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大哥放我下来,我还要去打架呢
    孙严被噎了一下,哼了一声:“晚上希望你还能这么硬气。”

    扶起张涵,招呼同伴离开了篮球场,苏池他们被这一搅合,也没有心情打球了,等待入场的小兄弟们瞬间占领了场地,好戏是看不成了,那就打球吧。

    下课时候,两方约架的消息就散开了。十三班的同学们怪异的看着苏池,心想这张脸明天就要变成猪头,最后再留念一下。老实孩子们远远旁观着,也有几个仗义的翻墙逃课联盟的小兄弟上前问情况,不过都被苏池推脱了,只说没事儿。

    “小小,晚上得干一架了,不然这特么全知道了,我们临阵脱逃,以后可没脸混下去了!”马原看清了严峻的形势,微微瞄着饭桌前面那个阵地的孙严一伙。

    苏池吃着饭,心里倒是不在意,体内道剑已成,六道剑意蓄势待发。对付几个人还是不成问题,主要是怎么能不伤人,毕竟剑意太过锐利,苏池剑成之后曾经对着小区里的树木挥出一道真气,竟把树木轰开一寸深的痕迹,还是未曾释放道剑的效果,打在人身上那便太过严重了。

    李达啃着豆芽说道:“咱们也不怕他,晚上我找队长说说情况。”

    李达是田径队的,虽然与四项队都是一个教练,但是两个队之间也有一些矛盾。

    苏池其实不想事情闹大,最好一个人赴约,解决了整件事,但是显然李达马原肯定不放心。

    “小小,你怎么一点不紧张啊,而且你怎么突然这么大力气,竟然能把张涵甩的毫无抵抗之力?”马原身手捏了捏苏池肩膀,也没有捏到半分肌肉,好奇的问道。

    苏池示意他们附耳过来,两个人乖乖伸头,苏池神秘兮兮的在他们耳边说道:“其实,我是剑仙!”

    马原两人对望一眼面面相觑,脸色诡谲,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难道,这人疯了不成?

    ----------------------------------------

    彭城客运站,一辆长途汽车上下来个背着包裹的人。舟车劳顿之下,下车乘客大多精神不好,而他却神采奕奕,眼神中似有光芒流动。

    “终于到了,变化太大了,城里一点灵气都没有,难怪这些年来那些家伙全部都隐身山林之间了。”那人暗自嘀咕。

    “激发红崖天书那小子估计还不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了吧?不知道是老苏家,还是老陆家的娃。或者是秋叶平那货色?不可能,那货断子绝孙的命儿,没这福气。”

    “小娃娃,老子来拯救你了!哈哈哈!”男人出了客运站,在郊野的大路上狂奔着。

    “卧槽,快看那家伙,跑的好快!”在客运站台等车的乘客惊呼道。

    -------------------------------------------------

    小南湖公园,是当初修建本市最大人工湖时候建造的公园,因为这里还没有建造完全,所以游人并不多,也算是个打架的好去处。

    孙严那伙人,放学之后立马就奔向了这里,结果等了半天,不见个鬼影,一伙人蹲在台阶上,啃着盒饭。

    “大伙不好意思了,暂时先吃点填填肚子,回头搞完,我请大家下馆子!”

    “妈的,严哥,那家伙估计不敢来了,等了这么久,卧槽!”张涵脸色还是煞白,早上被苏池推拉一番之后,总觉得身体不得劲,稍微动一下,手都有点抽筋,心里恨苏池恨得要死,但是一个人又万万不敢上了,只盼着今晚人多势众,揍苏池一顿解气。

    这边等着捉急,那边马原几个人也是慌得不行,马上就要打架了,苏池找不到了。

    “这小子不会临阵脱逃了吧?”李达拉着田径队的几个哥们助阵,结果临到关头,事主却不见了。李达都不知道怎么交代了。

    “电话也打不通,不管了,这场子小小不来,我们也得去,搞完这场,我请大家下馆子!”这边也是一般路子,一行人浩浩荡荡往小南湖去了。

    “我说大哥,我要去打架呢,你拉着我干什么?”事主都快哭出声了,这尼玛约着架呢,结果上厕所的功夫遇到个神经病,拉着自己一顿狂奔,那伙捏着自己手上脉门,任凭自己一身真气,练气后期的噱头,也全然发布出来,毫无抵抗之力的被拉着跳出了学校大墙。

    “这货该是翻墙逃课联盟的盟主吧!”

    “打什么架嘛,这般费劲,不讨好,麻烦糊涂的事为什么要去做呢?我带去做点有意义的事!”

    “大哥,你是哪路好汉啊?”苏池声音都颤抖了。

    “鄙人陈靖南。”男人看着苏池,突然背上包裹一抖,一把古剑轻吟出鞘,苏池瞪大了眼睛,妈的这货是来杀我的嘛?

    陈靖南单手捏决,古剑迎风变大,直如门板一般大小,陈靖南将苏池甩上门板,不,甩上剑,看着苏池说道:“你也可以叫我一声师叔,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收你当做座下要饭童子。”

    我去你妈的要饭童子,看你这装扮就知道混的不咋滴,收个童子还要饭。心里腹诽着,但是还得硬着头皮说:“师叔,你也是仙门中人?”

