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咸鱼重生
    苏池走在天桥下,这时候已经是夜里八点钟了,可他离租房还有七八公里,连着两班公交因为脸皮薄没好意思和别人抢,没有挤上去。

    虽然是在市区上班,但是居住的地方却是在城市的边角。这在深圳这种城市也是习以为常,毕竟市区租房实在太贵了,一项费用便要了大多数人辛辛苦苦一个月的三分之一。所以并不宽裕的苏池也只能在关外租房,每天晚上下班坐地铁再转公交回到家一般都九点多钟了。

    走过天桥,看桥下的车来车往,远处的灯红酒绿,这些东西却和苏池没什么关系,普普通通的家庭,普普通通的学历,在这个社会确实也只能普普通通的蛰伏。为啥要叫蛰伏,大概心里还有点幻想,幻想改变自己一生的时刻到来。毕竟如果说像狗一样趴着,太没希望,也太没面子了。

    苏池是双鱼座的,性格也有水性星座的特点,磨磨唧唧。本来也是对星座不感兴趣的,只是高中时候喜欢隔壁班的女孩儿,他本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思想,多方打听,等他探知了人家的喜好星座,探知到对方喜欢小动物养了一条小狗狗,探知到对方的生日,攒了几个月的零用钱,等到生日日期到了准备送上去的时候,才发现那女孩儿已经依偎在篮球队某个阳光男孩的怀里了。

    苏池安慰自己,好歹学到点了不是?下次遇到狮子座的女孩就知道怎么办了。

    就是这样一个人儿。

    夜晚的月光照在脸上,走在路上的时候给母亲打了电话,只有这种无聊的时候,才能想起远方还有人关心自己。

    “小小,工作怎么样?上次说的刁难你的经理还对付你吗?“

    苏池一边应付着母亲程序般的问答,心中腹黑的想着,提的那个经理都是半年前的人物了。

    “对了,你不给我打电话我都忘了给你说了,你爷爷让你找个时间回老家,把你们家的族谱交给你!”

    “族谱?哎呀,什么年代了,把那东西编写进电脑里不就好了,谁还看那玩意?”

    “你这兔崽子,你们家都是隔代传的,你爷爷传家谱给你,那不就意思家当都交给你了,你爷爷名下还有一套小房子呢!”

    苏池被母亲说的唯唯诺诺,不敢吭声了。应付着说找个假期请假回家。

    挂了电话,抬眼看了看已经渐渐安静的城市。想要伸个懒腰,突然一阵剧痛,脑壳被闷棍狠狠的敲了一下。顿时头晕目眩爬倒在地。

    “老二,你特么下手太重了,别把人敲死了!”

    “哥,我哪知道啊,就这一截没摄像头,隔壁又是民房,要是没一下撂倒,没准就被人发现了!”

    “快把他手机啥的拉走,我们赶紧溜了!”

    苏池昏倒在地,却并没有失去意识,好像这一棍把他打的灵魂出窍一样,任他想要发声,想要挣扎却始终指挥不动身体。俩人摸摸索索把钱包手机拿走。

    “哥,要不打个120吧,万一死了就出大事了!毕竟咱们之前……”

    “额,你去打个电话,打完咱们赶紧溜……”

    苏池欲哭无泪,俩贼溜了半个多小时,才有120呼啦呼啦的赶过来,一群人叽叽喳喳半天才发现躺地上的苏池,这时候苏池意识大概恍惚了太久,终于疲惫的昏过去了。

    等意识再次苏醒,已经不知过了多久。眼睛睁不开,手指也动不了,仿若处在一片空白的空间,无天无地。

    “阿慧,小小已经成植物人半年了,你这样天天以泪洗面也不是办法,医生也说了不是没有醒过来的可能,只要我们大家念着他,早晚小小会醒过来的!”

    植物人?半年了?苏池大急,难道自己真成了植物人了嘛,他想要呼喊,想要动起来告诉亲人他没事,可是却连手指头也动不了。

    喊自己母亲的是自己小姑苏小娟,虽然有两年没有见面了,但是声音却能听出来,毕竟小的时候自己在她家里寄养了一年有余,加上之前大学考的一塌糊涂,没少挨这个小姑教训。

    “小姐,我知道,只是小开走的早,小小又这个样子,我实在接受不了,一想起来,心里就难受。“

    爷爷家里生了四个孩子,大姑苏小雅,小姑苏小娟,父亲苏小开,还有个小叔苏小天,这一家人名字实在是随意,据说苏池出生时候,是大姑和自己娘在池子边散步,突然就肚子疼要生产了,然后生出来之后,小姑直接就说既然是在池子旁生的,就叫苏池吧!结果得到了全家老小全票通过。

