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凝练道剑
    陆崖撇着嘴说道:“你可拉倒吧,我小妹的未来没有你!”

    我去你奶个腿。

    苏池愤愤的瞥了他一眼。

    陆崖从怀中拿出来一个锦盒,丢给苏池,苏池下意识接过。

    “这里面有一块北海寒铁,算是你帮我阿潇找狗的报酬,以后不要再提这一茬了!”说完陆崖闪身离开。

    苏池来不及否认,低声嘟囔道:“你说不提就不提,你算老几啊!什么鬼东西,不要白不要,这事我可不认。”

    说完把锦盒打开一看,里面躺着一块白色的铁块,开了盒子,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苏池打了个冷颤,赶紧把盒子盖上。

    正欲离开,突然被人一脚踹在屁股上,直溜溜的飞出两三米远。

    “想泡我妹,他妈的越想越气!”

    苏池揉着屁股,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多,一到家,母亲就一顿质问,苏池早已编好接口,更拿出了奖状给母亲看了看,这才被母亲放过。

    苏池洗了澡,回到自己房间,悄悄反锁了房门。将陆崖赠送的锦盒打了开来,刺骨的寒意又让苏池打了个冷颤。苏池不识这寒铁,但也估摸出这铁非同一般,脑海中回忆着蜀山天剑派练剑法,运转真气,养出真火从指尖释放出来。

    “刺溜”暗红色的火苗出现在手心中,按照练剑法指示,将寒铁放在手心,过了半个小时,那寒铁才有融化的趋势,这火苗甚是诡异,苏池本人感觉不到任何热量,但是寒铁却切实的融化了。

    又坚持了半个小时,寒铁融化才过半,但是四条经脉温养的真气已然不足了,苏池连忙从怀中摸出扳指,从中汲取真气补充自身。

    那寒铁缓缓化作液体,漂浮在掌心真火上缓缓流动,却越练越小,想来是其中杂质被真火提炼出来了,约莫变成开始一半大小的时候,终于停止了变小。

    苏池按照练剑法指引,引铁水入体,由实化虚,待将铁水引入体内,苏池却丝毫感觉不到热量。将铁水引入丹田,苏池终于松了口气,擦了擦满头大汗,勉励盘坐起来,静静的吸收着扳指中的灵气恢复。

    如果铁水失去真气引导,在还没有练成本命道剑之前,在经脉中由虚化实,那苏池这条命就算是交代在这里了。

    休息了片刻,体内真气消耗的一干二净,经由聚灵石恢复,也过了一个小时才回复过来。

    “现在可以铸剑成型了!”

    苏池聚精会神的进入修炼状态,四道真气进入丹田之中,将铁水化作剑型。

    “做成什么形状呢?哎,对了!“

    苏池嘴角浮现古怪的笑意,按照自己心目中的样子,终于将剑练成型。

    一伸手,凝练成型的小剑便出现在手中。

    “哈哈哈,镇妖剑!这才符合蜀山传人的样子嘛!只是这个样子也太小了吧!”苏池无奈的看着手中指头长的道剑。

    “变化道剑大小,那是练气化神的境界,暂时就别想了。”

    苏池最近琢磨着小乾坤功,才慢慢了解那日自己用聚灵石积攒百年的灵气强行冲开四条经脉的举动有多奢侈,蜀山功法先修道剑,便是养剑意,借剑意打头阵,斩开体内经脉的阻碍,而当时自己并无炼制道剑的能力,更无铸剑材料,毕竟天地之间已无分毫灵气,借助聚灵石灵力强行冲开经脉也是无奈之举。

    当下苏池聚气于丹田,以镇妖剑为首,不消片刻便冲开带脉,剑锋一转,冲脉也一举破开,也不知石镇妖剑剑意斐然,还是北海寒铁材质申佳,刚刚练成的剑,竟然有如此剑意,大大出乎苏池意料。如今打通六脉,根据小乾坤功描述,已经是踏入练气后期的境界,与那陆崖也是一般境界了。如今体内真气磅礴,但是若是消耗一空,没有聚灵石吸收的话,也很难恢复,只能通过自身打坐调息,缓慢恢复。

