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陆潇的秘密
    苏池觉得这个世界变得不一样了,爷爷变得不像前世那般在乎族谱了,孙严表白失败了,陆潇的狗死的也过早了,虽然苏池也不知道前世是什么时候死的。

    这个世界因为苏池的重生,带起了涟漪,或许大样彼岸的那只蝴蝶多扇了一下翅膀。

    丛中的狗见了主人最后一面,了却了心愿,终于吐出了最后一口气。静静的躺在雪地上,显得狼狈又凄惨。

    陆潇抱起了它,想给她最后的温暖,蹲在地上,轻轻的抽泣。

    苏池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却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

    最后两个人在某颗树下挖了个坑,在被冻得生硬的地上刨个坑,实在是废了两人不少力气,最后抚摸了一下它的毛发,放了进去。

    “这颗树下躺了我的亲人。”陆潇说了很重的话。

    苏池想起了前世父亲去世,毫无征兆,猝不及防的离开了自己的生命,心中泛起了伤痛。

    沉默了一会说道:“所有的相遇都是注定的,所有的人也终究会离开,最后总是一个人罢了。我想小小能够遇到你,也是它绝不愿意舍弃的相遇。而未来会有人带着它的使命,再次来到你的身边。“

    陆潇没有说话,苏池也不知道自己这波绞尽脑汁的话语有没有屁用。

    两个人沉默着离开小花园,陆潇拉着他坐在旁边的长椅上。

    “小小是我七岁的时候被我爸带回家的,当时我们家很穷,刚从农村搬到城里。我哥当时又在外地,院子里的小朋友总是不爱跟我玩,大概是因为我说话口音太重,性子又孤僻,所以我和他们玩不到一起去。后来有了小小,天知道我有多开心,他那时候还是小小的,黑漆漆的眼睛直溜溜的盯着我,特别聪明还听话,有了它,我的生活才变得没这么糟。“

    “后来父亲在我十岁的时候,那天他上班的时候穿着蓝色的毛衣,像往常一样背着修空调的工具包,临走的时候还问我想要吃什么,晚上回来带给我吃。我说我想吃热豆腐,以前在乡下的时候,有推着卖热豆腐的车到村子里卖,我特别喜欢吃热豆腐沾我爸做的青椒酱。后来到了城里,爸爸工作很忙,也没有送到家门口的热豆腐了。爸爸一问,我顺口就说了出来。“

    “我爸笑着刮了刮我的鼻子,说了句小馋鬼,然后就出门了。我和小小等到晚上,很久很久老爸还没来,我恍恍惚惚饿的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了小小在吼叫,充满了惶急,我惊醒了,抱着小小走到门口,想看看老爸有没有回来。刚走到门口,我就看到……我就看到……“

    陆潇哽咽的说不出话来,苏池看着这个女孩,她的脸上充满了恐惧,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浑身都微微颤抖,双手死死的捏着膝盖,像是那样就可以化解心中的恐惧。

    苏池搂着她的肩膀,轻轻拍了拍,少男少女在长椅上互相依靠,却毫无旖旎的念头。

    陆潇没有抗拒苏池过分亲密的举动,缓缓说道:“我看到父亲已经站在门口,他看到我来了,招手喊我过去,我埋怨的跑过去,怨他怎么回来的这么晚,他轻声的道歉,伸手把袋子递给我,说:‘阿爹给你买了热豆腐,别怪阿爹了好吗?‘然后他突然抱着我,把我放在柜子里,微笑的说’阿爹等会有朋友要来,你在这里躲着,一定不要让他找到哦!阿爹来给你开门你再出来,吓他们一大跳!‘”

    “我心想老爸真幼稚,我已经十岁了,已经不想玩这些了,但是听到老爸说给我买洋娃娃,我还是兴奋的答应下来。后来……后来……”

    “我躲在橱柜里,听到有人敲了家门,父亲开了门,但是没有人开口说话,过了一会才有人阴冷的说:‘陆清玄,你逃不掉的,赤城山洞洞天今日算是绝种了!’‘过了一会,听到一声闷哼,又有一人说:’好歹也是十大洞天的传人,怎么如此羸弱?‘“

