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重来之后
    重生便能改变什么吗?能够让一个废人变成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神灵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牛比的人,在哪里都是牛比。而怂的人,也不会因为重生就改变了性格,改变了既定的结局。

    苏池毫无疑问是个怂人,他用了两天时间才接受自己回到了十六岁的事实,而且他总感觉记忆力多出来的一些只是个梦而已,因为太模糊了,只是拿起手机,那里面记录的片面之词,总是不停的提醒自己这是重生,不是梦。

    也许很多人都是重生,只是因为你忘掉了你重生带过来的事请,让你以为是一场梦,所以你经过一个完全没有去过的地方,却感觉很熟悉,而且有一种能够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的感觉。而你往往都料中了。所以你虽然重生了,但是却无法摆脱既定的轨道。

    苏池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记忆虽然支离破碎,但是却还残留十分之三四左右。当认定自己重生了之后,第一件事便是找乡下的爷爷询问族谱的事请。

    结果爷爷的回答让他大吃一惊。

    “家里遭了贼,族谱已经被偷走了。”说这句话的时候,爷爷的语气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气急败坏,而是很平淡。苏池记得以往爷爷对这个族谱极为重视,小叔去碰一下都要挨骂。而且记得前生,家里并没有出现过族谱丢失的事请,所以最后才会出现小叔和爷爷争吵的场面。

    难道自己重生所带来的影响?

    挂了爷爷的电话,苏池躺在自家床上,闭上眼睛仔细思索当时的事情,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这次苏池并没有失去意识,而是做了一个梦,置身于一处莫名空间。

    那是一处曲奇悠长的山道,山道尽头有一个幽深的洞口,洞边上刻着篆字,苏池却也能够认识个大概,约莫是:“峨眉山虚陵山洞洞天!“

    苏池继续往前走,前方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七曲十八弯,走到尽头有一个石台,石台边有一束烛火,照的洞里可以看到一些事物。

    石台上倒插着一把剑,剑身多有破损,似乎经历了很多场战事,剑穗已经光秃秃只剩下一截红绳,旁边放着一个卷轴。苏池翻开卷轴,卷轴背面已经被写满了字,第一行赫然写着峨眉苏式。苏池心念一动,只觉得这个卷轴好生熟悉。只是背面除了这四个字其他的字迹却模模糊糊,不可看清了。

    苏池摊开卷轴,内里也写满了篆体字,第一行赫然写着红崖天书!

    “天书!莫非这便是我可以回到十二年前的关键!“

    “峨眉苏式!这是我家传下来的族谱!“苏池猛然想起小时候,因为族谱隔代相传,爷爷曾经带自己看过一次,那时候族谱被绣起来,推开来看,峨眉苏式却是放在里面,而在这里却是鸠占鹊巢,红崖天书才是本来面目,苏式族谱只是掩人耳目一般。

    苏池经历过重生之后,对于原本虚无缥缈的事已经不是不屑一顾。就算说世界上有神仙,他也无不信之理。乍听闻天书二字,心中激动不已,连忙往后面翻看。

    却见红崖天书四字之后,各种文字自己一个不认识。推开整个卷轴全是那般不可言说的文字,直到翻到末尾,方才重新看到能大概认识的篆体字。

    “蜀山天剑派练剑法!“

    “蜀山峨眉派练剑法!”

    “蜀山虚陵洞天呼吸法!”

    “蜀山峨眉苏式小易经!‘

    各种名头后面俱是有一段文字,林林总总大约有十四五个各门各派心法。不过俱是蜀山打头。

    苏池知道自己是从祖父那一辈便从四川迁移到现在的江苏。自己家以往应当就是蜀中氏族。看起来自己祖宗还真不是一般人,说不定便是某个门派的领头之人。

    以前玩游戏,看小说,都说巴蜀之地人杰地灵,多有奇人异士,由此看也并不似乎胡扯。

    苏池第一眼便先看了苏式小易经。将其大概记在脑海之中,在记下之后,只感觉头昏脑胀,趴在石台上睡了过去。

    “小小,小小!起来吃饭了,喝这么多酒,要不是放假看你怎么上学!快起来吃饭了!“刘慧推开房门将苏池从床上拽了起来。

    “妈,几点了?我爸回来没有!“苏池醒过来,揉着眼睛,脑海中还在思索苏式小易经。

    “回来了,在饭桌等你呢!“

    苏池飞奔出去,果然看到父亲在饭桌上看着电视,一瞬间苏池便不由自主的流出泪水,十年了。

    苏小开看着儿子突然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浑身一颤,总觉得有一股冷意。

    苏池不可能说出这些缘故,心中自是酸甜苦辣,下定决心要改变故事轨道。知道自己太过激动了,连忙压抑住内心的情感。

    一家三口在这座小房子里吃着简单的饭菜,父母俩人或者习以为常,但是对于苏池来说,这种事请却是十年未曾有过,如果没有这次机缘,已经一辈子都断了念想。

    “这次期末考试好好考,家里这一代就你一个男孩,你那大姑家,小叔家几个妹妹都看着你呢。瞧瞧你,以往学习多好,现在一年比一年差,反而你姑姑家几个孩子一个比一个学习好。“苏小开吃着饭看着电视,唠叨道。

