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人间无情
    青山环绕,细雪纷飞,山间有几户人家,缕缕烟火。

    院子里有男人吃着汤面,在寒冬腊月,依旧只有薄衫遮体。屋檐下有农妇编制着竹筐,一条灰黄土狗在墙檐吐着舌头,眼巴巴的看着男人刺溜溜的吃着面。

    片刻之后,男人把剩下的汤倒进了狗盆里,抚摸一下狗头说到:“媳妇,俺要出去一趟,大约要个把月。”

    农妇头也没抬:“干啥子去,大冬天的,地里的薯还没打理好!”

    男人走近来,憨笑说:“俺……俺可能要去拯救下世界。“

    农妇翻了个好大的白眼。

    苏池三人在路边撸串,叫了几瓶啤酒,两人找了丁晨拿了钱,完全忽略了那伙人铁青的脸,财大气粗的说请苏池吃大餐。

    “这特么叫大餐?”苏池啃着羊肉串,怀里还抱着各科精英老师精心准备的奖品。

    小胖子王磊高兴的给了苏池一个熊抱,扯犊子说要把苏池的头像挂在班里墙上,说他任课以来,第一次有学生这么给他长脸。

    苏池心里哼哼,你特么毕业以来带的第一届班主任就是十三班,还给我装。

    不过拉着李达两人走的时候,一堆体育生阴测测的盯着他们,据说他们一个月的伙食费都被赢走了,李达没脸没皮的说了句:“我不也折了五百吗?”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几个人就要按耐不住了。

    马原一看不妙赶紧拉着心里没数的达哥溜了。

    三个人喝的晕头转向,快到九点才散场。李达大着舌头阔气的叫了三辆车各自回家了。

    苏池喝了也不少,醉意朦胧的,运转真气转了两圈才将酒气散了去。

    路过学校的时候看一群人正吵吵闹闹的,随意看一眼竟然是孙严等人,心中奇怪,连忙让司机靠边停车。

    下了车,暗戳戳的躲到树后面仔细一看,被围着的竟然是陆潇,她推着自行车,被拦在路上,脸色很是不好看,苏池立马热血上头,直接冲了上去。

    “干啥呢?“

    孙严冷冷的看了苏池一眼,没有理会。有小弟上前说到:“关你屁事,严哥表白呢,赶紧滚蛋!“

    苏池自从了断了心结,心中没了畏惧,看到陆潇在角落走也不是,应更不是的尴尬的境地,心中就已经明了了,前世孙严高二第一学期尾声才表白成功,这次明显赶鸭子上架,双方的好感度还没有蓄满。

    “你们这么多人,是表白还是威逼啊!“

    孙严没理他,从捧着那只泰迪,一副深情的对陆潇说:“潇潇,听说你家里的宠物走丢了,我不想你难过,特意给你从我叔叔家里要了一个,你看看喜不喜欢,你也别听他们瞎说,我没有别的意思。”

    苏池暗叹一声,这家伙确实挺高,话说的完全没有强求的意思,更说明了狗不是买的。陆潇不要就弗了他面子,要了就有接受好意,剪不断理还乱了。

    可是潇姐完全不是小女孩娇羞的模样,冷冷道:“不好意思了孙严,我只要我的狗,别的我也没心思养。不管你有什么意思,我暂时都没意思,你们还是散了吧。“

    一时间体育队某些头脑简单的货,就要开始恶语相向了。孙严似乎也没摸清楚陆潇的性格,尴尬的竖在那里。

    苏池嘲讽道:“这下说的够明白了,该干啥干啥去,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到家又要被爸妈打屁股了。”说完想到自己回家估计也要被揍一顿,不禁有点心虚。

    “tmd,你小子跳什么,今天要不是你搅合哪会成这样,不揍你一顿,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飘!”憋了半天火的小兄弟想要动手了。

    苏池这些天练了小乾坤功,体内四道真气欲养欲燥,又没有丹田道剑打磨,早已躁动不安了,正想试试身手,当下也没有怯意。

    什么武功路数苏池是没有,那小兄弟也看不起苏池瘦弱的小身板,一手就向他衣领抓过来,苏池也不含糊,抓住他的手就拧了起来,用了几分真气,那家伙当然扛不住,一下就被拧的蹲在地上,嗷嗷叫:“放手,放手,拧断了要!”

