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去把女孩赢回来
    “嗯,我觉得可以了,就是这个背景音乐找好了没有?”苏池唱了十四五遍,感觉上差不离了,李达突然问道。

    苏池一愣,突然想起这首晚了好些年才出现的歌儿,网上定然搜不到原版的背景音乐,暗道不好。

    “这首歌感觉调子比较简单,找一些简单的背景音乐可以搭配一下,这事就交给我了,我去老大办公室用电脑帮你找一找。原弟和我一起去看看。你再在这里练练。“看着苏池的脸色就知道他并没有想到这些,赶紧拍拍屁股从杠铃上站起来拉着马原出去了。

    窗外的夕阳已经慢慢下降,一场前世情敌间的第一场较量终于即将来开帷幕。苏池莫名的有些激动,连紧张与彷徨都丢到了不知名的角落。

    苏池突然不想再练习了,走出了器械室,走向了操场,昨夜下的雪还没有被太阳欺负的化成水,白皑皑的操场上还有体育课的学生们在玩耍。

    少男少女们围绕着操场追逐嬉戏,男孩们拧了一个个雪球,装作不经意间的样子投向了暗自喜欢的女孩,在女孩嗔怒的眼神中,装作畏惧的样子赶紧跑开,女孩一声娇嗔让男孩们热血沸腾,在这个冰冷的季节也觉得浑身燥热。

    青春鸟突然又飞了回来,让苏池也变得年轻,想把前世未曾发泄的放肆发泄的干净。

    身后的女孩呼喊了一句。

    苏池回过头,看到那张如花的面容,突然觉得不紧张了,想要拉着她的手走遍三山五岳,走过五湖四海。只是想到这个女孩在前世不属于自己,心中一阵绞痛。

    “嗨,陆潇。”

    少男少女在操场上散着步,女孩的眼眶还是通红,男孩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早上翻墙的时候看到你了,不过当时有急事,没有和你打招呼。”

    苏池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又要飞出来了。

    “没事,不过我可不像你这么幸运,被埋伏的老练抓了个正着。”

    女孩掩嘴偷笑一下。

    “你为什么逃课啊,看起来不像是逃课的学生?“苏池明知故问。

    陆潇伸出手拍了拍苏池的肩膀:“年轻人,你看人还是不太准啊!”一副大姐的语气。

    苏池尴尬的挠了挠头。

    “我的狗被我哥搞丢了,自己找了半天找不到,只得向我招供了。结果我出去还没来得及找,就被陈老师逮住了,打了我哥电话逼我回来。”陆潇皱皱鼻子,苦着脸说道。

    “很重要的宠物吧?”

    “小时候家人送给我的,已经十岁了。”陆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眼间充满了悲伤。悲伤的让苏池揪心。

    于是一路无话,走到教学楼前陆潇告了别。

    远处有个高大的男孩看到了这一幕,他抱着一直可爱的泰迪,看着陆潇的走远身影,心中没有来的烦躁起来。

    “小小,你特么快去会场幕后彩排,再不去彩排,你的节目就要被撤掉了!“马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弯腰喘了几口气,骂道:”让你在那再练一会,结果到处乱跑,找的我好苦!“

    说完拉着苏池就往图书馆跑,到了图书馆一楼,已经有很多班级入场了,小胖子班主任瞅见苏池喊道:“苏池你报了节目我怎么都不知道,诗朗诵还是什么,刚才要不是后台通知我,我都不知道咱们班还有个节目!“

    苏池回了句:“唱歌!“班级同学传来一阵嘘声。班主任也没多想,让苏池赶紧去后台准备。

    王浩东这大嘴巴子已经把苏池上台的原因宣扬出去,同学们对他完全不报什么信心,而十三班另外两支节目,一个歌舞,一个诗朗诵,还可以搏一搏名次。班主任正鼓舞学生们给自己的同窗加油。

    走入后台,正见着李达一本正经的坐在电脑旁。

    “咋样,背景音乐找到合适的没?”苏池连忙上去问道。

    李达一脸得意的说:“你来听听合不合适,达哥办事你放心!”

    苏池不听他吹牛皮,带上耳机听着音乐,感觉上与前世听到的很是相似,满意的点了点头。

    “苏池,苏池在哪儿?”

    苏池连忙回到,那老师拉着他赶紧把自己节目的名字报上来。报完名字之后,便看到孙严走进了后台,冲苏池和李达点了点头示意一下。只是苏池觉得孙严的眼神明显比中午时候多了一分敌意,暗自心虚一下。

    孙严与那老师嘀咕几句,中途看了苏池一眼,似乎刚得知苏池也报了节目。两个人嘀咕一会。那老师又冲苏池走了过来,说到:“小苏,你节目排在第十九位,怎么样?后面那位比较特殊,大家伙当作压轴戏拿出来了。”

    苏池心中冷笑一下,嘴上却答应了下来。

    李达急道:“不是排在中间吗?怎么排到倒数第二了?最后一个肯定是孙严的节目,这下彻底被轰成渣了!”

    苏池狠狠道:“达哥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怪不得那五百块没压在我身上!”

    李达讪笑,心中恨死叛徒马了,笑道:“心向着你,心向着你!”

