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关于赚钱的妄想
    回到家之后,苏池发现从达哥玉佩中汲取的灵气并未消散,还在体内循环,只要默念运转小易经,便能感觉到一股暖流在身体里一圈圈的流动,只是数量极少,质量估计也不行。只是每每走完一圈,苏池都发现自己精神许多,微度近视似乎也有好转的倾向。

    除了似乎有利于自己身体成长之类的作用,其余的效果暂时还没有发现,更没有真气出体,霸气外漏的场面。

    老妈做了一桌饭菜,明天苏小开和苏池就要上班或者上学了,这一顿也是假期的最后一天,饭桌上苏小开看着电视嘟嘟囔囔的说着家里族谱被偷的事请。母亲看起来也不在意,说了句不是钱丢了就好,族谱那种东西早就该拷贝在电脑里,现在好了吧?祖宗是谁都不知道了!

    苏小开还想反驳,一想自己这一大家子,貌似还真没出过什么名人轶事,也意兴阑珊的不再说了。

    “妈,咱们家有没有玉啊,我今天跟同学学了一手,可以看看玉佩质地,不知道准不准,你去找出来我来看看呗!“吃完饭之后,苏池瞎扯了个由头,想要试验一下小易功。

    没想到母亲根本不理会自己,反而苏小开兴致勃勃的问:“阿慧,我记得我爹以前给我一个玉扳指,丢哪里去了,找出来玩玩。”

    “床头柜下面的盒子里,什么破扳指,看那样也不咋地,都被你爹抽烟熏得难看死了。”

    苏池翻箱倒柜找出了那枚玉扳指,小时候倒也见过,据说是传家宝一个级别的。只是这一家人个个都少根筋似的,从来也不当个宝贝,小的时候就被苏池拿着满屋乱跑,这么多年没有丢失也是奇迹。

    拿到扳指之后,苏小开摆弄一下就没了兴趣,丢给苏池回客厅看电视。苏池握着扳指运转小易经,瞬间感觉到一股磅礴灵气冲进体内,原本只是小溪流一般的真气变得磅礴一分。

    同时感到一股信息传入脑海之中。

    “峨眉山苏式小乾坤功。”

    这一篇功法却比那精简无数倍的小易经具体很多,从大纲到境界,都有描述。

    苏池在脑海中大致过了一遍,方才知道数百年前的修仙盛况。

    古时候,天下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其中休养生息不知道多少玄门高手。而峨眉山苏式便是三十六小洞天之中峨眉山虚陵洞天中的一支传承。

    这戒指中的秘籍便是苏式代代相传的家传小乾坤功,而小易经是其中的一段精髓,不知何故印在了那红崖天书之上。这小乾坤功之中并没有记载这些故事。但是有一段描述大概是苏式祖先建立这一脉时候所写的,大约是那时候有一位修为通天彻地的大真人,擒四海游龙,天下妖兽炼制了一枚大丹,服食之后得以破空飞升,而之后,这片天地灵气十不存一,苏式祖先约莫着之后千百年都不会有人成仙了。语气中对那真人满是愤恨。

    而后便是功法正文,修真四大境界,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炼神返虚,练虚合道。

    而自己吸收精元化作真气,勉强可以算作练精化气的境界。而练虚合道已经可以被称作地仙境界,只待哪一日聚集灵气,得开天门,便可飞升。只是天地间得灵气已经完全不够勾连天界了。更不用说一丝灵气都没有的现代,修真人士也算是绝种了。

    而储存这功法的戒指也是一件宝物,名为聚灵石,可以自主吸收天地灵气,而这天地灵气简直可以用一丝一缕来形容了,这聚灵石聚了不知道几个百年,才聚集了这般多的灵气。

    苏池摸着戒指修炼了盏茶功夫,感觉自己身体里的真气已经饱和了,戒指里面的灵气约莫也只剩下三分之一了,约莫着也就只够修练一段时间了。

    练精化气,便要开拓体内经脉,苏池借着聚灵石数百年的灵气,将自己身体洗刷了一遍,开拓了四条主要经脉,就已经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而其他只要经脉却如同磐石一般,一时半会怕是难以打开。

    等苏池从修炼状态回复过来,已经是深夜了。

    “等这灵气用光了,我可怎么办?而且这重生回来也确实太捞了,没有什么目标,也没有什么生死仇人,我这家里又合家团圆,小姑大姑对我又好,朋友们也没有欺负我的!我这重生到底有什么用处呢?”

    “对了,这修真剧穿插言情剧,还是要追陆潇先,而且父亲上一世莫名其妙的死去,这一世肯定也不能重演了。”

    “天蚕土豆还没火,我照抄斗破苍穹会不会火?”

    “南贼也没火,我还是抄龙族吧,比较有腔调。”

    “怎么追陆潇呢?记得之前高中时候她谈的那个篮球队孙严,那种阳光男孩我可做不出来!”

    “算了,重生无敌流我也写不出来,还是写废小孩吧。”

    苏池胡思乱想着,猛然爬起来,悲愤的吼叫一声:老子存了两千首歌,四百本小说的手机没有跟着过来,抄个鬼啊!

