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还是练剑吧
    在前世的十二年里,苏池无数次的回想过如果重新回到那个年纪,自己会怎么怎么做,与那个年代最耀眼的男孩一争高下,带着这些年来那些少男少女写的沁人心扉的歌儿,去在大庭广众之下唱给她听。为了她去和某个校园小王霸打一场血溅四野的架,然后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对她说一句:谁也别想欺负你。

    虽然中二的让人羞耻,但是如果真的做到的话,也许陆潇真的会喜欢上自己吧。

    而今愿望成真了,她穿着好看的衣服,外头又不得已裹着校服,看起来有些臃肿,与自己前世回忆中的样子一模一样,而且就站在自己身前半米不到的地方,连就着寒风呵出来的白雾都可以吹到自己的脸上。只是自己还是像过往那般唯唯诺诺,怂到不敢看她的眼睛。

    怕什么,你大概是这个星球最后一个修仙人了。

    陆潇显然没看出这个男孩的诡秘心思,自顾自的走在前面,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苏池像一条哈巴狗一样,不由自主的跟着主人的步伐。

    陆潇笑着挥别了苏池,步伐里仿佛都带着狂风,把苏池吹的七荤八素。

    总算记得再往前一个班级就是自己的教室,再次回到了十三班,胖子班主任已经站在讲桌上给同学们讲着笑话了。苏池来晚了一会,小胖子也没刁难,让他快到座位马上早读了。

    为什么别人重生的人生,可以写上三千章,两千九百九十九章都是有不知道好歹的纨绔子弟上来找抽,还有一章抽两次。而自己的重生却是和谐和睦,团结友爱的大家庭?

    同桌是个土豪孩子,也在苏池的记忆中留下一笔浓重的色彩,因为曾经无数次逃课上网都是这个土豪小兄弟付的钱。

    “小小,今天逃哪节课?”苏池小名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事情起源是某次逃课出去上网,正玩着游戏,苏池嗷嗷叫着:螳螂中单,不给就送。然后就被老妈揪着耳朵逮住了,在网吧门口喊着小名教训了十多分钟,然后这个丢人的过程被同行的小兄弟们绘声绘色的宣传开来。

    “王浩东,作为**接班人,在这个应当付出,努力学习,将来好更好的报效祖国的时候,你这样天天逃课上网不觉得羞愧吗?”翻出了教科书,苏池看着书,低声说。

    “哦,哦。”向东胆颤心惊偷瞄着周围,发现小胖子班主任并没有在附近,

    “你认真的?”向东凝重的看着苏池。

    倒不是苏池真的大彻大悟,准备痛改前非好好学习,只是前世十二年的宅男生活,上班回来就玩游戏看电影,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维持了好几年,实在是玩腻了。所以才提不起兴趣。

    苏池还未回话,班主任敲着桌子示意安静一下。

    “同学们,静一静了,下午第二节课后到室内那个演厅参加元旦晚会,咱们班也报了两个节目,到时候记得投票评一下奖。”

    这拉黑票还真是明目张胆。台下传来一阵嘘声,小胖子干笑两声,继续让晨读了。

    苏池前世学习成绩一塌糊涂,当时迷恋网络,经常逃课,后期分班之后,班主任换了一个又一个,还没认熟学生,这边又换了人,导致管理混乱,所以苏池这伙人才可以隔三岔五就逃课。

    而今重生之后,再学习这些高中课本,加上前世积累的知识,学起来并不困难。更何况修炼了小乾坤功之后,精力充沛,耳聪目明,记忆力也十分强悍,只是已经消失的记忆是如合都记不起来了。

    这教室放眼望去,五十多位同学,能叫出名字的就区区几个人。而马原李达这俩人大清早就跟着他们教练去晨练,毕竟他们体育生和文化生路子不一样,只要不太过分,班主任也懒得操心。

    座位前面是张彤,微圆的脸庞留着齐刘海,显得很可爱,她正偷偷的在座位下面摆弄着手机,大概是和那个隔壁班的渣男男朋友聊天吧。李达曾经喜欢这个女孩子很久,直至很多年后才敞开心扉,提起了这个女孩的故事,让苏池对于高中单纯美好的回忆摸了一笔灰暗的色彩。

    等到第三节课下课,终于有小兄弟们忍不住了冲上前来,冲着阿东吼道:“我们不能再等了!”

    王浩东面色凝重的看着他:“你确定吗?即使面对被人唾弃,被人抛弃,更哪怕面对被处死的风险吗?”