    苏池母亲其实一向少言寡语,苏小开却是唠唠叨叨的,只是前世父亲去世之后,母亲才开始唠叨自己。苏池其实正是这一代苏家唯一的男孩子,大姑家里两个表妹,小叔家里一个堂妹,唯独自己一个男孩子。恰好几兄妹都基本是同龄人,小表妹上学早,与自己也是同级,所以每到考试时候,都会把几人拿出来比较。

    以往苏池面对这种话,总是不耐烦,这一次却不反感,反而点头称是。让苏小开很是欣慰。

    这次元旦假期已经是最后一天了,之前喝了酒回到家,大概因为刚重生回来,加上喝了酒,睡了一天有余。第二天又沉浸梦境,又辗转了一天,如今已经是第三天了,也是元旦假期的最后一天,吃了饭精神好了许多。躲在房间里又在翻看记忆中那苏家小易经。

    这小易经明显是精简之后的版本,想那区区一卷卷轴,却刻印十数个门派的心法精要,定然是留了精华部分。

    苏池在心里默念,思绪了半天还是摸不清头脑。自从那天看了卷轴之后,里面的内容基本铭记在心,小易经不得其解,只得转向别的浅显易懂的法门。

    于是便翻出峨眉天剑派练剑法,这篇法门讲述炼制本命道剑的过程,练成之后可以与剑心意相通,便是飞剑穿梭,御剑而行也非是不可能,只是前提却是需要真气消耗。

    天剑派练剑法,需要以金精陨铁作为材料,这两样苏池肯定是万万没有的。这一等材料炼制出来的道剑天生便可通达心意,对主人有万般好处,只是金精练剑,一两金精便需要纯度极高的黄金数千斤,还需要以内家真气驱动真火炼制,普通的提炼技术根本不可能达成。而苏池连真气都不知何物,如何可以练成?

    只得退而求次,以养剑术炼制,养剑术却不管什么金属材料,都可以炼制,只是难以通达心意,甚至出现时灵时不灵的状况。但是好在练成之后可以投入各种材料,到最后未尝不可与金精陨铁铸就的媲美。

    “可惜,这两种都需要真气供用,可那小易经我连看都看不懂,谁知道怎么修练!如果有个老爷爷呆在里面就好了,还可以请教一番!“

    苏池胡思乱想一番,正在这时来了个电话。拿起手机一看,是原弟的。

    马原和达哥一样,都是高中时候认识的朋友,三人能够处到一起去也是不可言说的缘分,他们俩都是班里调皮捣蛋的孩子之一,而苏池却是默默无闻的老实人,本来三个人之间应该不会有什么交集,可偏偏缘分让三人汇聚在一起,结果发现臭味相投,越相处便越觉得是谈得来的。只是前世达哥上了大学之后就出国留学了,马原倒是时常联系,不过苏池独自一人去了深圳工作,交集便越来越少了。

    马原前世曾经对苏池说过:“有些人即使再长时间不见,只要见了面,一个笑容就能瞬间回复到当初的模样。不用怀疑,我们就是!“苏池也深以为然,引为经典。

    苏池接了电话,约他去一个茶馆聊天。那个茶馆是三人曾经逃课上网的时候偶然间遇到的,觉得环境不错,便作为秘密基地。只是许多年后,苏池回再到那里的时候已经被拆迁了。

    约好之后,苏小天和母亲还在客厅看电视,他含糊一句便冲着房门溜走,让苏小天唠叨不及。苏小天住在彭城城西,那个茶馆在市区正中心,坐公交车也要半个多小时才能到。

    在公交上苏池总是念想着小易经的功法,总有一股不对劲的气息,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涌动。静下心来一想,这股涌动的东西可能就是真气,只是自己在家里的时候毫无感觉,怎么上了公交反而有所得了呢?

    车上人不是很多,苏池往后排换了个座位,体内涌动得东西便停滞起来。往前面坐了几排,那种感觉又变得强烈。

    “定然是有什么东西在影响我!“苏池心中了然,仔细观察起周围的人们。又不好太过明目张胆,本来换座位换来换去就很奇怪了。

    苏池琢磨半天,终于发现坐在右边大叔的背后,体内涌动的感觉最是强烈。仔细观察那大叔,发现他脖子上挂着一串玉珠。看着那玉珠苏池总有强烈的**想要扯下来。

    “天剑派练剑法门中,有灵气一说,那些门派法门也总提及洞天福地,修练进度快。莫不是洞天福地灵气较多的缘故?现代修练不成,便是因为灵气干枯的原因么?“苏池心中恍然,玉石本就是钟天地灵气而生,其中定然含有灵气。那卷轴中并未提及什么修炼方法,可能便是因为数百年前,天地之间便天生有大量灵气,人人皆可以修练,而今这天地大变,城市里无丝毫灵气可言,想来留下卷轴的人也是万万想不到的。

    “难道修练小易经,便需要玉石来吗?这特么我怎么养的起?我才是高中生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