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元旦晚会
    一节课的时间,如果是在课堂上,上面还站着一位凶狠的老师,讲着枯燥的课文,昏昏欲睡却又全然不敢打瞌睡,那么过的肯定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而如果知道下课后便是死刑,那么即使你再不情愿,也过得像是流水一般迅速。

    “小兔崽子,还没罚你,你倒是在我办公桌上打起了瞌睡。”练主任抱着课本回到了办公室,第一眼便看到了趴在桌子上流口水的东仔,而苏池已经趁机站起靠着墙了。

    王浩东麻溜的醒来,赶忙站在苏池旁边,准备听着练主任训斥。

    “苏池是吧?我听说过你,上次校园小报还上了你的作文?”苏池回忆起以往高中的时候,确实爱写些矫情的东西,文采还算可以,只是命题作文写的不好,每次语文考试命题作文基本没有拿过高分,而自己私下写的曾经被小胖子班主任翻到过,颇有赞赏。

    只是这还悬着命在老练手上,提这一茬做什么?看到苏池点头,练主任脸色又变的严肃起来。

    “你们俩这逃学性质十分严重,把你们家长叫过来,我要把你们做的好事和他们谈谈,你们再写一份检讨,下周一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做一个检讨,不得少于两千字!”

    苏池心中一动,这逃课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还没到落处分的地步,绝不会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做检讨,这已经是记大过的待遇。而再看练主任,虽然满面义正言辞,眼神飘忽,思绪好像在别的事上,这一下八成是吓唬自己俩人,正事还在后面。

    王浩东吓了一跳,他父母在外地做生意,他在苏北寄宿在姑姑家中,一直装作好孩子的样子,父母也就放心交给他姑姑。要是闹到见家长的地步,以后胡作非为的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连忙苦着脸眼巴巴的看着练主任。

    “不过,今天也算你们运气好,晚上元旦晚会,有个学生请了事假,原本唱歌的节目空了下来,你们编排个诗朗诵的节目报上去,把节目时间稳住在五分钟左右,这次的事就算过去了。至于你们谁来朗诵,我就不管了。“说完不给俩人反应的机会,把课本往桌子上一扔就溜走了。

    “第六个节目,要是报不上节目,就按之前说的办了。“

    苏池王浩东俩人大小瞪小眼。

    “你去,我上去绝对是出洋相。老练前面都提了你作文写的好,读起来肯定有感情!”

    “你这不是胡扯吗?作文写的好不好跟朗诵有什么关系,要上一起上,要不就一起叫家长!”

    “卧槽,叫家长我不是死定了,我这还天天哄着我姑姑,还把我当个好人呢!”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走出办公室,出了办公室,正巧遇到隔壁办公室出来的俩人,也是一般垂头丧气。

    “小小,你怎么从老练办公室出来了?“

    一抬眼,正好是马原和达哥两人。几个人各自说了事儿。

    原来这俩货大清早晨练偷个懒,跑到厕所叼个烟,没事扯犊子说自己教练太狠了,天天跑的腿抽筋,还得交这个营养品费用,那个蛋白质费用,教练是李达叔叔,自己私下也不敢多说,马原却是没什么顾及。结果抽完烟,看着自己教练黑着脸从隔壁坑里站了起来。

    这俩货悲催的被拉到办公室骂的狗血临头,直接取消了下午课程,去元旦会场做苦力。

    王浩东为俩人默哀一会,但是不像苏池和他们这么熟络,便先走了,临走还哀求苏池上去牺牲。

    马原问道:“怎么回事,你们这又咋滴了?“

    苏池便把逃课的事请说了一遍,去抹去了见到陆潇的事。

    “难兄难弟啊,不过这对你却是个机会!“达哥给马原使了个眼色。

    马原摆摆手,俩人都是一路货色,瞬间说:“懂,懂!“

    然后俩人一脸损色,带着看热闹的心态,怂恿道:“小小,不如你趁机一展风采,给陆潇留个光彩的印象,方便下一步行动。“

    苏池要不是体内四道剑意还没有蕴养成型,不然定要给这俩人一人来一道。

    陆潇逃课出去还不晓得去了哪里,下午都不一定在哪儿,表演给谁看。倒是变成杂耍团的猴子机会更大一点。

    等三个人走到了食堂,大部分学生都已经撤场了,食堂阿姨敲着勺子给几人上了残羹剩饭。

    “要我说啊,小小,你不能再这么样默默无闻下去了,喜欢就去追啊,那陆潇绝对不是那种羞羞答答的小姑娘,你玩你那装深沉的那套完全没用处!“李达含着勺子,含含糊糊的说道。