    陈靖南点头,正要说话,似乎发现了什么,咦了一声,一手掐诀,一手点在苏池眉心:“怎么会到炼气后期?不可能啊!难道来晚了?”

    不待苏池回话,陈靖南眼中闪过一道剑意,直入苏池脑海,苏池瞬间没了挣扎,一下子昏倒在门板上。良久之后,一道剑意从苏池脑门冲出,回归到陈靖南眼中。

    “赤城山洞众人也不算枉死了,先人意气,真是让陈某羞愧难当!”陈靖南沉默半晌,心中对于方才从苏池识海发现的事惊骇万千。双手一挥,巨剑乘风而起,转眼就不见影了。

    苏池悠悠醒来,方才被陈靖南一道入体剑意震晕,只觉得眉心刺痛,其他倒也无碍,爬起身来,却发现劲风难挡,往外看去,才吓得魂飞魄散,自己竟然身在巨剑之上,腾飞在云中,此刻已经入夜,往下看便是万千灯火。

    “醒了?御剑飞行的感觉如何?”陈靖南回头看他一眼,带着笑意问道。

    “不……不太好!”苏池脸色发白,看来自己的恐高症不适合剑仙这个伟大的职业。

    “不要慌,马上就到了!”

    “到……到哪儿?”苏池迟疑道。

    “荒郊野岭好杀人。”

    “大……大哥,有话好说,师叔,饶命啊!大侠,不要冲动啊!”苏池吓了一跳,差点哭出声来,卧槽,不要吧,叫花子这么有前途的职业,何必要去做土匪?

    “我倒是想杀了你一了百了,但是杀了你还会有别人,永远解决不了!”陈靖南玩味的看了苏池一眼。

    苏池心中稍安,胆战心惊的蹲在剑上,小心翼翼的看着下方风景。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靖南喝了一声:“到了!”剑锋陡然朝下,吓得苏池死死抱住剑柄,一顿哭爹喊娘。

    快临地时,巨剑瞬间变小,化作剑芒归入陈靖南背上剑匣。苏池落入地上,摔得屁股开花,泪眼汪汪的看着陈靖南。

    陈靖南一收初见时候的写意与玩世的样子,自从苏池在剑上醒来之后就发现这人似乎有些变化,但却说不出哪里,自己猜测应当是为了红崖天书而来,但是自己尚未见过几个修仙人,连陆潇和陆崖也没有展露过分毫,别人又怎么会知晓呢?

    “不用胡思乱想了,我知道你有红崖天书,却不是为它而来,放心吧。”陈靖南似乎看出了苏池的疑惑,淡淡的说道。

    “那东西我也看不懂,师叔若是能够取走,尽管拿走就是了!”苏池嘟囔道,这话却是实话,红崖天书那个卷轴存在于自己梦中的洞里,于自己的作用还不如心法重要,实在是留之无用,而且听陆潇那天的话,似乎还是祸害,不如被人拿去省事。

    “小孩子太天真了,这些事情你以后就会明白有多可笑。”陈靖南不看苏池,盯着天边说道。

    “师叔,我们来这儿做什么?”

    “我已经说了,杀人!”

    “人呢?”

    “有你在,他们会来的!”

    “可我还要去打架呢!”

    “打打杀杀的不好,遵纪守法才是正道!”

    “……师叔你是认真的嘛?”

    陈靖南带苏池来的地方是一处山间,却是荒郊野岭,毫无人迹。黑灯瞎火的正常人看什么都不大清晰,幸好苏池修炼之后,在夜间也能视物。突然远处闪过两道剑光,有仙人乘剑而来。

    “什么人,坏我上天宫大事!”一白衣人站在剑上,盯着陈靖南高傲问道。

    陈靖南微微摇头,似乎连话都不想说,伸手从虚空中扯出一杆大幡,朝那人一裹,便有千万鬼物撕咬着冲向那白衣人,转瞬之间便把那人吃的连渣都不剩。

    “五色劫云幡!我的妈呀!”另一个人吓得语无伦次,架着剑光就要遁逃,陈靖南又是一挥,眨眼间便落得方才的下场。

    苏池哪里见过这场面,吓得直欲昏厥,陈靖南冷笑着看着他:“怕个鸟,以后你面对的天天便是这副样子了!”

    “师……师叔,人……人都杀了,可以走了吧!”苏池不过是不经世事的普通人,即使是前世也没有亲眼见过杀人,而今一下便是两人,而且死状极惨,被千万鬼物撕咬的干干净净,支离破碎的哀嚎又转瞬死去。

    “师……师叔,这是什么东西,真的是鬼物嘛?”苏池指着半空中那暗红大幡上露出头的东西,那东西头顶生角,双爪极长,口中尖牙参差,似乎还嚼着什么东西,令人看到就想到一个字“鬼”。

    “鬼?你若知道这东西来历……算了,你现在知道也没用,还是少添烦恼吧!接着!”陈靖南丢向苏池一坨东西。

    “这是金精,方才那两个小辈性命相交的飞剑提炼而成,你将道剑取出,用真火将这金精融入道剑,便可顺从心意,可大小变化。”

    苏池一惊,旋即大喜,连忙接过金精,驱动真气将丹田道剑取出。

    陈靖南随意一瞥,看到苏池的小剑材料不堪正想说两句,待看到剑身全貌,竟大吃一惊道:“镇妖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