    当下便只剩下任督二脉,这两个脍炙人口的经脉,各种武侠小说中简直把这两脉夸得神乎其神。而苏池凭借镇妖剑已经不足以斩开这两道经脉,聚灵石中的灵力也消耗一空。

    “聚灵石已经没有灵气了,这下可怎么修练!”苏池满腹愁绪的躺在床上。

    “不过还好,如今体内道剑练成了,今后便可自由在经脉流转,剑意出体伤人也不是不可能。不像今天被陆潇他哥揍的毫无还手之力。“

    今天苏池也是累坏了,没有继续修练,躺在床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

    男人站在一户农家门口,愣了半响,还是毅然推开了农园的门。

    拴在院子里的狗,开始狂吠,男人伸手一指,那狗便直溜溜的倒在地上。

    看着这简陋的小屋,口中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能住在这般简陋的地方。“

    “吱呀“一声,正厅的大门打开,一老人披着衣服走了出来,看了男人一眼,说道:”听说你居住在长白山脚,娶了一个农妇,养狗种薯,过的也不是我这一般的日子?“

    男人一滞:“我与你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在这世间躲躲藏藏,唯恐上天宫找上门来,落得当年老陆的下场吗?“

    “我能找到你,上天宫自然也能找到你,你以为你躲得掉吗?“

    “哈哈,你我心知肚明,红崖天书不在我们手里,所以他们才懒得和我们撕破脸。“

    男人冷笑一声,逼近两步,说道:“当年我没想明白,现在我突然想明白了,红崖天书不只陆清玄知道在哪里,你也知道!”

    老人低着头沉默不语。

    男人继续痴痴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你这么熟悉那里的路,连你跌一跤都能找到那把碎剑,为什么你走那条路,明明浑身都是血迹,但是见血便狂的吸血蝠却视而不见。”

    男人深吸一口气,说道:“因为你根本就不是虚陵洞天苏式的血脉,你是……”

    老人冷冷道:“你想多了,我苏洞虚还不至于连自己祖宗都不认,不像你,亲手送出自己祖宗基业,害的堂堂十大洞天之一灭门灭派,只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

    男人听了老人的话,浑身颤抖,似是想起了不堪的往事,痛苦的面目狰狞。

    老人冷冷的看着他,眼神中的怜悯一闪而过。

    “劝你别再妄想什么成仙,上三十六天宫只是一群疯了的狗,下七十二教灭了六十六个,要是能成仙,早就有人飞升了。七百年前就有人试过了,十大洞天灭了三个,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早被取而代之,这些故事都是我们亲眼所见,难道你都忘了吗!“

    “不,不,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男人突然抬头,满脸的疯狂,不理老人,转身狂奔而去。

    老人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冷笑一声,便回屋去了。

    ----------------

    苏池大清早便起来了,而刘慧正好要出门买菜招呼着苏池一起去,苏池领了昨天得票第一的奖金,阔气的帮母亲付了钱,然后刘慧让他先买早餐带回家给老爸,到了家,苏小开也已经起床了,刷着牙看着苏池的早餐,一脸惊异,他还不知道昨天苏池得奖的事,昨天到家老早就睡了。

    不理老爸的表情,自顾自吃了两根油条,背着书包就出门了,现在手头拿了奖金,阔气了不少,走过鸡蛋灌饼的摊,还嚣张的要了两个蛋。

    手中把玩着镇妖剑往公交站走着,正巧遇到小胖子楚叶,看着苏池把玩的那把剑,眼神一亮说道:“小小,哪里买的镇妖剑模型,我也要去买!“说着便向苏池手中抓去。连忙被苏池躲开了,现在这把剑不说本身寒气,便是随意散发的剑意便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了的,连忙收入体内,哪敢给他随便玩弄。

    楚叶见他把剑藏起来了,小声骂了句小气鬼,然后暗暗琢磨着回去也去“拿“父母钱去买一把来玩。

    “我爸最近要从山西回来了,回来把户口迁过来,到时候让他给我买一把更大的,让你眼馋死!“

    苏池刚想笑着回复,突然想到前世楚叶家的惨事,而且前世楚叶家迁户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怎么会突然提前了?

    连忙问道:“为什么突然迁户口啊?你们家又买房子了?“

    楚叶老爸是搞煤矿生意的,正经的煤老板,在山西老家据说就有好几套房了。所以苏池才会这么问。

    “还不是因为你,你昨天风头可出大了,刚才我妈带着我吃早餐,碰到你妈买菜,还跟我妈说了你的事,我妈听了心里不舒服,说是一个人带孩子管不住我,还是不如人家夫妻俩教的好,你妈又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我妈气不过给我爸打电话,要让我转学校,回山西,俩人一起管我!“

    苏池大吃一惊,自己这只蝴蝶还真的影响了别人不成,心中越想越不妥,平时楚叶他爸很少回来,这一次回来会不会又将中毒的事件提前了呢?

    “你爸什么时候到啊?“

    “听说好想要周五才能安排好工作的事,起码要周六晚上才能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