    三兄弟还在扯着犊子,另一波人马浩浩荡荡的本来了,似乎也是学校体育队的,有几个面孔也还算熟悉。

    “孙严?怎么这么晚才来吃饭?“李达显然认识那波人,打了个招呼。

    “我们最后一节体育课,最后打了一把球,才回来,饿死了!“大高个招呼着小兄弟们到这边坐。

    “你们四项队今年怎么样?“俩人聊着体育生的事。

    苏池从听到这个名字就开始恍惚,这个名字曾经让他嫉妒不已,带着青春热血的气息,拥有着阳光帅气的面庞,打响了三十一中篮球队的名气,带着强壮的身体在那个年纪来了一记大灌篮,只是苏池那时候是个篮球框,被击溃的如同尘埃。

    和那个十一班的渣男并称两大校草,只是那个渣男还会做出令人恶心的事儿。这个人却一路勇往直前,体育生里文化课最好,文化课里打篮球最好,打篮球里长得最帅,最终一路走向了巅峰,在苏池在南方的城市苟延残喘的时候,听说他已经进入国家队,为国家赢得荣誉了。

    就是这个人,是陆潇高中时候最终选中的男朋友,陪伴她走了相当长的一段路程。而这个时候,大约就是他攻势展开的时候吧?

    “别提这些事儿了,晚上严哥要在晚会上唱歌,完全自创哦!而且还有大动作,严哥要表……“还没说完便被旁边的同学拦住。

    “反正,你们到时候可要帮忙给严哥投票!“后面的小子补充道。

    马原说道:“没想到人家还玩起了自创,不知道还要搞啥大动作,元旦晚会能搞啥?达哥你和他们熟,你去打听打听呗。“

    苏灿心中一颤,大约就是表白吧。自己重生而来,许多事情发生了转变,比方说爷爷变得好像不在乎家谱,又好像这场当初万众瞩目的告白提前了足足一年。当时孙严喜欢陆潇闹得人尽皆知的情况下,在某个跨年夜才第一次告白,那场市中心的告白,风靡了整个小城,击溃了陆潇的防守,也奠定了孙严在三十一中校草的地位。

    只是精心准备的声势浩大的告白,怎么突然仓促的提前了。

    达哥跑到邻桌嘀嘀咕咕半天,回来之后才低声说到:“这货晚上好像要向个女生表白,而且可能是……“说到这里瞥了苏池一眼,似乎踌躇着没办法说个明白。

    马原一点就透,马上接过话:“表白啥的也不定能成功,管他呢,我们先吃饭。“显然是不想提这茬了,毕竟现在的苏池势单力薄,与那个人相比实在是太过普通,难道要一个瘦弱渺小的人去表演一场螳臂当车,就算三个人关系再好,也不报什么念想。

    “晚上,我也要去上台。“

    “你疯了,如果没有这一出,我们俩绝对支持你。现在上去,指定是个笑话,只能当陪衬。“马原急道。

    “现在上还不一定是个陪衬,等他们真的成了,我做什么都是白费力气了。“苏池低着头说道。

    对面俩人面面相觑。想不通苏池怎么突然这么豁出去了,照他们来看,苏池不是这种明知没什么机会还去送死的人。

    是啊,苏池不是,或者说原本的苏池不是。只是现在的苏池毕竟带着十二年的执念重新来过了,十二年来的遗憾和幻想,让他不得不去拼一把。

    “你们放心吧,我不会直溜溜的告白的,毕竟现在我和陆潇的关系实在是太浅了。只因为你们,我们才能认识而已。“苏池喝着汤水安慰着俩人。

    既然重新来过,就按照自己的幻想,重新做一回苏池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