    自己父亲苏小开是在自己高三时候离奇去世的,据说是去收租,路过正在拆迁的房子,戴着耳机听着歌,没听到别人示警和挖掘机的声音,被倒塌的墙面压死的。这些事实在是让人无语,苏池一向觉得自己这一家老小都少根筋。

    听着母亲抽泣的声音,苏池一阵无奈,想要说自己没事,却无论如何也动不了,从自己被敲了闷棍彻底昏迷,到这次醒过来,只觉得过了几个小时,没想到却已经有半年之久,不用想了,工作丢了,现在又成了家里的累赘。

    这般听母亲哭泣,小姑的劝慰,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意识又开始恍惚起来,苏池心想上次失去意识,过了半年才醒过来,这一次若是再昏睡过去,再醒来说不定都几年之后,勉强坚持着。只是连控制身体都做不到,这意识只是虚虚幻幻的东西,为了保持清醒,只得不停回忆过去,让思绪不停滞。

    也不知坚持了多久,没有凭借的情况下,大概意识也慢慢失去了能量,终于还是昏睡过去。苏池感觉自己做了个梦,梦到一个又一个光圈,梦到光怪陆离的世界,梦到一个又一个亲人,也梦到过去世十年之久的父亲。恍恍惚惚感到一阵清凉划过额头,耳边传来了争吵声。

    “爸,小小成植物人两年多了,你把房子过户给他没关系,让啊慧有个照顾他的地方也好,毕竟为了治疗他,嫂子已经卖了家里的房子。但是如今这族谱还怎么能传给他?“这声音是小叔苏小天的声音。

    “小小肯定会醒过来,我苏家这么多年来,都是隔代相传,祖上定下来的规矩,只要小小还活着,那族谱就一定要在他手里。“

    父子二人一直争吵,几个女人在旁边一直劝慰,小姑好像骂了苏小天几句,苏小天气愤之下好像夺过什么东西,大喊一声:“就让这破玩意陪着你孙子吧!“

    苏池感到薄纸一样的东西落在自己脸上,感觉一股滚烫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整个灵魂都要融化了。

    任凭苏池大喊大叫,却又发不出一声声响。就像睡梦中某次突然清醒,能够感觉到自己是在做梦,但是怎么都控制不了身体,那种灵魂出窍一般的感觉。突然传出一股吸力,像是一个漩涡一般将自己吸入,不停的在沉沦沉沦。

    这种自由落体持续了好久好久,旋转的苏池头晕目眩。

    “苏池,苏池!你怎么样了,不能喝就别喝了!瞧你那死撑的样儿!”有人大笑着拍着他的背。

    “哇”的一声,将胃里的东西吐得一干二净,苏池猛地睁开眼,抬头看着两个面熟的人儿。

    “达哥!原弟!”

    “早说你最多半斤的量,瞧你喝的狼狈劲头!”

    苏池被两人驾着离开了水池,回到了那家小饭馆的座位。

    恍恍惚惚的看着这家好多年没有来过的饭馆,回忆汹涌而来。

    2006年12月31日跨年夜。

    他回到了十二年前,恍惚之间他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可能之后的十二年都只是梦。

    不,父亲还活着,这不是梦!之后的记忆猛然消失,穿越回来附带的记忆不停的消失,一点一点的变成泡沫般模糊,仿佛清醒的人忘记了梦一般。他像溺水的人儿一般挣扎,想要把那些记忆碎片全部拉回来。他爬扶在桌角,用力思索着十二年来的点点滴滴。

    那两兄弟回到桌子上说着话,已经喝到了尾声,很快便要散场了,俩人驾着苏池把他送到了小区楼下,不敢送到楼上,怕被苏母骂,叮嘱苏池一番,看他还有些意识也就放下心来。俩人勾肩搭背摇摇晃晃的告别苏池。

    苏池趁着还有些意识,靠在楼梯角,拿出手机,手机还是当年风靡的诺基亚,连忙翻出记事本,将几件关键的大事写上去。

    “找马爸爸,找麻花腾,找雷哥,找谁找谁?”

    屁啊,这只是06年,不是86年,他们已经不小了,不落魄了!不需要指引了。

    “2008年,小心父亲,族谱,找族谱,有问题!”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