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要开一场少男少女的演唱会
    吃完饭,苏池就被俩人拉到晚会会场帮忙,这边拉着横幅,那边标记班级座位。三十一中一个年级有十六个班级,每个班大概五十多个人左右,三个年级算下来两千四百人,加上教职工预计也有两千五百人了,新建的图书馆一楼就是会堂,还是崭新的座椅,舞台也算宽阔。自从建了这个会场之后,每次外地来个教育专家,什么名校教授之类的都会兴师动众的通告学生来听演讲。至于元旦晚会还是建成之后第一次举办在这里。

    被拉过来当苦力的学生有二十人之多,据说是学生会的。有点像是大学那种社团,学校之后的篮球队也是下个学期建立起来的,并在孙严等人的带领下,出尽了风头。至于其他的社团基本就没有什么成型的了,毕竟学生基数不多。而苏池前生连学生会都没有加入过。

    领头的是八班的一个腿子,每次学生代表都是他坐在主席台发言。从高一到高三基本被这腿子垄断了,每次演讲台词,充满了虚伪,而学生们在老师的威逼下却不得不鼓起掌。

    这腿子苏池倒也认识,叫任宁,以前因为校园小报刊登过苏池的几篇文章,然后发了个申请表给苏池填,苏池前世还觉得很荣幸,认认真真的填写。结果这腿子还摆起了官威,一会这个填错了,一会学生号不对,磨得苏池跑来跑去,最后一气之下,损了他几句,撕了申请表,结果从那以后校园小报再也没刊登过苏池的文章,每次路过都被任宁狠狠的甩个白眼。

    现在任宁还没有当上学生会主席,但是在这群学生中还是个领头,估计当上学生会干部也就下个学期的事请。

    “哎,那边那几个,过来台下桌子?”任宁指手画脚的呼喊着苏池三人,马原李达俩人根本不鸟他,拄着个拖把扫帚,靠着墙和苏池扯屁。苏池两世记忆,对这个腿子也没什么好感,更是懒得理会。

    “干什么呢?老师让你们来偷懒的吗?你们是那个班的,我要告诉你们老师!”

    “关你屁事,死娘娘腔,滚一边去!”马原俩人本就是体育生,走的和这些学生不一样,连任课老师都不搭理,更何况这个狗腿子。

    那任宁被吼了一句吓了一跳,他嗓门细,说话确实娘气,最怕被人说娘娘腔,又在人前丢了脸面,下不来台,气的脸色发黑。

    “那边那几位同学,谁来试一下音响?”后台出来一个老师呼喊道,任宁丢下一句,懒得理你们这些蛀虫。急匆匆的冲老师跑了过去。

    “瞧这娘娘腔腿子样,真把自己当个干部了!”马原甩着拖把,嗤笑一声。

    “小小,你晚上准备表演什么?”李达拖着地问道。

    “这学校的晚会能干啥,我听说就十五个节目,加上校长演讲那些,足足要耗三个多小时,听说唱歌的多,还有几个舞蹈节目吧。”苏池还没回答,马原已经接上话了。

    “也就只能唱歌了,练主任给你报的什么?”

    “说什么诗朗诵?”

    “卧槽,你可别来这个,实在是太傻比了,一本正经的说着不知所云的句子,实在是太丢人了!”

    “那你说搞什么,来一发杂技表演,空中飞人?这些小小也搞不了啊,还是就来个诗朗诵,念完赶紧溜了。”达哥显然不抱信心。

    “咱们排第几个上场?最好中后面,听说孙严的原创歌曲被当作压轴的项目,放在了最后。”

    “好像是第六个,不过听说可以调位置,倒数第二个来吧。反正我本来就是顶包出场的。”

    忙了一中午,总算把会场布置的差不多了。下午第一节课的时间也到了。

    在课桌上,苏池一直在想怎么选择晚上的节目,既然孙严打出原创的标签,那咱也来个原创,反正带进脑子里的原创歌曲多的数不清了。苏池心中一定,倒也不慌了。

    苏池前世喜欢听歌,经常喜欢上一首歌单曲循环直到听腻了为止。而今突然要实战,心里也没底。

    王浩东这小子课上了一半才姗姗来迟,偷偷摸摸从花了眼的历史老师身后摸了过来。

    “小小,晚上元旦晚会准备的怎么样了?”

