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大幡卷尽天下敌
    “师叔,你也玩仙剑?”

    “……”陈靖南不知道那是什么鬼玩意,但是看到这把剑虽然形似当年那把,仔细看了之后又相去甚远,瞪了苏池一眼,竖着大幡,在寒风中等待着什么。

    苏池道:“师叔,还有人来吗?”

    “少特么废话,没看我很严肃吗?”陈靖南扣着鼻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可你特么看着贼不正经了。苏池嘀咕一句,手中真火静静的熔炼那金精。

    果然不消片刻,又有人踏剑而来。

    “怎么来的尽是三代弟子,上天宫老一辈都死光了嘛?”陈靖南弹掉手上污秽,一扬幡,又有一人被万鬼吞噬,吃的尸骨无存。留下一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话都不敢说。

    “去把你们二代弟子喊来,陈靖南今天要保苏氏后人。”

    不待那个吓傻了的上天宫三代弟子回话,就有人大笑赶来,人未到,话便传来了。

    “原来是昆仑山陈前辈,小辈白石宫二代弟子晋法见过陈前辈!”来人穿着青色道袍,盘着发髻,却是仙风道骨。

    “你可认识此幡?”

    “五色劫云幡,天下谁人不识?”晋法心惊肉跳的看着那幡,硬着头皮回道。

    “识得此幡就好,你去告诉齐悬树,这一代苏氏后人我保了,你们有什么招数尽管使来,陈靖南一应接下了!”陈靖南扣着鼻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陈前辈何必如此,此事七百年前就有定论,何况,我们只是接引苏氏回归上天宫,教授仙法道义,有何不好?”晋法听闻此事,当即顾不得那杆大幡威慑,急忙说道。

    陈靖南挥手一道光幕照在苏池身上,苏池便立刻听不找,看不见了,知晓陈靖南不想让自己听到,也不知战况如何,但想来陈靖南也不是易与的角色,当下只得安心熔炼金精。

    “坐看人间七百年,尽是魑魅魍魉。你们打得主意我一清二楚,赤城山看不下去,我看了七百年,也看腻了,今天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陈靖南举起大幡一卷而下。

    “师叔救我,救我!”旁边的三代弟子惊恐的看向自己的师叔,晋法喝道:“陈靖南你别太过分,天下飞升的大事,岂容你破坏。何况你活了这么多年,寿元将近,天人五衰已然临近,若是成仙,享万万年寿命,岂不快哉?”

    “妈的,还忽悠老子,成仙若都是你们这帮魑魅,当仙也没什么意思!”说着大幡扬下,那三代弟子一声惨叫,又是一个死无全尸。

    “你!”那晋法掐诀御使飞剑斩过去。

    “狗屁,若是你师父来施展这狗屁剑诀还有点屁用!”陈靖南连说三声屁,不屑之意尽显,大幡一扬,立刻万鬼出幡,将那飞剑吃了个干干净净。晋法性命交修的飞剑被损坏,猛吐了口鲜血,神色萎靡,转身就要逃跑。

    “白石宫的师弟莫慌,我等来也?”远处飞来十几道剑光,以极快的速度奔来,一行人悬立空中,尽显仙家风范。

    “李师兄,在下晋法。我等速速逃命去吧,这人有五色劫云幡,万不可力敌?”晋法吐着鲜血,急急提醒道。

    “大宫主已经算到此事,已经安排十长老携十方火云剑赶来,我等施展剑阵,阻拦他片刻便好!”

    “先看你们能不能撑到那时候再说吧!”陈靖南狂笑着,双手紧握大幡,万千鬼魅全部涌出,于暗夜之中卷出了一袭黑云,有万鬼咆哮。

    “布阵!”十四名修士以李师兄为首,以剑气形成屏障,死死对上五色劫云幡。

    尽管那剑光坚韧,蓝莹的光芒在黑夜中格外亮眼,但是对上黑云,却难以抵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鬼物蚕食。

    “你当这鬼幡是玩笑嘛?当初你们欠下的恶债,给与这幡上万千鬼魅的痛苦,早晚会还到你们身上!”陈靖南眼神凶恶,狠狠道。

    “陈靖南,你天人五衰将至,又没有上天宫庇护,跌落地仙境界,等十长老赶来就是你的死期!”

    “龙剑,去!”陈靖南懒得与他们废话,背上剑匣应声而开,一把金剑铿锵出鞘,迎风化作十丈巨剑,狠狠插在剑屏之上,只一击便击碎剑阵屏障,鬼幡魂魄趁势而上,一卷而下,十多位返虚境界大修士瞬间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只有那晋法早有防备,见势不妙,早就溜了。

    陈靖南收回龙剑,将鬼幡收入虚空之中,撤了苏池屏障,将他一把拉过,踏剑远去。

    苏池并不知道刚才战况激烈,更不知道身边这凶人眨眼间便让十数人死无全尸。见陈靖南遁走问道:“师叔,打完了嘛?”