    “他受了上天宫宫主一掌,又犯情戒,犯了赤城山功法大忌,一身功力十不存一,能坚持这么久也是异事!不要耽搁了,带他回去,宫主还要问他当年红崖天书的下落!“

    苏池身子一颤,陆潇泪眼婆娑却带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说到。

    “我躲在柜子里颤抖,死死的抱着小小,还好小小也饿的疲惫不堪,在我的怀里睡着了。“

    “我在柜子里面不知道呆了多久,又累又饿,突然想起父亲带来的热豆腐,在漆黑的柜子里狼吞虎咽的吃着,喂给小小,不知道为什么它不吃。“

    “又坚持好久好久,突然柜子被人打开,是我哥回来了,他铁青着脸把我抱出来,我看到是他,终于放声哭了出来,死死的抱住他的脖子。“

    “小小拼劲浑身力气叫了一声,叼着剩豆腐的包装,我哥惊叫一声,我想要回头,我哥却死死的按住我的脑袋。“

    说到这里陆潇深深的出了口气,却没有继续说下去,苏池沉默着。

    陆潇静静的看着他,说到:“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说这些吗?“

    苏池摇头。

    “我在你身上,感受到跟父亲当初拥有的气息。“

    苏池心中一动,猜测应当是红崖天书。这事情远超苏池想象,前世更不知道陆潇的身世竟是这般曲折,更与修真之道牵扯。

    “苏池,你的变化很大,可能你自己却不知道,以前我们虽然没有很频繁的接触,但是跟着马原他们也一起出去玩过几次,当时你的身上并没有这样的气息。”

    “我现在不是六年前了,猜到了父亲,包括哥哥都不是一般人,但是我哥从来不会给我说这些,每次问道父亲,他总是胡乱搪塞过去,总说等我长大了都会告诉我。但是我知道他不会给我说的。”

    “其实我知道,就算给你说也并没有什么用处,但是今天心情不知道为何突然这样冲动,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如果你觉得没意思,就忘了吧!”

    说完,陆潇挣开了苏池的手臂,告别离去。苏池呆呆的坐在长椅上,思索着陆潇的话。

    “红崖天书并不是秘密,有人在找他,陆潇察觉到自己的不一样,想要自己帮她寻找她的父亲。自己身上的气息,可能已经带有修真的印记,所以才能让陆潇感受到。“

    “今后,可能不是这么平静了,如果自己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仅真修不成,还可能连累家人。“苏池紧紧的握住拳头,绞尽脑汁的思索这一切。

    苏池起身想要离开,突然一道身影闪过,狠狠一拳直接照着苏池面门袭来。

    苏池神经紧绷,真气汇聚在拳上,一拳相撞,两人俱是一声闷哼,苏池连退两步,又坐倒在长椅上。

    “练气中期,好霸道的真气,却没有任何剑意?你是什么人?“说着那黑影再度袭来,苏池全无武功套路,只得被动招架。

    “藏头露尾,不敢使出门派招式吗?“

    苏池苦笑,我特么根本不会,小乾坤功全特么心法,哪有拳脚功夫?但是他已经猜出这人是谁,心中倒也不慌。那人见套不出什么来路,正要下狠手。

    “陆哥,我真不会什么拳脚,还是别动手,你要问什么,我说就是!“那人听闻,愣了一下,果然收了真气,露出了脸庞。

    “陆哥,我这心法是机缘巧合得来的,残缺的紧,连武功路数都没有!“

    “南岳北齐,东乔西魏,上言下方,你是六大家族哪一家的支脉?“

    “别别别,这些我一个都不认识,我就小时候在祖宅顽皮,从供桌下面得到一本古卷,看上面图画,装模做样打坐呼吸,才学来了这点能耐。“

    陆崖大吃一惊,自己苦练二十年,方才练气后期,其中耗费了不知多少资源,而这小子光凭古卷残画就修炼到练气中期,心中将信将疑。

    苏池不知道这句话给陆崖带来了多大的震撼,但是看陆崖的脸色也知道自己吹过头了,心中一慌,又补充道:“后来又捡到一枚古玉,打坐的时候带在身上,然后感觉进程快了很多!“

    陆崖依旧将信将疑,但是听了后面的已经信多疑少了。

    看着苏池冷冷说到:“我不知我小妹给你说了多少,但是我们家的事,只是我的事,与小妹无关,她并未涉足此道,希望阁下不要传扬出去,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我小妹的话,你只当没听到好了。“

    苏池道:“已经听到就是听到,至于将来如何,只看缘分罢了,谁能强求的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