,生平第一次有了娶一个人的想法。但是碍于自己低贱而粗鄙的身份,羞怒的掀开了姑娘的裙子,掩面离去,出城之后,他便改邪归正,为皇帝四处征战,立下了汗马功劳。十多年后,已经成了军权在握的大将军,朝廷欲要封他十二道策勋,而他来不及等待,带着朝廷赏的最宝贵的明珠,兴冲冲的奔回了十多年前那座小城。

    到了小城之后,多方打听,才知晓许多年前,那个女子便犯了癔症,整日胡言乱语,不就便病逝了。将军心灰意冷,谢拒了策勋,在城外建了一座茅屋,屋前栽种了一颗枇杷树,吃着两人相遇时候城边的那家汤面,将明珠投入山涧了。

    陈靖南微笑道:“你说,这位将军,当时在想什么?”

    苏池听得莫名其妙,说道:“如果不是当初自卑,死要面子,也许可以趁着姑娘还活着的时候,为她偷一枝玉簪。”

    陈靖南看着悠悠天空,微微一笑,举杯对着天空说道:“原来是你。”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