    “没有,再来的估计打不过了,本来倒是不怕,只是如今发挥不出鬼幡十之一二,有点难缠。”陈靖南倒是不掩饰,直截了当的说道。

    “那他们会找过来吗?”苏池担心的说道。

    “找肯定会找,不过来不了什么大人物,他们不成仙,出了那十剑界,不消片刻就要死翘翘了。那些家伙可惜命的很,暂时不会来找你。”陈靖南冷笑道。

    苏池刚想松口气,又听到陈靖南说道:“不过事情一旦超出他们的预计,他们便会以雷霆之势,不顾一切来抓了你,到时候,你的下场可比当年那陆小子惨多了!”

    “陆小子?谁啊?”苏池问起这位惨道同仁。

    “陆清玄,你的前任。”

    “前任?什么鬼东西?陆清玄,那是阿潇的老爹!”苏池听到这名字便觉得眼熟,突然想到当初陆潇讲的那个故事。

    “红崖天书的前任主人。”陈靖南看着苏池一眼。

    “没想到,陆清玄竟真有后人存世,也算是赤城山英灵不灭,保佑他们吧!”陈靖南叹息一声,没有想到苏池竟然知晓陆清玄。

    “师叔,他们再来我可怎么办?我现在什么都不会啊!”苏池经历过今晚这些破事,心中已经翻天覆地,不由有些紧张。

    “放心,他们现在龟缩在十剑界,要数以千计的返虚修士维持剑界留存,不然剑界一关闭,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成仙无望,还要面临天人五衰,今天他们拿一把十方火云剑出来,已经是极限!而且剑界动荡,要速速回去稳住剑界,一年之内不可再携剑而来了。”说道这里陈靖南玩味的看着苏池。

    “不过,他们炼气化神境界的喽啰,要多少有多少,想来多少来多少,到时候你可惨了!”

    苏池刚准备喘气,被这一吓,顿时觉得人生无望,喃喃道:“人间灵气早就一丝都不剩了,他们怎么还这么多牛叉的人物?”

    “你以为人间为何毫无灵气?当那十剑界是干什么的,当初张道陵擒四海龙类,天下妖兽,炼丹飞升,不管众生死活,食丹飞升,他们创剑界,练一界灵气汇集于一处,与那张天师又有何不一样?天门不开,为防天人五衰,妄想飞升,他们以红……”说到这突然看了苏池一眼,没有继续说下去。

    苏池虽然觉得古怪,就问道:“那与我有什么关系,他们修他们的,我厮混我的,这非抓我干什么?”

    “因为你可以成仙啊!”陈靖南意味深长的看着苏池。

    “什么?”苏池惊诧,但是再看陈靖南,却发现根本不搭理自己了。

    陈靖南带着苏池飞了数个小时,在这段时间,苏池在陈靖南帮助下,将金精彻底融入镇妖剑中,原本白色的镇妖剑已经略带金色,而且已经有蜀山天剑派练剑法的描述,大小随心。

    在经脉中流动的速度,也更加快捷。陈靖南掐着剑诀,将两人放下,说道:“你现在真气还算浑厚,修炼进度也太快,要知道常人便是在灵气充足的剑界也要修炼十年才有你这般境界,这段时间稳住修为为主,万不可再行突破之事了。”说完也不理会苏池,闪身离去。

    “糟糕,这么晚了,黄花菜都凉了,这下可真是成缩头乌龟了。”苏池回味着今天匪夷所思的经历,突然想起还有件大事抛在脑后,不由懊恼。

    -------------------------

    方才陈靖南血战上天宫众人之地,剑芒闪过,一老者抱剑而立,身后跟着方才逃走的晋法,看到四周碎石,血迹四溅,不由懊恼道:“果真是来晚了。该死的方家余孽,要不是没空收拾你们,早晚把你们六家连根拔起!”晋法死里逃生,逃走路上正巧遇到了十长老,此刻哪敢说话,生怕十长老拿他问逃命之事。

    “十长老过誉了,我方家和诸位道兄,也恨不得自投罗网杀上剑界,不如十长老拿着十方火云剑引路?”黑暗中有人说话,语气尽显恨意,满是森然。

    “鼠辈,若不是我十方火云剑不可轻动,必将你们灭的一干二净!”十长老听了那方家人的言语,也不由得有几分寒意,但是万万不敢用剑引这些人去往剑界,如今剑界失了红崖天书,万般不稳,而且天书主人尚未养成,不敢轻动,此刻引六大家族上了剑界,虽是自投罗网,但是蚂蚁之力点在如今剑界之上也是顷刻崩塌。

    如此一想,当下也不墨迹,拉着晋法。御剑离去。深夜中,数道身影微微对望点头,亦是飘然而去。

    有一人乘剑持幡立于风中,看着郎朗明月,嗟叹一声。

    “吾道不孤!吾道不孤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