    “我确定!”王浩东拉着小兄弟们的手,“好兄弟,这一次,我们并肩作战,翻墙逃课联盟今日重建了!”

    苏池目瞪口呆的被小兄弟们拉出教室,兄弟们在传授翻墙攻略,据说上次翻墙逃课联盟解散的原因,就是因为排在最后面的小兄弟跨在墙头卡住了脚脖子半天下不来,而其他人在教导主任接到举报快马加鞭赶来之前,作鸟兽散了,而墙上的小兄弟愤恨的供出了同行的小伙子。所以联盟重建之后加了一条,即使被人抛弃也要有死的觉悟,坚决不能背叛同行的兄弟。

    一行三人偷偷摸摸的从食堂绕了出来,走校园花丛边的小道,猫着腰跑到了墙角。而墙角已然伫立了别的联盟的成员,只是那个联盟明显生动许多,因为对方联盟是个女孩子。

    她已经跨在墙上了,姿势有些不雅,阳光清冷的光芒洒在墙檐上,映得雪花也带着金色得光芒,又反射回她的脸庞上,像是一尊前往自由得雕塑。苏池觉得自己就要被征服了,虽然已经被征服了十多年之久,只是每一次,陆潇的一举一动都让他心里泛出别样的情绪。

    她没有注意背后那个被征服的少年,翻身跳下墙角,苏池心都被抓起来了,连忙爬上去看,却见一辆摩托已经绝尘而去,后面载着他的姑娘,向着别人的方向远去了。像是什么风雪阻难都变成了泡沫。苏池感觉自己心都碎了,还有什么比没有开始就结束更糟糕,明明他已经准备鼓起勇气追求那个女孩。

    他颓然的坐在墙头,觉得做什么都没有力气,什么小乾坤功,什么蜀山剑侠,什么重生来过,重写故事。都像是没有意义。

    墙角下的小兄弟们急不可耐,呼喊着苏池,苏池木楞楞的跨在墙头。

    “一个都不准跑,给我滚到教务部等着!”远处传来了怒吼声,教导主任戴着眼镜,肥胖的身体却还矫健,只是地上的雪花不趁人意,让他的身影变成了狗吃屎。溅起的雪花都快飞到王浩东一伙人的脸上。木楞的小兄弟们慌了神,趁机跑开了。

    倒地的教导主任狠狠的抓住了可怜的王浩东,指着墙角说到:“我记得你,钱浩东,把那个小兔崽子拉下来,跟我回教务部!“

    王浩东苦着脸说:“练主任,我姓王!“

    俩难兄难弟坚守着联盟底线,没有供出小兄弟们。练主任冷笑的看着俩人说:“给你们一节课的时间,老实交代同伙,不然不止写检讨这么简单。“说完嗤笑着离开了办公室。

    “苏池你特么墨迹什么呢?刚才喊了你半天让你快点儿,墨迹这么久害的我们被看到了!“

    苏池苦笑一下聊表歉意,王浩东说:“咱们今天不说个花出来,老练肯定不会放了我们的,之前翻墙那女孩我认识,野的很,要不是她和他哥耽误时间,咱们早就翻过去了,反正也不熟就供他们好了?“

    苏池感觉自己心里开出了一朵花,花香沿着鼻孔耳朵开始往外散了,有一只鸟在他耳边吵着闹着,却又组成好听的音乐。

    “哥?不会是认的吧?我们班长哥哥都遍布三十一中了!”

    “不晓得,我听她跳下去喊了声哥。“

    苏池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鼻腔仿佛闻到了家外头那颗槐树的花香。

    王浩东垂头丧气的趴在了老练的办公桌,苏池心中仿佛放下了大石头,突然想起了身上的功法,自己若是练的好了,飞檐走壁追上去,抓住那俩货问个清楚。而不是躲在墙角暗戳戳的像条臭虫般自己折磨自己。

    经过这一番折磨,苏池的心意突然放开来了。身上的真气流转的更加迅速,心中默念法决,真气涌上指尖,兹的冒出一朵火花,吓了自己一跳,连忙挥手扑灭了火苗。这一手是小乾坤功上记载的真气化火,可以熔炼材料,更是制作道剑的必备之物。

    只是苏池如今的真气并不强大,更不能维持几日几夜的不停炼制。

    不过炼制道剑必要进入体内温养,而体内丹田便是放置道剑之所,用时便可通过奇经八脉由虚化实。而现在八脉通了四脉,阴维脉,阳维脉,阴跷脉,阳跷脉俱已通达。便可由四脉温养四道剑意,待将来道剑入体,便可直接用来铸就道剑。

    “还是先练剑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