    “小小,鬼嚎什么,赶紧睡觉,又欠揍了!“一个拖鞋甩在门上,对门的老妈大骂一句。

    “哦……“

    第二天醒过来还是神清气爽的,修炼了小乾坤功,特别是昨晚又有突破之后,感觉身体特别得劲,精力充沛。以往最遭罪的六点起床也变得毫无压力。

    一月初,苏北也有零下四五度了,窗外面还飘着雪花,原来昨天竟然下了一场雪。整个世界变得雪白一片,这种场景,苏池在深圳是不可能见到的。

    “新年的第一场雪啊!真是好兆头,2007年了,老苏晚上别忘了买新挂历!“

    苏池穿着衣服,里面的毛衣还是母亲亲手织的,虽然没什么样式可言,但是是真的暖和。桌子上是母亲早期煎的蛋外带一根烤肠,一碗稀饭。老爹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赶紧刷牙洗脸来吃饭,吃完快去赶6点半那班35路公交,晚了又要迟到了!”

    苏池磨磨蹭蹭的刷牙,这房子这个时候还是住了没几年的房子,而在上一世却是自己成了植物人的时候却是不折不扣的老房子,而唯一清醒那两次,中间隔了两年,当时听小叔说为了给自己治病,母亲卖了这套房子。若是没有这次重生的机缘,那可真是家破人亡的下场。

    自己后面清醒那次,毫无疑问便是被红崖天书带回这个时代,这其中的奥秘,也不知道此生有没有机会解开了。

    吃完饭,背着书包,走出了家门,看着这个雪白的世界。记得楼下有一颗槐树,每到槐花盛开的季节,总在香气环绕的梦境中苏醒,起床气也不知不觉消散的干净。小时候总爱和玩伴们围着槐树玩耍,到后来,那些曾经熟悉的身影也早已不知散落在何方,即使在这个狭隘的城市里也过得宛如天各一方。

    走过这曾经走过无数次的路口,每一次都让苏池心神震撼,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可以用这样的方式,还以当初的年龄再走一遍这条路。

    路边的阿姨还在卖着鸡蛋灌饼,记得以往自己嘴馋的时候,翻箱倒柜的找家里散落的零钱,去买一份来偷吃。而今。

    妈的,现在没有零用钱,鸡蛋灌饼我也买不起了。

    苏池感觉瞬间没有意境了,缅怀了半天的情绪,被没钱挡住了。

    怀着愤恨的心情,走上了公交车,“滴,学生卡!”

    “小小,快过来,这里还有个座位。”刚上车,便听到里面有人喊自己,往里一看,是同小区的孩子,叫楚叶,一般都喊他小叶子,胖乎乎的挺可爱,和自己也在一所学校,只是班级不同。不过听说后来父亲在家里煤气中毒去世了,他母亲便带着他回了娘家。约莫着也是高三时候的事情。苏池看到之后默默留了个心眼。

    “小小,你元旦去哪儿玩了?我借你的仙剑三通关没有?锁妖塔那地图怎么过啊?”

    这俩人都迷恋仙剑游戏,苏池是自从看过电视剧才开始玩的游戏,而之后的十二年里每当没事的时候都爱拿出来再玩,经典的游戏,总是玩不腻。

    半个小时过的也快,将近七点时候便到了学校。两人先后下了车,各自奔向自己的教室了。

    而这个时候,苏池发现一个大问题,自己不记得是哪一个教室了!

    自己带着记忆回来,重生之后,总感觉带来的记忆在消退,自己死命抓住重要的记忆不撒手,稳住了重要的记忆,而一些不易察觉的记忆却溜走了。

    比方说,教室,比方说更严重的,同学的名字!毕竟这些人的名字对于十二年后的苏池来说根本毫无关系,下意识的舍弃掉了,而此时,却是露馅的关键。

    手机因为父母严禁带手机去学校,所以没有带。而且就算带了,马原和李达也不会带的,他们倒不是怕老师查,也不是家长不准带,而是怕他们的老大教练。

    苏池在操场边缘着急的要死,眼睛死命的瞅着来往的学生,妄图认识一个熟悉的面庞好跟着他回去。

    一道倩丽的身影映入眼帘,她梳着中分的头发,在整片整片遮着眉头的齐刘海中格外显眼,穿着暗中收了腰改了腿脚的校服。烫的卷发扎成马尾甩在身后,高挑的身材即使走在苏池身边也不显得矮,反而是苏池自卑的感觉自己很矮小。

    是陆潇,十年没见了。这一刻苏池仿佛终于回到了十六岁,着急自己的发型有没有乱,着急自己的衣服是不是太土鳖,算了都是校服,一样土鳖。

    “苏池,怎么在这愣着?“陆潇和苏池是隔壁班的,但是她和苏池班里的几位女孩关系好,而那几个女孩和马原达哥也玩的来,而达哥马原总是带着苏池一起玩,所以这本来并不属于苏池的圈子里,挤进了苏池的身影。

    “哦,我……没事,我等人呢……“苏池没出息的结巴了。

    苏池仔细的看着这个女孩儿,她的眼角弯弯,眼睛很大,还没有后世浓妆艳抹的造型。显得格外干净。很多次苏池躲在微博背后偷窥人家的时候,总想说,你化妆不如正常好看。却始终没敢说出口。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