    苏池也很无语,认怂的太快了,也不好仗势欺人,推了一把把他放倒在地。

    陆潇惊异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有力气。苏池得瑟的给她抛了个眼神。

    孙严身边的人也大吃一惊,摩拳擦掌准备再上。

    “干什么呢?放学还不回家,在学校门口干什么?打架斗殴吗?”老练骑着破自行车,晃晃悠悠的从校门里出来,看到这状况顿时停了脚步怒骂道。

    在学校这一亩三分地,练主任的威风自然没人敢不理,当下苏池和那伙小兄弟们点头哈腰的说道:

    “没有没有,我们散步呢,练主任好,练主任慢走。”练主任狠狠的瞪了大家伙一眼,一个大跨潇洒的上了车。

    被这一打岔,两伙人也打不起来了,孙严好声好气对陆潇说了几句没营养的话,然后狠狠的盯了苏池一眼带着兄弟们走了。

    陆潇跳上来拍了苏池肩膀说到:“小兄弟,挺厉害的嘛!”

    苏池说:“干啥呢?这么晚还不回家?”

    一提这个陆潇眉头又皱了起来:“小小还没找到,我哪能回去?”

    “……”

    陆潇似乎想到了什么偷笑道:“我忘了你小名也是小小,哈哈,螳螂中单,不给就送,很霸气嘛!“

    苏池心中发苦,完了,这个梗连陆潇都知道了。

    “我帮你一起找吧,在哪丢的啊?在学校丢的嘛?”

    “还不是我哥,他带着小小去宠物店看病,结果回来时候去买烟的功夫,小小就不见了,那宠物医院就在学校附近,现在也不知道会跑哪里去了。”

    “那我们就在这附近转转先。”

    “不用了,我自己找吧,这么晚了,你还是先回家吧!”

    苏池坚持,陆潇也就没有拒绝,两个人围着学校找了起来,其实这样漫无目的的寻找,找到的可能性很小,苏池暗恨自己还没有修炼到练气化神的境界,如果到了那个境界,有了神识,覆盖几百米找个狗狗自然容易许多。

    学校附近绕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什么踪迹。苏池说:“会不会它自己回家了?狗狗都会给自己留个记号,说不定循着记号回去了。”

    “不可能,如果回到家的话,我哥肯定会给我说的。”

    “我意思你家附近的地方,林子里之类的。”其实苏池心中有了一个猜测,却并没有说出来。

    “那倒是没有,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是有可能,我们家小小可聪明了!”陆潇心中一想,顿时觉得很有可能,脸上也浮出了一缕笑意。

    陆潇家住在韩山区,离学校也不是很远。幸好陆潇的自行车还有个后座,苏池说我是男的怎么好意思让你骑着带我,陆潇白了他一眼,说:“我本来也没准备带你!”

    苏池骑着陆潇的女性自行车,陆潇局促的坐在后座,紧紧的抓着边框。

    “阿潇,你比看起来重好多!”

    “滚蛋!“

    陆潇说道:“你比我想象的有很多不同!“

    “你也比我想象的粗鲁!“

    陆潇抽了他一下,两个人扯着天,很快就到了陆潇小区附近。

    大晚上住宅区很是安静,苏池停了自行车,和陆潇一起沿着小区转了起来。

    这片小区是老小区了,没有多少栋楼房,很快就转了遍,却还是没有音信。

    苏池喘着气问道:“你们小区附近有没有小林子之类的地方?“

    “有是有,可是小小如果回家,到了这里肯定可以找到家的!“陆潇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白。苏池暗叹了口气,没有说出来。

    陆潇闷声带着路,是小区的一处花园。但是很久没有人打理了,毕竟这种老小区收不了多少物业费,能有人打扫楼道就不错了。

    两人拿着手机照明在里面慢慢摸索着。

    深夜已经到了,周围安静得很,树叶上的雪花在两人的行动中,簌簌的落下来,苏池凭借经小乾坤功强化过的听力,听到了一声声呜咽的声音。

    “陆潇,你来看看。“苏池扒开花草,低沉的喊道。

    陆潇似乎愣了一下,缓缓的走了过了,手机的照明撒射过去,雪地的空白处,趴着一只狗,那狗并不是苏池以为的泰迪,而是一只普通的家养土狗,只是已经很老了,黄色的毛发已经失去了光泽,趴在地上,肚子一起一落,眼睛微眯着,吐着舌头喘着粗气。

    陆潇并没有苏池想象的那般激动,但泪水已经漫过眼眶,她蹲在地上抚摸着它的毛发。它闻到了主人的味道,奋力的睁开双眼,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始终不能成功,只能抬起头舔着主人的手指。

    其实它没有生病,只是老了,没有办法继续陪伴自己的主人,默默的逃走,走到荒山野岭,静静的等待死亡。舍不得走远,这个十多年的地方有主人的气息,所以最终还是回到了这个角落,想在某处再看看主人。

    现在它达成了心愿,于是继续着死亡。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