    “怎么了,你准备好的话,我可以把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让给你。“

    “还是算了,你争取来的我怎么好意思抢呢?“王浩东趴在课本下面讪讪的说。

    “我听说晚上有人有大动作哦,而且我已经知道了上午那姐们为啥逃课了。“

    苏池听到这儿,心跳不争气的加速起来,装作不经意的问道:“怎么了?“

    “家里的宠物狗走丢了,也不知道什么狗,让看起来这么乖的女生,竟然逃课去找。“王浩东看着小说,随意的说道。

    “找到了吗?“

    “这我怎么知道?刚才看到他们班主任在那教训她呢,还有她哥哥。“

    又问了几句,没问出个所以然来,苏池心思重重又想不出什么花只得作罢。

    “斯,斯,小小,小小。“窗外有人传出信号,抬头看是马原在招手,不知道这货什么时候从后门溜出去的。

    “出来,出来,有情况……“

    苏池暗戳戳的瞅了瞅讲台,历史老师顶着个老花眼镜,在黑板上奋笔疾书。连忙趁机一个转身,钻了出来。惊醒了前后两桌睡得正酣的同学。

    “骚瑞骚瑞。“苏池赶紧在怒视的眼神中认怂,飞快地从后门钻了出去。

    “怎么了?“

    “我知道孙严为啥突然表白了!“马原拉着苏池往楼下走,边走边说道。

    “别特么卖关子,有话快说!“

    马原也不生气,神秘兮兮的说:“陆潇的宝贝宠物丢了,上午听说还逃课去找,结果到现在还杳无音讯,孙严趁机买了个相似的宠物狗,然后晚上元旦晚会再来一发攻势,准备一举拿下呢!“

    “哦!“苏池心思婉转,不知道飘到哪里,记得前世分班之后,陆潇就坐在自己的前桌,那时候开始,两个人才有了正式的交集,也有过一些交心的言语,只是当时孙严已经是她男朋友,苏池虽然对她有极深的爱慕之情,但是以当时的外貌差距,学习差距,以及更重要的身体素质差距(导致苏池不敢惹孙严),苏池一直没敢将内心的情感表达出来。但是经常看到陆潇在各种社交网站晒自己的宠物狗的照片,甚至许多年连头像都没有换过。这只狗在她心中肯定不止宠物这般简单。

    稳了稳心神,看着身后只有马原一人,奇怪的问道:“达哥呢?”

    “达哥去机械室偷窥呢,看有没有人,准备给你排练呢,有没有准备好?”

    卧槽,这么贴心的吗。苏池感动的看着马原。

    “丁晨开了个盘子,我和达哥花了五块买你得投票最多!”

    丁晨是他们教练下面长跑队的领队,平时他们几个队伍参加市比赛,省比赛,都会开个小盘,几个队伍之间乐呵乐呵。

    “真的?剩下的买了谁?”

    “额,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肯定买你啊!”

    “好吧,达哥压了五百买孙严第一,不过虽然我们钱向着他,但是我们的心向着你啊,你应该可以感受到吧!”

    我特么感受到了!苏池恨恨道。

    “小小,这歌词真的是你写的?不会是吵的吧?”

    “你就当我抄的吧。”苏池心虚的狡辩道。

    李达拿着苏池写在纸上的歌词,震惊不已:“这水平绝了,真甩了孙严那首八条大马路了!只是你五音不全的,能不能唱出调调,而且听歌主要还是听曲,词再好,曲不行,还是拉倒!”

    苏池前世和同事聚餐,或者同学聚会不知道多少场了,每次总是要唱个一两首,虽然完全谈不上专业,但是也不是不能入耳,这点也是苏池愿意上台的原因之一,而且现在的年纪还处在变声期的尾声,略带青涩的声音正适合这首精心挑选的歌。

    苏池在狭小的器械室,唱着前世最喜欢的歌儿,青涩的声音回荡在器械室。

    隔壁办公室正在被罚站的女孩儿,眼眶还红肿着,忽然听到那阵阵歌声,收起了抽泣,静静蹲在墙角,听着隔壁的男孩唱着少男少女的歌。她揉着眼睛嘀咕道:

    “这是谁的歌,没有听过,词倒是挺好的,就是这人声音太难听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