    老师见苏池答应之后就跑掉了,连拉着他彩排都没有,李达将背景音乐交给后台的人员。准学生会主席任宁同志拿着节目单惊讶的跑过来:“就你这样还报节目?今年这节目可真没几个有看点的!”

    “死娘娘腔,滚!“苏池俩人异口同声的吼了一句。

    大约四点钟左右,领导们便开始了发言,首先校长上台,校长姓赵,最近两年才调来了三十一中,个子很矮,但是喉咙挺大,每次开会都搞得学生们一阵一阵的哀嚎不已。他拿着话筒还用尽全力的吐着吐沫星子,先歌颂了学校的历史,又扯了一通学校的文化内涵,又鼓励一番高三备战的学子,最后勉励了高二小中考的同志们。终于在满场近三千名师生快要崩溃的时候说了一句:元旦晚会正式开始。

    满场同学们哗啦啦的鼓着掌,仿佛要用这种行为赶紧轰这位下台。看着同学们如潮般的热情,赵校长很欣慰,又拿起了麦克风准备再说几句。

    有眼力见的学生们再也不顾不上了,用力的鼓着掌,把双手拍的通红,还夹杂着狂呼:“校长说的对!“”校长我们受教了!“,还有”特么的还不赶紧滚“不过这句话很快被淹没在同学们如潮的热情中。赵校长只得作罢,带着三十一中领导班子下了舞台。

    马原李达两个难兄难弟没有坐到自己班级的座位,而是混进了体育生聚集的座位,所有人都在期待着孙严的表演,还有几个腿子拿着笔记本挨个上来拉票。

    “马原李达,你们肯定要把票投给严哥吧?“

    “不投孙严投给谁?还有啥节目有看头?”李达回到,马原狂点头。腿子满意的继续往前走。

    “小小实力这么强,也不差咱们这俩票对吧?”

    马原狂点头。

    任宁穿着西装,作为会场的主持人内心很是骄傲。先来一段标准的开场白,又拍了拍坐在第一排的校领导几句马屁。老油条们自然无视这些学生的马屁,但是毕竟心里还是有几分受用。

    “下面欢迎高一六班的黄家驹同学带来的经典老歌,海阔天空!“

    这个节目一出场,满场大笑。

    “黄家驹!哪个崽子又来毁我偶像?老子要削他!”

    “这什么家长起名儿也太不走心了吧!”

    “卧槽,不要这么说我们家驹,我们家驹多努力,你造吗?”

    “……”

    因为高二高三都备战小高考或者人生大考,为了不让他们分心,这次元旦只选取了高一的节目,让他们放松一下也是目的之一。

    传说的黄家驹被满场嘲讽吓得两双腿直打颤。上场先摔了一跤,满场又来了一阵狂笑。

    好不容易站在话筒前,背景音乐还没出来,结结巴巴的歌词就先从嘴里冒出来了。

    再满场持续三分钟的嘲讽中,坚强的黄家驹同学完成了演唱,捂着脸跑下台。

    “达……达哥,我好像看到了我们小小的下场!”

    “欧欧巴,加油哦我们的小小!”

    “谢谢黄家驹同学精彩的演出……”

    任宁话还没说完,便是满场嘘声。

    “咳咳,下面欢迎高一十三班同学带来的舞蹈,放飞理想!”

    “卧槽,果然即使是元旦晚会,我们也逃不过广播体操的命运吗?”

    “听到这个名字,我的身体已经不属于我了!”

    一阵又一阵的吐槽,反正校领导们已经没有话筒在手,无法震慑这群狂躁的学生了。

    “看来这次节目,真的就我严哥的可以看了。”

    节目一个接着一个上场,同学们似乎吐槽的都累了,进入了安逸期,中期上场的同学松了口气,终于没有了漫天的嘲讽,如果还是前几个节目那般嘲讽,他们连台都不敢上了,只想大喊:“妈妈,我要回家!”

    终于轮到了第十八个节目,那同学还没上场,后排的体育生大队便开始狂喊:“下台,严哥,上,下台严哥,上!”

    慢慢起哄的人越来越多,虽然很多人不明所以,但是很多人都听说过孙严的名头,抱着看热闹不怕事闹大的心态起哄来了。

    陆潇葛优躺在座椅上,听到这起哄的声音,奇怪的问身边的同学:“孙严这是搞什么飞机,后面的牲口怎么跟打了鸡血似的?”

    “啊潇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傻子,他对你有大动作哦!”

    “什么鬼?”陆潇想到孙严的脸庞,心中一慌。

    那女生趴在陆潇耳边说了几句,陆潇脸上泛起了嫣红,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恼怒。

    正在这时,十八名选手已经放弃了挣扎,上台还没开始表演便鞠了个躬,然后挥着手洒脱的下台了。

    任宁也怂的不敢上台,拿着麦克风在台下喊道:“下一个节目,高一十三班的苏池同学带来的节目,不过,苏同学,你确定你要上台吗?“

    这句话看似一句玩笑话,全场同学也被逗笑了。

    苏池看着外面黑暗的天色,从万千同学中一眼看到了那个姿势不雅的身影,似乎还能看到她脸上泛起的表情,红彤彤的,像是娇羞,像是恼怒,也像是对下一个上台的是苏池的不敢置信。

    上不上?还特么用你说嘛?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